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鳏寡

第四十七章

鳏寡 寐人雨 3763 2018-09-05 12:05:00

  吃罢饭。

  老徐去洗手间漱口,抬头在镜子里看了看自己,整理了整理衣服,才从洗手间慢慢走出来。

  孙女带着孙子在客厅的一角正玩得高兴,儿子们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闲聊,儿媳妇们都在厨房忙着收拾。

  老徐心里有种难以捉摸的滋味,眼前的人还是这些人,事也还是这些事。一切都跟从前一样,可一切又都跟从前不一样。

  家里的女主人不在了,随之结束的还有属于她的那个时代。

  一个人真的能代表一个时代,大人物有大人物的时代,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的时代,即便你是一个最普通的人,也有一个属于你自己的时代,你离开了,那个时代便随你结束了。

  老徐觉得眼前的一切既真实又虚幻,真真实实的人真真切切地在眼前活动。可是那个人呢?自己那最亲爱的老伴怎么就不在了呢?

  老徐到现在也不相信这是真的,可心里再不想相信,现实就摆在眼前,她不在了。

  自己所要做的是面对。

  老徐深深地叹了口气,才朝客厅走进去,坐下来跟儿子们说话。

  儿媳妇们收拾完了厨房的锅碗瓢盆。

  王茜走进来,对依依说:“闺女,你先带毛毛去那屋玩儿,爷爷一会儿要在这儿跟我们说点儿事。”

  “好。”依依站起来,拉着毛毛的小手,“毛毛,跟姐姐去那屋玩儿吧,好吗?姐姐给你拿着玩具。”

  “不去不去,我就要在这屋玩儿。”毛毛头也不抬地说。

  “毛毛听话,跟姐姐到那屋玩去。”路璐说。

  “毛毛,走吧,姐姐给你去那屋照相。照那个带猫耳朵的,好不好?还有警察的,好不好?你不是很喜欢警察吗?”

  毛毛一听来兴趣了,站起来说:“好,我要照好多好多,警察的,超人的,有猫耳朵的,还有别的。”

  “好呀,走走,咱们去那屋照去。”

  毛毛就爱让姐姐用手机给他拍照玩儿,一听这个高兴地跟着姐姐走了。

  “还是依依聪明,有办法,会哄孩子。”路璐说:“毛毛最听依依的了。”

  “依依爱跟毛毛玩儿。”王茜说。

  “都忙完了吧?”老徐问儿媳妇们:“忙完了都坐过来吧。”

  王茜坐到了徐洋身边,路璐自然是坐在了徐江身边,徐敏并没有坐过来,还在厨房的椅子上坐着,不说话也不抬头,面无表情。

  老徐看了看沙敏,说:“小敏也过来坐吧。”

  沙敏听老公公叫她,抬眼看了看客厅里的诸位,这才起身走进厅里,在徐海身边坐下,双臂抱在胸前,依旧面无表情。

  “行了,都到齐了吧,咱们就开始了。”

  老徐戴上老花镜,拿出了自己早已经准备好的记事本,翻了几页停住手,拿起来仔细瞅瞅,说:“行,那咱们开始了”。

  所有人都看向老爸,竖起耳朵,准备听听老爸要说什么。

  “今天把你们找来,主要有三件事。”

  其实在座的早知道老爸要说的主要内容,老徐单独都跟他们交流过,不过总得统一说说,开了总结大会老徐心里才能踏实。

  老徐瞅着小本子,说:“第一件事,在葬礼上收来的钱,你们不是都做过统计了吗?各人名下是多少,都有详细的记录,对吧?这些钱哪,我一分也不要。你们各自都拿走,放在我这儿我也用不着。明天你们就去银行把钱取出来,是谁的谁都拿走。”

  “爸,你留着用吧。”徐海说。

  “不不,我一分钱都不要,你们必须拿走。这钱放在我这儿,我一天也睡不好,拿走吧,拿走了我心里踏实。”

