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鳏寡

第四十章

鳏寡 寐人雨 3504 2018-08-29 12:00:00

  再次“叮咚”之后,老路又一次机械地换位。

  一抬眼,“怎么是你啊?”

  坐在他对面的不是别人,正是张夷。

  “嘿,怎么是你呀?路脖子。”张夷笑嘻嘻地说。

  路脖子,这熟悉的三个字平时让老路很不爽,今天听起来倒顺耳了。

  因为之前的十几个人开场白都是“你好“、“我叫什么什么什么”之类的。

  张夷这句话倒是让老路感到新鲜,在千篇一律的开场白之外终于有一句不一样的了。

  “怎么了?我来相亲啊。”老路说,“你怎么也来了?”

  张夷笑笑,“我也是啊,儿子给报的名,趁今天他们都休息,我不用看孩子,他们让我出来参加这个活动,咳,就是瞎凑热闹。”

  老路扫视四周乌泱乌泱的人群,然后看了一眼张夷,说:“我跟你一样,也是来瞎凑热闹的。”

  “哎,说真的,这半天有看上的吗?”张夷探头看了看老路手里的那张表,悄悄问:“怎么一个勾也没划?没有一个看上眼的?你也太挑了吧?以为你还是当年仪表堂堂的美男子呢?”

  老路“噗嗤”一声笑了,心里得意得很,原来自己年轻时候那么风光呢?原来自己在张夷心目中还有过这样的美好伟岸形象呢?

  “至少划两三个啊,你什么也不划,这不等于不给自己机会吗?那你来干什么来了?钱不白花了?”张夷道。

  老路只是一乐,“呵呵,懒得划。”

  “划两个划两个,拿过来,我给你画。”张夷说着便伸手去拿老路手里的表格。

  老路挡开张夷的手,“得了得了啊。你少添乱吧,还是我自己来吧。一会儿划,你少管我。你的呢?给我看看。”老路伸手想要看看张夷的表。

  “别看了。”张夷藏起来没给他。

  “怎么?你能看我的,不让我看你的?有什么不能看的?小气。”老路隔着桌子瞅了瞅,说:“看来是有看上的。划了不少勾吗?”

  “嗯,有两个。我眼光没你那么高,你看人家谁都不顺眼。”

  “瞧你说的,眼光高不代表看谁都不顺眼,明白吗?这叫对自己负责任。这是相亲,这不是小事。不能随随便便,得为自己后半生负责。”老路开始教育起张夷来了。

  张夷才没耐心听他叨叨,“得了得了。”然后看了看手表,“怎么还没到时间?”

  “怎么?盼着赶紧约下一位呢?看我不顺眼?在你眼里,别人都挺好是吗?就我不顺眼?”老路面有不悦。

  “瞎说什么呢?你挺好的。”

  老路正经地问道:“那你怎么不给我划勾呢?”

  张夷被老路这一问倒不好意思起来了。

  “不划。”张夷笑着回答。

  老路呵呵一笑,“跟你开玩笑呢。”

  要说路脖子,论各项条件都挺好的,如果他只是个陌生相亲对象的话,张夷对他肯定满意,肯定会给他划不少对勾,不过他是路脖子啊,张夷有些犹豫了。

  划?还是不划?

  五分钟时间到,别过了张夷,老路继续在流水线上有规律地行进着。

  上午的圆桌夕阳鹊桥相亲大会终于结束了。

  老路在表格上划拉了划拉,交了表,然后便像逃离考试现场一样赶紧跑了。

  下午的大会打死他也不参加了,真是累人累心又无聊。

  在乌泱乌泱的散场人群中,老路特地找了找张夷,不过张望了好多次也看到她,不管了,先回家了。

  老路随人流走到公园门口,主办方服务人员热情地在门口鞠躬微笑送行。

  要说这大会办的,真是费心费力了,效果嘛,应该也算是有效果,老路交表格的时候看别人表上都划了好多勾,自己嘛,也算遇到两个比较满意的,所以还好了,至少没白来一趟。

  老路开开自行车锁,准备骑上车回家。

  “路脖子。”

  老路听见这三个字,微微一笑,回头。

  “骑自行车来的啊?”张夷笑着问。

  “啊,你呢?回家了?”老路问。

  “嗯,回家了。今天孩子们休息,不用我看娃,我回去了。”

  “你家挺远的吧,在新区那边?”

  “对,新区那边,我坐公交,也不算远。一会儿就到了。”

  “怎么也得半个小时吧?”

  “差不多吧。行,那我走了啊。”

  “你下午还来吗?”老路问。

  张夷笑笑,“哦,不来了。”

  “嗯,我下午也不准备来了,脑袋都大了。”

  张夷笑笑,“行,那快回家吧。”

  老路往东,张夷向西。

  “哎。”老路喊住她,问道:“要不中午一起吃个饭?”

  张夷没想到老路会这么问,有点儿受宠若惊,“哟,这么好呢。”

  “走啊?”老路示意张夷过来。

  “不过,今天还真不行,下午还有事呢。改天。”

  “真是的,这么不给我面子?”

  “不是不是,你误会了,我是真的有事。家里热水器坏了,约好师傅一点钟过来修的。我得抓紧时间走了。不好意思啊,我怎么可能不给你面子呢,下次,下次你请我,我肯定出席。”张夷笑着挥挥手,“走了啊。”

  老路道:“嗯,慢点儿。”

  老路手扶着自行车,眼睛一直望着张夷的背影,看她穿过人群消失在远处。

  就在刚才张夷拒绝老路的邀请之时,老路的心里突然有些失落,失落什么呢?张夷不就是成天瞎喊自己绰号的那个风风火火的女人吗?怎么会让自己心里有这种奇怪的感觉呢?

