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鳏寡

第四十八章

鳏寡 寐人雨 3387 2018-09-06 12:10:00

  徐海气哼哼地开了车门,看都没看沙敏一眼,坐进驾驶座。

  沙敏竟也气哼哼的,一屁股沉沉坐入副驾驶。

  路璐抱着孩子跟徐江坐在车后座上。

  待所有人都上了车,徐海并没有马上开车,道:“你刚才说的那是人话吗?”说这句话时徐海并没有看沙敏,眼睛直视车窗外面。

  沙敏没有回答。

  徐海又问:“你刚才说的是人话吗?我问你呢?”

  沙敏依然不接茬。

  徐海忽觉一口气冲上嗓子眼,“我问你呢?你刚才说的是人话吗?你真有脸说出来啊?你让我的脸往哪儿搁?”

  徐海瞪着沙敏说:“刚才当着老爸的面、当着众人的面,你就那么好意思?”

  徐海一直还在压着自己的火,毕竟徐江一家三口还在车上,当着众人的面吵架打架都不是件明智的事,可这些话不说他实在心里憋得难受。

  当老爸的面他没法说,他也知道老爸肯定又误会自己了,甚至大家都会认为这是他们夫妻俩合谋的,上次借钱的事就已经让老爸误会自己挺深了,弄得他都不好意思见老爸了,今天又来一出。

  不过要打要骂只能等回家了,尤其孩子还在车上,不能给孩子幼小的心灵留下不好的印象,这种坏的示范徐海肯定不会做。

  “怎么了?”沙敏被问了三句之后开口了,语气气冲冲的,脸拉得老长。“怎么了?我怎么就不能要回我的钱?”

  “你真好意思?你要不要脸啊?你还有没有点儿人情味儿啊?那是你的钱吗?那是我孝敬我妈的,是你的钱吗?你刚才干的叫什么事?叫人事吗?”

  “啊?怎么就成了你的钱了?你的就是我的。我的我就要要回来,以后那钱还不定给了谁呢?”沙敏不甘示弱。

  徐江和路璐都有点儿听傻了,毛毛还小,不懂这些事,但听语气看表情总会,看见二大爷一家剑拔弩张的样子,孩子惊恐地看看妈妈问:“妈妈妈妈,别吵架别吵架。”

  路璐赶紧搂搂孩子,劝坐在前面的哥嫂:“行了行了,别吵了。”

  “不是吵,路璐,这事办的哪叫人事啊。”徐海气愤地说。

  “怎么了?什么叫不是人事?”沙敏是那种有没有理也要狡三分的人,“我告诉你,我没错,你少指责我。”

  沙敏闭上眼靠在椅子上不理徐海了。

  “哎,我……”徐海真想伸手打在自己媳妇那张该死的脸上。

  “行了行了,都少说一句吧。”徐江劝道,“开车吧。”

  “行了,都别吵了,爸不是答应给钱了吗?”路璐说。

  路璐这话说完,徐海心里更不是滋味了。自己这不懂事的媳妇,早些年真该跟她离了,那会儿要离了现在什么事都没了。

  “开车吧。”徐江催促。

  车子终于发动了,车厢里安静下来,没有人再说一句话。

  老徐在生气和难过中睡去了。

  依依悄悄开门听了听,听见爷爷鼾声渐起,才放心地关上门。

  走到客厅里,听王茜正在大声说话,皱皱眉头,说:“妈,小点儿声,爷爷刚睡着。你小点儿声,待会儿再把爷爷吵醒了。”

  王茜看了一眼闺女的脸色,也觉得自己声音有些高,于是降低声音跟徐洋说:“哎,你说说,还有这样的?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跟老爷子要那几千块钱?她的脸皮怎么能那么厚呢?她真说得出来那句话,天哪。”王茜皱着眉头托着头,不爽地靠在沙发上说。

  “不好意思说她就不说了,对于她来说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徐洋说。

  “依依,坐这儿吧。”王茜招呼依依坐下。

  依依说:“我不掺和你们的事。我进屋去了。”依依转身离开。

  “一天到晚就知道看手机。”王茜不满意地冲依依的背影吼了一句。

  依依回过头来白了王茜一眼,“你就不能少说我一句吗?我不看手机,我学习去了。”说完气呼呼地走了,进卧室关上了门。

  “看看,啊,天天就知道跟我对着干,唉,养这孩子也不知道图个什么。”王茜脸上十分难看。

  “沙敏这事办的真是……”徐洋摇头。

  “她脑子里只有钱,我看没别的,什么亲情,都是狗屁。”王茜继续说:“怎么样?你现在也看明白了吧,这有妈的时候大家是一家人,貌似团结,没了妈了,明显就是亲戚了,还一家人什么呀?谁都只在考虑自己的利益,剩下的就只有钱了。”

  徐洋没点头承认也没否定,王茜说的不是没道理,妈没了就成亲戚了。

  “爸这就要找保姆了,前一段时间还说过想赶快找个老伴。唉,这男人啊。那女人死了老公的,一守寡守十几年,还有守一辈子的。我爸走了以后,我妈天天就收拾那个家,把家里弄得好好的。你看看爸,就着急要找老伴儿了,唉,妈可怜了,那么好的一个女人,对爸尽心尽力地伺候了一辈子,最后得了那么残忍的病走了,爸就不想妈吗?妈刚一走爸就要急着找别的女人了,唉。”