  徐海没再说什么,徐洋徐江也没表态。

  “好,这是第一件事。第二件事,就是我自己的钱还有你妈的丧葬费,也都给你们交待一下儿,我自己手头还有五十多万,加上你妈的丧葬费十多万,我这儿一共差不多有七十多万。这些钱,我也不准备放在我这儿。一是因为我岁数也大了,脑子不灵光了,经常忘事,弄着弄着就忘了,主要是我还有脑梗,万一有一天不行了,怕来不及给你们交代这些事。二是以后不是打算找个保姆吗?保姆来了,这些钱放在这儿也不放心,这保姆不好说,谁知道她会是个什么样的人,电视里现实中乱七八糟的事多了去了,以防万一吧,这些钱呢,我准备交给一个人帮我保管起来,你们说说看吧,交给谁合适?”

  五秒钟的沉默。

  “交给大哥吧。”徐江先表态了。

  交给徐洋和徐海都行,徐洋是老大,肯定是首选,顺理成章,沙敏那么不靠谱,交给老二家老徐不放心。

  “大哥拿着吧。”在徐江表态后,徐海也表态。即便老爸认为交给谁都无所谓,但交给徐洋更明正言顺,徐江都说出话来了,徐海也这么应着。

  徐洋说:“还是交给徐海吧,他在这儿,有什么事就跟爸一起上银行办了,方便,我在外地不方便吧。”

  “还是大哥拿着吧。”徐海说:“需要上银行也不是天天去,一年或者可能几年才办一回业务,到时再办呗,还是你拿着吧,你拿着我们都放心。”

  徐海这话一是说给老爸听的,老爸以前私下里跟他说过要把钱放在他这儿,现在他提出把钱交给大哥,这表明他主动放弃了管钱的权力,老爸面子上和心里会舒服些,这话二是说给徐江他们听的,他知道自己媳妇以前办的事,使得他们俩口子在别人眼里成了恶人,现在也是个找回自我形象的机会,这话三是说给自己媳妇听的,这钱不可能放在我这儿,让自己媳妇死了动老爸财产的心。

  “那就交给徐洋保管吧。”老徐说:“徐海说的是,三年也办不了一回业务,需要的办的时候再商量,不会耽误你时间的。”

  徐洋说:“倒不是怕耽误我什么时间,那行,既然爸和大家伙信任我,那我就先帮爸保管。”

  “其他人没意见吧?”老徐的目光在三个儿媳妇脸上掠过。

  路璐说:“交给大哥,我没意见。”

  沙敏依旧面无表情,一言未发。

  大家就当徐海刚才的表态已经代表了她。

  “既然爸信任我们,我们肯定把每笔钱都仔仔细细地给爸记录好,有多少利息肯定都给爸清清楚楚的记下来。”王茜说。

  老徐看了看大伙,“嗯,那这件事就这样了。”

  就在这件事即将告落的时刻。“其实就放在爸这儿呗,有密码,丢不了的。”沙敏说。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我怕万一有一天脑梗了,来不及交代这些事。”老徐重申一遍。

  “以后还有保姆,爸不是不放心吗?”王茜说。

  沙敏一想,“哦。还有保姆的呢,也是。”

  “就是呀,还是小心为好吧。”王茜说。

  “行,那这件事就这样了。”老徐说:“还有第三件事,就是找保姆。我之前想去养老院来着,你们谁都不同意,最后我也决定就在家养老吧,不过我也不想麻烦你们天天给我做饭,你们都有工作,都忙,我不想一直给你们添麻烦。找老伴我也不想找了,都这岁数了,也不想将来给你们添麻烦,好好儿找个保姆就行了,这事就得你们多费心了。”

  “咱现在就可以着手找了。”王茜说:“这事还得劳烦徐海徐江你们多费心,我们现在也不在这儿住了,没什么机会去找,你们在这儿有那么多人脉,帮着多打听打听。”

