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鳏寡

第三十九章

鳏寡 寐人雨 3120 2018-08-28 12:05:00

  星期天,晴空暖阳。

  老路穿戴得干净利落,头发梳理得一丝不乱,挺着腰板,直着脖子,从嘻嘻哈哈的侦缉队走过,立马传来众议:

  “哟,老路这是去哪儿啊?”

  “打扮得够漂亮的。”

  “相亲,肯定是相亲。”

  “皮鞋新买的吧?够亮的呀。”

  “今天相的是什么样的对象啊?”

  “相亲频率很高啊,三两天一个呀。”

  “哈哈哈。”

  老路觉得头发都被这“哈哈”声哄笑得站立起来了,头皮了一阵一阵发麻,他转过头对侦缉队说:“你们还有没有点儿新鲜的?”

  “哈哈哈。”

  “没劲啊。”老路白了侦缉队一眼。

  “哟,生气了?”

  “呵呵。”

  哪儿还有新鲜的,每天就是拿他开涮。老路不理他们,蹬着闪亮的自行车走开了。

  “还骑那破车,快换一辆吧。”

  “一会儿回来给我们讲讲相亲的故事啊。”

  “我们等你的好消息。”

  每次都这样,老路头疼死了,可身后的侦缉队还不放过他,老路用力猛蹬几下,逃离现场。

  灾难啊,跟这些老女人们同住一个小区简直就是灾难。

  中心公园。老路以前经常来这儿锻炼身体,有些日子没来还真不知道这儿竟然办起老年相亲大会来了。

  公园门口停了不少汽车和自行车,够热闹的。

  老路锁好车,从公园入口进去。

  一条巨大的横幅映入老路眼帘,“夕阳鹊桥大会”。

  嗯,是这儿,最起码没走错地方。

  主办方漂亮的工作人员在门口负责迎接来宾,一个笑容亲切的女孩指点老路到前面那张桌子前办手续。

  “您之前打电话报过名吗?”在办手续的桌子前,一个大眼睛的姑娘问。

  “啊,报过了。”

  “好,因为我们的约会桌只能安排给报了名的前一百名。”

  “约会桌?”老路之前没来过,不了解这里的门道。

  “哦,等一下您就知道了。您报名时候留的电话是多少,告诉我一下。”

  “139……”老路念出自己的电话号码。

  大眼睛姑娘在电脑里翻找了一下,“嗯,好的,找到了。您是第八十五号。可以上桌。”

  “上桌?”

  老路想笑,这怎么弄得跟要吃饭了似的。

  “是这样,因为场地和时间的原因,我们每次大会只能安排报名的前一百位,其他人要等下次了,这一百位中,男五十名,女五十名,然后男女两人一桌进行交谈,时间是五分钟。您拿着这个信息表。”

  姑娘递过一张表,老路看了看,上面密密麻麻地写着很多名字,划着各种格子什么的,内容很多。

  姑娘继续介绍说:“等一下您根据对方的情况,满意的项您就在这个表格上划勾。最后我们会通过您打勾的情况来帮您定夺。如果您满意对方,对方也满意您,我们就会打电话通知双方,然后你们再私下安排见面。”

  “这么复杂啊。”老路听着有些头晕,没想到这相亲大会是个体力活儿,回过头看了看身后乌泱乌泱的人群。唉,既来之则安之,先试试看吧。

  老路客气道:“哦,那你们工作量可够大的啊,要给这么多人配成对。”

  大眼睛姑娘笑笑,“嗯,是的,为人民服务嘛。”

  “这个是不收费的吗?”

  “哦,您打电话报名的时候没有人跟您说吗?”

  “没有啊,多少钱啊?”老路期待不要太贵,不过想必免费是不可能的了。

  “收费是一百块。”大眼睛姑娘笑眯眯地温柔说道。

  “哦。”就说嘛,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也没有免费的相亲。不过老路还有顾虑,“这要是找不到的话呢?没有合适的怎么办?给退钱吗?”

  “钱我们是不退的,如果这次没有合适的,那下次相亲您免费参加。”

  这还差不多,不过一百块怎么也比去茶馆跟人见一次面便宜,一壶茶不得要我二百多。

  好不容易报上名了,来都来了,给钱吧。

  老路掏出一张百元票子,“姑娘,给你钱。”

  大眼睛姑娘笑着接过钱,“好,这是您的号码,八十五号,您先跟八十六号一组,请您到里面找到自己的座位。”

  “哦,还有,那这一个一个地谈,每人五分钟,那得多长时间才能完呢?”

