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鳏寡

第四十二章

鳏寡 寐人雨 3765 2018-08-31 12:05:00

  老路在家看报,电话响了,对方说:“喂,你好,是路杰涛先生吗?我是夕阳鹊桥会的主办方。您上次参加的相亲大会还记得吧,恭喜您有好消息了,有两位女士对您很满意,而且这两位也是您满意的,恭喜您。”

  “哦,哦。”

  老路没想到他们还真打来电话,本想划拉几个勾交差也就得了,看来主办方还是挺认真负责的嘛。

  “你们可以私下见面继续聊聊,我们可以给您提供她们两位的电话号码。女方那边我们已经通知过了,她们都已经同意了。您看您这边?”

  老路心里开出了朵小花,这是好事啊,千挑万选出来的优秀人才,那是得再聊聊,也不枉费自己辛辛苦苦参加了一回这么声势浩大的相亲活动。于是说:“行,把她们电话给我吧。我联系她们。”

  “好的好的,请您记录一下儿。一位女士名叫刘姿,电话是13……,一位叫张夷,电话是……”

  嗯?老路以为自己听错了,张夷?是那个张夷吗?管自己叫“路脖子”的那个张夷?自己确实给张夷划过勾,当时只是想划拉两下充数得了,转念一想,这是双方的事儿啊,那就是说明张夷也给自己划过勾,看来张夷也觉得我不错吗?不过到底是不是那个张夷呢?因为相亲活动的时候老路并没有仔细看上面的人名,究竟还有没有另外一个叫张夷的?老路真想不起来了。

  记下了电话号码。老路思来想去,还是先见见叫刘姿的那位吧。

  趁热打铁,老路按着主办方刚才给自己的号码顺手就拨通了刘姿的电话。

  听着对方的电话“嘟嘟”声响,老路有些砰砰心跳的小紧张。

  又“嘟—”“嘟—”了两声,才传来了对方的声音:“喂?”

  “喂”,老路慌忙道:“哦,你好。请问你是刘姿吗?”

  “我就是,请问您是哪位?”

  老路觉得对方的声音不难听,但也想不起来是那天相亲大会上见过的哪一位了。总之自己选了的肯定是当时看着满意的。

  “我是路杰涛。”老路报上名来,“上次鹊桥会咱们见过的。”

  “啊,你好你好。”对方的声音里加入了喜悦,“刚才他们主办方也给我打过电话了,我知道你。”

  “哦,那,那你看什么时候有空儿,咱们可以见个面。”老路心里更小紧张了。

  “好啊,时间你定吧。”

  老路听对方算个痛快人,于是说:“那明天行吗?桥东建设路这边有个晴雨茶楼你知道吗?”

  “建设路啊?哦,不太清楚,不过我找找看吧。”

  老路一听对方愿意过来,看来有戏。

  “我想请你喝杯茶,要是你不方便过来的话,哎,那你住在哪儿?要不我们约个你家附近的,你方便去的地方。”

  “没事没事,建设路离我家也不算远,我去那边找找吧,肯定能找到。”

  “不难找,就对着电视台大楼。”

  “哦,电视台大楼我知道,行,那明天在那儿见吧。时间呢?”

  “那就上午十点半吧,行吗?”

  “那好,明天见。”

  对方是个干脆人,不拖泥带水,就这一条优点老路就挺满意的。

  “好,那明天十点半茶楼见。”

  老路很有礼貌地等对方挂断电话之后自己才挂断了电话。

  这第几个了?第三个?第四个?

  说真的,老路都觉得自己这段时间够忙活的,相亲对象也见了有三个了,可惜都以没戏收场。

  这个第四个了吧?

  “事不过五”,这是老路曾给自己定下的铁的相亲原则。

  第四个了,再不行可就第五个了,那要是第五个也不行,就真的不相亲了吗?就真的不找老伴了吗?老路自己也有些糊涂了,当时是怎么给自己定下这原则的,还真有点儿想不起来了。

  总之这件事任重道远,没有自己当初想的那么容易,天下的光棍寡妇那么多,真要配成合适的一对确是个难题。双方都这么大岁数了,经历过那么多年的历练,都现实得很。

  这年头儿,不仅仅年轻人找对象的时候很现实,老头老太更现实,年轻人还谈谈恋爱什么的,还有点儿激情什么的。老头老太呢,就剩下算计对方的家产了。

  总之这事,难哪!

  嗯,事不过五!老路再次坚定了自己的四字方针,不管这个怎么样,下一个绝对是最后一个。

  第二天,老路一身笔挺西装,穿戴得干净整洁,出门了。

  马大姐网购了衣服,正在院子展示给大家看,“怎么样?快帮我看看,这件还行吗?”

  “不错不错,多少钱?”

  “才七十,在网上秒杀的”

  “嗬,还会秒杀呢?厉害呀。”

  “有什么不会的,我儿子教的,让你儿子也教教你。”

  “那还是算了,他才懒得教我呢。”

  “让你孙子教啊。”

  “孙子?更懒得教我。”

  “来来,你试试,要是合适的话,我帮你买一件。”

  “行啊,试试就试试。”

  几个人正忙活,老路走过来,他简直是夏日里一道鲜亮的风景。

  “哟,老路,这光彩照人的。”

  老路知道她们肯定又要问三问四,索性径直走到侦缉队跟前,直截了当地说:“大姐们,想问什么就直说吧。”

  “哈哈哈。”

  “今天怎么这么大方。”

  “穿这么漂亮啊。”

  “大夏天的热不热啊?”

