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鳏寡

第二十四章

鳏寡 寐人雨 3737 2018-08-13 12:05:00

  徐江和路璐十一点准时进了老爸的家门。

  每次轮到他们做饭从不迟到。

  三儿媳妇路璐凭这一点就让老徐很信任,单单就这一点,在老徐心里三儿媳就比二儿媳妇强多了。

  沙敏向来没时间观念,想来就来了,不想来就算了,即便来每次来也是姗姗来迟,迟到开饭时间都到了她还不现身。老徐说她吧,也不合适,人家是来照顾伺候你的,你就别挑三拣四了,再说那是儿媳妇,不是自家闺女,老徐这个当老公公的也不方便说什么,要是闺女倒好说话了,该批评早批了。批评儿媳妇这种事,老徐是真做不出来,全靠她们自觉了,不自觉就算了,睁一眼闭一眼,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要儿子每天能按时按点来就行了。

  徐江和路璐进门的时候,老徐正在擦地,这是老徐几十年不变的生活习惯,地必须一天三擦,跟一天吃三顿饭一样必不可少。

  看见独自在家里忙活的老爸,路璐道:“爸,您歇会儿吧,我来吧。”

  “没事没事,待着也是待着,我活动活动。”老徐没有停下手里的活。

  徐江走上前接过老徐手里的墩布,“爸,给我吧。”

  “不用不用,我擦吧。你们做饭去吧。”

  “来吧来吧,给我。”徐江抢过老徐手里的墩布,“爸您下会儿棋去吧。”

  “哦,刚下完。”

  “那就看看电视。”徐江道:“您多休息,少干活。”

  “我天天闲着,就干了这么一点儿活你还不让干。”

  “快歇着快歇着。”徐江拿着墩布往卫生间去了。

  “中午给您做条鱼吧,好吗?”路璐道。

  老徐微笑道:“好啊,我特别爱吃你们做的鱼。”老徐爱吃鱼爱吃肉,三儿子和儿媳妇做得又好,更重要的是他们很细心,很清楚老爸爱吃什么想吃什么,这是这两个孩子的乖巧之处。

  路璐笑了,“爸喜欢吃就好,那您歇着,我去厨房了。”

  老徐看见路璐,操心起了老路,“哦,路璐,你爸中午怎么吃饭?要不要叫他过来一起吃。”

  “哦,您不用操心他,我爸中午有饭局,出去了。”

  老徐笑笑,“你爸好人缘啊。”

  “您说说他,也真的是,回来这些天几乎天天有人请,净在外头吃,也不跟我们聚一聚。”

  “哦,那明天他要是在家,就叫他一起过来吃饭吧。”

  “谁知道他有没有别的事,他行踪不定,我也不清楚,我问问他吧。”路璐笑着回答。然后便去忙了。

  老徐往沙发上一坐,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一万年不变的中央电视台一套节目。

  家里的电视有一百多个频道,可老徐永远只看这一个频道,早上的《早间新闻》,中午的《午间新闻》和《今日说法》,晚上的《新闻联播》和电视剧,永不改变。

  老徐也知道电视里还有其他一百多个台,不过有时候也懒得找,更重要的是这么多年跟老伴儿已经习惯了,习惯根深蒂固,生活每天不自觉得就按这个习惯运行着。

  午饭备好。

  “爸,可以吃饭了。”徐江道。

  “哎,好。”老徐从客厅里移步到餐厅,客厅里电视没有关,老徐喜欢一边吃饭一边听着新闻。

  老徐道:“哦,老三,跟爸喝一杯?”

  徐江笑答:“行,跟爸喝一杯。”

  老徐想喝酒的时候,总的来说心情是不错的。

  “爸想喝点什么?”

  “喝点儿红的吧。璐璐也来一杯吧?”

