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鳏寡

第四十六章

鳏寡 寐人雨 3027 2018-09-04 12:00:00

  老徐和徐洋徐海边看电视边聊天儿,能跟儿子们聊天儿的机会越来越少了。尤其是徐洋,工作调去北京以后,这段时间老徐真没好好儿跟徐洋说过话了。

  小孙子毛毛在一边玩积木。

  老徐跟两个儿子聊天儿。

  孙女依依在一旁看手机。

  剩下的人在厨房里忙活。

  一切情景都跟过历次年节没什么分别。

  只是少了一个人。

  徐江走进客厅来,笑说:“爸,吃饭吧,大家都吃饭吧。”

  “好好。”老徐放下拿在手里的积木,“吃饭吧。”

  徐洋徐海也起身。

  “毛毛,爷爷带你洗手去。”老徐走到小孙子身旁,小孙子还玩得津津有味,根本没听见爷爷说话。“毛毛,走了。爷爷带你洗洗小手,可以吃饭了。”小孙子依然只顾玩自己的,就算听见了也装作没听见。

  “大爷带你洗手去?”徐洋说。

  “二大爷带你去吧。”徐海也逗孩子。

  毛毛都没用眼睛瞥他们一下,只专注手里的积木。

  “毛毛,走,姐姐带你洗手吧。”依依走到毛毛身边,蹲下来轻声说。

  “好,姐姐带我去。”

  “嘿,这小屁孩。爷爷说了两遍他都没听见,我们说的也没听见,姐姐一说就管用。”徐海笑说。

  “不行了吧?你们不行了吧?”依依得意地挑挑眉毛说:“还得美女出马。”然后冲毛毛说:“走,宝贝,姐姐带你去。”

  毛毛乖乖跟姐姐去洗手了。

  “这小家伙。”徐洋也乐了,“这么小就喜欢美女,呵呵。”

  “咳,你别看他小,想听你的时候才听呢,不想听的时候根本就不理你,管你说的是什么,全部过滤掉。”徐海说。

  “可不,可别小看这些小屁孩,主意大着呢。”老徐说。

  毛毛从洗手间跑出来,举着两手白白嫩嫩的小手高兴地叫着:“看,我手洗干净喽,是姐姐给洗的。”

  “姐姐好吧?”依依跟在毛毛身后笑着问。

  “姐姐好,姐姐特别好,我可喜欢姐姐啦。”毛毛这小嘴一张,全是好听话。

  “好了,咱们去吃饭吧。”依依拉着毛毛的小手,带他坐到椅子上。

  “我要吃鱼,吃大鱼。”毛毛指指盘子里的鱼说。

  “好好,姐姐给你弄。”

  “我给他弄吧,别麻烦姐姐了。”路璐走过来,“毛毛,妈妈给弄吧,让姐姐歇会儿吧。陪你玩了半天了。”

  “不。”毛毛小嘴一撅,说:“我就要姐姐弄,不让妈妈弄。”

  “嘿,这小子。”路璐说。

  “三婶,我来给毛毛弄吧,你忙你的吧。”依依说。

  “让依依弄吧,她愿意跟毛毛玩儿,毛毛也愿意跟姐姐玩儿。”王茜走过来说,“毛毛,让姐姐给弄,别着急。依依,快给弄点儿鱼吃吧,孩子饿了。”

  毛毛喊:“我肚子都饿方了,方得跟积木一样,而且还扁得跟相片一样。”

  大家都被孩子的话逗乐了。

  “好嘞,姐姐马上给弄。”依依坐下来,给毛毛夹了一块儿鱼,仔仔细细地挑着肉里面的小刺。

  “都坐吧。”老徐招呼道:“喝一杯?”

  老徐家的规矩,无酒不成席。

  “爸想喝点儿什么?”徐洋说。

  “喝点儿白的吧,我去拿。”老徐说。

  “我现在想起酒来一点儿都不香,这年龄不饶人啊。”徐海说。

  “既然爸想喝,那就喝点儿吧,少来点儿。”徐洋说。

  徐海说:“好,陪爸喝两杯。”

  “来来。”老徐拿来了酒,“就喝它了。”

  “哟,水井坊。好酒。”徐江走过来说,“得来一杯。”

  老徐招呼大家,“菜都好了吧?都上桌吧。”

  一大家子人呼啦啦围了一桌子,满满一大桌子。

  从前的家宴,都是老太太招呼大家吃吃喝喝,可从今往后她将永远缺席温馨的家宴了。

  “爸尝尝这个。”王茜给老徐夹了一筷子羊肉,“这是清真的羊肉,爸尝尝。”

  “哦。好好。”老徐夹起来放进嘴里,然后频频点头,“味道不错。”

  “从北京买的吗?”