  “再捂出痱子来。”

  “哈哈。”

  米老太跟着大伙笑笑,缺了牙齿的地方黑洞洞的,“老路今天这身衣服精神,好看。”

  “谢谢米大姐。”老路认真地回答。

  “又有人介绍了?”米老太笑着问。

  老路直僵僵的脖子动了动,“啊,正要去见面呢。”

  “老路这人缘就是好啊,总有人想着你。”米老太说。

  “今天要见的这个,什么样啊?”马大姐道。

  “还能有什么样?女人样呗。”老路笑答。

  女人们一阵哄笑。

  “老路这是保密啊,不拿我们当知心大姐了?”

  “拿啊,你们永远都是我最八卦最亲切的知心老姐姐们。”

  马大姐哼了一声,“得了得了,别贫了,说正经的。”

  “就是,都等着听呢。”

  “怎么就不正经了?我要见的就是一女的啊。”老路表情严肃地又回答了一遍。

  “这态度显然是嫌我们烦吗?不问了。”马大姐转过脸去不理老路了。

  “哎,听说张夷也去相亲大会了,你没碰见她吗?”米老太问。

  老路一听老太太提到张夷,心里像被什么东西小小地碰撞了一下。

  他左右看了看,张夷今天不在场,才说:“哦,您说张夷啊?嗯,见着了。”

  “哦?”米老太来兴趣了,“是吗?”

  老路道:“嗯,见着了,还聊了几句话。相亲大会上她好像有看上的男人。她没跟你们说吗?”

  老路心里得意洋洋的,自己就是被张夷看上的人选之一。

  “是吗?她这两天没过来,听说病了。”

  “病了?”老路关切地问:“什么病啊?”

  “听她儿子说好像是感冒了,不是什么大病,不过怕传给孩子这几天就没过来。”

  “哦,没大事就好,千万可别得病啊。各位老姐姐都千万别得病。”老路语重心长地说:“老姐们多保重身体,行,你们聊吧,我得走了。”

  “好,祝你成功啊。”马大姐说。

  “好好,走了。”老路朝她们摆摆手,走了。

  老路今天没骑自行车,腰板挺得直直的,步行去了。

  望着老路的背影,米老太道:“看背影真不像个六十好几的。”

  “嗯,也就像个五十的。”马大姐说:“精神头儿好着呢。”

  “相亲会上他俩就没考虑考虑对方?”米老太望着老路的背影自言自语地说。

  老路在茶馆见到了刘姿,见了面才想起来相亲会上确实见过她,长相还不错,中等以上,算是挺满意的,人也看起来干净利落。

  老路记起来了,相亲会上确实就对她印象不错,当时给她划的勾最多。

  “你好,我是老路。”

  “你好,刘姿。”

  寒暄了两句。

  刘姿步入了正题:“既然咱们有共同的目的,那就有话直说吧,你说呢?”

  “好好。”作为男人,老路还是挺有风度的,“女士优先,您请先讲。”

  “我是这样想的,结婚以后呢,肯定住在你家的,是吧,应该住男方家里,这个你没问题吧?”

  “没问题。”老路肯定地答应。

  “每个月呢,你多少得给我一些生活费,家里总得有吃喝开销,你说是不是?”

  “没问题。”老路再次表示同意提出的条件。

  “你不反对我的子女来家里吧?”

  “不反对。”老路再次认可。

  刘姿点点头,继续道:“就算住几天也没问题吧,我女儿一家是在外地的,每年要回来小住几天。”

  “没问题。”老路觉得她提的要求都可以答应,都是人之常情。

  “咱们要在一起,必须领结婚证。”

  刘姿这句话一出,老路再不敢回答“没问题”了,“领证啊?”

  老路开始犹豫了,一领证麻烦事就来了。

  “哦,不过你也不用担心。领证就是个形式,我这个人好面子,不明不白地住在别的男人家里总是不好吧,领个证就明正言顺了。你说呢?”

  老路没说话,想听听刘姿接下来还会说些什么。

  刘姿看出老路的紧张了,笑笑说:“我说了,你不用担心,就算领了证,将来你的钱、你的房,还都是你的。我不要的,你放心好了。”

  老路这才松了一口气,可“没问题”这三个字老路还是不敢吐口。

  “你可以考虑一下儿。没关系的。”刘姿倒是挺大方。

  女方这么大方,老路太小气了也不好,“行,你说的也有道理,是该明正言顺。”

  “是啊,我是个女人,脸面上总得过得去,你说呢?领证主要是为了这个。你不用担心你的家产。”

  虽然刘姿一直强调老路不用担心家产,可老路心里踏实不了,这结婚证一领,到时候有了问题再嚷嚷就说不清楚了。

  “没事的,你再考虑一下,我等你的答复。”刘姿痛快道。

  老路看主要内容也洽谈完毕了,那就去填饱肚子吧。“好。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去旁边的馆子一起吃个午饭吧,我请客。”

  “哦,也好。”刘姿痛快答应。

  老路觉得今天这相亲总体感觉还不错,从头到尾进行得很顺利,刘姿这人起码能一起喝茶吃饭,她提出的条件也还可以。不过就是这结婚证,老路一想到这个就犹豫起来了,虽然对方口口声声说领证归领证,只是领一张纸,她不企图其他,可到时候就怕不是那么回事儿了,因为领了证最后打得不可开交的多了去了,现实中的、电视里的老路见多了,这可怎么是好?老路对对方的印象确实不错,从各项条件来说,她是个能一起生活的伴儿,但如果自己说出来不想领证的话,人家肯定也就不愿意跟自己了吧。

  领,将来又怕闹出事来,不领,好好一个条件不错的对象就错过了。

  老路回了家,脑子里一直在琢磨这事,琢磨来琢磨去,还是拿不定主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