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鳏寡

第二十七章

鳏寡 寐人雨 3479 2018-08-16 11:25:00

  阳光和暖的上午,老路直着脖子推着自行车往小区外走。

  米老太正跟侦缉队在楼下晒太阳。

  米老太是岁数最长的和善街坊,大家出于礼貌出于乐意,都会主动跟她打招呼。

  老路笑了笑,“米大姐,晒太阳呢。”

  “啊,你出去啊?”米老太的回答很简单,她本人不爱打听别人家的事,不过她无所不知不无所不晓,小区里所有的信息都会及时地传达到米老太的耳中。

  老路是真心不想理会侦缉队那些老女人们。

  这帮女人每天闲得就剩下聊八卦了,并且叽叽喳喳个没完,老路一听她们说话就脑仁疼,每次出去都会路过这帮老妇人,她们怎么这么早就出来晒太阳了?瞎勤快!

  说她们是侦缉队一点儿都不夸张,谁家有几个的儿子几个闺女几个孙子孙女外孙子外孙女,她们一清二楚,就连别人家的七大姑八大姨她们也全都认识。谁家今天倒了几回垃圾,谁家买回了什么东西,没有逃过她们眼睛的。

  老路烦她们的原因,是她们知道就知道吧,知道以后总要叽叽歪歪歪瞎吵吵,老路一看到这帮老妇们活动着的喙部就心烦意乱。

  最可气的是她们还就喜欢开老路的玩笑。没办法,谁让大家是几十年的老街坊。

  老路每次路过这帮老妇人都有一种闯关的感觉。

  老路本想跟最年长的米老太打个招呼就罢了,不过侦缉队怎么可能放弃开老路玩笑的机会。

  “老路,够精神的。”

  “打扮得这么漂亮这是要去哪儿啊?”

  “那还用问?肯定是有好事呗。”

  “哈哈。”

  老路朝说笑的人群定定望过去,愤愤道:“你们这帮闲人,讨厌啊。”

  “哈哈哈。”

  老路本来是真心生气的一句话,那帮女人居然没拿他当回事。

  “老路,不是相过一次亲了吗?没看上啊?”

  老路朝说这话的人剜了一眼,“管得着吗你。”

  “哟哟哟,不高兴了?关心你嘛,大家几十年的老邻居,你这态度不太好啊。”

  “今天要相亲的这个有戏吗?”

  “哎,长得怎么样?”

  “见过照片吗?你得先看照片,觉着顺眼再去见本人。要不多浪费时间啊。”

  “就是就是。”

  “哈哈哈。”

  老路转过头,只说了三个字:“我走了。”

  老路骑上车出发了,身后的侦缉队还不放过他,“等着你的好消息啊。”

  “太丑的就算了。”

  这帮老妇!

  老路只想快点儿骑出小区大门,逃离这帮死女人。

  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太丑的就算了”,莫非上次相亲的事她们都知道了?我没跟别人透露过啊,这帮无孔不入的老家伙,哼!

  本来大好的天气、大好的心情,听完这帮女人的唠叨,心情就打了个对折,还得在路上恢复一下情绪才能去相亲。

  今天要相亲的这个人,老路还真看过照片了。

  由于上次惨痛的经历,老路这次慎重了,特地跟介绍人要了照片,看了之后觉得长得还不错才去见面。

  老路通过总结了上次的经验教训,也算是明白了,不管什么岁数的男人看什么岁数的女人,首先都要看脸,女人的脸决定了男人的下一步行动。

  还是上次那家茶馆儿。

  这次是老路先到的,他选了一间雅室,坐在里面先平复了一下情绪,闭目养神,给自己充充电,把脑海里那些烦人老太太们的音容笑貌都拉黑。然后整理好衣衫,静等放在桌上的手机响起。

  已经过了约会的时间,对方还没有到。

  老路有些着急了。

  老路是军人出身,时间观念极强,什么事从来都没迟到过,自己又是个急性子,一看过点了人还不出现,老路有些不爽了。

  耐着性子,再等等。又过去了十分钟,老路终于耐不住性子了,拿起手机拨了那人的电话。

  “喂?”对方声音温柔。

  “我是老路,你到哪儿了?”

  “哦,你好你好,我马上到。”

  “好好,别着急。我已经到了,我等着你。别急。”

  “稍等两分钟,我正过马路呢。”

  “好的好的,我在雨读雅间等你啊。”

  对方马上就到,声音还挺好听,老路不生气了,心中还有些小小激动,笑了笑,充满期待地放下电话。

  老路又整理了整理衣服,直了直脖子。

  虽然说是两分钟,结果过了十分钟对方才出现。

  来人样貌漂亮,老路认为本人比照片还好看。

  “你好。”老路马上站起来打招呼,伸手示意对方,“请坐。”

  对方礼貌地笑笑,点点头,坐下。

  “想喝点儿什么?”老路认真打量着坐在对面的相亲对象,心里挺得意,这比上次那个漂亮太多了。

  “哦,现在这个时候,喝绿茶吧,井龙。”女方的回答挺爽快。

  嗯,还懂茶,我看行,老路心里开出一朵小花,喜笑颜开道:“好好,喝龙井,服务员,来一壶龙井吧。”

