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鳏寡

第三十章

鳏寡 寐人雨 3770 2018-08-19 12:10:00

  老徐摇头,“你呀,把儿子都惯坏了,他已经都能自食其力了,就别再管了,坤子都四十了吧,你还出全款给他买车。人家自己有工作有钱,早就都成家立业了,你就让他们自己买吧。都多大了你还管?管到什么时候才是头啊?”

  “老大,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你知道吗?这车买得值!”二叔得意道。

  老徐边收拾药盒子边问:“怎么值?”

  “自从给坤子买了车以后,他再也不喝酒了。”

  老徐笑笑,“哦,是吗?”

  “早知道投资十万块能帮他戒了酒,我早就给他买车了。”

  “嗯,行,十万块戒酒费。”

  “管它多少钱呢,我觉得值了。”

  老徐摇摇头,“你呀,你对自己也好一点儿吧,多关心关心自己和老伴,别光想着儿子了,他年轻力壮的,不需要你操心,还是操心你自己的耳朵吧。”

  “嗯,我听你的,回头去配个好的助听器。”

  “坤子要是孝敬你,他就该给你买个好助听器,你这当爹的十万块的车都他买了,他花个几千块钱给你买个助听器还不应该吗?”

  二叔笑笑,额间皱纹层起,“哎,不用他不用他,我有钱,我不能花儿子的钱。”

  老徐瞥二叔一眼,“你呀你,要我说,你就是偏心眼,就知道向着儿子。你怎么不给闺女也买辆车啊?闺女三天两头来看你,给你买了多少好东西,吃的用的,要没猜错你这身衣服肯定也是闺女买的吧?”

  二叔低头看看这身新衣服,“还真是闺女买的,今天刚穿上,你怎么知道的呢?”

  老徐鼻子轻轻一哼,“这么好质量的衣服肯定便宜不了,你自己舍得花这个钱?”

  二叔不好意思地笑笑,“呵呵,还是老大你了解我呀,我还真舍不得花钱,我这俩闺女说实话也算孝顺孩子。”

  “她们当然是孝敬孩子,一直都是,只是你太偏心,尽看见儿子的好,看不见闺女们的好,从来有什么好吃好喝的都是先尽着儿子,你什么时候也想想闺女。”

  “闺女那不还有女婿吗?不用我操心。”

  “你这是什么道理?儿子还有儿媳妇呢。都成家了,你还是那么偏心,孩子们小的时候你就重男轻女,没想到他们都这么大了,你这毛病还是没改。”

  “老大呀,你批评的对,可我看见儿子就是想把钱都给他,想把好东西都给他。”

  “哼,你呀,老思想,老脑筋。”

  “行了,你就先别批判我了,我来是想问问你,今天早上又有人来问你找不找老伴。”

  “咱们不是说了吗?等过了百天再议吗?”

  “你先给留个话,要找呢,我就告诉人家,让人家再等等。”

  “这几天我也一直在想,找个保姆就行了。”

  “哦,这样啊。”二叔若有所思。

  “怎么?”

  “那人跟我说是想来给你当老伴,如果的保姆身份,她可能就不考虑了。”

  老徐很痛快道:“哦,那就算了,让她再找找吧。”

  老路前一天跟老李约好,上午十点钟在小区门口见面,然后一同前往女方家。

  十点。天气晴好。

  正是老太侦缉队在外头晒太阳的时候,老路是真不愿意从她们跟前过,被她们盯着看像是身上扎了刺儿一样。

  “老路,又出发了?”

  “第三个了?”

  奶奶的,门清啊!老路心里愤愤。

  “这回这个漂亮吗?”

  “加油啊,老路。”

  “等着你的好消息呢。”

  老路直翻白眼,心里暗骂:这群八卦婆娘,管得着吗你们?

  老路前天去相亲的不顺感还没消除,这伙人今天又来添堵,真不想理这些老女人。

  “回来的时候再跟我们汇报啊。”

  “汇报?”老路忍不住开口了,“跟你们汇报什么?”