  路璐摇头,“爸,我不敢喝,下午得开车去幼儿园接毛毛呢。”

  “哦,对对。”老徐差点儿把这事忘了,“下午把孩子接来玩玩吧,爸想毛毛了。”

  “好啊,爸,下午让毛毛来跟您玩儿。”路璐道。

  有酒,有鱼,有肉,老徐的幸福午餐开始了。

  “来,喝。”

  老徐举杯,跟徐江碰了一下杯,扬脖喝了一大口。

  这一大口酒下去,老徐突然猛地咳嗽起来,酒喷了一身。

  徐江和路璐吓了一跳,连忙起身过去拍老徐的背。

  老徐一边摇摇手一边咳,脸都涨红了。

  徐江在老徐背上轻轻捋,“爸,您没事吧?”

  “爸,怎么样?”路璐关切地问。

  老徐一口气还没喘匀,说不上来话,只摇摇手示意自己没事。

  可徐江和路璐怎么看老爸都不像没事的,两人不安地互视了一下。

  过了几分钟,老徐才缓和下来,终于能顺畅说话了,“没事,就是呛了一下。这两天老这样。”

  “最近老这样啊?”徐江开始担心了。

  “没事,就是呛了一下,以前也总这样,没事的,不用担心。”

  “爸是只呛水呢,还是吃饭也呛?”路璐问。

  “嗯,只是水。吃饭喝粥都没事。”

  “哦,要不上医院看看吧?”徐江不放心。

  “咳,不用,我说了没事,我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昨天也呛来着,最近好几次了。”

  因为老妈是得肺癌去世的,徐江对呛咳心有余悸。老妈一开始就有一次呛咳,然后胸部疼痛,最后检查出来竟然是癌症。所有的事都是突如其来无法预料。

  “爸,我觉得还是去医院查一下儿吧,您这样我实在不放心不下。”徐江道。

  路璐坐下来,看着老徐劝道:“爸,看看去吧。”

  “嗨,真的没事。爸的身体爸自己清楚,没有大病,更不会是你妈那病,你们不用操心。”老徐知道孩子们担心什么,索性说中了他们的心思。

  徐江从前也万万没想到老妈会得那种病,一直都以为一向健康的老妈最多有个头疼脑热,唉,现在回想起来后悔不已,如果早带老妈做检查,如果早发现,还可能有手术的机会,如果能手术说不定人现在还在。

  唉,想这些还有什么用?现在一切都晚了,老妈已经不在了,徐江眼里不由潮湿了。

  老爸现在但凡有不适他都会特别担心特别害怕,生怕老爸也有个三长两短,他万不能再掉以轻心了。

  “爸,明天还是去趟医院吧。”徐江劝道。

  老徐清楚孩子心里想什么,不过还是坚持道:“真的没事,爸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你们放心吧。”

  怎么可能放心,老爸越是这样说,他们越是不放心。但徐江了解老爸的倔强脾气,他不想做的事你劝一万遍也无济于事。

  路璐看爷俩僵持不下,耐心道:“爸,要不这样吧,咱们再观察两天,如果明后天还有这种情况出现,咱们就去一趟医院,您看好吗?去查查,没事最好,您看怎么样?”

  老徐知道他要是不去医院,恐怕孩子们是无法放下心来,他也清楚孩子们孝敬关心他,就答应下来,“行,再看两天,还咳嗽爸一定去医院看看。”

  徐江和路璐对视了一下,老爸终于答应了,这就好。他们两个真的害怕。爸可千万不能有事。

  吃罢饭,徐江夫妻俩忙着收拾厨房。

  老徐忙着看《今日说法》,不过不管是什么交通肇事还是杀人藏尸,老徐都会看着看着就打起盹来。

  “爸,爸!”

