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鳏寡

第四十四章

鳏寡 寐人雨 3190 2018-09-02 12:00:00

  老徐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放下杯子,继续听二叔忏悔。

  “唉,该不该的,这么多年也都过来了,但愿闺女心里别记恨我。”

  “你呀,从现在开始对闺女和外孙子好点儿,你看你那外孙学习多好,多乖多上进的孩子,你这个当姥爷的怎么就看不见呢?唉,善待晚辈吧,咱们老了,将来都得靠人家啊。”

  “老大啊,你说得太对了,你这是一语点醒我,嗯,明天就让外孙子来,让她姥姥给她炖肉吃。”

  “点醒你?点了你一辈子了,你就是不醒悟。”

  “唉,我错了。”

  老徐没再说什么。

  这个二叔,一辈子了,现在才明白自己做得不对,晚了,不过再晚想补救也还是有机会的。

  人真奇怪,年轻的时候不自知,等知道了已经老了。

  老路穿着闺女给买的新拖鞋新居家服,在家里阳台上浇花,喷壶里的水注轻轻漂洒在花瓣花叶上,花叶经过小小的洗礼立刻变得精神了,老路很有成就感地看着他的这些宝贝。

  “这花就得有人打理,没人收拾就可怜喽,不是长得乱七八糟,就是谢得七零八落。”老路自言自语。

  话音刚落,老路突然有种失落感,因为周围一个听众都没有。哪怕小外孙在也好啊,可惜,大家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都忙,就自己一个大闲人。只能自己跟自己说几句,要么就看着照片跟老伴说上几句。

  电话响了。

  老路放下喷壶,擦擦手,走到书桌前拿起电话,“喂?”

  大闺女致电。“爸,在家呢?正干吗呢?”

  “浇花呢。”

  “我听璐璐说您参加老年活动去了?”

  “消息传得挺快吗,我参加的活动,名称叫夕阳鹊桥会。”

  “哦?就是给老年人牵线搭桥的嘛。”

  “正是。”

  “那爸你去相得怎么样啊?”

  “怎么样?还行吧,有两个还不错。”

  “是吗?那是好事啊。”大闺女在电话那头喜笑颜开。

  “好事是好事,不过吧。”老路欲言又止。

  “怎么了?”

  “有两个我看着顺眼的,主办方也把她们的电话给我了。其中一个我已经私底见跟她见过面了,那个从各方面看都还行,就是……”

  “就是什么?爸直说吧。”

  “就是吧,她提出要领结婚证。”

  大闺女迟疑了三秒钟,问:“那,爸的意思呢?”

  “我早就说过,我要找老伴,但是不结婚不领证,就是找个伴儿,等我百年以后,她回自己家就行了。”

  “爸没跟她说明爸的观点吗?”

  “我说了,但她说要是住过来的话,就必须得领证,这是最起码的要求,她觉得这是对她人格上的尊重。”

  “哦,都上升到这样的高度了?那爸打算怎么处理呢?”

  “我肯定是不想领证,但那个人倒是符合我所有的要求,可她的要求是必须让我跟她领证,虽然她嘴上说以后不会因为一张结婚证弄出麻烦。但我怕啊,这日后的事可就不好说了。现在答应得好,到时候面对钱面对房产的时候,人都会变卦的。我可不想给你们找麻烦。”

  “哦,那爸,回绝她了吗?”

  “还没呢,这两天我也在琢磨啊。怎么能两全其美,难哪。”

  “哦,不管爸做什么决定,我们都会理解和支持您的。”

  “我知道你们姐妹俩最孝敬了,容爸再想想吧。”

  “她有没有说什么时候给她回复呢?”

  “就这一两天。”

  “哦,时间还挺紧的。”

  “可不。我打算今天晚上跟她说呢。”

  “哦。”

  “我大外孙子怎么样?想我了吗?”

  “想啊,昨天还念叨姥爷呢。”

  老路心中顿觉温暖,亲爱的外孙子真好,心里还想着自己这个糟老头呢。“行,给我外孙子吃好喝好啊,我有空儿就去看他。”

  “行,爸也多保重身体啊。”

  “行,知道了,挂了吧。”

  闺女先行挂断了电话,老路电话里传来“嘟嘟”声。

  老路手里举着电话,笑笑。这两个女儿真是老爸的小棉袄,现在大了,成大棉袄了。闺女好啊,会关心人。知道嘘寒问暖。

  放下电话,老路还在琢磨怎么跟刘姿说,昨天给她打电话聊了一会儿,聊得倒也开心,不过没入正题,老路是因为还没考虑好怎么跟人家说,女方那边没好意思催他,但话里话外老路也听得出来,人家没催不代表这事就算没了,今天不催明天也得催,那边肯定是在等自己回话。

  答应?不答应?

