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鳏寡

第四十五章

鳏寡 寐人雨 3397 2018-09-03 12:00:00

  明天就是老伴的百天忌日了。

  老徐呆呆地站在全家福前,双眼凝视着老伴慈祥的笑容,一百天了,你已经离开我整整一百天了,一百天都没有跟我说过话了,唉。连个梦也没给我托过,你到底在那边过得怎么样,老伴儿啊,你要是有魂儿,就回家看看我吧,自从你走了以后,我整天像个傻子一样不知道要干什么,想说句话你也听不见了,你不在了没人愿意听我说话,孩子们都忙,都没时间听我这个老头子唠叨。唉,你不在了,家里乱七八糟的事可多了,我一个人应付不来啊。以前你在的时候,家里什么都是井井有条,什么烦心事都没有,现在怎么这么多事儿啊,唉,你不知道,你走了,剩下我一个人活得没劲啊。你呀,你不该走在我前头呀,你岁数还不大呢,怎么就走在我前头了呢?咱俩换换该多好啊。现在剩下我一个孤老头子,不习惯啊。

  老徐抽泣了几下,抬手抹了抹眼角。

  老徐哭着,照片里的老伴笑着。

  手机响了。

  大儿子来电。

  “喂,徐洋啊。”

  “爸,我们还有差不多一个小时就到家了。”

  “行,知道了。路上小心点儿。”

  刚放下手机。门开了,徐江路璐带着毛毛来了。

  “爷爷!”毛毛脆生生地叫道。

  老徐一听见孙子的声音,烦恼减少了一半,笑呵呵地把孙子一把抱起来,“宝儿,想死爷爷了。”

  毛毛搂着老徐的脖子腻来腻去,“爷爷,我都好几天没看见你了。”

  “是是,爷爷也想你了。”

  “我也想爷爷了。”毛毛的圆脸蛋在老徐脸上蹭来蹭去,把老徐甜蜜的。孙子一笑解千愁。

  “爸,大哥他们是下午回来吗?”

  “刚才来电话了,说还有一个小时就到了。”

  “哦,那我们先做饭吧。”徐江放下手里的菜,“毛毛跟爷爷玩儿,我们做饭。”

  徐江和路璐进了厨房。

  老徐跟毛毛在客厅里玩。

  “爷爷我要玩乐高。”

  “哦,好好。爷爷带你拿去。”

  “爷爷跟我一起玩。”

  “好好,爷爷跟你玩啊,乖。”

  老徐带着毛毛到书房找玩具了。

  看老爸进了书房,路璐才小声说:“我看爸这几天情绪还可以,你觉得呢?”

  徐江回头看了看进了书房的老爸,“好像比前一阵好点儿,最近这几天也没呛水没咳嗽,睡觉情况也好了。”

  “唉。”路璐叹了口气,“爸不容易,可这事必须得靠自己扛过去。”

  “嗯,慢慢来吧,需要时间。”徐江说。

  “有毛毛跟他玩儿好多了,老人见了小孩儿最高兴,我爸也那样。唉,你说这俩爸,怎么都这命啊。”

  路璐摇头,俩老头儿都失去了老伴,成了鳏夫,唉。

  徐江瞅了瞅书房那边,老徐带着毛毛拎着一箱子积木出来了,就没再说什么。

  “找到玩具了?”路璐笑着跟孩子说:“跟爷爷去客厅好好玩儿啊。”

  “妈妈也跟我玩儿。”毛毛说。

  “妈妈和爸爸做饭呢。你先跟爷爷玩儿。”

  路璐转身进了厨房,“晚上得多弄几个菜吧,大家都在呢。”

  徐江道:“嗯,十个菜吧,晚上少弄点荤的,多弄几个素的吧。”

  “嗯,大晚上吃得素点儿好。对了,明天扫墓也得准备点儿菜吧。”路璐提醒。

  “等咱们吃完饭我再准备。得弄四菜四果四点心,一会儿吃完饭弄吧。你把这些都洗洗。”徐江指指桌子上各个塑料袋,“把这都洗了,帮我切好,一会儿我来炒,我先把鱼炖上。”

  “行。”

  徐江和路璐分工合作,一个人负责洗菜切菜,一个人掌勺,两人向来都配合得很好。

  “爷爷,这个是《远方的家》。”毛毛指着电视说。

  老徐笑笑,“哦,对。”老徐疼爱地搂搂小孙子,“乖宝,你怎么知道的?”

  毛毛走到电视机前,用嫩嫩的小手指指着屏幕右下角的四个字,念道:“这四个字是——远、方、的、家。”

  老徐乐了,“真的是远方的家,你认识这四个字啊?这么厉害。”

  “嗯,我认识,你看,远、方、的、家。”孩子指着电视屏幕,说得跟真的似的。

  “行了,宝儿,快过来吧,离电视远点儿,别瞅坏眼睛了。”

  毛毛听话,赶紧离开电视走到沙发这边来了。

  老徐摸摸小孙子的毛头,“真是爷爷的乖宝儿。”

  “爷爷为什么每天看《远方的家》。”

  “因为好看啊。”

  毛毛手里拿着乐高积木玩着,一边玩一边问:“为什么好看啊?”

  老徐笑着回答孙子:“因为有意思啊。”

  孙子继续追问:“为什么有意思啊?”

  孩子是必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老徐道:“因为呀,他们去了很多爷爷没去过的地方,爷爷愿意看看这些,看看那些跟我们这儿不一样的地方。”

  “为什么那些地方跟我们这儿不一样?”

