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鳏寡

第三十七章

鳏寡 寐人雨 4281 2018-08-26 12:00:00

  不知为什么,这个初夏的雨特别多。人心情难过的时候,好像天也在陪你哭泣。

  走的人走了,留下的人还要在孤独的岁月中继续生活下去。

  老朱给老徐介绍的保姆,徐海和徐江分别都托人打听了。他们俩一致表示这个人不可靠。两边探听来的消息都差不多,主要是说这位女同志坐不住,成天不着家,一天总往外跑。

  “那不行,不着家这能行吗?”老徐说,“不着家我能指望她给我做饭吗?你要吃饭了,她还在外头晃荡呢,那肯定不行。”

  徐江说:“这是他们那儿那个街道办事处的人反映的,消息应该算是可信的。”

  “嗯。”徐海说:“跟我打听到的情况差不多。”

  老徐摇头,“那不行。我得找个时间跟老朱说说去。”

  徐海道:“嗯,就是,该回绝的就回绝了吧。”

  “嗯,我明天出去的时候,碰见他得跟他说说,他催过我两回了,再不回复人家也不合适。”

  “嗯,那就趁早回了吧。”徐江说。

  “就是啊,我也不想拖着,时间长了弄得没意思。”老徐说。

  “嗯,给他打个电话说一声儿呗。”徐江。

  老徐想了想道:“我还是当面跟他说吧。”

  徐海道:“对了,爸,咱们去超市逛逛吧,家里也该买点儿东西了。正好带爸出去转转。昨天下了一天雨,外面空气可好了。”

  “行,我也在家憋了一天了,走吧,我换件衣服去。”老徐说。

  “那我就不去了,我去我岳父那儿看一眼。”徐江说。

  老徐放了片药在嘴里,一扬脖,上午的吃药任务完成。

  听徐江提起老路,老徐问:“嗯,你岳父这两天忙什么呢?也不来跟我下棋?”

  徐江站起来,抻抻衣服,准备要走,“可能,可能还在相亲吧。”

  “相亲?我听说他相过两次了吧,有合适的吗?”老徐也很关心老路的事。

  “嗯,见了三个了吧,好像都没戏。”徐江说:“还在找呢。”

  老徐道:“唉,慢慢找吧。不管找老伴还是找保姆都不是件容易事。”

  “嗯,我听路璐说,我岳父好像要去参加什么相亲大会。”

  老徐笑笑,“相亲大会?没想到老路还是个新潮人物呢。”

  “哦,就是最近老在电视台广告的那个,什么夕阳相亲大会,好像去的人还挺多的,就在那边那个公园。说是每隔两个星期都有一次。”徐江说:“我正要去他那儿,一会儿去问问他,看看他周末去不去。”

  “嗯,任重道远啊。”老徐摇摇头,“行,那你快去吧,代我问他好啊,我换衣服去了。”

  “行,那我先走了。”徐江说完出了门。

  徐海拿笔在纸上划拉,边写边说,“爸,我把要买的东西拉了个单子,爸一会儿看看,看看有没有漏了的。”

  “哦。我就记得香皂和洗涤灵该买了。别的我也不清楚,你写上就行了。”老徐在卧室边换衣服边说。

  “香皂写了,嗯,洗涤灵。”徐海一边念叨一边在单子上加上洗涤灵,“哦,对,还有油,食用油也该买了,还有什么?差不多了吧?哦,对,还有大米。”

  徐海把购物单折好,放进上衣兜里。

  老徐换好衣服出来,“行,走吧。”

  父子二人出了门。

  大门刚闭上,老徐“哎哟”一声,“忘拿钥匙了。”

  徐海笑笑,“没事,我拿着呢。走吧爸。”

  老徐一步一步小心下楼,“唉,老了,说忘就忘。这钥匙,一换衣服就忘,提醒过自己多少回了也记不住,幸好有你们在呢。”

  “爸在门口放一把,出门的时候您就拿着。”

  “一直放着呢,这脑子,根本就没想这回事,这脑子不行了,唉,老了老了。”老徐自责又感慨。

  以前出门的时候,钥匙都是老伴随身带着,出来进去老伴永远都会操心带着钥匙,老徐向来省心惯了。现在不行了,事事都得自己操心,一辈子不操心,现在还得从头学习,从带着钥匙出门学起。

  走出楼门,外面的空气被昨天的大雨洗刷得干净清新。

  老徐深深地吸了口气,胸中舒畅了许多。

  地上湿漉漉的,积水还没干。

  “昨天的雨还真不小。”老徐说。

  “是啊,据说昨天的雨量破了往年同期历史纪录了。”

  徐海用钥匙“哔”一声开了车。

  米老太在雨后的阳光里暖暖地晒着,“爷俩出去啊?”

