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鳏寡

第三十一章

鳏寡 寐人雨 3106 2018-08-20 12:05:00

  老徐这几天呛水的情况少了,不过依然睡不好觉。这睡不着觉实在难受,尤其是夜里,翻来覆去的难受,可又不好意思叫醒隔壁卧室里的儿子。

  卧室的门都开着,徐江听见老爸唉声叹气地翻腾,轻轻走到老徐卧室门口,问:“爸,还睡不着吗?”

  “哦,还没睡着。”

  “吃那个维生素了吗?”

  “哦,唉,早忘了。中午就忘了,这记性,唉,不行了。”

  “现在吃吧,我给拿。”

  “哦。行。”

  徐江打开灯,从抽屉里翻出那一小瓶镇静剂,取出一片,老徐已经坐了起来,“唉,怎么也睡不着。”

  “爸先把这个吃了吧。”徐江递过药和水,老徐把药服下。

  “爸躺下吧,我在这儿陪您聊聊天。”

  老徐躺下,整理好被子,说:“不用,你快睡去吧。”

  “没事,爸,我都睡醒了。这都快三点了。”

  老徐眯起眼看了看表,“可不,都这时间了,我还没睡着呢。”

  “爸早上别出去锻炼了,啊。好好睡一觉。”

  “哦,早上看吧,有精神就去,没精神就不去了。”

  “这个点还没睡着,怎么可能有精神呢?别去了,啊,别勉强自己,不见得天天都得锻炼。”

  “谁说的,还是坚持每天锻炼的好。这身体不动不行啊。”

  “是,爸说的没错。坚持确实很重要,不过咱也得看身体情况而定,是不是?随时调整自己的作息嘛。”

  “哦,你快去睡吧,爸没事。”

  “爸中午想吃什么?我下班的时候买回来。”

  “咳,吃什么都行。”

  老徐夫妇一贯都是“什么都行”,是最好说话最能迁就的那种好父母。

  “想吃鱼吗?有几天没吃鱼了。”

  “行。”老徐点头:“吃鱼吧。”

  徐江算是最了解爸妈饮食习惯的孩子了,饭也做得好。老徐以前经常悄悄跟徐江说爱吃他做的菜,比家里别的人做得好吃。但这话也只是悄悄对徐江一个人说过,徐江确实是个细心的孩子,生活上照顾老爸很细致,轮到徐江做饭的这段时间,老徐明显发现自己吃得多。

  “那行,爸,就吃清蒸鲈鱼好吗?”

  “好好。”老徐回答得有些迷迷糊糊了。

  药劲儿上来了,没过一会儿,徐江跟老爸聊着聊着便听见老爸鼾声起。

  老爸总算睡着了。

  听老爸呼吸均匀之后,徐江确定老爸睡实了,这才站起身,把灯关了,悄悄走出卧室,半掩上房门,自己这才去睡了。

  老徐睡觉是习惯关上房门的,不过徐江总是特意不把门关严实,怕万一老爸有什么事自己听不见,现在是特殊时期,得绝对小心。

  早上七点,徐江起床,听见老爸依旧在酣睡,他悄悄把卧室的门关严实,便开始准备早饭、收拾屋子,都弄完之后,徐江悄悄出门上班了。

  老徐睁开眼的时候,已经快九点了,看到表自己都吓了一跳,居然能睡到这个点。看来这药还真管用。

  老徐起床把床铺收拾得平平整整,这是老徐的生活习惯,什么东西都得干净整洁。

  老徐的生活很规律,起床,洗漱,开电视,吃饭,一切井井有条。

  喝完牛奶刚放下杯子,有人敲门。

  老徐开门,是沙敏。

  看见桌子上的碗筷,沙敏笑笑说:“爸,怎么才吃饭呢?”

  “哦,今天起得晚。”老徐没跟她多说话,转身收拾桌子去了。

  “哦,我来是跟爸拿一下银行卡,把妈的那笔钱给爸转过去。”

  老徐心想,哟,良心发现了,不打算把钱据为己有了。

  “钱为什么没有直接打在我的卡上?”这句话老徐早就想当面问问沙敏了。

  “哦,我不知道您的卡号啊。”

  借口!不知道不会问啊,长着嘴是干什么的?

  “您现在把卡给我,我现在去给您转过来。”

  “行,我去给你拿。”

  “哎,我等着。”

  老徐摇头,这沙敏,进了门看见我在收拾碗筷也不说句帮忙的话,就算你说了我也不会用你洗碗的,可至少你说一句啊,连句这么简单的客套话都没有。这要搁在王茜和路璐身上,人家肯定就帮忙把碗洗了,她就连这点儿眼力劲儿都没有。

  老徐拿来了卡,“给你,需要我去吗?”

