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鳏寡

第四十三章

鳏寡 寐人雨 3076 2018-09-01 12:00:00

  老徐正在家里收拾屋子。

  巨大的敲门声传来,没别人,肯定是二叔。

  老徐走过去开了门,冲二叔一乐,大声说:“我们家的门早晚被你砸破。”

  二叔伸着个脖子听,听罢眯起眼睛,点头笑笑,“是不是敲门的声音特别大?”

  “对!”老徐大声答道。

  二叔笑呵呵地摇头:“我自己什么也听不见。”

  老徐也摇头,他看着弟弟直想笑,酒桌上有人劝酒的时候,二叔什么话都能听清楚,一杯都不会少喝。下了酒桌说什么正经话都听不见了。这简直就是自动屏蔽啊,想听的就听见了,不想听的就什么也听不见了。这也够难能可贵的。

  老徐有时倒真羡慕二叔这本事,自己要是也能聋到这程度该多好,家里的闲言碎语、外头的风言风语听不见才好。听不见自然就什么都不用理会不用管了。

  “老大你这两天没出去锻炼身体吗?”二叔坐在沙发上大声道。耳背的人就这毛病,自己听不见就总觉得别人听不见,什么时候说话声音都极其用力。

  “锻炼了啊,怎么了?”

  老徐坐下来,拿出药盒子,准备吃今天早上的第一顿药。

  二叔瞅瞅老徐的药盒子,“哦?那我怎么没看见你呢?”

  二叔这是关心我这大哥啊,又来查岗了,生怕我出什么事。

  “可能是我出去的早吧。这几天天亮得早了,我出去得也早。差不多五点五十吧,不到六点我就出去了,八点以前就回来了。”

  二叔凑近了仔细听,听罢点点头,表示他已经完全接收到信息,然后才道:“哦,五点多就出去了?那是挺早的,我七点半才出去。怪不得这几天没碰见你。还以为你有什么事呢?”

  老徐心下泛起喜悦,这聋了吧唧的二弟总之是挺关心自己的。

  “这吃的什么药?”二叔看着老徐一粒粒地数药。

  老徐将数好的药倒进嘴里,一口白开水顺下。

  “降血脂的,刚开的药。”

  “哦,大哥你这么瘦的人,血脂也高啊?”

  老徐又喝了口水,待水顺下才开口,“是呢,我以前也没想到自己这干巴身子骨居然血脂还高,原来一直都以为胖人才会得高血脂呢。自己高了以后才知道,这血脂呀,跟人胖瘦没什么关系,也有那特别胖的人血脂不高,也有像我这样的瘦人血脂高的。没什么标准。”

  “哦。”二叔频频点头,“我还真不知道呢。”

  “没办法,老了,什么毛病都来了,只有吃药了。”

  老徐说着又把两颗药放进了嘴里,喝水顺下。

  二叔也感叹,“可不是吗?老了毛病就都找上来了,年轻时候想都没想过的病都来了。这人啊,不服老真不行啊。”

  老徐咽了水,点点头,说:“没错,老就是老喽,不服不行,老人就该干老人的事,该休息就得休息,该吃药就得吃药。比不了年轻时候了。”

  “可不是,你年轻时候哪吃过什么药啊?是不是?”二叔说。

  “是啊。不过你现在好像还没吃什么药吧?我印象里你好像是不吃药的。”

  “我啊,现在不吃药了,以前闹过一次胆囊炎,有一段时间总吃药,后来慢慢养好了也就不吃了。”

  老徐看看二叔,“你别说,这几年你身体保养得真挺好的。”

  二叔笑笑,眼角抽出几条老纹,“还行吧,主要也是依靠锻炼。这个任何药物代替不了。”

  老徐赞同二叔的话,“没错没错。锻炼太重要了,从退休到现在全靠锻炼支撑着这身子呢。”

  “嗯嗯,对了,这两天有人给你说媒吗?”

  老徐乐了,这应该才是二叔此行的正题,笑着说:“什么说媒?只是介绍个保姆。”

  “哦,对对,介绍保姆。”二叔不好意思地纠正了自己,“有人给你介绍保姆吗?”

  老徐摇头:“这两天没有。”

  “对了老大,你非得找保姆吗?要是有想找老伴儿的老太太,你考虑不考虑?”

