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鳏寡

第二十八章

鳏寡 寐人雨 3149 2018-08-17 12:05:00

  老路回到小区里,妇女侦缉队还没散场。

  老路居然坐下来,听取她们的参谋意见。

  “不行啊,老路,这不明摆着要你的钱和房子吗?”

  “不行不行,这最后一条太过分了,什么玩意。”

  “哦,仗着自己漂亮就提这么过分的要求。她能有多漂亮?你都这岁数了,要那么漂亮的有啥用?是不是老路?”

  “其实上次你相亲的那个就挺好嘛。”

  “丑能丑成啥样,你毛病多吧?挑三拣四。”

  “就是,最重要的是人家愿意跟你过日子。”

  “你呀,人老了,心还花着呢。非得漂亮的,那天仙你伺候得起吗?”

  老路真没跟她们中任何人提过上一次相亲的事,怎么这伙人都知道了?

  唉,在这个小区里谁都没有秘密,侦缉队无所不晓。

  老路后悔跟这帮人说这些了,跟她们说这些干什么!真是吃饱撑的!真是自找的。刚才直接回家多好。干吗跟这些闲疯了的老女人们瞎扯。

  “走了,回家了。”老路满脸不悦,起身回家。

  “哟,路脖子,走啊?”

  说话的人是张夷,一手领着小孙子,笑呵呵地走过来看着老路。

  老路本来就气不顺,被人这么一叫外号,更不爽起来,气呼呼道:“别瞎叫,别瞎叫!”

  “哟,谁惹我们路脖子了?怎么气成这样了?”

  “走了走了。”老路气鼓鼓地离开了。

  “老路。”有人想叫住他,“别走啊,怎么张夷一来,你就要走了?”

  “什么呀?跟她来不来有什么关系?我回家了。”

  “真是的,老路你这人不对啊,人家张夷又没惹你,是不是?”

  “我都说了,跟她没关系,我累了,我困了,要回家了,行吗,老姐姐们。”

  老路不再理会她们,走了。

  “老路,你考虑考虑我们张夷,啊。”

  还是有人不放过老路,在他身后一直喊话。

  老路觉得耳朵边有无数蜜蜂嗡嗡,赶紧快走几步。

  “别瞎说了,你老开这种玩笑,不好吧。”米老太道。

  “没瞎说,男的未娶女的未嫁,怎么就不行?是不是张夷?”

  张夷没法回答这问题,只顾蹲下跟小孙子玩儿。小孙子乐呵呵的,“奶奶,我给你这个小草。”

  “哎,真乖。”张夷温柔地笑着跟小孙子说。

  “张夷,我不是开玩笑,我是真心替你着想。”

  张夷不说话,想听听看这位知心李老姐姐怎么说。

  “首先,老路这人怎么样?”

  张夷不语。

  “不错,对吧。你们又是熟人,对吧?互相又了解,比起别人来不用那么磨合。老路也准备找老伴,你也不可能一直单着过下去,是不是?”

  张夷看看李姐,继续听着。

  “你每天从那么大老远跑过来给看孙子,多辛苦啊。要是也住在这个小区多方便啊,你说呢?你的儿子儿媳妇和老路的闺女也都认识,多好,你想想我说的话。”

  “嗯,她说的有点儿道理。”米老太双手抱着拐杖,平心静气地道:“你还年轻,总得往前走一步,如果要走这一步的话,老路是个不错的人选,她刚才给你分析的都在理。”

  米老太这么一说,张夷笑了笑,“哦,我暂时还没想过。”

  “没事的时候可以想想,你也看出来了吧?这老路可是香饽饽,天天有人介绍,说不准哪天就跑了,你到时可别后悔,有好的就抓紧时机,千万别错过了机会。”李姐道。

  张夷不好意思说什么,笑了笑,跟小孙子逗了两句。

  “你也不用不好意思,这是很现实的事。”李姐道。

  “奶奶,吃饭了。”米老太的孙女婿给奶奶送饭来了。

  米老太儿孙满堂,重孙今年都六岁了。米老太和二儿子及大孙女住在同一个小区,每天午饭和晚饭都是由二儿子或者大孙女给做好了送过来,这乖孙女婿几乎是每天都过来看老太太,深得米老太的喜爱。

  “乖孙,奶奶这就回家。”米老太拄着拐杖起身。

  张夷赶紧过去扶她,“小心点儿。”

  米老太笑笑,“没事,没事,谢谢。”她抓了抓张夷的手,道:“我看老路不错,你考虑考虑啊。”

