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鳏寡

第二十一章

鳏寡 寐人雨 3215 2018-08-10 10:19:42

  老徐听了老路这番言论,觉得脑子更乱了。

  “唉,以前都说养儿防老,儿子越多越幸福。我看未必,儿子儿媳多了事更多,烦死了。我看独生子就挺好。什么都是自己决定,钱也都归他一个人,省心。”

  “呵,这倒也是。”

  老徐问:“那你是怎么处理的?”

  “我的钱都自己拿着呢。闺女们谁也没给她们。我将来不管找谁当老伴,我都会提前做财产公证。老伴只是生活在一起的伴侣,不涉及钱和房产,我的钱和我的房子都要留给孩子的。”

  老徐觉得老路到底是当过兵的人,办事痛快。“嗯。你记得老陈吗?就是以前跟咱们下过棋的那个老陈,他是把钱分别交给了两个儿子保管。”

  “你看,也是交给儿子保管,只是保管,不是分家产。”

  “嗯,我到时开家庭会议的时候跟他们也议一议这事。”

  “别跟他们商量,这个话你就不能吐口,万一真有谁想分家产的,不正中了他们下怀吗?”

  “哦,那我再琢磨琢磨怎么跟他们说吧。”

  “绝对不能分,老哥,把自己的钱和房本都攥好了。”

  老路的话是一剂定心丸,让老徐心里清晰了不少。

  门外传来钥匙开锁的声音。

  “哦,估计是徐海来了。”

  老路抬头一看,果然是徐海。“徐海来了?”

  徐海笑笑,“哦,路叔在呢。”

  “跟你爸下两盘。”

  “好啊。路叔有空儿常过来跟我爸下下棋。”

  “我肯定常来。”老路抬头看了看墙上的表,“时间差不多了,我也该走了。”

  “还早呢,着什么急啊?”老徐道:“再来一盘。”

  老路直着脖子道:“不来了,不来了。”

  “有什么事啊?你中午就在这儿吃吧。”

  老路一笑,“不了,我在外边吃饭。中午有人请。”

  “谁请你?又相亲去?”老徐笑着问。

  “不是相亲,哪能天天相亲呢,那也太频繁了。今天是以前的同事请客,挺长时间没见了,想跟我聚聚。”

  “真不在这儿吃?”

  “真不在,行了,徐海你陪你爸吧,路叔得走了。”

  老路站起身,直着脖子朝门口走去。

  “路叔慢点儿啊。”徐海客气地送到门口。

  “明儿再来啊。”老徐道。

  “好好。”老路直着脖子回过头来招招手,下楼走了。

  徐海关上门,“爸想出去转转吗?”

  “不去了吧。”

  “有没有想去的地方,咱们去转转,中午在外面吃个饭,怎么样?”

  老徐是愿意外出散心的,出去比在家憋闷着强。“也行,去哪儿啊?”

  “听说新区那边开了个大型商场,想不想去?”

  “走。等我换件衣服。”

  其实只要不让他一个人孤零零地呆在家里,老徐哪儿都愿意去,无所谓什么公园商场,哪里都可以。

  老徐和徐海下了楼。

  米老太正一个人还在院子里坐着。

  老徐问:“一个人吗?”

  “哦,一个人。她们都回去做饭了。这是要跟儿子出去啊?”

  “哦,出去转转。”

  “转转好,快去吧。”

  老徐上了车。回头看看孤坐在院子里的米老太太,觉得自己能跟儿子外出,能不在家孤孤单单地呆着是件挺幸福的事。

  星期一。

  一大早徐海就上班走了。

  老徐把家里简单地打扫了打扫,吃过药,一个人坐在电脑前从游戏大厅里五湖四海的人中寻找棋友。

  “这都是什么名字啊?”

  在老徐看来,这些名字简直不堪入目,什么“今晚跟你睡”、“你妹”、“想死你的人”……网络真是个乱七八糟的新世界,那些让人更尴尬无语的网名,老徐连看都不敢看。

  “这网上啊,连个正经名字的人都没有。”

  不过世界之大,你也管不着人家。

  那个叫“你妹”的还非得跟老徐坐一桌下棋。

  “管他呢,下就下。”

  老徐开局了。

  没两分钟,“你妹”输了棋,跑了。

  “你妹不行啊,哼,你姐也够呛。”老徐一个人碎碎叨叨。

  他继续在浩淼的游戏大厅里游荡,寻找对手。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正经名字的人肯跟他下棋,刚一开局。

  咚咚咚!三声门响。

  谁啊?来得真是时候。

  老徐起身去开门,“小敏啊。”

  沙敏进来,笑笑,“爸。”

  “快进来吧。”

   沙敏进来,急忙换了双拖鞋。

  老徐知道沙敏肯定是有事才来的,慌慌张张地像是有什么急事。

  这二儿媳妇,让她来做饭的时候她从来没有早到过。

  老徐没问沙敏,有事她自会言明。

  老徐朝书房走去,棋友还等着呢。

  沙敏跟着走进了书房,脸上笑盈盈的。

  老徐自顾自坐下,继续下他的棋。

  沙敏从包里拿出一张单子,递到老徐面前,“爸,这是单位给我妈的那笔丧葬费的单子。”