  “嗯?”老徐恍惚间听见有人在叫自己,他睁开眼,这才发现自己刚才又睡着了。“哦,我又睡着了。”

  徐江笑笑,“爸,去卧室好好睡吧。”

  “哦,喝了点儿酒,困得快。”老徐说着起身朝卧室去了,进了卧室,先看看那张空着的双人床,老徐走到窗前,拉上帘子,然后半掩上房门,午休氛围制造好了,才慢慢脱了鞋躺下。

  可躺下却睡不着,总觉得腹中有一股气顶得胸口难受,躺下就觉得不好呼吸。翻来覆去,半天也睡不着。

  “爸,睡不着吗?”徐江发现老爸一个小时后还在翻腾,推开门问道。

  “唉。”老徐叹气,道:“不知道怎么了,就是睡不着,昨天晚上半宿都没睡着,后半夜困得实在不行才睡过去。”

  徐江的心又提起来了,他走到床边坐下,“爸,怎么了?最近睡眠这么不好?”

  老徐双手衬在头下,缓缓摇了摇头,“不知道,反正就是睡不着。”

  “怎么了?”

  “咳,也说不上来有什么事?就是总觉得不舒服,腰也疼,气也不顺,脑子也总是安静不下来。”

  “腰也疼?是不是腰疼病又犯了?到按摩院按摩一下呢?或者我带您去医院看看,还找上次那位大夫,他给您看得挺好的。”

  “嗯,没事,明天我去按摩看看吧,这腰,这几天总是不好受。”

  “哟,那咱们得抓紧时间去,别拖,越拖越厉害。我这腰必须是一疼就得去按,这样好得快,也少受罪。”

  “明天就去。”老徐没拒绝徐江的建议。“我明天一早就去。”

  “明天您可不能出去锻炼身体了,一早我就跟您去按摩。”

  “不用你,我自己去就行了,反正也不远,你该上班上班,不用担心。”

  “我开车把您送过去,按半个小时不就完了吗?然后我把您送回来,完了我再去上班。”

  老徐本想开口再次拒绝,突然想起了二叔的话,孩子们能为你跑跑腿也是他们的幸福。

  这是孩子们的一片孝心,老徐也就不再坚持拒绝了,“行,明天一早咱们去。”

  “好。”

  “行,时间也不早了,你也该去单位上班了吧。”

  徐江抬眼看看墙上的表,“哦,到点了,不过没事,下午我在家陪您吧。”

  “不用,我没事,你快去吧,工作重要。”

  “您一个人行吗?”

  “放心吧,现在没事了。挺好的。”

  “那您有事马上给我打电话,我下午开完会就回来了。”

  老徐点点头,“放心。”

  徐江还是不放心。

  老徐在儿子手背上轻轻拍拍,“快去吧,放心吧。”

  徐江这才起身出去。

  徐江和路璐出了门。

  老徐又躺了一会儿才起身。烧壶水,沏杯茶,看看报纸,上网浏览浏览新闻,这是老徐每天下午的日常生活。

  徐江下午去单位上班的时候,给大哥打了个电话,把老爸呛水的事还有情绪上的事跟大哥汇报了一下。

  “我刚才上网查了一下,说呛水也有可能是因为脑梗。”徐江道。

  “是吗?”徐洋一听“脑梗”两个字,有些紧张了,觉得事态有些严重。“那抓紧时间带爸去趟医院吧。”

  “嗯,我让路璐先联系一下她同学,她同学在市一医院工作,让她帮忙给挂个神经内科专家号。”

  “对,找个可靠大夫。”

  “是啊,看看神经内科,再拍个胸片,都排查一下儿。”

  “嗯,这两方面都得查一下儿,咱们不能大意。”

  说到这儿,兄弟俩都沉默了,对于老妈病情上的大意让他们兄弟三人悔恨不已。

  这边跟大哥的通话刚结束,那边路璐就来电话了。“都联系好了,已经挂上后天一早的专家号了,咱们八点带爸到那儿就行了。”

  “好好。”

  徐江给二哥徐海也打了电话,徐海说他后天也陪爸去,徐江说要是你忙不去也行,他和路璐两个人也够了。

  老爸是三个人的老爸,有事的时候兄弟三人总得互相通通话、通通气,不能一人说了算,为了减少矛盾,大家必须有商有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