  老徐客气回道:“啊,出去一趟。老姐姐早早就出来坐着了?”

  米老太笑笑,缺失的牙齿导致说话有些漏风,“哦,不想在家待着,没意思。她们还没出来呢。”

  “她们”指的就是侦缉队。

  “今天空气好,太阳也好。”老徐说。

  “是啊,晒晒,舒服。”

  米老太脸上的皱纹在阳光下变得更加清晰。

  老徐拉开车门,准备上车,向米老太招招手,“走了啊。”

  米老太点点头,“哦,慢点儿。”

  老徐上车,关上车门,徐海发动汽车,掉头,汽车朝小区大门驶去。

  米老太悠悠地望着车轮碾压过的积水。水光散开又聚拢。

  水波在阳光下轻轻摇荡,米老太的眼神也在阳光下微微闪烁,孤独且平静。

  徐江到了老路家。

  “小江,快进来。你一个人?”老路看了看门外,闺女和外孙没来。“毛毛呢?”

  “哦,毛毛睡懒觉,还没起来呢。我刚才去了我爸那儿一趟,然后就先过来了,路璐和毛毛一会儿来。”

  徐江换鞋,进屋。

  徐江看老路带着围裙,“爸这是干吗呢?”

  “哦,正收拾鱼呢,中午给你们吃鱼。”老路说。“你自己倒水喝啊,我手脏。”

  “我来弄吧爸,来来,围裙给我。”

  “没事,我快弄完了,你就别沾手了。我收拾好,你来做就行了。”

  “哦,那也行。我来弄别的。”

  徐江挽了挽袖子,走到厨房打开冰箱,目光扫过里面的可用之材。

  老路继续弄他的鱼,“哦,你爸在家干吗呢?”

  “哦,跟我哥上超市去了,刚走。”

  徐江收拾出几样菜,开始择菜。

  “你爸情绪上好点儿吗?”

  “比前一阵好点儿了。”

  “唉,这得慢慢来。需要些时间。”

  “嗯。需要适应。”

  老爸需要适应,徐江自己也一样,需要时光慢慢磨平痛苦。

  “唉。”老路叹息一声,“路璐她妈没了,现在你妈也没了。唉。可怜你们和毛毛了,毛毛的姥姥奶奶都没了,没人跟你们一起带孩子了,毛毛还小,辛苦你们俩了。我还行,你们需要我的时候千万别客气,我乐意着呢,你爸就算了,他岁数大了,别让他受累了。”

  徐江感慨,“是啊,小孩儿有姥姥奶奶疼是福气啊。”

  “唉,是啊,剩下我们一个爷爷一个姥爷,两个大老爷们做饭也不行,也不懂怎么带孩子,这男人弄孩子终究是不行。”老路说:“我说了,你们需要我的时候,我一定全力以赴。”

  徐江心里感激岳父刚才的一番话,“知道了爸。”

  徐江继续手里的活,岳父以前就跟路璐说过这话,说你姐的孩子、你的孩子,需要老爸的时候,我必当全力以赴。

  可在大姐那儿看外孙看得好好的,老头就跑回来了,这全力以赴算个什么应允。

  老路是这样给自己辩解的:看外孙我必须在我自己家里看,你们只要是把外孙给我送到家里,让我一天二十四小时看着都行,不过你们谁家我都不愿意去,让我在自己家怎么都行,去别人家免谈。

  倔老头儿,他认定的事任何人不能改变他。

  老路叹了口气,说:“路璐她妈得病那会儿,还跟你妈说过这样的话,她说:大姐你可得好好活着,毛毛还小呢,还需要你。没想到路璐她妈那么快就走了,也万万没想到你妈也这么快就走了。这人老了,真是说走就走,太快了,拦都拦不住。”

  说完话,老路缓缓打开水龙头,开始冲洗手里的鱼。

  徐江停了停手里的活,抬眼看了看岳父,岳母去世挺长一段时间了,岳父再谈及故去之人已经基本平静如水。看来时间是个好东西,再痛苦再难的事只要时间久了,都会冲淡。

  徐江动作迅速,厨房是他施展才华的宝地,进了厨房徐江便有如神助,各种美味在他的手里一一呈现。

  徐江做的菜在老路家和老徐家都备受好评。

  老路对这个女婿更是赞不绝口。

  老路从前有两个好女婿,大闺女离婚,如今只剩下这一个宝贵女婿了。

  鱼、肉、冷盘都摆放得漂亮且有格调,一盘一盘端上桌。

  “这路璐怎么还不来?也不来干干活?毛毛还没起吗?”老路对面女婿的优秀表现,对闺女提出了温柔的批评。

  “哦,要不我给他们打个电话?”徐江把红烧肉端上了桌。

  “嗯,真香,我跟毛毛最爱吃红烧肉了。”老路说:“我给她打吧,你忙你的。”