  “不用不用。”

  “徐海呢?让他跟你去吧。”老徐对这沙敏不放心。

  “他上班呢,今天他有个重要的会。不用你们,我自己就行了。一会儿办完了,我给把卡送过来。”

  “哦,那你小心点儿。”

  沙敏把卡放进包里,“上次我跟爸说过想借点儿钱的事。”

  老徐的心里不爽,徐海亲口说过他们不缺钱,干吗她非瞅着这个钱。

  “我们实在是周转不开,有点儿……”

  “我说过,如果有困难,可以借。你先去把这个办了吧,完了再说。”

  “哦,那我先走了。”

  沙敏走了。

  老徐想等她把钱给先转过来,然后再问问徐海他们是不是真的缺钱,真缺钱的话,当爹的还能不救急吗?

  一种可能是徐海真的手头周转不开但又不好意思开口,另一种可能是沙敏就是盯上这笔钱了,如果是后者的话,她绝对是有借无还。

  沙敏的秉性老徐清楚,爱财。年轻那会儿成天跟徐海吵呀打的,就因为徐海工资挣得不多。后来还跟自己老伴大干了一场,究其原因现在想起来简直可笑,那不懂事的儿媳妇把老伴气得当场晕倒,差点儿背过气去。

  当年的不痛快在老伴心里搁了一辈子,最后虽然看在儿子的面子上原谅了儿媳妇,但深深的伤害却根深蒂固难以消融。

  老徐饭后的消遣就是上网下下棋。这是他觉得一天中过得最快也最高兴的一段时间,每每下棋的时候,老徐都会投入得很开心,甚至自己下着下着就会笑出来。

  两局棋后,老徐看看表,快十一点了,沙敏也该回来了吧。

  老徐突然有种担心,沙敏不会把自己卡上的钱也取走了吧?银行卡的密码就是自己的生日,这谁都知道。

  老徐怎么想怎么不放心,她会出其不意地干出莫名其妙的事来。

  门外传来钥匙开门的声响,肯定是徐江来了。

  “爸。”徐江拎着鱼和菜进来了。

  “路上没碰见你二嫂吗?”

  “没有啊,怎么了?”徐江纳闷,老爸怎么会提起她呢。

  “哦,她刚才来把我的卡拿走,说是去银行转账,把你老妈的那笔钱从她卡上转到我卡上。”

  “嗯?”徐江觉得自己好像没听明白。“怎么这么麻烦呢?”

  “就是啊,怎么都觉得别扭。”

  “丧葬费不应该打在妈的卡上吗?好像应该是谁的钱就打在谁的卡上的。”

  “按理说是哪,她说什么怕你老妈的卡注销了。不知道她搞什么。你还不知道她吗?成天糊里糊涂的,办个事弄得乱七八糟。”

  徐江摇摇头,要不是老爸说,自己也不知道二嫂居然把老妈的丧葬费直接存到了自己卡上。这算怎么回事啊?就算老妈的卡注销了,也应当存在老爸卡上啊,干吗存在她卡里?怕是又要搞什么花样。

  “我听你岳父说过,你岳母走了之后,领取丧葬费的时候,钱还必须得存在你岳母卡里,后来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张你岳母的银行卡,人家才把钱汇过来的。她怎么说你妈的卡会注销呢?莫名其妙。”

  “不清楚啊。”徐江摇摇头,“如果人家确实有规定的话,她这么做应该也没少费事,图什么啊?”

  “图什么?就想要钱呗。”老徐越想越不爽,后悔把银行卡交给沙敏了,搞不好把自己的钱也弄没了。

  “那她这么做可够糊涂的。”

  “糊涂?我看她最精明了,哼。”老徐突然觉得这口气又不顺畅了。

  “爸,您先别生气。她不是说一会儿要来吗?来了把钱给您就得了吗?”徐江劝说。

  说曹操曹操到。

  沙敏回来了。

  “爸,这是您的卡。”

  沙敏把卡交到老徐手里,老徐的心里才算踏实下来一半。不过钱少没少老徐心里还是不踏实,“都弄好了?”

  “啊,弄好了。那我先走了啊。中午还有个婚宴呢。”沙敏快速离开,没跟徐江多说一句话。

  待沙敏走后,老徐到书房找出自己的记事本,上面记着每张银行卡的账户情况,记性差全靠一支笔头了。

  老徐戴着花镜慢慢翻找核对。

  “徐江你来。”

  “哎,怎么了爸?”

  “你帮我查一下卡上的钱数。”

  徐江用手机拨打银行电话,打开免提给老爸听。

  电话里报出的余额让老徐不解。

  “不对啊,这卡上原来有六万多,加上你老妈的那笔钱,总共应该二十三万多才对啊。怎么才十三万?”老徐怎么想都不对。

  “爸您别着急,我再查一下儿。”

  “当日存入六万三千……”

  “存入了六万三千?不对呀,应该是十六万三千啊。坏了。”老徐担心的事果真发生了,沙敏胆子果然够大,居然在钱上动了手脚,她没把钱全转过来,扣下了十万块钱。

  这什么意思?那十万成她的了?这是借吗?这不是明摆的抢钱吗?这钱是老伴走了留下的丧葬费。

  她!

  老徐胸中一股气上不来,憋得难受,脸色都变了。

  “给你二哥打电话!叫他过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