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鳏寡

第四十一章

鳏寡 寐人雨 3232 2018-08-30 12:00:00

  老爸永远是老爸,孩子永远是孩子,自己还像小时候一样,在老爸面前什么都隐瞒不了,老爸看一眼便洞悉所有的情况。

  既然老爸都已经明白,也就什么都不用说了。

  这事从此以后再也不提就是。

  在老徐心里,可以作为续老伴儿的人选仅此一位,如果这个希望没有了,那对于老徐来说,找谁当保姆,谁将来住进这个家里给他做饭洗衣服都无所谓了,只要这个人可靠就行。

  “那就以后好好儿帮我找个保姆就行了。”老徐眼睛看着电视说。

  “哦。”徐江看了看老爸,应声道。

  老徐什么也没再说,眼睛盯着电视机,专心地看着中央台的连续剧。

  “这电视剧好看吗?”徐江问。

  “咳,瞎看。”老徐回答说,“就那样吧,没什么好看不好看的,就是打发打发时间,看什么都一样。”

  所有的活动对于老徐来说都是一样,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打发剩余的时间。

  徐江以前看见老爸老妈生活丰富多彩,觉得老年时光令人羡慕,可现在觉得人老了怪可怜的,做的事都是为了用来打发大把的时间。

  唉,没时间的时候让人难受,可当你有漫长寂寥的时间时,那感觉更难受。

  徐洋下班回到家心里正琢磨着一会儿给老爸打个电话,手机就响了。

  一看来电显示:老爸。

  “喂,爸。”

  徐洋没想到老爸会主动给他打来电话,更没想到老爸来电话的第一句话便是:“怎么这几天都没给我来电话?”显然是很不高兴的语气。

  徐洋赶紧陪笑说:“哦,爸现在干吗呢?”

  “干吗?还能干吗?一个人待着呗。”老徐还是很不爽的语气。

  徐洋没敢说我最近太忙忘了打电话,那样恐怕只会招来老爸更大的不满。

  “爸一个人?今天谁给爸做饭呢?老二老三他们还没来吗?”怪不得老爸生气了,没人陪,没人关心问候,自然气儿不顺。

  “哼,不知道他们干吗去了。不过他们不来,我自己也能做饭,也不是非用他们不可。”

  徐洋赶紧劝道:“爸,爸您别着急啊,再等等,他们肯定会来的。”

  徐洋看了看表,都快六点了,这做饭的人还不现身,他们这表现也实在是太差了,不过转念一想,觉得自己没有批评两个弟弟的资格,即使人家表现差,可是人家总在表现吧,自己呢?身在外地,没参与什么孝敬老爸的表现,确也没资格批评别人。

  徐洋说:“我现在给徐海打个电话吧。”

  “不用不用,打什么电话啊,不用打。”老徐说:“他们要是心里有我这个老头子,还记得有我这个爸,他们该来会来的,要是不把我放在眼里,爱来不来,你给他们打电话有什么用,不打。”

  老徐批评完徐海,矛头又转向了徐洋,硬生生地问道:“你呢?什么时候回来?”

  徐洋本来这周没有回去的计划,单位的事比较多,闺女学习也忙,再有老妈的百天忌日也快到了,原本打算过百天的时候回去,回去给老妈扫墓,还有看望老爸,不过现在看来,所有的理由都不能称之为理由了,现在说什么在老爸眼里都是被讨厌的借口。

  看来原计划得变了,马上说:“这周末我就回去。”

  老徐只“嗯”了这一个字。

  虽然老爸只说了一个字,可徐洋听得出来,这一个字的语气已经跟刚才说话时有所不同。

  听说徐洋这礼拜要回来,老徐心里有了期待,心情也明朗起来了。

  老徐放下电话。徐海正好进来了,“爸。”

  老徐笑笑,“哦,你来了。”

  如果刚才徐洋敢说不回来,老徐跟徐海说话的态度肯定就不是如此了,一定会劈头盖脸地训他一顿,幸好大哥一句话救了徐海。

  “哦,你哥这礼拜回来。”老徐当即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徐海。

  “大哥要回来呀?好啊。晚上爸想吃点儿什么菜?”

  “炖块豆腐吃吧。”

  老徐的心情显然比没给徐洋打电话之前好多了。

  “行啊,我马上弄。再弄点儿小米粥吧,行吗?”徐海耐心地问。

  “好,行,那你忙活吧,我就不管了。”

  徐海看看表,“爸看会儿《中国新闻》吧。一会儿饭就得了。”

  徐海到厨房里忙碌去了。

  老徐坐在沙发上看新闻。

  徐洋跟老爸打电话的时候,王茜就在旁边,电话内容她都听到了。

  “这星期回去啊?闺女恐怕走不开。”

  “哦,你跟闺女在家吧。我回去看看。老爸的情绪不好,你刚才也听见了,不回去肯定要挨骂的,他现在需要照顾。刚才那语气就很不对了,我得回去看看,这次我自己回去就行了。眼看老妈的百天忌也快到了,到时候咱们再一起回去。”

  王茜说:“那也好,你先回去看看爸。爸自己怪孤独的。他刚才给你打电话肯定也是因为想你了,语气差就是因为怕你不惦记他,老人的心情我明白。”

  “是啊,现在离得远了就是不方便。以前住在同一个城市,想什么时候回去看就回去了,唉,有距离了到底不一样了。”

  “比以前远是远了,但其实也没多远,开车回去也快。”

  “那这两天有空儿,你看看给老爸买点儿什么东西?”

