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鳏寡

第二十二章

鳏寡 寐人雨 3229 2018-08-11 10:15:10

  老徐这下不光糊涂,还生气了,“她根本就没说啊,她早上来就给了我一张单子,告诉我说有多少多少钱,哦,还有,还说你们要从这个钱里借十五万块钱。”

  徐海也糊涂了,“借钱?借什么钱?”

  “怎么?你不知道吗?她说你们的那个房子下来了,首付缺十五万,想从这儿借用一下,不对吗?”老徐越说眉头越紧。

  “这话她说的?”徐海笑不出来了,“借什么钱?我们根本不缺钱啊,她自己的钱就够付首付的,怎么还说跟爸借钱呢?再说了,房子那边并没催款啊。”

  老徐很不爽,指着徐海,道:“你呀,你回去问问你那媳妇吧!”

  徐海看老爸真生气了,没敢再说什么,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件事,自己这媳妇,背着自己净干这种想占便宜又缺心眼的事。

  老徐看二儿子没说话,更恼了,什么意思?不说话就是默认是吧?你媳妇这是什么意思?你老妈这点儿丧葬费刚下来,她就盯上了,居然还把钱存到了自己的卡上,你既然能把钱存到自己卡上,那怎么不直接打在我卡上呢?肯定是有企图,这沙敏的鬼心眼。

  哼!老徐越想越觉得嗓子眼里堵得慌。

  “爸,您休息一会儿吧,我去做饭了。”

  徐海进了厨房,一肚子的气。当着老爸的面,他也不能现在就打电话跟媳妇吵架,更不能把媳妇叫来当面对质和指责,只能等回了家再说。

  可徐海越是不说话,老徐心里越不高兴。难道二儿子跟媳妇是串通好了的?可从他刚才说的话看,他应该是不知道具体情况,二儿子在老徐眼里一向仁义厚道实在,不可能算计他老妈这点儿钱。不过他这不表态又是什么意思?老徐越琢磨越烦越糊涂。

  老徐也不想理徐海,自己在客厅里看电视。

  手机响了。

  “喂。”

  ……

  “哦,老关。你怎么样?哦,回养老院了?”

  ……

  “咳,其实我看那儿也挺好。”老徐一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觉得老关是给自己找了个清静地方。

  ……

  “我呀,我知道你想让我跟你去那儿做伴。”老徐真想一走了之,离开这个家算了,谁也不见比什么都省心,三个儿子养来有什么用?成天都说养儿防老,能防个屁,到头来都是事儿,养的孩子越多给自己找的麻烦越多。那些独生子倒好,反正将来财产就是他一个人的,也不存在什么争不争的,倒也省心,作为父母养一个孩子还省精力省钱。

  ……

  “行,我再考虑考虑啊。”

  老徐挂了电话。

  这个老关三天两头来电话,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劝自己也住进养老院跟他做伴。去还是不去呢?去,省心省事,可去了,这家就扔下不管了?

  老徐很犹豫,而且孩子们都一致不同意,总觉得养老院就是临终关怀的地方。老徐明白,有三个儿子的老头住进了养老院会让孩子们没面子。

  老爸和老关的通话,徐话听得真真切切,每句话、每个字都听得清清楚楚。老爸以前就有想去敬老院的想法,这老关头还总撺掇,老爸多少有些动心,但一直在去还是不去的的拉锯选择中来回犹豫。

  今天沙敏这事办的,肯定是把老爸给气着了,把老爸的心给伤了,弄不好老爸一气之下就要去敬老院了。

  “爸,吃饭吧。”徐海进客厅来叫老徐。

  “嗯。”

  “爸喝一杯吗?”

  “不喝了。”

  老徐今天什么胃口都没有,想想沙敏的那些鬼主意,老徐已经饱了。

  吃完饭,徐海洗完碗就忙着上班去了。

  老徐看了两眼《今日说法》,觉得没意思,进卧室睡觉去了。

  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翻过来转过去,放低枕头垫高枕头,怎么也无法入眠。

  看看书桌上老伴的照片,老徐心里难受。

  他使劲地闭上眼睛,重重地叹了口气,“唉——”

  恐怕这烦心事才刚刚开始。

  “唉,要不有人说,这父母啊,最后走的时候,给孩子留下钱不如给孩子留下债。”老路说完喝了口茶。

  老徐呆呆地坐在沙发上,双手扶着膝盖慢慢揉搓。

  “老哥,你也别想太多了。这事啊,我估计徐海不清楚。”

  老路跟老徐是邻居又是亲家,看着这些孩子们从小长到大,老徐家的三个儿子为人怎么样,老路很清楚。至于儿媳妇们,路璐回家也常跟他念叨,老路也都知道。

  “老哥,徐海是个厚道孩子。”

  老徐鼻子轻轻一哼,“厚道?厚道也架不住媳妇扇耳旁风。”

  “我不是说了吗?徐海根本不知道这事,这很可能就是沙敏自己的主意,不过她这么做,不明智啊。把婆婆的丧葬费直接就存到自己银行卡里,这行为实在欠妥啊,沙敏按理说也不是个糊涂人啊。”

