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鳏寡

第三十三章

鳏寡 寐人雨 3017 2018-08-22 12:05:00

  徐江下午请了假没去上班。老爸这个样子他实在是不放心。他也担心二哥那边,以二哥那脾气,肯定又跟老婆动手了。

  中午老徐躺在床上一直翻来覆去,吃了一片“维生素”才睡着。

  看老爸睡熟了,徐江给路璐打了个电话,把今天发生的这些事跟路璐说了说。路璐说下班接了孩子来看老爸,徐江说今天还是别过来了,让老爸消停消停吧。路璐说那就带孩子去姥爷那儿吧。

  徐海进来的时候,老徐正睡着。

  徐江把老爸卧室的房门关严实,拉着徐海进了书房,把书房门也关严实。

  “打架了?”徐江看二哥的脸色,绝对是动过怒动过武了。

  徐海一屁股坐在电脑桌前的转椅上,长叹一声。

  “我说什么好呢?”徐江这是实话,清官断不清家务事,他是家里的老小,哥嫂的事他怎么好意思管,再说管了谁会听他的话。

  “三儿,你什么也不用说。”徐海脸上的怒气始终没有散开,铁青着脸坐在椅子上,目光越来越黯淡。

  “唉,都怪我,娶了这么个糊涂媳妇。唉,以前把妈差点儿气死,妈肯定到最后心里也没有真正原谅她。她怎么就不知悔改呢?除了钱在她眼里就没有别的了吗?亲情呢?家人呢?这都算什么?居然连妈的那些钱都不放过。难怪爸气成那样,都是我不好。”

  “这哪儿能怪你呢?”徐江也只能这么劝劝。

  “怎么不怪我?我娶的媳妇,我媳妇做了对不起爸妈的事,把我的爸妈气得半死,我怎么可能没有责任?我知道,在你跟路璐和大哥大嫂眼里,我也是没安好心的东西。”

  二哥这是怎么了?“说什么呢?我们没那样想过。”

  “咳,我知道,你不用劝我。别说你们,沙敏这事办的,连爸都认为是我们两口子盯上家里的钱了,认为是我们俩合计着要拿妈的那笔钱。三儿,我怎么会是那样的人?”

  “二哥。”徐江看二哥有些激动,“爸就是在气头上那么一说,爸心里真的没那么想过。你自己想太多了。”

  “唉,无所谓。反正我问心无愧,我该出钱的时候出钱,该出力的时候出力,我尽心尽力诚心诚意地孝敬父母。”

  “二哥,我们都是明眼人,我们知道。路璐经常跟我说:二哥是个大孝子。”

  “别人怎么说我无所谓,我都不在乎,我就是不希望爸对我有误会。唉,要是妈还在就好了,妈最懂咱们。”

  徐海说着说着眼泪下来了,“三儿,我突然好想妈。”说着抽泣起来。

  徐江心里也难受,抹了抹眼角。

  “这么多天了,妈从来连个梦也没给我托过。”徐海说:“也不知道她在那边过得好不好。”

  “唉,二哥。”没等劝徐海,徐江自己也哽咽了。

  “妈是全天底下最善良的老太太了,慈悲,善解人意。妈走的那天是早上四点,天还没亮就悄悄走了,没有打扰这楼上所有的人。之后每次过七都是周末,不耽误咱们任何人的上班时间。善良的老妈连走了都想着替咱们省心。妈到后来病成那样,瘦得皮包骨,可到最后也没大小便在床上,妈到死也不给咱们添麻烦。妈临走的前几天,有一天天快亮的时候还跟我说:海儿,你去那屋好好睡一觉吧,天快亮了,妈一个人就行了。”

  徐海泪流满面。

  办丧事的时候,哥仨都没有痛哭过。

  徐海低垂着双眼,目光落在桌子上,“老三,我现在特别后悔。”

  徐江抬眼看着二哥。

  “我后悔啊,妈在的时候,我没有当着妈的面好好地哭上一场。”

  “唉。”徐江抽了抽鼻子。

  “老三啊,咱们都不该假装坚强,咱们就应该在妈还在的时候,当妈的面好好地哭一场,让妈知道咱们心里有多难受;妈也不该那么坚强,从得病到最后,当着咱们的面妈没掉过一滴眼泪,有外人来看妈,妈就会哭,甚至哭得特别伤心,但当咱们的面妈从来没掉过一滴泪。她怎么能那么坚强?妈不该那么坚强,她就该当着咱们的面狠狠哭一场,让咱们知道她有多么地不舍。”

  徐江边听徐海说边抹泪,这世上谁能不想妈呢。

  徐海抽泣了两下,继续说:“唉,我们都不该假装坚强,我后悔了,现在哭,妈也听不见了。老三啊,不管妈是活着还是走了,这辈子最想的就是妈。”

