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鳏寡

第二十六章

鳏寡 寐人雨 3849 2018-08-15 12:00:00

  “路璐来了!”表哥表嫂在门口迎接。

  “哥,嫂子。”

  路璐笑着进来,往里瞅了一眼,看见了表姑,高兴道:“大姑!”

  “路璐!”大姑笑迎出来,“哎呀,好久不见,快来快来,大姑这房子好久没来过这么多人了。”

  路璐从小就跟大姑好,一见了面就亲热得不行不行的。

  “嫂子,这个。”路璐递过手里拿着的水果和牛奶。

  表嫂接过来,客气地笑笑,道:“你看你,买它干吗?快里边坐吧。”

  路璐亲热地拉着表姑的手,“大姑,好久不见,可想你了,大姑累不累?坐了那久的飞机。”

  “嗯,说实话还真有点儿累了。大半年没见你了。”表姑拉着路璐的手坐下。

  “是啊大姑,大半年了,时间过得真快啊。您在外国挺好的?”

  “好啊。刚从你大哥那儿回来,我说想回老家看看老朋友,你二哥二嫂陪我回来住两天。”

  路璐笑笑,“见您一次真不易啊。您不是在外国,就是在首都。”

  “呵呵,这不回来了吗?你爸怎么样?我明后天去看看他。”

  路璐笑,“我爸好着呢。”

  表嫂边系围裙边说:“妈,路璐,你们坐着,我们做饭去了。”

  “嫂子,我帮你吧。”

  “不用不用,你陪大姑聊聊天儿吧。”

  “哦,什么都不干,那我多不好意思啊。”路璐笑嘻嘻道。

  “得了吧,你就假别客气啦。”表哥笑道。

  “怎么说话呢?大姑你看他,真是。”路璐还像小时候似的,表哥一招惹她,她就跑到表姑那儿告状。

  表姑笑着摇摇头,道:“你们俩,从小就没个消停,不是我弄坏你的小汽车啦,就是你抢我的洋娃娃啦,在一起玩儿的时候,没一天不吵不打的,现在都多大了,还这样,真是。”

  “大姑,他就是净欺负我,他都敢当着嫂子的面欺负我,真是不像话。”路璐说着自己都乐了。

  “呵呵,你们呀,你们就爱逗来逗去,还跟个小孩儿似的。行了,不管他们了,让他们弄吧。走,路璐跟大姑上卧室去,给你带了礼物。”

  路璐乐呵呵道:“真的?太棒了,哎哟,我的亲姑。”

  放在卧室里的两只大箱子还没来得及打开。

  “大姑这次带了这么多东西?”路璐走过去拎了拎箱子,“哎呀妈呀,这么重,大姑你自己怎么带回来的呀?”

  大姑笑着坐下,准备开箱,“我厉害吧,这次不光给你们都带了东西,还给几个老伙伴也带了东西。”

  大姑在箱子里翻找,拿出一盒包装精美的玩具,“这是给毛毛的。”

  路璐笑道:“哟,您还给毛毛买了礼物呢,谢谢大姑姥姥。”

  “那当然,我是亲姑姥姥,我这心里惦记着孩子呢。”

  路璐很感动。

  “这个,给你的。”大姑递到路璐手里一只女包。

  路璐小心翼翼地接过来,感动得快眼泪汪汪了,“哇,我的亲姑,名牌啊,很贵重的。”

  大姑看路璐还跟孩子一样,抿嘴一笑,“喜欢吗?”

