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鳏寡

第三十五章

鳏寡 寐人雨 3174 2018-08-24 12:00:00

  七七那天,徐江和徐海去给老妈上坟。

  徐洋因为公务繁忙未能参加。

  老妈入土为安那天,坟头上披盖着新扎的花圈,四周摆着新鲜的花篮,新的土,新的墓碑,新鲜的供品,一切都是新的。

  才刚刚过去一个多月,经过风吹日晒雨淋,新坟在无限强大的自然力量面前渐渐退去新鲜的颜色,鲜花早已枯萎,洁净漆黑的墓碑也早已沾满尘土。

  徐海和徐江先收拾打扫了一番。徐海把破石头垃圾什么的清理走,徐江把墓碑擦拭如新,把供台打扫得一尘不染,然后才把在家里准备好的供品摆在上面。

  给逝者上供,都是以四为数。四样菜四样水果四样点心。

  菜都是徐江提前一天亲手做好的,该炒的菜一粒佐料也不会少,从来不糊弄,徐江说糊弄谁也不能糊弄妈,每次都认认真真诚心诚意地炒四盘菜,然后放在小碟子里,再用保鲜膜包好,放到第二天用。水果都得洗净切好,摆好盘,恭恭敬敬地给老妈放在坟前。点心必须买城里福隆斋的,老妈生前最爱吃那家店的糕点。

  徐江仔细地摆好盘,从包里掏出一瓶红酒,倒了一杯,“妈,喝一杯吧。”含泪把酒放在坟前,“唉……”叹了一声站起身。

  徐海说:“来吧,咱们给妈烧点纸吧。”

  徐江点着打火机,点燃一张纸钱,火光在风中跳动,越着越旺。

  “妈,给您寄钱了。”

  “妈,您在那边儿好吗?您……”

  徐海话还没说完,眼泪已滚落。

  “唉”,他极重地呼出一口气,想把胸中的闷气一下子全部呼出去。

  徐海觉得自己的脑子到现在都是懵的,他期待哪一天能痛痛快快地哭一场喊一场,把这胸口的气尽情宣发出去。

  徐江和徐海虽不相信鬼神,此时他们却希望老妈真的能到达另外一个世界,不管在东方还是西方,也不管是在天界还是冥界,只要有那么个地方就好。

  徐江和徐海蹲在墓碑前,给老妈烧了很多纸钱,黑亮洁净的墓碑映出了两个人的影子,映出红黄的火光。

  他们呆呆地看着纸钱在火光中一点点燃烧成灰烬,看着火光在风中一点点熄灭消散。

  两人起身在墓前深深鞠了四个躬,直起身子,双眼微红。

  眼前的坟头真实且残酷地告诉他们,老妈不在了,走了,这里便是老妈最后的安身之所,是老妈在这片土地上、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坐标。

  悲伤忽然涌起,徐海抽泣起来。

  他回想起那天在火葬场,双手接过老妈的骨灰盒时,他整个人怔住,周身冰冻一般。在那之前,办丧事的那几天,披麻带孝的他们按部就班地完成丧礼的程序,在哄哄吵吵熙熙攘攘中一直忙活,忙碌的他们觉得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但就在接过骨灰盒的那一刻,他如梦惊醒,这不是虚景,不是幻像,这是真的。老妈化作了一把灰烬,就捧在自己的手心,他全身颤抖到几乎失控。

  走了,老妈化作了一抷尘土走了。

  “我去那边清理一下儿垃圾。”徐江说。

  徐海点点头。

  这里是老徐家的祖坟,太爷辈、爷爷辈的人都在这里了。

  徐海抬眼望望,爷爷辈的坟,有的还能看出是坟头,好歹在地面上还有个凸起,太爷辈的坟头早已看不出来了,跟平地一样。

  人哪,只活个几十年,最后都得进这里头。

  人死入土,坟墓是人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标志了。

  新坟变作旧坟,旧坟夷为平地,最后消失在历史的尘埃中。

  看过老妈,徐海和徐江不舍地离开。

  回到小区,米老太独自一人在外面晒太阳。

  太阳越来越暖,照在人身上热乎乎暖烘烘,让人有种舒服得想入睡的感觉。

  米老太坐在小椅子上,双手扶着拐杖,双眼迷离,享受着阳光的暖润。

  看见徐海和徐江从汽车上下来。

  米老太问:“你妈又该过七了吧?”

  徐海说:“哦,今天七七。”

  “哦,你们这是刚从坟上回来?”

  “对,刚回来。”

  米老太轻轻地叹了口气,点点头,“时间过得真快啊,都七七四十九天了。”

  “是啊。”徐海说。

  老妈生前最喜欢跟米老太说话,只要米老太出来晒太阳,老妈马上就会下楼找她聊天。

  老妈刚走的时候,米老太因为少了一个聊天的老姐妹,有几天都不说话。

  米老太看着徐海和徐江进了楼门,她抬眼看看老徐家的窗户,那个从前每天在窗口张望她的老姐妹不在了。米老太收回了目光,看看四周,又朝小区大门处望望,眼中闪过泪水的光亮。

  徐海徐江开门,老徐正在换衣服。

  “爸在家呢?”徐江说。

  “哦,我也是刚回来,买早点去了。你们洗洗手一起吃吧。”老徐把换下来的外衣轻轻挂在衣架上,把居家服换上,说:“看过你妈了?”

