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鳏寡

第三十四章

鳏寡 寐人雨 3272 2018-08-23 12:00:00

  路璐把儿子从幼儿园接出来,直接去了老路家。本来想带孩子去看看爷爷的,但听说爷爷心情不好,就先不去了,虽然说爷爷和姥爷就住同一小区,不过今天还是不要打扰爷爷了,等爷爷心情好些再说。

  路璐带孩子走进小区,老太太们刚散下午会。

  张夷正带着小孙子在院子玩。

  路璐走过去,拉着儿子的手说:“叫张奶奶。”

  儿子很乖,小心地抬眼看看,轻声叫:“张奶奶。”

  张夷微笑着摸摸孩子的头,“乖。”然后问路璐:“去你爸那儿?”

  路璐笑笑,点点头,怕孩子乱跑,把孩子拽到跟前,说:“啊,去我爸那儿。小宝的爸妈还没下班吗?”

  小宝就是张夷的孙子。

  张夷先是冲一旁玩耍的小孙子说:“别乱跑,就在那儿玩儿啊。”

  然后才对路璐说:“还没呢,他们得六点多才能回来。”

  “那阿姨还得给他们做饭吧?”

  “可不,要是他们俩口子回来得晚,我就得做饭,别人吃不吃,孩子饿啊,大人不吃他也得吃啊。”说完又看了看一旁玩耍的小孙子,再累再难只要看见小孙子,奶奶脸上永远都是幸福的笑容。

  “阿姨真不容易,一个人带着个孩子。”路璐说。

  “嗯,也累,不累是不可能的。不过也快了,明年就能上幼儿园了,到时候我也就解放了。”张夷又忍不住摸摸毛毛的小脑瓜,“你看你们这宝贝多乖,不乱跑不乱闹的。我们那个,淘,淘极了,别提了。”张夷嘴上虽然是在批评自己的孙子,可满眼全是笑意和爱意。

  路璐笑笑,“小男孩淘气一点儿好,我们这个太老实了。我倒是希望他闹腾点儿呢。”路璐搂了搂儿子的小身子,毛毛乖乖地抓着妈妈的手站着。

  “真闹腾了你就不这么想了,我们这个一天到晚跟条鱼似的,抓都抓不住,他呀不应该叫小宝,应该叫小鱼才对。”

  “呵呵”,路璐看看小宝儿,小宝正冲她挤眼睛做鬼脸呢。“还真是条活泼的小鱼儿。”

  “像你家这乖宝多好啊。”

  “阿姨,要不带孩子去我爸那儿吧,家里有好多毛毛的玩具呢,让两个宝贝一起玩玩儿,您也上去歇会儿。”路璐说。

  “哦,不了不了,还不够添乱的呢。你爸人家一个人肯定清静惯了。”张夷摆摆手说,“不去了不去了。”

  “走吧,走吧。他太清静了,让孩子们给他热闹热闹。”

  “不了不了。”张夷直摇头。

  路璐问在一旁玩沙子的小宝,“小宝,你想不想吃巧克力?”

  小宝听见“巧克力”三个字,兴致勃勃地急切回答说:“吃吃吃。”

  路璐看着小宝那虎头虎脑的可爱样子,笑着说:“那,拉着奶奶走吧,去阿姨家,吃巧克力去?”

  小宝“噌”地蹿起来,从沙堆里跑过来,用两只沾满沙粒的小手使劲拉着奶奶的手,“奶奶,走,去阿姨家。”

  “哎哟,瞧你那小脏手。”张夷蹲下身子,拿出小毛巾给小孙子掸手上的土,“你看看,叫阿姨笑话。还吃巧克力呢。这小脏猴。”

  “走走走。”路璐左手拉着毛毛,右手牵起小宝,“跟阿姨走吧。”

  张夷一看这样子,那就去吧。

  路璐拉着两个小朋友在前,张夷在后,拿着小宝的玩具,推着小车,往老路家去。

  老路一开门,吃了一惊,他万万没想到张夷会来。

  “咦?贵客啊。”老路客气道。

  “正好碰见张姨在外面,我叫小宝来家里跟毛毛玩玩儿。”路璐说。“张姨快进屋。”

  “快来快来,这俩宝贝。”老路摸摸两个小伙子的头,“来来,姥爷给你们拿好吃的去。”

  “我要吃巧克力。”小宝倒是一点儿也不客气,张嘴就要。

  老路笑笑,“这小家伙可活泼了。要巧克力,好好。你叫我什么来着?”老路很爱逗孩子,“你告诉我你叫我什么,说对了我就给你拿巧克力。”

  小宝仰着头看看老路,转转眼睛,“路爷爷!”