  “喜欢啊,太喜欢了,谢谢我的亲亲大姑,太漂亮了,我正想买个包包呢。”

  路璐迫不及待地拆去包装,把包拎在手里,在穿衣镜前晃来晃去,“真漂亮,太喜欢了。谢谢亲姑。”

  大姑乐了,“行了行了,这谢来谢去的,谢了半天了,你喜欢就好。”

  路璐笑嘻嘻地点头,“嗯,超喜欢。”

  大姑迟疑了一下,才道:“哦,路璐,我听说你婆婆……”

  路璐收起包包,坐下来,“嗯,我婆婆走了两个月多了。”

  刚刚欢腾的气氛一下子冷了下来。

  “唉,没办法,得了无力回天的病,没办法啊。”大姑感慨。

  “是啊,唉。”路璐叹道。

  “唉,我跟你公婆都是同学,一个学校的,跟你公公还是同班同学,真没想到……”

  “是啊,我婆婆身体一直很好的,可一得就是不治之症。”

  “这人老了呀,真的很难讲,说走就走。”

  路璐看大姑眼泪汪汪的,递过一张纸巾。

  大姑拭了拭眼角,道:“唉,你公公呢?还好吧?多宽慰他吧。”

  “嗯,还可以吧。自从婆婆走后,他精神上不好,很痛苦,但不跟我们说,都放在心里。前两天一喝水就呛咳,我们挺害怕的,怕他有新的脑梗,更担心他得了我婆婆那类的病,带他去医院检查了一趟,找专家给看了看。”

  “是吗?检查得怎么样?”

  “不是我们担心的那类病,我们也就放心了。大夫说主要是心理作用,是情绪上的事。”

  大姑叹道:“唉,家里出了这样的事,心情怎么可能好呢?我理解,我也是过来人。”

  “现在我们最担心的事就是公公的身体。老太太没了,老头儿可不能倒下了。”

  “是啊,等再过一段时间,给你公公找个伴儿吧。人老了最怕孤独,尤其这男的,连个饭也不会做,需要有个人照顾他。”

  “嗯,大姑说的是,我们也是这么想的,再等等,等我婆婆过了百天之后。”

  路璐看了看大姑,欲言又止,可这事如果她不开口就没有合适的人了,她很想帮老公公的忙,给老公公尽尽孝心,于是小心道:“大姑,有件事,我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大姐笑笑,“你这孩子,有话就说呗,跟我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呢?”

  路璐不好意思地笑笑,“嗯,大姑,是这么回事,我公公也想过找个伴儿,我听我公公念叨过,他倒是提过一个合适的人选。”

  “哦,那他要想找的话,你们帮他留意一下吧,他要有目标那更好办了。”

  路璐点点头,小心地注视着大姑的表情,“嗯,他心里有目标人选,而且吧,他认为这是他唯一的合适人选。”

  “哦?那挺好啊。”

  大姑边整理箱子里拿出来的东西边说,并没有注意路璐说话时的表情流露。

  路璐想,话既然都说出来了,那就说明吧,“其实我公公说的那个人就是大姑您。”

  大姑怎么也想不到侄女会提到自己,先是一愣,而后一笑,“什么?”

  路璐道:“是真的,我公公提到过那个唯一的合适的人选就是您。”

  这消息无论如何大姑都觉得突然,想了一阵儿,才道:“哦,我觉得可能你公公觉得我是他的同学,我们小时候也是街坊,他现在这个时候正需要一个人,他想到了我,应该是觉得我这个人还算可靠吧。”

  “那是肯定的啊。不过,我想问问您,您是怎么想的?”路璐仔细观察着大姑脸上的变化,小心求证。

  “我呀,首先我得感谢你公公想到了我。”大姑边答边想。

  感谢?路璐一听这俩字就明白了,大姑这是拒绝的意思。

  大姑慢慢道来:“路璐你是个孝顺孩子,你能为你老公公操这个心,说明你懂事,大姑觉得很欣慰,有你这样的孩子在身边,你老公公挺幸福的。我自己的情况其实你也清楚,你姑夫走了有些年了,这么些年,我自己就没想过要走这一步。首先,我这个人,你也知道,我是个非常传统的中国女性,从来没想过要再婚这种事。而且我已经这个岁数了,自己也过了好些年了,孩子们也都很好,我就不想再考虑这事了。再有,我至今对你姑夫还十分怀念,我不可能找别的人。”