  两个大男人在书房里抽泣。

  自从妈走了以后,兄弟们也没有一起好好说过话了。

  老徐的书房门外静静地站着,眼中含泪。

  徐海说的每个字老徐都听得清清楚楚。他悄悄转身,进了卧室,关上门。

  “哦,这张卡,一会儿爸醒来,你给爸吧。”徐海把一张新办的银行卡放在书桌上,“一定记得给爸。”

  徐江看了看表,说:“一会儿你直接给爸吧。爸差不多也该醒了。我去看看。”

  徐海拉住徐江,“别看了,让爸睡吧。好不容易睡着了。”

  “爸最近睡眠状况真的不好,都得吃镇静剂才能睡着。”

  “唉,老妈这一走,爸的心情肯定不好。另外,家里的事也多,以前凡事都有妈,现在都得爸自己操心了。尤其沙敏干的这事,爸睡不着的主要原因肯定就是这个。”

  “我听路璐说,爸跟我岳父聊过,说是想分家产,我岳父不建议他这么做。”

  “不分,老爸活得好好的分什么家产。”徐海说。

  “是呢。不过爸也有顾虑,一个是爸有脑梗史,怕有个万一来不及交代钱的事,还有就是,以后不是打算找保姆吗,爸对保姆也不放心。”

  “嗯,爸的顾虑也不是没道理,那咱们就得找个时间一起商量一下,看看怎么办合适。再看看爸的意思,钱我不建议分。”徐海说。

  “爸说过,等到妈过最后一个七的时候,开个家庭会议,那个时候大家应该都在,把该说的事都说一说。”

  “嗯,爸心里肯定有不少事,都说出来也许会好受点儿。”

  厨房传来声响。

  徐江打开门,老爸正在烧水沏茶呢。

  “爸,睡醒了?”徐江道。

  “哦。”老徐一边点头一边弄茶叶。

  “爸。”徐海走过来,“爸,我来弄吧。”

  老徐没抬眼看他们,低着头忙活,“我自己弄就行了。”

  本来刚才徐海想趁老爸睡着就离开了,既然爸醒了,他把卡拿给老爸,“爸,您拿着。”

  老徐低头看了一眼徐海递过来的东西,“什么?”

  “沙敏取走的钱。我另外给您存了一张卡。”

  老徐并没有接,继续弄茶叶。

  “您拿着吧。”徐海把卡放进老徐手里。“爸,对不起。”

  老徐刚才已经在门外听到了哥俩的对话。

  徐海这句对不起让老徐心里难受。

  徐海呆呆地站着,老徐也站在那儿不动弹,画面尴尬凝固。

  “爸,吃点水果吧,我去洗。”徐江找话打破了这种凝固。

  老徐点点头,“哦,行。”

  “爸,那我先走了。单位那边一会儿还有个会。”徐海说。

  “你去忙吧。”老徐说。

  “我晚上过来。晚上陪爸,让老三回去陪陪孩子吧。”徐海说。

  “不用,二哥,晚上还是我在吧。”徐江说。

  “别介,就这么定了。晚上我在,不过晚上还得你给爸做饭,我大概八点过来。”徐海说。

  “那也行。”徐江说。

  “行,那我走了。”徐海出了门。

  老徐走到窗前一直看着徐海出了楼门,进了汽车。车掉头开走,老徐的视线才收回来,手里攥着徐海给的卡,捏了捏。

  “爸,吃水果吧。”徐江端着一盘切好的水果放在客厅的茶机上。

  “哦,好。”

  老徐端着新沏好的茶走过来。“你要不要去睡会儿?”

  “爸,我不困。哦,对了,今天的报纸还没拿上来吧?”

  老徐翻了翻手边的报纸,“哦,没拿,我忘了。”

  “我这就下楼去拿。”

  徐江下楼去取报纸,楼门口碰见了米老太太。

  徐江笑了笑,“阿姨,出去啊?”

  “哦,出去走走。你爸怎么样?”

  “啊,挺好。”

  米老太太点点头,“哦,多陪陪他吧。”说完走出楼门。

  徐江取了报纸正要上楼,看米老太一个人在院子里慢慢转悠。

  门外已经起风了,天上的云越聚越黑。

  “阿姨,快下雨了,回去吧。”

  “哦,没事,站一会儿。”米老太迎着风在院子里站着。

  徐江上楼,把报纸递给老爸,老徐接过报纸,戴起花镜开始阅报,茶几上的茶杯已经掀开盖子,热气腾出,茶香四溢。

  老徐看了看外面的天,问了一句,“快下雨了吧?”

  “快了。”

  徐江说完踱了几步,走到窗边。

  院子里只有米老太一个人,她拄着拐杖站在那里,衣角被风吹起,双眼也被风吹得迷离,天黑下来了,风也大了,眼看雨就来了,米老太却像什么都没听见什么也没看见一样依旧站在院子里,任雷声在头顶滚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