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鳏寡

第二十九章

鳏寡 寐人雨 3104 2018-08-18 12:00:00

  老徐的睡眠还是没有改善,虽然看过了大夫,虽已经知道身体上并没有什么大毛病,但说不清楚的东西却依旧困扰着老徐无法入睡。午觉几乎一分钟都睡不了,晚上前半夜无法入睡,老徐觉得自己什么也没想,可脑子就是静不下来,一丝困意也没有,一会儿一会儿睁开眼看表。长夜漫漫,分分钟都很难熬,到了后半夜实在是困到不行了,才睡过去,然后到早上五点就又醒了,一夜也就睡两三个小时。

  天快亮的时候,老徐在朦胧中又看见了老伴,老伴还是一身黑衣,一头白发,头也不回地一直往前走,老徐一直喊她,她却怎么也不回头,像是什么也没听见,就是一个劲儿地往前走,老徐使出全身力气大喊,大喊。

  喊着喊着,醒了。

  老徐睁开眼,原来又是一场梦,眼前根本没有老伴的任何影子。

  同样的梦老徐做过无数次,而且差不多都是在天快亮的时候梦见老伴。这种情况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老徐被失眠多梦弄得没精神,人瘦了,脸色也不好。

  孩子们很担心,老徐总说没事,安慰孩子们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早上吃过饭,徐江说陪老爸出去转转,老徐说他没精神不想出去,不想走路,只想在家看看电视下下棋。徐江想起医生给过的镇静剂,看老爸这情况还是吃一片的好。

  “爸,上次看完病医生不是给开了维生素吗?爸还记得吗?”

  “哦?”老徐反应很迟钝,“不记得了,开过药吗?”

  “哦,这个也不算药,就是维生素,我给爸找找去。”

  上次看完病,徐江一回家就悄悄把镇静剂的瓶子换了包装,放进了一个维生素的瓶子里。

  “爸,就是这个维生素,中午睡觉前吃一片,晚上睡前再吃一片。我给您放外边吧,放在抽屉里您总忘了吃。”

  “行,不过,放在外头你也得提醒我,爸老了,这记性不行了,尤其是最近,什么事都忘,怕忘了写在本子上,结果本子都不知道丢到哪儿去了。”

  徐江笑笑,突然觉得心头一酸,老爸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有些健忘了,徐江担心这就是老年痴呆的开始。

  从前老妈在的时候,老爸就经常忘事,出门买东西,老妈交代了三样东西,老爸回来肯定会忘一样。出门交水费和电费,老爸肯定只交了水费,回到家拿出单子才发现忘交电费了。

  老妈以前总开玩笑说:瞅瞅你,健忘了,没了我你可怎么办啊?

  没想到这话现在已经不是玩笑了,老妈真的没了,老爸身边没人提醒这提醒那,更是把事忘得一塌糊涂。

  徐江收拾完毕,说:“爸,那我上班去了。”

  “哦,去吧。”老徐坐在沙发上,一颗一颗数着药。

  “记得吃药啊。”

  “嗯,正要吃呢。”

  “十一点钟我就回来了,您吃了药下会儿棋。”

  “行了,你快去吧。爸没事,放心吧。”

  老徐仰脖喝了药,又开始收拾药盒子。

  “那我走了。”

  徐江出了门,家里又剩老徐一个人了。

  老徐边整理药盒边抬头看了看墙上的照片,老伴端坐在那里,唉,只有照片了,人是再也见不着了。

  老徐拿起遥控器把电视声音调高,年纪大了,耳背。

  手机响了。

  老徐放下手里还没有整理完毕的药,把电视声音调低。

  “喂?”

  是老徐的三弟打来的。

  “哦,老三啊。我挺好的。没事,你不用担心。”

  ……

  “哦,我有这打算,过些天我去你那儿转转,现在你嫂子还没过百天,按乡俗我不能离开家的。”

  ……

  “咳,可不就是穷讲究吗,不过那也得讲究啊,凡事都得等过了百天再说,今天是……嗯……”老徐看了看日历,“这马上就过第七个七了,七七四十九天了。”

  ……

  “可不是?这人一走,时间过得真快,转眼七七就过,再转眼百日也就过了。唉……”

  ……

  “唉,不难过是不可能的。可难过又有什么办法,日子也总得过。唉,我万没想到你嫂子会走在我前面。”

  ……

  “我知道,我知道,生老病死不由人,道理我都明白。可惜的就是她岁数还不算大,我要能跟她换换就好了。”

  ……

  “不是瞎说,我是真这么想。其实先走的那个倒好,一走了之,两眼一闭,什么也不用管了,什么也不知道了。剩下的那个天天还得难受,以后孤苦伶仃的,日子没意思啊。”