  徐洋对购物这种事一窍不通,家里几乎所有的东西都是媳妇去置办。

  “嗯,没问题。我明天就去准备。对了,我听说沙敏最近又整事了?”

  “什么事啊?听谁说的?”

  徐洋是真没听说,男人也不爱打听闲事,有人告诉他就听一耳朵,没有人说他也懒得问。

  “我那天给路璐打了个电话,她捎带地说了两句,也没有细说。说沙敏把妈的丧葬费取出十万块钱自己拿了。气得老爸还进了医院呢。”

  “嗯?有这事?”徐洋皱皱眉,“这弟媳妇是越来越过分了。”

  “可不是,她胆子可够大的,什么事都敢整。”

  “那后来呢?”徐洋点了一支烟,走到厨房厨房窗口抽起来。

  王茜边忙择菜边说:“后来,说是徐海把钱还给爸了。”

  “哦。”徐洋吸了一口烟,“这沙敏真不是省油的灯。”

  “是呢,净整这些烂事。你刚才给爸打电话,听爸说话的声音还行吗?精神还好吗?”

  “听声音还挺有劲儿的,不过精神状态还得看见了才清楚。你刚才说,还把爸气得去了医院?”

  “是啊,不过大夫说没什么大事,都是情绪上的事,只要别生气,回家休息就行了。本来妈这一走对爸的打击就很大,出双入对的老两口剩下一个人了,心情上一直就不好,现在她又来这一手,老爸肯定情绪上不好啊。你说她怎么想的?她怎么好意思呢?怎么就能干得出来这事儿呢?我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她那脑子咱们是明白不了。”

  “真是,神经兮兮地,一会儿和你好了,一会儿又不理你了,我是无法理解。不过以后见面的机会肯定也少了,远离她是明智的。”

  “嗯。”一支烟在徐洋指间燃尽。

  “哎。”王茜打开水龙头仔细清洗手里的青菜,问道:“你这些天梦见过妈吗?”

  徐洋摇摇头:“没有。”

  “我前几天倒是做了个奇怪的梦,梦见我妈跟你妈在一块儿聊天呢。”

  “是吗?”

  “我梦见两个老太太聊得可开心了。我妈说:我刚转了一大圈回来。婆婆说:大姐你气色真好,看起来像六十多岁的。还说了好多别的话,我记不清楚了,总之都可高兴了,笑呵呵的。好像那地方就是在以前咱们住过小楼里。”

  “说不定两个老太太在那边真碰面了呢。”徐洋说。

  “你说这人死了会去哪儿?”王茜一脸懵然,“我妈走了以后我就经常在心里问自己这个问题。”

  “还能去哪儿?变成一把尘土了。”徐洋回答完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对话戛然而止了,王茜和徐洋分别陷入了思念之中。

  “爸,吃饭了。”徐海做得了饭,走到客厅里叫老爸。

  “哎哎。”老徐眼睛舍不得离开电视。徐海看看电视,笑着说:“爸挺爱看这个《国宝档案》的。”

  “嗯,挺有意思的。一个这个,一个《远方的家》,以前跟你妈天天看,习惯了。挺好看的,尤其是《远方的家》,国家这么大,去不了的地方太多了,看看人家电视上的挺好。”

  “嗯,看完就吃吧。”

  “完了,走吧。”老徐站起身,没有关电视。老徐习惯一边吃饭一边听电视。

  坐在饭桌前,老徐问:“小沙呢?”

  徐海知道老爸心里肯定还很不爽,只说:“哦,她晚上有事。”

  “不光是今天吧,最近每天她也不来啊。”

  老爸这是责备的语气,徐海没法替媳妇再解释什么,也不想替她解释什么,她那事儿做得实在是太过分了,老爸到现在气也没消。爸想发泄就发泄两句,只要老爸心里能痛快点儿就行,自己少说为佳,不辩解是最明智的办法。

  徐海陪老爸默默吃完饭。

  “爸去看电视吧,我来收拾。”

  老徐起身去厅里看电视。

  几乎每天都是这样,做饭,吃饭,涮碗,这套程序固定不变,徐海倒不是觉得这事有多累多麻烦,伺候老爸他心甘情愿。可总觉得少了什么,在他不忙的时候,停下来的时候,他才想清楚,少了老妈。

  老徐看着徐海收拾客厅,平静地说了一句:“你妈以前给家里买的东西,都留着吧。你们谁也别扔,以后就算家里来了保姆,你老妈的东西都不能扔,都留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