  “嗯,昨天买的,我炖好了拿回来的。”

  “从那么远拿回来的?真辛苦了。”老徐说。

  “从牛街买的,那边都是卖清真的,专门去买的。爸喜欢就好。”

  老徐点头,王茜就是懂事。

  “你们也吃啊。”老徐招呼大伙,然后举起酒杯,跟三个儿子说:“来,喝一杯吧。”

  三个儿子见老爸端起杯,赶紧放下筷子端起酒杯,“来,爸。”

  老徐一饮而尽。

  三个儿子也都跟着干了。

  酒辣得老徐挤眼睛,抿了抿嘴,吃了口菜。

  看老爸又拿起瓶子,徐江赶紧接过来给老爸满上。

  老徐看着酒杯里的酒越来越高,说:“倒满。”

  “爸,少跟他们喝点儿吧。”路璐说,“医生交待过不能喝酒的。”

  “咳,没事。”老徐说:“没事,最多三杯,再多也喝不了了。”

  “爸想喝就喝吧。”徐洋说。

  “来,再走一个吧。”老徐招呼儿子们。

  儿媳妇们看着老徐,怕老人是借酒浇愁。

  “爷爷吃鱼。”依依给老徐夹了一大块鱼肉。

  “乖。”老徐笑着夸奖:“好孩子,你也吃啊,真乖。”

  “爷爷吃肉。”毛毛用一只油腻腻的小手抓了一块肉,放到爷爷盘子里,“爷爷吃。”

  老徐感动坏了,“乖宝,谢谢啊。还惦记着爷爷呢。”

  “这小宝,别看人小,琢磨的事可多了,心里还想着爷爷呢。”王茜夸奖。

  “爷爷吃啊。”毛毛看爷爷并没吃盘子里的肉,催促道。

  “吃,吃,爷爷吃。”老徐摸摸小孙子的头说。

  老徐几乎是含着热泪吞下小孙子拿给自己的那块儿肉的。

  “我吃饱了,姐姐跟我玩儿去吧。”毛毛说。

  “行,姐姐跟你玩儿去。”依依说。

  “姐姐还没吃完饭呢。”路璐说,“妈妈先陪你玩儿一会儿去吧。”

  “没事没事,三婶,我吃饱了,我带毛毛玩儿去吧。”

  “你还没吃饭呢,你先吃,让他自己先玩儿去。”路璐说。

  “别别,三婶,我真的吃饱了,你快吃吧。”依依说:“走,姐姐带毛毛玩儿去啊。”依依把毛毛抱下椅子,“姐姐先带你去洗洗小手吧,好吗?”

  “好。”毛毛乖乖地跟着依依玩儿去了。

  “依依,你真的吃好了?”路璐不放心地问。

  “别管她路璐,她吃饱了,她现在晚上吃得少。让她带孩子玩儿吧,你快踏踏实实吃饭吧。”王茜说。

  “依依吃这么少,减肥啊?学习任务这么重,还减什么肥啊?可别饿着了。”路璐说。

  “管不了人家,要苗条要漂亮,想瘦自己想办法吧。不管了。”王茜说。

  “大了,知道美了。”路璐笑着说。

  “一会儿吧。”老徐说,“一会儿吃完饭,趁你们都在,咱们开个家庭会议吧。”

  饭桌上很安静,没人有异议。

  “我想把有些事跟你们交代一下儿,交代了我也就踏实了,要不这些事都搁在我心里,有时候都睡不着觉,前一阵子我总不好睡觉,为此还去看了医生,结果医生说不是什么大毛病,说白了是心理问题,是情绪上的事,我想你们可能也听徐江和路璐说过了吧,他们陪我去的医院。我前一阵喝水老呛水,他们担心我脑子里有新的脑梗灶,所以非得带我去医院看,我自己是真不想去那地方。你们的心情我很理解,你们老妈刚走,你们是怕我再有个三长两短,不过我自己身体自己清楚,没什么大事,就算有什么大事我也不怕,你们不用担心。”

  老伴没了,老徐什么也不怕了,就算是得了不治之症又怎样,大不了就是早点儿去陪老伴。

  孩子们一听老徐这口气,像是有些放弃自己的意思,就知道老爸这情绪上并没有好起来。

  “不过,去医院看了没事你们心里也就踏实了,你们踏实了就好。医生也没给什么药,哦,只给了点儿安眠药,说我睡不着的时候就吃一片。”

  徐江路璐互相看看对方,原来老爸什么都知道。

  老徐早用余光扫见了他们俩的表情,继续说,“我老了,医生并没把药直接交给我,可能是怕我吃错药吧,或者是怕我想不开多吃安眠药。我睡不着的时候徐江就拿一片给我吃,吃了确实睡得挺好,最近这些天不用吃我也能睡着了。就是天亮的时候总做梦,总做同样的梦,梦见你妈穿一身黑衣,一直往前走,我怎么叫她也不回头,我就一个劲儿喊她,喊着喊着就醒了,我老做这个梦。”

  大家都静静听着。

  路璐和王茜眼里有泪打转。

  “一百天了,你妈没托过一个梦,没告诉过我她那边怎么样,也不知道给你们托过梦吗?我也想知道啊,那边是个什么世界,那个世界是个什么样子,你妈胆子小,去了那么陌生的地方,没我陪着她,她肯定会害怕的,可她怎么什么都没来告诉我啊,你妈这就不惦记我们了吗?可是我惦记她呀。”

  老徐第一次当着所有孩子的面流泪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