  老路思来想去,要不这么着吧,他拿起手机,准备编辑一条短信给对方,用文字来说明自己的想法,这样既清楚又不显唐突。

  老路戴上花镜,一边想一边写,写完了又仔细念了好几遍,内容如下:刘姿你好,说真心话,我对你的印象很好,你是我等待的有缘人,就你提出的领证一事,我也可以答应,我们领证结婚没问题,不过我想,我们领证之前可以写一个关于婚后不涉及对方财产的协议,你看如何?

  发送。

  老路自认为自己的措辞应该可行,既然她说过对我钱财都没有企图,那就写个婚前协议吗?这应该总可以吧,她写了我就跟她领证,这样她想领证的愿望也能得以实现,也免去了日后在财产上出现纠纷的麻烦。

  嗯,老路觉得短消息发出之后,对方应该会很快给他回复,只要她一答应,明天就写协议,然后就可以去领证结婚了,她就可以住过来了。

  这么快住过来?是不是有点儿太快了?才几天?

  短信发出去以后,并没有如老路所愿,没有很快得到回复,手机一直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不会没收到吧?老路拿起手机翻看,短信显示已发送了,按理说应该是收到了,怎么不回复呢?

  老路看看表,时间才过了十分钟嘛,是自己太心急了,可能对方正在忙,这个时候没空儿看手机吧?

  老路把手机放到一旁,到阳台上弄他的花花草草去了,把黄了的落了的烂了的花草仔仔细细地清理了一番。

  再抬头看了看表,时间过去了一个多小时了。放在书桌上的手机依然安安静静。

  老路心里不踏实,怎么还没看到短信吗?要不再发个短信问问?要不打个电话?想了想还是算了。自己太着急了,这才过了一个多小时吗?也许她现在没空儿看手机,也许出门没带手机,都有可能嘛。

  自己这是怎么了,这么急着想知道答复,不光是着急,心里还有些激动,如果对方答应了,那这好事就很快了,一领证家里可就要多一口人了。

  老路对未来的新生活满心向往。

  美好的愿望马上就快实现了,只待手机响起。

  一直到老路吃完午饭,手机还是没动静。

  老路一边收拾碗筷一边看看手机,心中向往美好的热情减退了一截,明显没有上午那么激动了。

  什么时候响都行。不过,她怎么这么长时间还没看到消息呢?中午吃饭她应该在家吧?手机没电了?

  不行,一会儿还得再给她发个短信。

  老路一边看电视一边琢磨再发个什么内容的短信呢?邀请她一起吃饭?去公园见面?或者直接问问刚才的短信收到了吗?

  这样吧,老路如此编辑:刘姿你好,明天有空儿吗?我们在上次的茶馆见一面可好?收到请回复。

  “收到请回复”这五个字是老路特意加在后边的,意思是如果上一条短信收到的话就赶紧回复。

  信息发出后,老路把手机放在一旁看电视,心想这回应该看见了吧。看见了这条也肯定能看见上一条,看她一会儿怎么回复吧。

  手机终于响了,老路的心高跳了两下。

  拿过手机一看,心又落回原位,“喂,璐璐。”

  “爸,我们晚上过去。”

  “哦,好,知道了,给你们做饭。嗯,好嘞,再见。”

  挂了电话,老路再次翻看短信,没有回复。

  老路有点儿急了,是真的急了。

  打个电话吧。

  老路拨了刘姿的电话号码,对方的电话是通的,老路心下紧张起来,接了电话先问什么?

  几声响之后没人接听,十几声之后电话自动挂断了。

  又拨了一次,同样,没人接,然后电话自动挂断。

  怎么回事?没带电话?没听见?老路一连拨了三次都是同样的结果。

  老路的心沉了沉,有种不太好的预感爬上了心头。

  她会不会是故意不接啊?

  算了,老路懒得想,把手机放在茶机上看电视。

  老路关了电视准备睡午觉的时候,手机嗡嗡响了两声。

  这次老路并不激动也不紧张了,拿起手机一看,竟是刘姿的短信,

  内容如下:我们以后不要再联系了,你的做法很伤我的自尊。

  就这一句话?

  怎么就伤她自尊了?老路觉得纳闷,伤的哪门子自尊?她自尊心那么强吗?自尊心强就别出来找老伴,就别想着嫁人啊?写个协议就伤自尊了?还是你原来就有别的企图?企图达不成就诋毁我伤她自尊?真是有意思。

  哼,老路苦笑了一声,把手机“当啷”一声扔在桌子上。

  一整天老路心里都猫抓狗挠的,现在倒平静得跟大理石一样了。

  终于踏实了,再也不用费心了,不过也以此试出了真相。

  终于可以踏踏实实睡觉去了。

  老路自己也说不清楚,是遗憾呢?还是庆幸呢?或者两者兼有,管它呢,先睡一觉再说吧。

  一切又回到了原点,一切还需重新开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