  张夷不好意思地笑笑。

  米老太在孙女婿的搀扶下一步一步挪着回家了。

  “奶奶,跟我去那边,那么有好多草呢。”小孙子拉着张夷的手,往边上拽。

  “好好,走走走。”张夷跟着小孙子走了。

  侦缉队看看时间不早了,也散了,回家做饭去了。

  小孙子在草地上玩儿,张夷坐在一旁思索刚才她们说过的话,自己将来可能还得有个伴,那这老路?唉,算了,再说吧。张夷懒得琢磨,累得慌。不少人劝过她,年纪不大,还是往前走一步的好,孩子们也劝过她,都表过态,在妈找老伴这件事上绝不阻拦,只要妈能幸福就好。可张夷总觉得如果找了老伴有些对不住孩子们,这可是给孩子们找了后爹啊。有人说过她思想太封建,这都什么年代了,什么后爹后娘的,再说孩子们都同意,自己还瞎想什么呢。说老实话,这两年要不是有这小孙子,自己实在也太孤单了,不过看孙子也只是白天,晚上总是还要回到自己家的,一个人孤零零的,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确实也没意思。张夷想过很多次,晚上要也有个说话的人就好了。

  可这个人,会是路脖子吗?唉,谁知道呢,看缘分吧。也许自己乐意,人家还不这么想呢,再想想这路脖子,他条件不错,自从老伴去世之后,介绍的人就踏破门了,虽然路脖子跟自己挺熟,可论起找对象那又是另一回事了,路脖子的要求恐怕也低不了。自己行吗?

  咳,再说吧再说吧。张夷晃晃脑袋,结束了自己的胡乱猜想。

  老路果然是香饽饽。刚回到家,饭还没来得及吃,电话就进来了。

  老路的气还没完全消,一边走去接电话一边碎碎念,“谁呀?大中午的,还让不让人吃饭了?”

  走过去接起电话,“喂。”

  ……

  “又介绍?不见了。正烦着呢。”

  ……

  “今天就是去见的那个,看了照片蛮以为挺漂亮,觉得可能有戏,结果对方提了很多高要求,我恐怕是不能答应。”

  ……

  “什么条件?那可多了,要钱要房子,以后还不准我的孩子们登门。”

  ……

  “是过分吧?所以算了。”

  ……

  “后天?”

  ……

  “什么?去人家家里?相亲啊?合适吗?”

  ……

  “在外头见面不行吗?我不愿意去别人家里。”

  ……

  “唉,真是的。行吧,见就见,我看这事恐怕是持久战。”

  ……

  “相了四十多次?谁呀?真的假的?”

  ……

  “这事怎么那么难哪?比他妈头一次结婚还麻烦呢。”

  ……

  “唉,老了老了,还得弄这事。行了行了,后天上午十点我等你。”

  老路放下电话,这相亲相到什么时候算个头啊?

  刚才来电话的老李说,他有个朋友相了四十多次亲才找到个老伴。至于吗?

  老路本打算事不过三,不过照现在这情形,过三是肯定的了,但无论如何不能过五吧,几十次相亲,不成折磨了吗?要让自己来个几十次,宁可打光棍得了,这年轻人找对象也没这么费事的吧?老了老了还穷折腾。

  回过头来想,不折腾不行啊,是自己想找,自己要找,那要找就得拿出个认真的态度,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要找的这个女人可是要陪自己走完人生的,这不是件简单的小事,这是人生大事。

  老路向来是个认真的人,这事自然是马虎不得。

  前两次相亲让老路心里都不痛快,丑的太丑,漂亮的事又太多。

  老路明白了,这长相居中就可,漂亮的自己给人家买不起单,漂亮的那都是娘娘,领回家得端着贡着伺候着,自己也一把年纪了,伺候不起这样的。能找到个样貌看得过,能过日子的就行。自己的条件吧,不上不下。

  可这人哪,还得靠眼缘,得对上眼才行。

  张夷?

  老路脑海突然闪现出了张夷的模样。

  她在这个小区看孙子也有两年了,出来进去的经常跟自己说话,怎么从来没往她那儿考虑过呢?细想来其实张夷是个不错的女人,跟自己又熟,家里也都了解。跟前两次的相亲对象相比较,张夷比那丑的顺眼,比那漂亮的居家。

  嗯,老路边琢磨边点点头,心里揣摩着什么。

  老路吃过午饭,躺在床上午休,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唉,这是怎么了?怎么也失眠了?

  前些天老徐总跟他说有失眠的毛病,怎么现在换自己也开始睡不着了。

  老徐是因为家里的事烦得睡不着,老路当时还劝老徐别想那么多。现在轮到自己也不得不多想了,看来呀,这人老了都会有睡不着的时候。老了,本就脆弱了,事儿再一多,睡眠就完蛋了。

  不过睡不着老路也不想起来,一直躺在床上,两眼瞪着房顶。

  后天那破相亲怎么办,还去不去?去吧,真是硬着头皮,不去吧,又碍于熟人的面子。

  唉,刚才就不应该答应,现在也不好再改口了。

  还要去女方家里相亲,别扭。

  老路叹气,翻身,翻身,再叹气。

  不想了,后天去!

  事不过五,老路下定了决心,相亲这玩意最多五次,不行就以后自己过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