  老路摇摇头,蹬上自己的两轮朝东驶去。

  老徐周末两天都跟小孙子在一起。

  有小孙子在身边嘻嘻哈哈转来转去,老徐觉得时间过得特别快。不管小孙子是哭是闹,老徐都开心。小孙子一会儿一会儿“爷爷爷爷”地叫,让爷爷干这个做那个,玩这个吃那个,不管孙子让老徐做什么,老徐都乐此不疲。因为那是孙子。还有什么能让爷爷更开心的呢?唯有孙子。

  晚饭后,路璐带着孩子回家去了。

  徐江留下来陪老徐。

  老徐对徐江说:“你也回去休息吧。这两天也够累的。”

  “不累,累什么呀。在哪儿不是休息,在这儿也一样啊。没孩子在睡得更踏实。”

  “今天几号了?”

  徐江看了看手机上的日历,“三十号了。”

  “你妈快过百天了吧?”老徐问。

  徐江没翻日历,那个日子他早已认认真真地数过,早已清清楚楚地刻在心里,“嗯,下个月8号。”

  “哦。”老徐微微点点头,“快了。”

  “嗯,快了。”徐江应了一声。

  “等你大哥他们回来,咱们一起开个家庭会议吧,有些事我得跟你们交代交代。”

  钱的事总搁在老徐心里,已经是心病了。为这些烂事老徐成天睡不好觉。

  “嗯,爸是想说钱的事吗?”徐江几乎天天在身边,知道老徐为什么事苦恼,为什么事失眠。

  “是啊。钱该给你们分的都分了,我剩下的那些钱,你们看看是不是也分了吧,放我这儿也没什么用。”

  徐江劝老徐多少回了,钱不能分,怎么老爸还没打消这念头呢?

  “爸。不是跟您说过了吗?这钱不能分。我岳父不也跟你谈过,给您分析过利害吗?”

  “如果你们不同意分,那就找个人替我保管起来,反正放在我这儿我不踏实。以后有个保姆,你也不知道她是什么人,我更不踏实。”

  “这个问题咱们不也讨论过吗?这钱您就放在大哥或者二哥那儿,让他们帮您保管起来。以后有个用处的时候,拿出来用就是了。您说是吧?”徐江说。

  “那也行,你觉得钱交给谁合适呢?”老徐问。

  “看爸的意思吧,您觉得交给谁放心您就交给谁。”

  “嗯。”老徐说:“交给你大哥名正言顺,是吧?他是老大,交给他肯定没人反对。交给你二哥也行,主要是考虑到你大哥不在本地,银行里有个需要处理的急事,你二哥比较方便。不过吧……”

  徐江明白,通过这些天二嫂的表现来看,把钱交给他们,老爸是万万不放心。

  徐江知道老爸心里的顾虑,本来是交给谁都行,可现在只能交给一个人了,“我觉得还是交给大哥吧。”

  徐江应该算是替老爸说出了想法。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吧。”老徐还有顾虑,“以前也跟你二哥提过把钱交给他保管的事,这样会不会……”

  作为老爸事事得考虑周祥,事事不能让孩子们受委屈。

  徐江说:“爸的心情我明白,您是怕二哥面子上不好看,觉得爸不相信二哥。”

  老徐点头,“是啊。毕竟跟他提过这事嘛。”

  “其实也无所谓吧。”徐江劝道:“二哥那个人大大咧咧的,不会计较这些的,您就放心吧,再说了,交给大哥,二哥他能有什么意见。”

  “就怕他有什么想法。”

  “不会的不会的。爸就按您自己想好的办就行了,我们肯定没有人有意见。二哥绝不会对您有意见的,我向您保证。”

  “他那媳妇,唉……”

  老徐想起沙敏办的那些蠢事,心情又不好了。

  徐江劝道:“算了算了,爸,事都过去了,您就别老想它了,想起来就生气,想它干吗?”

  “唉,怎么还有这样的人?还能这么办事的?”

  “她一时糊涂,这么多年了,您也了解她,爸别跟她一般见识了,咱不生气了,啊。”

  “唉,算了算了,说起来就堵得慌。算了算了。”

  老徐嘴上说算了,可心里依然气鼓鼓的。

  “爸,看会儿电视吧。”徐江打开电视,把台调到老爸热爱的中央一套,“正好,电视剧开始了。”

  老徐在沙发上坐下来,“哦,对了。”

  老徐迟疑了两秒钟。

  “什么事爸?”徐江看看老爸,老爸有话要说,又不好开口吗?

  “哦,那个,路璐和你岳父有没有提过路璐她表姑的事儿?”

  老徐说这话的时候有些难为情,不过还是问出来了。

  “哦。”徐江他们都已经清楚路璐表姑的想法,不过他们说好暂时不跟老徐说这事,本来想等时间久了老爸可能就自行放弃了,但老爸今天问起来了,看来老爸还是把这事放心上了。

  徐江不好伤老爸的心,只轻描淡写地带了一句,“哦,没听他们说什么。”

  老徐的视线在徐江脸上扫了扫,又转过脸看电视,“哦,知道了。”

  徐江很清楚,老爸已经从自己的表情上分析出了结果,他不用再跟老人解释什么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