  “一天。”

  一天?!老路惊诧得下巴都下来了,果然是个体力活,这是相亲呢,还是来上班呢。

  “妈呀,这等于一天见五十个人?这规模也太大了吧?”老路觉得这是一个不可完成的任务。

  “是的,所以需要一整天时间。”

  “哦。”老路有点儿晕。

  “请您先去找自己的座位吧,那边。”

  公园虽不大,可此时在老路看来是浩瀚的。

  老路拿着号码,拿着表格,在人群中穿梭。

  老路觉得这即将开始的不是相亲,这是长征啊,五十个人,天哪,老路都有点儿想打退堂鼓了。

  找到了自己的桌子。

  八十六号已经在那儿了。

  主办方的效率还算高,九点的时候,相亲活动正式开始。

  报了名的就上桌“洽谈”,也有没报上名来凑热闹的,那就上不了桌了,只能看看广告栏里的简历,简历都是相亲者自愿贴在上面的,愿意把自己的信息公之于众。

  九点整,盛大的记时相亲活动正式开始,男的按一三五七、女的按二四六八排序,依次按一号和二号一桌、三号和四号一桌的顺序安排座次。每张小方桌上都铺着漂亮的桌布,桌子中间摆放一瓶玫瑰,给人的感觉倒也清新舒适。

  主办方没少花力气,这活动办的还是下了一定功夫的。

  老路总感觉像上课,或者像是在大食堂集体吃饭。

  哄哄吵吵的对话声漂浮在公园上空。

  坐在老路对面的八十六号,是个身量普通、长相普通的普通退休老太太。说不上不好,也说不上有什么感觉。老路看了看对方,又看了看手里的表格,表格中每一个选项老路都不想划勾。

  老路想了想,干脆这样,不是特别看上眼的连勾也不划,什么也不填,要有特别好的就划划。再说了,当着人家女方的面就在纸上勾勾划划也不礼貌。

  可是,五分钟,说什么呢?五分钟能聊什么?老路一时不知从哪儿开口。

  倒是八十六号笑了笑先开口了,“你好,我叫李娜,今年六十一岁,老伴走了三年了,我有一儿一女,两个孩子都是公务员,孙子和外孙一个四岁一个两岁。我自己有房子,也有退休金。我就是想找个老伴儿,只要一起生活就行,主要是太孤独,想找个人就伴,没有其他目的,领不领证结不结婚都无所谓。我的情况大概就是这样。”

  李娜麻利地说完了。

  老路点点头,觉得她条件还不错,看来人家这是提前经过准备的,噼里啪啦说得如此流利,跟演讲似的。

  自己也照她这个模式来吧,于是也朝对方笑了一笑,说道:“我叫路杰涛,今年六十五岁,公务员退休,有两个闺女,一个在外地,一个在这儿。我也是想找个老伴儿,是找老伴,不是找保姆。”

  老路特别强调是要找老伴,他确实没想过只找个保姆,他的目标一直就很明确,就是要找老伴,从来没考虑过保姆。

  八十六号李娜听完之后,没有什么回应,也没问老路其他什么问题,低头在那张表上划拉了几笔。

  老路伸长脖子想看看她划些什么,是自己身高相貌合格了呢,还是家庭背景合格了呢?

  五分钟能看出什么?老路觉得这相亲大会太匆忙了,连两句正经的话都还没有说时间就到了,双方说的只是个极其简短的自我介绍,连对话都没有,仅仅是自述。

  五分钟能观察清楚的情况大概就是人的样貌了。老路虽然不是外貌协会的,但对外貌也算重视,反正丑的肯定是不行的。人和人第一印象就是从外貌上来的,第一印象极其重要。不管你心灵再美好,头脑再聪颖,首先看到的肯定是脸,接受了她的脸才能进一步接受她的内心世界,想想曾经相亲过的那位丑老太太,老路简直痛苦不已。

  “叮咚”。

  铃声响,时间到。

  “好,现在换人,女方不要动位置,男方挪动一个位置。”

  老路像个机器人一样机械地挪动了一个位置,换到了另一张桌上。

  于是又开始了跟八十八号的“约会”。

  情况跟上一个差不多,看看本人,简单介绍几句。

  这个活动就是这样一个模式,看看人,介绍介绍,划划勾。

  “叮咚”了十次之后,老路有些烦了,简直千篇一律嘛。

  表格上一个勾也没划,因为没有一个真正看上的。

  转念一想,还有四十次机会呢,准能看上一个吧?不会五十人里头连一个顺眼的也没有吧?运气不会这么差吧?不过谁知道呢?运气背也说不准。

  又“叮咚”了五次之后,老路感到了疲劳,不光是审美疲劳,是精神体力也真的疲劳了,屁股越来越沉,快挪不动了。

  眼前的女同志们也都是一个模样,自己看不出什么好坏来了。

  挑花眼了?看太多了?老路也说不清楚,总之他烦了,他想退出了,这游戏没啥意思,全面撒网,重点捕捞,到目前一个重点也没发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