  老徐看了看放在桌上的那张纸,没说话。

  沙敏道:“哦,我给爸说说吧。”沙敏指着纸上的数字给老徐解释,老徐一边盯着那张纸一边听,不知道是二儿媳妇表述不清,还是老徐耳朵不好使,老徐觉得纸上写的比她说的清楚多了,多少个月的工资数,还有多少个月的平均工资什么的,大概就是那么个算法。

  “一共这么多钱,这个是总数,爸看看。”沙敏指了指单子上的那个数字说道。

  “哦。”老徐扶扶眼镜,道:“知道了。”

  老徐觉得沙敏已经把事交待完了,他转头看向电脑,也没再追问其他的细节。

  “爸。”沙敏笑笑,凑近了道:“嗯,爸,我们,我们想从这里头借十五万。”

  这问题来得让老徐有些诧异,今天这么积极地主动前来,看来主要目的是来借钱的。“哦?”

  “啊,是这样,我们那房子不是下来了吗?要交首付了,还差十五万块钱。”

  沙敏口口声声说的都是“我们”,自然是指她和徐海。

  老徐听到“我们”要借钱,儿子要借钱,儿子需要帮助,自然不会不同意。不过徐海这些天住在这儿,从来没跟自己提过借钱的事,也没提过房子的事。自己这儿子,面子薄,不好意思张口,想必儿媳妇的话也代表了儿子的意思了。

  老徐道:“哦。要是有急用的话,你们就先拿着。”

  沙敏眉开眼笑,道:“爸,您看,那这十五万块钱,我是从妈这个钱里直接取呢,还是……算了,还是让徐海跟爸拿吧。”

  “哦,都行。”老徐边听沙敏说边看电脑屏幕,对方正在催促自己走棋呢。

  “那行,爸。那我就先走了啊,那就让徐海来拿钱吧。”

  “哦。”老徐连头也没抬答应了一声。

  沙敏走了。

  老徐没理会,忙着继续未完的棋局。

  直到下完棋,老徐才觉得自己刚才听儿媳妇说话时心不在焉。

  老徐摘了眼镜,拿起手边的那张纸,才又回想起刚才沙敏好像说要借钱的事。

  老徐看看表,时间还早,想起来今天是发工资的日子,该去趟银行了,正好,去银行办两件事,一、看看自己的工资是否到账,二、看看老伴卡里的丧葬费是否到账。

  老徐收拾了收拾,穿上外衣,在镜子前梳理好头发,便出门了。

  楼下的米老太又在独自晒太阳。

  “一个人?”老徐一边推着车一边问。

  米老太笑笑,露出残缺不齐的牙齿,道:“哦,她们还没出来呢,你出去啊?”

  老徐点点头,“啊,我出去一趟”。

  说完便骑上车走了。

  米老太扶着拐杖坐在椅子上,望着老徐骑车出了小区大门。

  她几乎每天太阳一出来就开始在院子里溜达了,就算没人跟她聊天,自己看看小区里来来往往的人和来来往往的车,也觉得舒坦,比孤孤单单一个人待在家里强。

  徐海看时间差不多了,该给爸做饭去了。

  赶到老爸那儿,停好车。他刚从车里出来,米老太就道:“老二来了,你爸刚才出去了。”

  “出去了,遛弯去了吧?”

  “你爸骑车出去的。”

  “哦。”

  “可能是去超市买东西了吧?”

  “哦。”徐海应了一句,跟米老太说了声“再见”就上楼去了。

  他一边上楼梯一边琢磨,爸如果要是骑车出去,一般就是去办事了,老爸出去干吗了?有什么事要办啊?昨天也没听老爸说起啊,会不会是有什么急事?

  徐海进屋就开始忙活。

  刚把米饭焖在电饭锅里,老徐就回来了。

  “爸,出去了?”

  “哦,去了趟银行。”

  老徐换了鞋就直接去了客厅。

  “哦。爸休息一会儿吧,中午想吃点儿什么?”

  老徐没应声,只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把卡啊单子啊什么的掏出来整理。

  “徐海你过来一下儿。”

  徐海听老爸的语气,应该是有事,“怎么了?爸。”

  “早上小敏来了,说你老妈的丧葬费下来了,我刚才去银行看了,你妈那卡上没有啊。我也糊涂了,忘了问小沙什么时候到账了。”

  “哦。”徐海道:“那钱没打到妈卡上,沙敏另外开了一张卡。”

  老徐脸上显然不悦,“诶?怎么钱不应该打在你老妈的卡上吗?还需要再开一张卡?”

  “哦,她担心妈那张卡要注销了,她给存在一张新卡上了。”

  “嗯?是吗?她刚才也没跟我说啊。”老徐有点儿迷糊。

  “那她可能是忘了。对了,她没跟爸一起去银行吗?”

  “没有啊?她没说啊。”老徐觉得更糊涂了。

  徐海也皱了皱眉,“是这样的爸,那些钱都存在了一张新卡上,卡是沙敏开的户,我让她早上过来的目的,是让她带着爸去银行,把钱转到爸账户上,怎么她没跟您去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