  徐海走过来,说:“哦,看了。爸也洗洗手吃饭吧。”

  徐江在厨房里忙活,“爸喝牛奶还是喝豆浆?”

  “我喝豆浆吧。”

  “二哥你呢?”

  “我也喝豆浆。”

  徐江手脚利索,一会儿早饭就准备好了。

  老徐洗了脸,走到餐厅,拉出椅子坐下,“都快吃吧。”

  三个人坐下来吃饭。

  老徐喝了两口豆浆。

  徐海和徐江提高警惕地观察老爸,看他是否还发生呛水。还好,没有咳嗽,没呛着,兄弟俩这才放心地开始吃饭。

  老说轻轻把碗放在桌子上,说:“哦,刚才我出去买早点的时候碰到老朱,就是八号楼的那个老朱,你们也认识。”

  徐海和徐江顿了顿,老爸这是有话要说,仔细听着。

  “老朱问我找不找保姆。”

  “哦?他手头有合适的人吗?”徐海问。

  “就是因为他手头有人才问我的。他说是跟他老婆认识的一个人,老头子没了,现在自己一个人生活,想出来当保姆。”

  “哦,那人怎么样啊?”徐海问。

  “他说是人还行。”老徐说。

  “最重要的是人,人必须好。”徐海说:“别的都可以谈,但人得好。”

  “说是会做饭,也挺爱干净的。”

  “哦,这个人叫什么?”

  “哎哟。”老徐摇摇头,“这我还真没问。我跟他说等过了百天再说吧。”

  “其实也不一定非得过了百天,现在有合适的爸可以先考虑着嘛。”徐江说:“有人介绍我们就给打听打听,是吧?都打听妥当了,过了百天就可以让她来试试,看看人怎么样,看看饭做得怎么样,让她跟爸相处两天试试,是吧?”

  老徐没摇头也没点头,只道:“过了百天再说吧。”

  “我同意徐江说的,现在咱们可以打听打听,不一定非得百天之后。”徐海说。

  “这个人有多大年龄?”徐江问。

  “六十二三吧。”老徐说:“说是以前是当工人的,退休以后拿的钱不多。子女们都在外地,这边就她一个人。”

  “爸问问她叫什么名字,我们给打听打听。”徐江道。

  老徐道:“也好,那我回头问问吧。”

  徐海道:“哦,对了,沙敏也提过一个人,那个人在……那个村子叫什么来着?哦,对对,满水沟,那人是满水沟的,是她同事的什么亲戚,五十多岁了,想出来做保姆。那天她同事还问她呢,问你老公公找不找保姆。”

  “满水沟?”老徐疑惑地念叨着这个三个字的地名,半分钟以后才想起来什么,“哦,我想起来了,我年轻时下乡去过那儿,那地方穷极了。一个村子只有三个女人,三个女人只有一个眼睛。”

  “啊?”徐海和徐江都觉得他们听错了,要不就是老爸说错了。

  “嗯,三个女人一只眼。”老徐又强调一遍。

  “什么意思?”徐江很好奇的这个故事。

  “三个女人,其中有两个全瞎,还有一个,只有一只眼。”老徐解释。

  徐海问:“您说满水沟?”

  “对,就是满水沟。”老徐十分肯定地说,“我以前去那儿下过乡,我知道那儿。”

  “什么时候?”徐海问。

  “五十年前了。”老徐再次肯定地回答。

  徐海和徐江乐了。

  徐江眉心紧了紧,笑笑说,“爸,您说的是五十年前的事啊?”

  老徐道:“嗯,五十年前我去过那儿,那个地方穷得就别提了。”

  徐江道:“爸,您说的是五十年前。五十年前别说满水沟穷了,咱全中国都不富裕啊,现在早不一样了。”

  老徐呵呵一笑,说:“那倒也是。”

  徐江笑说:“您不能以五十年前的眼光来看现在了。现在的农村经济发达着呢,农民生活好着呢。”

  老徐点点头,“那是,早不一样了。”

  徐海道:“不过这个人她好像最后也没说定,让沙敏再问问吧。”

  老徐不想提沙敏,提起来还是一肚子火。

  徐海也没再多提自个儿媳妇一个字。

  徐江道:“爸先问问老朱介绍的那个,然后咱们再说这个。”

  老徐道:“行吧。”

  老徐虽然还没从失去老伴的痛苦中走出,但似乎对新生活有了一丝期待。

  徐海和徐江认为让老爸忙活忙活这些是好事,老爸现在最怕的就是呆在家里不动弹,不动弹就会胡思乱想,一胡思乱想就会得病。如果能有点儿事干,至少时间过得快一些充实一些。

  但不管是谁介绍的保姆,他们都得给老爸认真把关,保姆是二十四小时住在家里照顾老爸的人,这个人必须可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