  “好宝!”老路夸奖,“乖,真是个聪明孩子。走,爷爷给拿去。”老路领着小宝和毛毛找好吃的去了。

  “张姨,您坐啊。”路璐招呼说:“干吗还站着?您快坐啊。您跟我爸都是多少年的老熟人了,还客气什么。”

  张夷确实跟老路是几十年的熟人,可之前在路上打招呼是那种感觉,今天到了家里感觉有些不同,有点儿别扭?还是有点儿不好意思?张夷也说不清楚自己的心理了,总之比在外面看见老路的时候显得拘谨。

  张夷坐下,四下里看看,路脖子的老窝收拾得蛮干净的,家里的家具地板擦洗得一尘不染。看来是个爱清洁的老头儿。

  “张姨喝水。”路璐递过一杯水,“也没给您沏茶,就倒了杯白水。”

  “没事没事,你也快坐吧。”

  张夷抬眼正好看见挂上墙上的全家福,目光在照片上定了定,特别仔细看了看老路的老伴。

  路璐看张夷盯着照片看,“哦,那是三年以前照的。”

  “哦。”张夷点点头,却缓缓地叹了口气,“你妈妈挺漂亮的。”

  路璐看了看照片,说:“是啊。”

  其他的话张夷都不敢说了,说多了只会让人家伤心,不说的好。

  “小宝跟毛毛呢?”张夷问。

  “哦,我爸带他们到里屋找玩具去了。让他们玩吧,您也休息休息。这孩子呀,有小朋友跟他玩儿就不需要大人了,这家里要是有两个孩子,大人可省事了。”路璐说。

  “也是,现在都是一个孩子,没有人跟他玩儿,只能缠着大人。”张夷说:“不过现在放开二胎政策了,你们不再要一个?”

  路璐撇撇嘴:“我才不要呢。”

  “两个多好啊,有政策了,你们这么年轻,再生一个呗。”

  “这我都累得就剩下半条命了,还二胎呢,还不把我小命要了去。”

  张夷笑笑,“呵呵,也是。”

  路璐的妈妈和婆婆全都去世了,指望谁带孩子,只能全靠自己了,再来一个的确很累,主要还得上班,真忙不过来。

  “小宝他妈妈不再要一个了?”路璐问。

  “他们倒是想要,不过考虑到经济压力太大了,还是算了。”

  “可不,头一胎生了男孩的,一般也就不要了,当然条件好的另说了。男孩的压力确实还是大啊。”路璐说。

  “可不,将来得娶媳妇买房子啊。”张夷说:“压力大呀,而且现在的孩子长大了,不是要去北京就是要去上海的,那地方的房价都是天价。”

  “咳,管他们呢,儿孙自有儿孙福。有本事他们就自己去蹦跶吧。”路璐摇摇头,“北京上海买房?我可买不起,他自己看着办吧。”

  张夷笑她,“你现在虽然这么说,将来还得管。说归说,到时候那心态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老路走过来,“两个宝贝玩儿得可好了。”

  “是啊?我就说吧,两个小朋友玩起来根本不需要咱们大人。”路璐说。

  “对了,饭快好了。一会儿在这儿吃吧。”老路对张夷说。

  “不不,我们玩一会儿就走了。你们吃你们的吧。”

  “阿姨在这儿吧,小宝的爸妈今天不是有事吗?你们就在这儿吃吧,你回去也得做嘛。”

  “这,这不好吧?”张夷不好意思了。

  老路直着脖子过来,“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怎么今天跟变了个人似的,在外面挺外向的吗,怎么来了家里变内向了?是因为第一次来的原因吗?常来就好了。”

  “不好意思麻烦你嘛。”张夷说。

  “你看你,假客气。”老路慢悠悠地说:“装什么,就是吃个饭嘛。”

  “不是客气,真的……”张夷还没说完,老路抢着道:“不是客气,那就是不给我面子呗。你这人,没劲。”

  张夷有些手足无措,人家都这么挽留了,再推辞也就没意思了,“好好,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不怕给你添麻烦。”

  老路假装刻板着的脸上这才扬起笑意,“这就对了嘛,我去准备碗筷了。”

  “爸,我去吧。”路璐说,“您跟张姨坐下聊聊天儿。”

  “也行。”

  老路直着脖子坐下来,“你第一次来我家吧?”

  张夷说:“还真是。”

  “以前怎么就没想起来让你来家里坐坐呢?”老路像是在自我检讨,语气一转,又说:“哦,肯定是因为你总叫我外号。”

  张夷白了老路一眼,恢复了外向,“小气!叫你外号那是因为跟你熟,我怎么不叫别人呢?真是。”

  老路咧嘴一笑,“哦,这样啊。”

  “你这外号都被叫了有几十年了吧?”

  老路一撇嘴,“拉倒吧,就自从你来了这小区才叫的。”

  “从我给你起这个外号到现在起码有五十多年的历史了吧?”

  “瞧你给我起的这破外号,难听死了!”

  张夷笑笑:“挺形象的啊。”

  老路白了张夷一眼,“这破外号被叫了那么多年,都是因为你!上学的时候叫就叫吧,退休了还不放过我,现在外面那侦缉队都开始瞎叫了。真讨厌!”

  张夷跟老路对视一眼,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晚饭桌上,老路、张夷、路璐,再加上两个小人,好不热闹。

  老路忙着给两个小宝贝夹菜夹肉,忙着招呼张夷吃这个吃那个。

  老路家里已经很久没这么热闹过了。

  吃完饭,张夷和路璐忙着洗碗打扫厨房,老路看着两个小朋友开心地玩耍。

  看着张夷忙活的身影,老路心中一动,家里还得有个人啊。

  老路刚在书上看过一句话,“一门之内共同生活者曰家”。

  所以,能称之为家的地方至少应该有两个人以上,一个人的家算不上家,充其量只能叫独居者的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