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鳏寡

第三十二章

鳏寡 寐人雨 3067 2018-08-21 12:05:00

  沙敏这一手确实让人意想不到。

  徐江手里拿着电话,这电话不打不行,老爸气成这样,二哥肯定是要挨批的,可他真心不想打。

  徐江明白,这破事一看就知道肯定是沙敏一个人的馊主意,这种事只有她能干出来。在家里跟她共处了这么多年,她就没什么正经主意,想的全是一些歪点子。看在二哥的份上,有时候也就不计较什么了,二哥那个人憨厚老实,可怎么娶了这么个媳妇?

  “给他打电话,叫他过来!”

  徐江已经很多年都没见老爸这么生气过了。

  “爸,您先坐下。”

  “坐什么坐!打电话!”

  “您消消气。”

  “消气?消不了!打!”

  徐江这电话不打是真不行了,只好拨通了徐海的电话。

  “喂,二哥啊,现在有事吗?”徐江还没组织好语言。

  “给我!”老徐伸手,让徐江把电话给他。看老爸气成这样了,徐江只好递过电话,这气得让老爸撒出去,二哥这顿骂挨定了,那就让他受着吧,不能让老爸把气憋在肚子里啊,本来老爸心情就不好,再憋点儿气,弄出大病来还了得。

  “你现在马上过来!”

  徐海一听老爸这语气,老爸极少有这样的情绪,小心地问了一句,“爸,怎么了?”

  “怎么了?我让你给我过来!”

  “哦,我马上就来。”

  徐江赶紧把电话从老徐手里接过来,小声在电话里讲了一句,“你赶紧过来吧,过来再说吧。”

  徐海一听,那赶紧去吧,徐江肯定也不方便说。

  昨天老爸还好好的,怎么今天这么生气,而且还是跟自己生气。

  老爸的刚才语气让徐海联想到小时候自己闯了祸时被老爸训斥的感觉。“你给我过来!”然后就是一顿打。

  我哪儿惹老爸了?没有啊。

  徐海开着车想了一路也没想明白。

  老徐气呼呼地坐在沙发上,脸黑沉沉的,徐江站在窗口等着徐海,见他开车到楼下,到门口给徐海开了门。

  “爸。”徐海进屋,见老爸拉着脸。“爸,怎么了?谁惹您了?”

  “还能有谁?你那媳妇!”

  “沙敏?怎么回事?”徐海也着急了。

  “怎么回事?她把你老妈的丧葬费悄悄取走了十万,你们这么缺钱吗?连这个钱都不放过吗?”

  徐海冤枉,可这事是自己媳妇干的,媳妇跟自己是一家的,脱不了干系,解释不清楚。“爸,这事我真不知道,她没跟我说过。我马上回去把钱给您拿过来,保证一分钱都不少。”

  “哼,你们怎么盘算的我就不清楚了,是她的主意还是你们俩的主意那谁知道。”

  “爸,二哥他事先根本不知道啊。”徐江劝道。

  “说不定是他们两个人的阴谋呢,那谁知道,怎么?觉得我老了,糊涂了?是吗?好骗好哄是不是?觉得我是个傻子?”

  徐海一脸冤枉,无法解释清楚,“爸,这事我是真不知道。”

  “我都答应借给你们钱了,怎么还非得来这一手?”

  “我没跟爸借过钱,上次沙敏说借钱,我回家说过她了,她跟我说不借了啊。”

  “那是她跟你说的,上午来的时候还跟我提过借钱的事呢。我估计你们钱上有些周转不开,我估计你面子薄不好意思说,所以你媳妇说出口也一样,我都跟她说了,把钱先取出来,然后需要多少我再借给你们。结果她倒好,直接把钱扣下了,而且刚才来给我卡的时候,没有交代一个字,钱拿就拿了,一句也没说,钱就归她了?她什么意思!”

  老徐气炸了。

  “爸,我这就回家,把钱给您拿过来。”

  “你们是不是想分家?我看分了得了,把钱全分了,省得你们惦记!”

  “爸,怎么能分家呢?我们谁都没有那个意思。”徐海说。

  “爸,您想多了。”徐江说。

  “你们心里怎么想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有谁不想要钱呢?是不是?”

  “爸,不能分家,绝不能分家呀。”徐江说。

  “爸,我这就回去,您先吃饭吧,好吗?都快十二点半了。我一会儿就回来。”徐海起身往外走,还忘不了嘱咐:“老三,快让爸吃饭吧,我一会儿过来。”

  徐海得回家好好跟媳妇“谈谈”了。

  徐海走了,徐江劝老爸:“爸,先吃饭吧。”

  老徐气哼哼的,“吃饭?吃什么饭?我吃得下吗?”

  “知道您特别生气,但不管什么事总得先吃饭吧,您说呢?身体比什么都重要啊。”

  老徐早上吃得晚,本就不算饿,再让儿媳妇这一弄,气都气饱了,还吃什么饭啊。“吃什么吃!吃不下!”