  “我们是你的热心街坊啊,都为你这事操心呢。”

  “你们多余操心。”

  “哟哟哟,生气了?”

  “哈哈。”

  一听这让他心惊胆寒的笑声,老路加快了脚步,赶紧逃离现场。

  走到小区门口,碰见张夷领着小孙子,张夷今天没叫他外号,只问了一句:“出去啊?”

  “啊。”老路纳闷了,不叫他“路脖子”他倒觉得有点儿不习惯了。

  “跟爷爷再见。”张夷跟小孙子说。

  “爷爷再见。”小孙子乖乖说。

  老路笑笑,“哎,乖了。”

  没再多说什么,张夷拉着小孙子的手走开了。

  介绍人老李也到小区门口了。

  老路说:“走吧。坐车去?”

  “不用,走着就能到,就在前面那个红绿灯那儿。前面红绿灯那儿有一排小楼,那个人就住那儿。”

  “她住这儿?”老路指了指那排小别墅。

  “对啊。”

  “她是什么人?你怎么认识的?昨天也没细说。”

  “哦,她是早上一起锻炼身体的炼友。”

  “哦。”

  “正好住得很近,大家见见嘛,是吧?”

  老路心神不宁,“靠谱吗?我怎么有种不详的预感呢。”

  老李道:“先见见吧,能住这样房子的应该条件相当不错的。”

  到了对方家门口。

  老路迟疑,“我不太想进去。”

  “来都来了,走吧。”

  老李按门铃。

  门迅速打开,对方应该是等候多时了。

  老路没有仔细打量对方,只拿眼大概扫了扫,中等相貌中等个头,无好无坏,跟他预想的差不多。

  进了屋,屋子倒也干净,不过怎么看都是一种暴发户的装潢,到处金光灿灿的。

  女方热情地请两位来宾落座。

  一分钟后女主人沏好了茶。

  “喝茶喝茶。”

  老路环顾四周,能住在这样房子里的当然应该是有钱人,不过看女方的打扮很普通,住在这么豪华的别墅里竟也没穿金没戴银,低调?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这家的保姆呢。

  老路眼观四周,家里收拾得倒还可以,如果不是刻意收拾过的话,说明这人的个人生活习惯还行。

  “这就是老路。”老李介绍说。

  老路客气地朝对方点点头。

  “我叫张彩霞。”女方倒是很大方。

  老路再次客套地点点头。

  “老路的情况,我跟你也说过了。”老李说。

  张彩霞道:“对,我知道。”

  “老路,你看?”老李希望老路也能说句话,要不怪尴尬的。

  “哦,你家里挺干净的。”老路不知道说什么,随便来了一句。他刚刚在门口都有种不想进来的感觉,现在又有种想快离开的感觉。

  张彩霞笑笑道:“哪里,请喝茶吧。”

  聊天还没正式开始,“咣当”一声大门被踹开。

  屋里的三个人都惊了一跳。

  门外气势汹汹地闯进来一个人,很爆发的模样,进门就嚷嚷:“你要不要脸!”

  张彩霞紧张起身,直柄柄地站在那儿。

  老路和老李也懵了,僵僵地站了起来。

  来人三步并作两步进了屋,指着张彩霞的鼻子就骂:“你要不要脸?啊?我爸刚死了几天?啊?你就急着找男人了?我缺你吃少你穿了?你要脸吗?”

  老李和老路互相看了一眼,都傻了。

  这骂人的分明是张彩霞的儿子,可他们俩又脱不了身,只能傻呆呆地戳在那儿。

  “我就出去一会儿,你都把男人招到家里来了?你要不要脸?”

  老路觉得这“不要脸”三个字是骂人的话里头最狠的,尤其是骂一个女人,这个女人还是他妈。

  这老李也是,也不打听清楚,现在这鬼样子,该怎么办?