  “嗯,大嫂放心吧,我们肯定会好好帮爸找一个的。”路璐说。

  “其实一直都有人介绍,只不过当时妈的百天还没过,爸就没提这事。”徐海说:“回头再有人介绍,爸可以见见。”

  “哎,不着急。慢慢找吧。我过几天要去你三叔那儿去待上一两个星期。”老徐道。

  “嗯,爸是该出去散散心了。”徐洋说:“爸以前就说过,等过了百天要出去转转,现在可以开始准备了。”

  “我想先去你三叔那儿待几天。”老徐说:“先去你三叔那儿,然后爸想去南方转转,以前你妈最想去的就是大西南,现在这愿望只有我帮你妈实现了。”

  三个儿子沉默了。

  徐海说:“嗯,只要是爸想去的地方,我们一定都带爸去。”

  “就是,只要是爸想去的地方,我们肯定能帮爸实现。”徐江说。

  “好。”老徐点点头,孩子们个个孝顺。“行,我要说的事就这三件,你们看看还有什么事咱们再说说。”老徐看了看大伙,没有其他事就准备散会了。

  “那个。”沙敏在关键时刻又开口了,“把那八千块钱给我。”

  八千块?这三个字一出口把大家都愣了。

  老徐更是愣住了,“什么八千块?”

  沙敏依然双手抱胸前面无表情,说:“就是徐海给妈买保健品的那八千块。”

  这话一出口,别说老徐,所有人都傻了,那不是你们买来孝敬老太太的吗?现在沙敏返过头来要算这个账了?

  简直可笑!

  老徐看看徐海。

  徐海坐在沙敏旁边什么话都没说。一句向着老徐的话都没有,一句阻拦自己媳妇的话都没有。

  到底人家关起门来是一家子啊,现在可算看明白了。

  老徐只觉一股气又冲上胸口,当即说道:“行,明天我给你。你不用再说了,还想要什么钱?”

  老徐也不客气,直接就问沙敏了,还想要什么都给她,省得麻烦,一次结清拉倒。

  沙敏没再说什么。

  老徐说:“行了,没事的话就这样吧,散会吧。”

  说完话,老徐气哼哼地摘下眼镜,站起身来走了。

  大家互相看看,不欢而散。

  “那咱们也走吧。”徐江说。

  “行,我去叫毛毛。”路璐起身出去。

  “我送你们吧。”徐海说:“你也没开车,我先把你们送回去吧。”

  徐江说:“没事,我们走回去就行了。”

  徐海说:“别介,有孩子呢,时间也不早了,把你们送回去赶紧让孩子休息吧。”

  “也好。”徐江没再推辞。

  大家行动很快,徐海徐江两家人出了门。

  家里只剩下徐洋一家人和老徐了。

  老徐开完会就再没说一句话,离开客厅去洗澡睡觉了。

  徐江出门时交待大哥大嫂,让他们注意观察老爸晚上的表现,情绪不好睡不着的话就吃一片药。

  老徐确实生气,怎么有这种儿媳妇,居然公开索要这种钱?那是儿子孝敬他老妈的,她现在算账来了?恐怕她这不是糊涂,她这是比其任何人都更精明,她眼里除了钱什么都没有了吧,亲情在她眼里一文不值。

  让老徐更生气的是,徐海竟然什么态度都没有,就在那儿傻呆呆地坐着听着,自己媳妇说出这种话来他一句否定反驳的话都没有,这算什么?什么意思?哼,到底他们才是一家人,自己这个亲爹算什么!

  老徐越想越生气,关上卧室门睡觉去了。

  老徐躺在床上,一开始是生气,气得胸口憋闷,想着想着,生气就变成了伤心难过。

  老伴啊老伴,你怎么就不管我们了,唉。

  老伴没了,凡事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了,什么破事都得自己一个人来处理。

  老徐合上泪汪汪的两眼,睡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