  “您别气了,我给您倒杯茶喝吧。”

  “哼。”

  徐江端来茶,看老爸的面容多少缓和了一些。

  “爸,先喝杯茶,然后咱们吃点儿饭。”

  “嗯。”老徐端起杯子刚喝了一口水,“扑”地喷了上来,水沫横飞,紧接着开始猛烈地咳嗽。

  “爸,怎么了?”徐江吓了一跳。

  好不容易最近不怎么呛水了,一心急一上火又开始了,大夫说过呛水这事就是心理作用,情绪一不好就容易呛水。

  “爸,慢点儿慢点儿。”徐江拍拍老爸的背。

  老徐摆手,“没,没事。”

  “爸,别说话别说话,缓一缓。”

  老徐坐在沙发上咳咳了好一阵才缓下来,一口气才算是顺匀了。

  “爸,怎么样了?”

  “哦,没事了。”

  “刚才咳得太吓人了。”

  “唉,这个气不知道怎么弄的,突然就不顺畅了。”

  “爸您歇会儿,消消气,可别气坏了身体。”

  “没事,你吃饭吧。吃完饭你还得上班呢。”

  “哦,我下午不去了,在家陪您。”

  “我没事,你该上班上班,不早了,吃饭。”

  老徐两手扶腿,缓了口气站起身,徐江扶着他走到饭厅。

  徐海回到家,沙敏正在沙发上看电视。

  徐海一进门,沙敏便问:“今天怎么回来了?吃饭了吗?”

  看沙敏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徐海脸色都变了,没回答沙敏的话,压着火直接问她:“你刚才去爸那儿干吗了?”

  “把钱转给爸了啊。”沙敏看徐海没好气,脸上的笑容淡去,怎么?一回家就给脸子看,“怎么了?你这是什么表情?”

  徐海道:“你拿那些钱干什么?你要脸吗?你这是人干的事吗?”

  沙敏站起身,“怎么说话的?谁不要脸了?那是你爸借给我的。”

  “我爸借你了吗?你怎么什么钱都想拿啊?那是我妈死了留下的钱,那是给我爸的,这个钱你都不放过,你贪钱我知道,我的钱你明的暗的拿了就拿了,你我是一家子,我不说什么,怎么我爸的钱你都要啊?连我妈的钱都要拿,你干的是人事吗?”

  沙敏脸上黑下来,“说什么呢!我说了,那是借的!”

  “你跟谁说借了?你跟我爸打招呼了吗?不声不响地拿那叫偷,你这办的是人事吗?你弄得我刚莫名其妙挨了一顿骂,你做这些事你跟我商量了吗?你干的这烂事让我的脸往哪儿搁?我以后怎么跟家里人相处?你不要脸我管不着,我的面子呢?我还要在这个家里待呢。”

  徐海脑门上的青筋突现。伸手道:“钱给我!”

  “不给。”沙敏扭过脸不看徐海。

  “给我,我再说这一遍。”徐海眼里的火要冒出来。

  沙敏直直瞪着徐海,“怎么?还想打人啊?”

  如果是从前,徐海早已一个巴掌搧过来。

  现在的他,虽然气急败坏,也万不会搧人了。他上前用力推了沙敏一把,把她推倒在了沙发上。

  沙敏两眼圆睁,“你敢打我?”

  她火冒三丈跃起,上前扯住徐海的衣服。

  两个人厮打起来。

  所谓女人厉害,那都是因为男人让着女人,一个女人即使身强力壮,无论如何也打不过一个男人。

  今天徐海是真的气急了。他是个大孝子,对爸妈没的说,今天老爸被气成那样,他必须得教训自己媳妇。

  当年老妈被沙敏气得晕倒,他也狠狠教训过她。

  都说好男不跟女斗,可有的女人就是该打,敢欺负自己爸妈的女人绝对该打。

  徐海和沙敏两人已经许久没有出过手了。

  徐海年轻时的婚姻生活一直磕磕绊绊,成天处于打打闹闹的生存状态,父母劝解过无数次。徐海尽量听劝,尽量压制自己的脾气,可生活的琐碎就是逼得他不得不出手,好像不打不吵日子就没法过下去。

  后来他想通了,婚是铁定离不了的,总打闹下去不是个办法,他就尽量躲着,尽量晚回家少跟媳妇说话,没有说话的机会,也就没有吵架的机会了。

  后来生活条件好起来了,孩子大了,自己年岁也长了,老夫老妻日子过平淡了,也就没有打闹的心气儿了。

  “卡给我!”徐海说。

  沙敏只顾在沙发上抱头大哭,根本不理会徐海。

  徐海不再问她,自己到沙敏包里翻找。

  他从来没有翻过自己媳妇的包,向来都是媳妇翻自己的衣兜。

  徐海拿着卡便要走,问道:“密码?”

  沙敏头发散乱,红着眼,咬牙瞪着他不说话。

  徐海说:“我自有办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