  王茜叹的不只是已经离去的婆婆,更是叹男女之命,男人终究是薄情的,就算是最亲的老公公也不例外。

  女人长情,男人薄幸,自古以来便是如此,如今活生生的证明就摆在眼前。

  女人啊,活着的时候对自己好一点吧,你掏心扒肺地对男人好,呕心沥血地为这个家,到头来呢,你一走,男人便急着要找别的女人了,有的甚至连一天都不想耽搁,你在男人心目中只是个女人,什么银婚金婚,什么老夫老妻感情深,那是在你活着的时候人们这样称呼你们,你一走,什么都没了,多少年的感情,多少深情的付出,没有男人会在乎,没有男人会铭记,男人只想让自己不孤独就好,只想再有一个女人就好。唉,男人薄情寡义。

  女人都得为自己好好活着,千万别省吃俭用,省下的都是别人的了,你委屈了自己到头来根本没有心疼你。

  “唉……”王茜长长叹息。

  从此以后必须每天提醒自己:必须为自己好好活着,只为自己。

  徐江和路璐回到家,孩子已经在车上睡了,给孩子脱了衣服轻轻放在床上,关上卧室的门,两人到厅里歇着去了。

  “也不知道爸今天晚上睡得着睡不着呢。”徐江很担心。

  “唉,不好说,爸也气得够呛。”路璐说:“不过,你出门的时候不是嘱咐给大哥大嫂了吗?要是爸睡不着就给爸吃一颗药。”

  “嗯,说过了。家里最近这些破事,你说爸能不生气吗?”

  “可不是吗?二嫂这些事办的真是过分了。”路璐说:“你呀,今天办对一件事。”

  “什么事?”徐江问。

  “就是刚才老爸问把钱给谁的时候,你赞成给大哥。这事办得对。”

  “就是我不说,爸肯定也会这么做的。”徐江说。

  “爸本来是觉得给谁都可以,但二嫂这些事办的,爸肯定是不想交给二哥了,不过之前又跟二哥说过要交给他,所以爸也为难。只说交给大哥吧,怕二哥受了委屈,所以只能提出来让大家议一下儿,你的投票解决了爸的难题。”

  “那不二哥也说同意交给大哥保管吗?”

  “二哥那么明白那么厚道的人,他一定会这么说。”路璐说。

  “二哥是个厚道人,怎么就遇了那个不厚道的媳妇呢?”徐江摇摇头说:“她都办了多少糊涂事了?”

  “依爸看来,二嫂那可不是糊涂,那是精明。”路璐说。

  “这还不糊涂啊?他上次弄得二哥就快没脸来家里了,这次又搞一出,没完没了了。”徐江一脸不悦。

  “你说以后她还怎么跟大家相处啊?”路璐说。

  “还相处什么啊?她还有脸相处啊?谁还敢跟她来往啊?我是不敢了。”徐江说。

  “真是。”路璐:“你说她怎么想的?”

  “那我就不知道了,恐怕也没人知道吧。”徐江说。

  “她真是不按常理出牌。”路璐说。

  “反正干的那些事都不是有正常思维的人能干出来的。”徐江说:“以前跟妈就闹过一回,那次差点儿把妈气死,那次我劝架的时候,还吐了我一脸唾沫,真恶心,那天要不是看在妈的面子上,我真动手了。”

  “行了行了。”路璐一听徐江越说有点儿越激动了,把旧账又翻出来了,赶紧打劝说:“行了,就别提那事了,过去就过去吧。以后来往的机会也越来越少了。”

  徐江没再继续往下说。

  “行了,洗洗休息吧。”路璐说。

  “嗯。”

  徐洋去厨房里抽了一根儿烟。

  “那明天咱们下午走吧。”王茜说。

  “嗯,上午不得去银行吗?”徐洋说。

  “是啊,把钱的事都弄清楚了才行啊。”王茜说:“爸既然信任咱们,咱们可得给爸弄得好好的。”

  “嗯,那是肯定的。不光是爸这儿,咱们得向大家伙交待呢。”徐洋说。

  “可不是?我本来不想管这些的,不过你看看这摊子,咱们不管这钱是不行了。就算老爸完全相信徐海,对沙敏是百分之六百的不信任。爸也只好把管交给咱们管保了。”

  “嗯。既然都定下来了,那明天都办好就是了。”徐洋说。

  “钱倒是不算多,可事不小。明天上午去银行,然后中午大家一起吃个饭,然后各回各家了。”王茜说。

  “嗯。”

  “对了,那爸有没有说准备什么时候去三叔那儿?”王茜问。

  “好像没听说啊。只说要去,具体时间应该没定吧。”徐洋说。

  “那明天问问爸吧,看爸什么时候想去。什么时候想去咱就把爸送过去。”王茜说:“爸的事咱们也得多操心,他毕竟是老了,老了需要多关心,另外老了需要多提醒。”

  “嗯,明天问问爸吧。”徐洋说。

  “妈,睡吧。”依依打开卧室的门说:“睡吧,都十二点了。”

  “哦,知道了。”

  “你不是老失眠吗?还没完没了的聊天,早点儿休息吧。”依依说。

  “行了,知道了。”王茜说:“我马上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