  “糊涂?她哪儿糊涂了?我看她最精了。”老徐气哼哼道。

  老路想了想道:“我记得,我老伴的丧葬费就是打在她自己卡里的,别人是领不了的。”

  “所以嘛,她办成这事也没少费心思,这么做的目的就是把钱弄到她手上居为己有,这什么人哪!”老徐越说越气。

  “嗯,这事办得可不好。老哥,这事啊,你开家庭会议的时候都跟大家说说,得让大家都清楚钱放在沙敏那儿了,大家要都知道了,恐怕她再不拿出来就不合适了吧。”

  老徐觉得老路这主意可行,“嗯,是得跟他们说说。你知道吗?就为这破事,我中午晚上的睡不着,唉,到底我是老了,心里搁不下事了,一琢磨这些就烦得要死。”

  老路看看老徐,耐心劝道:“老哥呀,我理解你的心情,我那老伴刚走的时候,家里事也很多,我也烦得要命,我只是两个闺女,破事也不少,你这仨儿子再加上仨儿媳妇,事肯定少不了,老哥哥,你不易啊。不过这事你得尽快解决,钱不能不明不白地就走错了账,这于情于理说不过去,再说咱们岁数都大了,受不了这些乱七八糟的麻烦事,不尽快处理,把你弄得吃不下睡不着的,时间长了身体哪儿扛得住啊?咱们老了,经不住这么折腾了。”

  “唉,我是真的烦哪,我想,等过七七的时候,到时候让他们所有人都会回来,开个家庭会议,想分家的就分!。”

  老路看老徐依然愁眉不展,气得不轻,继续劝和:“老哥,你也别太着急了。家里人多事肯定就多,一点儿一点儿来吧,急不是办法,还有,分家这样的话你可千万别吐口,家分不得。”

  “唉……”老徐重重叹了口气,“我看呀,我这三个儿子真不如你那俩闺女。多省心。”

  “她们也不是省油的灯,我都懒得跟你说,烂事也是一大堆,特别是在这种特殊时期。唉,各家有各家的经,咱哪,都慢慢念吧。”

  “唉,是啊,慢慢念吧,不念行吗?”老徐无奈地摇头,使劲地揉搓着膝盖。

  老路算是老徐的知心人,有事的时候老徐愿意找他念叨念叨,把心里的事跟老路倒一倒,他会觉得舒服点儿,情绪总得有个出口。

  老路正要走,门外传来两声巨大的敲门声。

  老徐一听就知道,“肯定是他们二叔。”

  老路笑笑,道:“我猜也是他,这么砸门的不是他还能有谁。”

  老徐起身开门。

  不出所料。

  老路见了徐家二叔,直着个脖子,笑着打招呼:“他二叔来了。”

  “哦,老路啊,你也在啊。”二叔笑呵呵道。

  “我正要走呢,正好,你来了,你陪老哥坐坐吧,我出去买点儿东西。”

  “我刚来你就要走呀?”二叔说。

  老路站起身,“我得去超市一趟,家里得置办点儿东西了。”

  老徐问:“不跟我们再坐会儿了?”

  老路整整上衣,说:“不了,你们聊吧。咱们有的是时间闲坐,我明天再过来。”

  二叔说:“行,你先忙你的。回见。”

  “好好,回见。”老路说着出了门。

  “快坐吧。”老徐朝二叔道。

  “哦,好好。老大你今天早上没去锻炼身体吗?”

  二叔这话问完,老徐有些摸不着头脑。突如其来问这么个问题,

  老徐答道:“我去了啊。”

  二叔一副不解的样子,“我专门去你打拳的地方找过你,没找着啊。”

  “哦,那可能我已经回来了吧,今天回来得早。”

  “哦。”二叔张着嘴点点头。

  老徐还是不解:“你专门去找我?有事吗?”

  二叔没听清楚,凑到老徐近前,老徐大声重复道:“你去找我有事吗?”,

  二叔听完后点头,表示信息已接收,道:“哦,有个人问我说你们老大家里需不需要保姆?”

  老徐没想到,二弟对自己的事还挺上心的,到底是亲弟弟,笑了笑道:“所以你跑到我锻炼的地方去找我?你也真是,你来家里找我不就行了吗?”

  “呵呵。”二叔憨憨一笑,“也是哈,我不是想着那个时间你应该在打拳嘛,就去公园找你了。”

  二叔的举动让老徐有些感动。“哦,谁介绍的?是个什么样的人?”

  “就是一起锻炼的老白介绍的,老白你知道吧,白有德。”

  “他呀,知道。”

  白有德,一开始跟大家凑到一起锻炼的时候,大家都取笑他,这是什么名字啊,有德,但白有德,还是没德性。

  二叔说:“他今天早上跟我说的,所以我就想赶快去告诉你。”

  老伴走了之后,二叔三天两头就会过来,这让老徐觉得心里温暖,亲兄弟就是亲兄弟,关键的时候就是比别人更关心自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