  这些话老徐从来没跟孩子们说过。

  三叔在那边听着,两眼直泛泪花,等百日一过必须接大哥来自己这儿住一段时间,让大哥换换环境待一阵子,大哥每天自己呆在家里就剩下睹物思人了。

  “你放心吧,我没事。过一段时间,我上你那儿去。我也想出去散散心。”

  ……

  “行,你放心吧。我身体没问题。”

  ……

  “好好,你快忙吧。再聊,哎,好好,挂了。”

  老徐放下电话,突然觉得心头一阵空虚。

  老徐的日子貌似一如既往,每天出去遛弯、锻炼身体,出去的时候跟人们也有说有聊,日子好像还似从前,可回了家才真的明白过来,一切都不再是从前了,一切都变了,少了老伴什么都不一样了。

  相比之下,老徐更愿意待在外面,在外面的时候心里感觉没那么空落落的,回了家却有一种无处安身的感觉。

  过了百天,老徐决定百日一过就出去,离开家一段时间可能会好一些。孩子们也是这么想的,过了百天带老爸去他想去的地方散散心,总比成天呆在家里对着照片发呆强。以后时间长了就会好些了。

  放下电话,老徐又开始收拾茶几上摊开的那堆药,这是老徐的习惯,每个星期一他都会把这个星期要吃的药提前准备出来,放在药盒里,按照从星期一到星期天每天早中晚三顿分好,每顿吃几种吃几粒,都一格一格地放好。没办法,老了记性差,经常忘了吃药,老伴专门给他买了这种药盒。

  老伴以前开玩笑说:这种药盒就是给你这种老年痴呆患者准备的。

  说实话老徐真感谢这药盒,自从有了这盒子,忘记吃药的时候果然变少了,偶尔也会有忘一两次,那也难免。

  有一次,老徐一边在电脑上下棋一边吃药,下完棋才发现吃错药了,现在是星期二早上,结果老徐把星期三晚上的药给吃了,事后老徐自己都纳闷,怎么就拿错了呢?不应该啊?唉,老了,他以前总烦老伴唠叨他,最烦老伴开玩笑说他老年痴呆,现在老伴没了,没人唠叨操心还真不行了。

  在下棋吃错三次药之后,老徐再也不敢在下棋的时候吃药了,一下棋就分神,一分神就吃错药,屡屡如此,吃错了药多吃了药都不是闹着玩儿的,孩子们也一再提醒一再警告他。

  药还没整理完,手机又响了。

  “喂?”

  ……

  “哦,老关啊。”

  自从老徐的老伴去世,这老关就频繁来电话劝老徐跟他进养老院。

  “哦,我还行吧。你呢?在那儿挺好吧?”

  老关向来在电话里只夸养老院的好,目的就是劝老徐也来,老徐当然明白他的意思,上次老关来家里相劝,老徐也不是没考虑过,不过后来思来想去,去养老院是最后的办法,从心里讲老徐更愿意在自己家里养老。

  “哦,我打算过了百天去我弟那儿住一段时间。”

  ……

  “老李也去你们那儿参观了?他也要住那儿了?哦,那也挺好,跟你就个伴儿。”

  老徐正觉得不好意思拒绝老关头呢,一听老李也要去养老院住,正好,有了老李就先别劝我了。

  “看病?你怎么了?养老院那边没有医生吗?”

  ……

  “那儿看不了这病,那你怎么办?”

  ……

  “就是,养老院环境是好,不过就是离城里远,医疗不便利,那你看病的时候就回家来住,看完病再去养老院呗。”

  ……

  老关跟老徐念叨了半天住在养老院看病怎么怎么不方便,还有谁谁谁又走了。

  老徐有些纳闷,今天老关没有竭力相劝,看来老关经过一段时间的亲身实践,对养老院的态度也有所改变,看来那儿并不像他以前嘴上所夸的一味的好。

  如此,老徐也就渐渐打消了去养老院的念头。

  咚咚咚,门响三声。

  老徐一听就知道,肯定是二叔那个聋子,每次都把门砸得山响。

  一开门,老徐笑笑:“我就知道是你。”

  二叔笑笑,“敲门的声音是不是太大了,他们都说我敲门声大。”

  “不是大,是巨大,十六楼都能听见。”

  “呵呵,唉,我这耳朵真是不行了。”

  “你配个助听器啊。”

  “有啊,可戴上呜隆呜隆直响,更听不清楚。”

  “你呀你,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让你买个好的贵的,净买那便宜的,那便宜的它能好使吗?”

  “哎,我那个不便宜呢,五百块呢。”

  老徐笑他,“下次你买它个五千的,肯定好使。别抠唆那几个钱了,人家孩子们都不需要你的钱,别给人家攒着了,自己该花就花吧。”

  二叔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谁说孩子们不需要?坤子的车还是我买的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