  老徐摆手摇头,“嗯,不考虑,我找个保姆就行了。不想再麻烦了,都这岁数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孩子们也是赞同找个保姆,他们其实也都不愿意看到我找什么老伴,对于他们来说保姆最合适了,我自己也不想麻烦、不想折腾,不管是我自己的决定还是顺从民意,找个保姆最好。”

  “哦,那就算了。”二叔这次回答的声音不大,像是积极性被打消了似的。

  “本来想给你介绍一个老伴儿呢,那算了,那再说吧。”

  “我找个保姆就行了。”老徐重申他的想法。

  二叔便把要说的话咽了回去。

  “我听说老路最近倒是挺忙活的。”二叔耳朵虽然背,可是消息却灵通,街上的八卦事没少听,“老路估计见过不少了。”

  “嗯,我也听璐璐说过,说他好像参加什么相亲大会去了。”

  “哦,是吗?”二叔好奇道,继而提高了本来就已经很高的声音,“嗯?老路还参加相亲大会呢?他这是时髦人物啊。”

  老徐微微一笑,“嗯,反正比咱们新潮。”

  “那当然了,那相亲大会,能参加敢参加的人想法都够先进的。老路行,不知道他找着了吗?”

  老徐摇摇头,“那倒没听璐璐说起过,具体的就不太清楚了。”

  “那相亲大会不是弄得挺隆重的吗?全市人民皆知,我看新闻了,规模很大,参加的人特别多。”二叔兴至盎然。

  老徐说:“嗯,我也听新闻里说了,没准老路有戏。”

  二叔呵呵一笑,“老路的要求高着呢,听说他相过不少了,都不满意。”

  “是吗?不太清楚,不过要找到个合适的,不是件容易的事。他要找的老伴跟我要找的保姆不一样,性质不同,我只要找个能做饭洗衣服的就行了,他要找的是后半辈子的伴侣,不好好挑挑肯定是不行的,再说老路那人眼光肯定不低。”

  “嗯,那是,丑的不行,笨的不要,他那要求高了去了。”

  老徐呵呵一笑,“对了,等过了百天,我要去老三那儿一趟,出去散散心。”

  “哦,以前你不就说过吗?时间定下来了吗?”

  “还没呢。百天也快了,我想一过百天就走。”

  二叔知道大哥在家待着天天睹物思人,情绪一直不高,出去散心是好事,“出去走走吧,散散心好。老三那儿房子也大,还有园子,挺好。那天他还打电话问我怎么能种好西红柿呢。”

  “是吗?”老徐说:“那你跟我一起去吧?”

  二叔直摇摇头,“不去不去,我不去。”

  “你也很多年没去过他那儿了吧?”老徐问。

  二叔眯着眼睛想了想,“啊,有五六年了吧,最少。”

  “嗯,我也有好几年没去过他那儿了。你不想跟我一起去吗?”

  二叔还是晃脑袋,撇撇嘴,“唉,不行啊。我那口子自己在家,不行。”

  “有什么不行的?他二婶会做饭啊,你不在她自己还吃不了饭吗?”

  “哎,饭倒是会做,不过我要是不在家,她自己不敢在家住,再说,她那身子骨,你又不是不知道,说个不行就晕了。”

  “不是吧?哪那么严重。”老徐记得这二弟媳妇身子没那么虚弱。

  “是,我以前上班的时候出差什么的,她都得叫孩子们来陪她。”

  “那么严重吗?”

  “可不,她胆子又小,身体又不好,所以我哪儿都去不了。”

  “那你就让儿子过来陪她啊。”

  “哎,不行不行,算了,我懒得跟他说,那小子什么都指望不上。”

  老徐一听二叔这语气有些不爽,看来那小了最近又犯事了。老子给买了车刚几天就又开始不消停了。

  “怎么?”老徐看了一眼二叔,只问了这两个字。

  二叔的表情开始扭曲起来,摆摆手说:“别提他,一提他我就来气。”

  “你呀,你就记住别惯他。”

  “唉,老大啊,你说的对啊,我现在也开始反思我自己。以前我从来没想过自己惯儿子什么的,现在我也在想,可能就是我把他惯得太厉害了。”

  “你就是太重男轻女。我说过你多少遍了?在你眼里,儿子是宝,孙子更是宝,那闺女就是草,外孙子也是草。那不都是你的亲骨肉吗?怎么亲疏就能那么明显?甚至那么露骨呢?你宠儿子宠孙子,他们并也不觉得你这是宠他们,儿子孙子认为你就是应该的,可你不公平地薄待闺女外孙一次,你就把人家的心给伤了,人家就不愿意来你这儿了,你不觉得闺女现在上门的次数更少了吗?”

  二叔表示赞同,“是啊,都是我不好,我现在才反思自己过去做过的事。”

  “对孩子们好点儿吧。咱们都老了,还指望人家孝顺咱们呢。”

  “你说的对。现在我那闺女连电话都懒得给我打。”

  “那是自然,因为你都不想看人家,人家还来干什么?那不是自讨没趣吗?你这儿子呢,你自己琢磨琢磨吧。”

  “我现在也后悔,谁都说我重男轻女,我年轻那时候根本就不觉得,现在老了,有大把大把的时间来想这些事,才觉得自己从前很多事都做得都不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