  “你们!”骂完了张彩霞,终于轮到骂老路他们俩了。“你们也够不要脸的了,两个男人大白天跑到一个寡妇家里来,干什么!想干什么?偷人啊?”

  老路一听这话,真火了,“哎,你小子说话注意点儿啊。”

  “怎么?你还有理了?你们来我家干什么?啊?”张彩霞的儿子显然是要动手了。

  “不关人家的事,行了。”张彩霞赶紧上前拦住儿子,冲老路他们说:“你们快走吧。”

  老路是当兵出身,真打起来也不怕他,不过岁数上显然没有优势。

  看老路还不服气,老李赶紧拉着他夺路而逃。

  出了大门,身后传来一阵骂声。

  老路气得肺都快炸了。

  回去的路上,老路气哼哼地在前头走,把老李甩在后面。

  “老路,老路!”老李在后面不停地叫他。

  老路停下脚步,老李赶上来,老路回过头瞪着老李,“哎,你这介绍人怎么当的?也不问问清楚?刚才这算什么?算什么!我还凭白无故被那个神经病骂了一通。我,我他妈真想揍他一顿。”

  “对不住对不住,不过我也冤枉啊,我也不知道会这样,哪知道她看着挺好的一个人,怎么有这么神经的儿子呢。”

  “你冤枉什么?是你没搞清楚状况,你既然帮我,那就得负责任啊,你怎么找这么个人介绍给我?”

  “刚才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她肯定在儿子家待不下去了,所以才想着找个人。”

  老李话还没说完,老路的火又上来了,“她待不下去了?我哪受得了啊?疯子!”

  老路扭头走了,把老李甩下,老李也不好意思再跟上说什么。

  老李也没万没想到张彩霞有这么不是东西的儿子。早知道这样,今天也万万不能带老路去啊,这事闹的,这回老路肯定很长时间都不理自己了,唉,好心办了坏事。

  老路气哼哼地回到小区。

  侦缉队怎么可能放过他。

  “哟,这么快就回来了?神速啊。”

  “怎么样啊?”

  “哟,看脸色不是很开心啊。”

  “不好啊?跟我们说说。”

  张夷也坐在其中,不过没说话。只看着小孙子玩。

  “老路,别走啊。跟我们说说,有什么不开心的?”

  老路本来就恨得慌,这帮老太太,她们这是要干什么!想看笑话?要把她们的快乐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奶奶的,太过分了。

  “没心情!”老路白了她们一眼,甩下一句话,走了。

  “路脖子!”

  老路回头,怒视张夷。

  张夷很无辜地说:“不是我。”

  “路脖子!”是米老太太叫的

  “米大姐,您就别瞎叫了,好不好?”老路无奈地说,又冲着张夷说:“这头都是你起的,现在她们都学会了。”

  张夷说:“冤枉,我改了,最近都没叫你外号。”

  “反正是你先叫的吧?她们才知道的。”

  “好好好,我不对。”张夷说。

  “行了,跟你开玩笑呢。”米老太笑呵呵地说:“别跟人家张夷生气了。你看看人家脾气多好,你生气人家就跟你道歉。多好的人。”

  老路也觉得自己刚才的言语有些过分,对张夷说:“不是你的错,是我心情不好,别往心里去啊。”

  “哎哟,我哪儿那么小气,没事没事。”张夷笑着晃晃手说。

  “奶奶,去那边。”

  “好好,走走走,奶奶带你到那边玩儿去。”

  小孙子拉着张夷走开了。

  “老路,你考虑考虑,啊。”米老太用下巴颏指了指张夷。

  老路看了看米老太,又抬眼看了看张夷的背影,“嗯,行,考虑,听你们的行了吧。”

  老路说完话转身朝家走去。

  侦缉队的同志们没想到老路会做如此回答,老路前脚一走,身后便传来“哈哈”的笑声。

  老路鼻子一哼,这帮烦人老太太,快快逃离此地。

  三回相亲了。

  老路给自己定下了事不过五,还有两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