  老路正准备拨号的时候,门铃响了。

  “嘿,来了。”老路快走两步去开门。

  “宝贝。”老路一看见心肝大外孙,语气温柔得不得了,“乖宝,快来,姥爷抱抱。”把外孙抱进门,老路朝闺女说:“怎么才来?这半天。”

  “啊,您的宝贝外孙不起床啊,我有什么办法。”

  “别把责任都推给我乖宝。”老路爱外孙子,外孙什么都好,一句坏话都不准说外孙。

  路璐无奈地闭闭眼,看到满桌的饭菜,“哟,老公,都弄好了,真香啊。可以开饭了。”

  “你看看你,都不懂得早点儿帮帮忙。”老路还在责怪闺女。

  “那问您亲外孙啊,他不起啊,我怎么来?把他一人扔家里?”路璐有时候真受不了老爸总说自己不对的那个讨厌样子。

  “走,跟姥爷吃肉去。”老路拉着外孙的小手说。

  “先洗手去。”路璐命令。

  “走,姥爷带你洗手去。”

  “我爸今儿挺高兴啊。”路璐悄悄跟徐江说。

  “嗯,看着心情不错。”

  “吃饭喽。”毛毛甩着两只水淋淋的小手冲过来。

  “宝,还没擦手呢。”老路在后面拿着毛巾追出来。

  “对了。”老路想起老徐提到过他表姐的事,“路璐你问过你表姑了吗?”

  “哦,问过了。”

  “她怎么说?”

  路璐摇摇头。

  “哦。”老路点点头,“看来我不用再问了。她这么多年都没找,应该是不找了,就打算这样过下去了。”

  “嗯,我姑从一开始就没有过这种打算。”路璐说:“不过我们还没跟我公公说呢。”

  老路低下眼想了想,“最好先别跟他说。时间长了,谁都不提这事,也就算过去了。”

  老路对徐江说:“你爸自己其实也没对这件事抱多大希望吧,他只是说过你表姑算是个合适人选。”

  路璐给毛毛夹了一筷子肉,“吃吧。”

  徐江说:“一开始可能是抱有过不小的希望,不过这么长时间谁都没提这事,可能也就淡了。我爸现在更倾向于找个保姆。”

  “嗯,保姆也好,省事。”老路又说,“不过保姆要是好的话,时间长了那不就是个伴吗?老伴老伴就是找个人陪伴,也无所谓是什么身份,叫她是老伴就是老伴,叫她是保姆就是保姆。反正现在都也不领证不结婚,一样。”

  路璐不同意,“嗯嗯,我公公可觉得不一样,他认为老伴就是老伴,保姆就是保姆,质性完全不同。”

  老路道:“他怎么想都行。说白了就是找个人嘛。谁都不想单着,怪没意思的。”

  “哦,对了,爸,我姐没说她有什么打算吗?”路璐问。

  一提起大闺女,老路又觉得心烦,“谁知道她。她从来也没跟我说过。你们不应该是无话不说吗?怎么来问我?”

  “她什么也没跟我说过,我以为她会跟您聊聊呢。”

  “切,才怪,她跟我说不了几句就要吵。”

  “其实啊,她的脾气最像您。”

  老路剜了闺女一眼,“你这是批评我呢?”

  “我哪儿敢啊。”路璐赶紧给老爸夹了一块红烧肉,“来来,爸吃肉。”

  老路正经道:“你姐还年轻,肯定得找啊。”

  路璐道:“是啊。”

  老路一想这事,开始烦躁,“好了好了,不管她了,吃饭吃饭。”

  老路是真不想操这些闲心了,儿孙自有儿孙福,个人自有各人的命,谁也管不了谁,再说了,你管她她就听你的吗?所以,也不费那个劲。

  有孩子在,家宴才热闹。

  老路有时喜欢人多热闹,有时又烦人多吵闹,算下来大部时间他还是愿意一个人待着,想孩子们的时候就叫他们过来,一般情况下很少主动给孩子们打电话叫他们来,当然孩子们想来的时候也就来了,他也没下令无诏不得前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