  路璐认真听完大姑的表述,大姑已经把话说得这么清楚了,理由充分,拒绝得很干脆,那也就没什么话可说了。

  公公虽有愿,但大姑无此意啊。还好,老公公对这件事也只是提了几句,也没敢抱太大的希望,不然他会失落的。

  大姑有她自己的生活信念,她已经从痛苦中走了出来,现在幸福地生活着,这是她最好的状态。

  大姑继续道:“在我认识的人当中,男人没了老伴以后再找的比较多,但是女的就比较少,可能是因为男人们的生活自理能力相对较差吧,还需要一个人帮他打理日常生活,而且我想,你公公现在还处于悲伤期,太孤独太空虚,等再过一段时间以后,他情绪上就会好起来,可能想法上也会有所改变吧。”

  “嗯,也许吧。”路璐似信非信地点头。

  路璐有时也觉得这男人女人太不一样了,男人没了老伴马上就想再找个新的,这倒不是说公公有什么不对,她只是听说过很多这样的故事,就事论事。而女人呢,有的女人一守寡就是好几十年,却也没想过要找个男人。

  这男人女人确实不是一样的动物,无论从自然角度还是从社会角度看,都不同。

  大姑道:“你们就多陪陪你公公吧,他现在正需要人陪。他想找老伴也是因为没人陪伴太孤独了。不过,要是这样嘛,我本来还想以同学的身份劝劝你公公,这样的话倒不好说了。”

  路璐有点儿怪自己多嘴了,“哦,其实也没什么,这事是我自己要问的,我公公不知情,大姑您就当什么也没发生吧。”

  “咳,不好吧,既然他有这个想法了,我怕跟他话说多了,误导了人家就不好了。最近我还是不打电话也不去看他的好吧?”

  路璐责怪自己问得太着急了。大姑本来要给公公去电话的,本来要去看望公公的,都怪自己嘴太快了。但又一想,大姑说的也对,不联系可能是最好的办法。而且今天跟大姑的对话也最好不告诉公公,没有消息是最好的消息,时间长了所有人都不再提,老公公自然会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看来还是得给老公公找个保姆了。

  因为老公公说过,大姑是唯一合适的人选,如果不行那他就不找老伴了。公公的本义是要找一个志同道合的伴儿,退而求其次才是找保姆,有一次公公跟路璐说过:”凑合找个保姆得了。“

  现在看来,也只能凑合找个保姆了。

  其实他们哥儿几个私底下都觉得找保姆最合适了,省心省事,找个老伴将来的麻烦太多,本来家里人就多,三个儿子三个儿媳妇,要是再弄来个不省心的老太太,那这一家子还不乱套了。这样的故事听得太多了,多少人家就因为找了个新老伴弄得鸡飞狗跳,甚至恨不得人脑子打出狗脑子来。

  “路璐。”

  “啊?”听见大姑叫她,路璐这才回过神来。

  “你不会因为这件事对我有什么意见吧?”

  路璐赶紧笑笑,“大姑,瞧您说的。怎么可能呢?您是我亲姑,给我买名牌包包的亲大姑啊。”

  大姑也笑,“那就好。因为你说出来了,我也就直说我的想法了,我就是这么个性子,有话就直说了。”

  “其实我也就是帮老头儿问问,我公公并不知道,主要是徐江让我问的。您也知道,他们家的人都挺孝顺的,老爸既然提出来了,总得帮老人问问吧。”

  大姑欣然点头,“嗯,你们做子女的心情我很理解。你们也是孝心一片。”

  “所以大姑您也别太往心里去,您要是在路上碰见我公公,该怎么说话还怎么说话。您说是吧?好不好?”

  “呵呵,好,我没事,我怎么会往心里去?你想多了。”

  “呵呵。”路璐不好意思地笑笑。她本想帮老公公和大姑凑成对,看来没戏了,他们还得再给老公公寻摸一个合适人选。

  “吃饭喽!”表哥喊了一声。

  “哎——,来了。大姑,咱们吃饭吧。谢谢大姑送的包包。”路璐笑得美滋滋的。

  “好,吃饭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