  下了单,老路才翻看价目表,一壶新龙井要288大元。

  老路虽然心疼,但钱终归是要由男人来出的,而且看在对方漂亮洋气的份儿上,也算是物有所值吧。

  “怎么称呼啊?”老路绽开一脸笑容,客气道。

  “哦,我叫陈雪莲。”对方也客气回答。

  “哦。”老路点点头,“雪莲,好名字。”

  “好什么呀?雪莲虽好,也陈旧了,老了。”

  老路笑笑,没想到对方会如此作答,看来这人不光漂亮,还会开玩笑,懂幽默的女人有魅力。

  “您的茶。”服务员微笑着送上一壶热茶,然后转身出去,轻轻关上门。

  雅间里只有老路和老陈两位同志了,两个人独处,老路多少觉得有些不自在和不好意思,脑子在高速运转,在脑海里寻找合适的词句。

  “请吧,尝尝这茶怎么样?”老路目前只找到这一句合适的话。

  老陈同志尝了一口,微微一笑,“嗯,味道不错。”

  老陈同志放下茶杯,看了看老路,那意思是在等老路开口,老路居然还没有在浩瀚无垠的词典中寻找出下一句话,他觉得自己今天有些发傻,发挥太欠水平。

  其实可以很直接嘛,可以跟上一次相亲一样嘛,直来直去问答就可以了呀。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对方漂亮让老路一时忘词了,还是因为对方漂亮,老路觉得有话直说可能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对待难看女人和漂亮女人的态度果真截然不同。

  上次的果断也是老路自己没曾想到的,这次的犹豫似乎也出乎老路的意料。

  “哦,那我说吧。”

  呼,老路松了口气。先听听对方的意思也不错,先听听看。

  “我呢,有一个儿子一个闺女,儿子在北京,闺女出国了。都不在身边。我丈夫去世一年多了。所以我想再找个老伴儿,我说的老伴是要求结婚的那种,必须领结婚证的。”

  老路觉得这个可以答应,于是点了点头,这点头在对方看来是在认真倾听的肢体回应。

  “结婚以后,我就是你的合法妻子了,你每个月要给我两千块钱零花钱。当然我可以给你做饭,这个没问题,但菜钱必须你来出,一个月一千,我觉得应该不算多吧。”

  这就三千了。

  这次老路没再点头,只是安静地继续听着,对方这要求……

  “还有,如果你将来走在我前头呢,这房子肯定要归我的。因为咱们结婚了,我是第一继承人,对吧?”

  还要房子?

  老路觉得这288块的茶钱花得有些不值了。

  这位雪莲同志的要价太高,是因为她漂亮吗?漂亮女人果真身价高,但恐怕自己接不住啊。他只有耐着性子且听听她还有什么要求。

  “还有,因为我的子女都在外面,我们结婚以后他们也肯定不会来家里,所以为公平起见,你的子女也不要来家里。”

  子女还不能登门了?

  这条件过分了吧?

  老路刚刚还有礼貌地微笑倾听,越听越笑不出来了。

  眼前这是位美女,虽然上岁数了,也确实是美,美且洋气。

  不过这老美人提出来的要求老路有些无法接受。

  “哦,我暂时能想到的就这么多吧。你看呢?”

  雪莲同志倒是爽快,然后就把话题抛给了老路。

  这个时候老路不说话就不合适了,人家已经发问了呀。

  老路喜欢漂亮的,为了漂亮的,某些条件也可以将就,比如钱,零花钱可以给,菜钱可以给。不过这房子嘛,就不行了,还有不让孩子们登门,就更有点儿过分了。

  “嗯,你刚才说的我都认真地听清楚了。”

  “那你同意吗?”雪莲同志毫不迟疑地追问。

  “嗯……这个嘛。”

  老路在脑海里寻找到了两个字——不行。可他不好意思说出口,拒绝美女还是挺难的。

  “哦,你可以考虑一下儿。”

  “也好。”老路觉得“也好”这两个字比“不行”更适合现在的情景。

  “对了,我可以问问您原来做什么工作的吗?”

  “我以前是跳舞的。”

  怪不得脸漂亮身材好呢,跟职业肯定有关系。

  老路说:“哦,我退休以前是……”

  “我知道,介绍人老李都跟我说过了,你条件不错,孩子们也孝顺,所以我也是考虑再三才来跟你见面的。”

  “哦,是吗?”老路心中升起不少骄傲,美女千挑万选后才决定跟自己见面的,可见自己的魅力不小。“我想跟孩子们商量一下,你看……”

  “没问题,一天时间。”雪莲同志说话嘎嘣脆,“你只有一天时间,如果一天之内没有回复,我就不再等了。”

  老路觉得这相亲如同一场买卖,如果你犹豫了,如果你不早下定金,货就会被别家收了。

  “好,一天时间。”老路答应了。

  他得让自己静下来好好想想。自己到底想要一个什么样的老伴?漂亮的?能过日子的?省钱的?有爱心的?善良的?

  老路没有定过标准。可是上次的那位,那模样,他肯定是受不了的,想起来就如同吃了什么难以下咽的东西。

  眼前这位倒是模样好,可提出来的条件老路又有些难以接受。

  难道就没有一个人长得又顺眼,不用长得跟这位一样漂亮,顺眼就行,然后又能像上次那位那样没有任何要求地愿意跟自己一起生活。

  唉,难两全啊。

  丑的,不提条件不提要求,但自己看不上;看上漂亮的吧,人家条件又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