  “每个地方都不一样啊,不一样才新鲜,新鲜才觉得有意思。”

  老徐觉得给孩子解释得够清楚了。

  孩子不再追问,转了话题,“我姥爷也看《远方的家》。”

  “是吗?”

  “为什么我姥姥和奶奶就都不看了呀?”“奶奶为什么就不看电视了呀?”“奶奶去哪儿了呀?”

  孩子的连续突然发问,让老徐有些不知所措。

  “去哪儿了呀?”

  看爷爷不回答,孩子继续追问,孩子要答案。

  孩子的问题老徐不知道以何种方式来说明,他只能试图转移孩子的注意力,“爷爷跟你用积木搭个大楼房好不好?”

  “好,爷爷跟我一起搭。”

  孩子果然不再追问了。孩子就是孩子,就是天真。

  徐江已经开始炒菜了,厨房里飘来一阵阵香味。

  “好香呀。”毛毛说:“爷爷我都饿了。”

  老徐摸摸毛毛的小肚肚,“饿了呀?爸爸正做饭呢。”

  “我肚子都饿方了,爷爷你饿吗?”毛毛看着爷爷问。

  老徐笑笑,“乖宝,爷爷不饿。你都饿方了呀?”

  “嗯,爷爷你怎么不饿呀?”

  “爷爷是大人,不饿。”

  “大人不饿,我小孩就饿了。等我长爷爷这么大就不饿了。”

  小孙子的话让老徐心里暖暖的,他忍不住抱抱孙子。

  怪不得老话说“抱孙子”呢,孙子就是用来抱的,抱着孙子就心情舒畅,抱着孙子就什么烦心事都没了,孙子是个好东西,家里有这么个小家伙真好。

  徐江路璐在厨房里忙活,老徐和毛毛在客厅边看电视边搭积木。其乐融融。

  大门开了,徐海夫妇来了。

  沙敏自从丧葬费那事之后,还没有登过门,老徐为此很生过一阵儿气,她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来,或者她自己根本就不想来。

  今天沙敏来之前,徐海特地问过老徐,“爸,沙敏晚上来行吗?您要不想见她,我就不让她来。”

  儿子既然都说出来了,老徐也不好意思说不让她来,虽然心里还是不痛快,不过儿子终究是儿子,儿子的媳妇也终究跟儿子是一家人,老徐还能说什么狠话,只说:“想来就来吧,我没不让她来。”

  于是沙敏这才出现在了老徐面前。

  “爸。”沙敏挤出笑容,叫了一声。

  “哦,来了。”老徐不咸不淡地回应了一句。

  不管怎么样,矛盾总算过去了。

  老徐大人不计小人过。

  老徐现在觉得什么都无所谓,别说儿媳妇不想来,就算是儿子不想登门,老徐也不在乎,自己也能生活,即使没有儿子们,自己也能雇个保姆,有什么不行的。

  老徐年轻时候也是个要强之人,学习好,工作强,正因为要强的性格才干到了后来局长的位子。

  沙敏打了个招呼就进厨房去了。老徐也没再理采她。

  “我哥他们快到了吗?”徐海问。

  “快了吧。”老徐看看表,“六点半应该差不多了。”

  “哦,他们一家三口都回来吗?”徐海问。

  “应该是,没说谁不回来啊。”老徐看看徐海,问道:“我大孙子呢?怎么没回来?”

  大孙子可是老徐的心头肉,长孙,从小爷爷疼奶奶爱。

  “哦,他晚上十一点的火车才到。”

  “哦,这么晚啊。以前不是六点的火车吗?”

  “没买到票吧,反正打来电话说是十一点到。今天太晚了,我就不让他过爸这儿来了,明天早上带他一起去给奶奶扫墓。然后带他过来看爷爷。”

  “哦,好。明天早上我也跟你们去。”

  “唔,爸也去啊?”

  按照乡俗,扫墓只是孩子们的事。

  老徐郑重地说:“我也去,我想去看看你妈。”

  徐海点点头,“行。爸想去就去看看吧。”

  老徐点头,“嗯,想去。”

  气氛快要凝滞地时候,毛毛打断了他们的谈话,“爷爷,给我找一个红色的块儿块儿。”

  “哦,红色的?”老徐在乐高积木箱子翻找起来,小孙子要红色的,那就得赶快给找到。这小孩都不是小孩,都是小爷,说一不二,说出来的你就给马上给他办,要不然就该来脾气了。

  “我给你找吧。”徐海说,动手扒拉了扒拉箱子里积木,拿起两个红色积木块。

  “不要不要,不要二大爷找,爷爷找,爷爷找。”毛毛不高兴了,用小手抢过徐海手里的积木。

  “嘿,小不点,还就得爷爷找?这小脾气。”徐海乐了。

  “就爷爷找,二大爷别动我的东西。”

  “好好,不动不动。”徐海放下手里的积木。

  老徐乐了,“好好,爷爷找。”

  谁能拿孙子有办法,老徐继续在箱子翻找。

  “明天吃了晚饭,咱们一起开个会吧。”老徐跟徐海说。

  “哦。”徐海知道老爸早就想组织一次家庭会议,也只有百天忌日是个机会了,平时人总也凑不齐。

  “我想开个会,有些事我给你们交代一下儿,跟你们说说我也就踏实了,你们心里也有个数。”

  “咚咚咚”三声敲门声。

  “可能是你哥他们回来了。”

  徐海走过去开了门。

  门外正是徐洋一家三口。

  “爷爷!”孙女进来给了老徐一个大大的拥抱。

  老徐心里高兴,孩子们都回家了。

  可是,这热闹,庆祝的不是节日,是忌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