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鳏寡

第十八章

鳏寡 寐人雨 3274 2018-08-07 12:16:18

  老路的老伴得了病之后,也时常到米老太家里找她聊天。

  那时老路的老伴已经很清楚自己得了什么病。

  有一天米老太问她:“你怕吗?”

  “咳,怕什么?怕有什么用?活就活,死就死。”

  这回答让米老太心痛至极,因为她自己的老头儿也曾这样评论过生死,也曾以这样的态度迎接了死亡。

  老路的老伴用药之后,精神好过一段时间,街坊们甚至包括她自己都以为迎来了幸运,以为病情会好转,甚至康复。可没想到过了三个月,病情突然急转直下,药物已经无法控制,也不能进行手术,奇迹终究没有在希望和等待中现身,能做的只有面对。

  老路的老伴就是用“活就活,死就死”这样壮烈的态度,渡过了人生最后的日子。

  老路的老伴就算在生了病甚至躺在床上动不了的情况下,还会跟老路吵吵,她就是这么个人,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要叨叨就要吵吵。

  从老伴生病,到治疗,到最后的陪护,老路的耳根子就没清静过。

  到后期,老伴每天只能躺在床上,每天无数次地呼唤他:

  “老头子!”

  “老头子!”

  “老头子!”

  老路烦得直嚷嚷:“别喊了!烦死了!”

  直到有一天,老伴走了。

  世界真的安静了,没人再喊他了。

  老路嚎啕痛哭。

  这些都是两年以前的事了。

  米老太再想起这些事,仍然觉得就像发生在昨天。

  时间过得太快,过得过得人就恍惚了,米老太觉得可能是自己老了,糊涂了,脑子不好了,最近的事记不住了,却总记起从前的种种事。

  人活得久应该是幸运的,但活得太久,就要眼睁睁看着很多亲人熟人比自己先走一步。

  米老太迷惘了,如果自己真活成百岁老人,还要目送多少人离开?

  或许这就是活得久的代价。

  老路相亲的对象是一个老同事介绍的。据说此人很善良很老实也很会做饭。

  个人条件听起来还算不错。老路抱着满心欢喜前往晴雨茶楼。

  晴雨茶楼是城里一个挺讲究的地方,离老路家不算远,既干净也安静,是老路以前经常跟同事喝茶聊天儿的地方。

  相亲,这事老路从来没干过。跟自己老婆认识那是自来熟,也没经人介绍过。

  现在老了老了,还得来一回相亲,说起来脸上还有些臊得慌,不过为了下半辈子,脸皮得厚!

  老路到了茶楼的时候,对方已经在等他了。

  老路先看到的是对方的背影。

  从后面看起来身材不胖不瘦,头发整齐有型。

  老路走过去,笑着主动打招呼道:“你好。”

  就在老路说出“你好”二字的时候,他看清楚了女方的真容,老路的笑容立刻就收敛了。

  怎么?怎么?

  怎么会有女人长这么难看呢?

  一个女人怎么能长这么难看呢?

  老路在心里狠狠地骂了几遍介绍人。

  心情稍加平静了一下,出于礼貌,老路脸上硬硬地挤出一丝极不情不愿的笑意。

  不过来都来了,也不能马上转头就走,那有点儿不像话。

  只得硬着头皮坐下来。

  女方一看见老路,觉得很满意,会心一笑。

  “你好,你就是路杰涛?”

  “对,我就是。”

  “我是张利。”

  女方倒是个开朗人。

  老路道:“介绍人应该也说过我的情况了吧?”

  老路不想弯弯绕,尤其在对方的长相实在欠佳的情况下,还是迅速结束战斗的好,“你的情况我也听我同事说过了。”

  “两位喝点儿什么?”服务员微笑着站在一旁问道。

  这里不是公园,这里是需要消费的。

  不过看到对方的长相,老路也没什么胃口。只道:“哦,来一壶绿茶吧。”

  “好的,请稍等。”服务员微笑着离开。

  老路道:“听我那同事,也就是介绍人,他说你是个性格爽快的人。”

  张利笑笑,道:“哦,算是吧。行,那我就说说我的情况吧,我一个人生活已经有差不多两年了,丈夫是得病去世的。我就是想有个伴,我没什么要求,也不需要你每个月给我钱,我也不要你的房子,我自己有房子,我是公务员退休,有工资,所以钱和房子都不是问题,你和你的子女不用担心房产和钱的问题。我们如果一起生活的话,住你家也行,住我家也行。将来如果你……”女方说到这儿停了下来。

  老路明白她要说什么,“你继续说吧。将来如果我先死了。”

  “不好意思啊。”女方道了个歉,继续道:“如果你百年之后,我就回我家。至于你的钱和你的房子,都归你的子女所有。如果你先走了的话,你一走我立马就回自己家,不会制造任何麻烦,咱们也就是搭伙过个日子,就个伴,这就是我的想法,今天看到你本人,我对你印象不错。”

  张利开门见山地说了一通。

  老路听她说话,觉得她果然是个爽快人,也有文化,除了长相,其他都不错。

  也难得有这样什么要求和条件都不提的女人。

  老路听她说的很诚恳,就是想找个伴一起过日子。

  “您的绿茶。”服务员端上来一壶茶,放在二人中间,笑着退出房间。

  老路趁机又打量了一下女方的面部。

  唉,老路心中重重一叹。

  如果,如果坐在对面的这位张同志的脸,稍微,只要稍微再好看一丁丁点儿,老路立马就同意。

  但是!老路看看对方的脸,苦笑了一下。

  自己的老伴也是一般人,谈不上多漂亮,但至少看得过去吧,至少舒服吧,现在这位,唉。

  老路一直想不明白,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怎么还能难看成这样?那年轻时候得有多难看啊。

  一般情况下,女人老了也就无所谓长相了。年轻时候长得难看的,老了也耐看了。

  或许只是自己想错了。

  “你看呢?”女方追问道。

  她倒真是个爽快人,有话就说。

  老路道:“嗯,我也是想找个伴,毕竟一个人太孤独了。”

  “说的是啊,我就想找个伴儿,以后什么洗衣服做饭打扫卫生,都交给我,家务事保证不用你动手。”

  老路很难受,但凡她长得再好看一点点,以她这样的条件,老路真的即刻帮她搬到自己家住。

  怎么就?

  这长相……

  “哦,你的条件不错,我回头再跟孩子们商量商量,行吗?”

  老路只能把孩子们抬出来当救兵了。

  “行,这事也不着急。你有儿子还是闺女?”

  “哦,我有两个闺女,一个在这儿,一个在外地。”

  “哦,我是有一个儿子,在这儿公安局上班呢。”

  多好的条件,多好的条件。

  只可惜,她那张脸。

  老路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过分了,年轻时候都没这么挑剔过女人的长相,现在怎么就这么在意脸了呢?

  “哦,挺好的。”老路带着僵硬的笑容应了一句。

  两人默默喝了一杯茶。

  其实女方也看出了老路的犹豫。不过肯定没想到是因为自己的长相,于是很得体地道:“那,我们都再跟孩子们通通气,毕竟这也是两个家庭的事,你说是不是?我们今天要不就先这样?”

  老路松了口气,“好呀。”

  “我有你的电话,你也有我的吧?”

  “有有有。”

  “跟孩子们商量以后,你再给我打电话吧。”

  女方说完便收拾东西准备走。“哦,今天的茶钱?”女方问。

  老路无论如何得表现出绅士风度,“不用你,我来我来。”

  张同志客气地感谢,“哦,那谢谢了。那,我就先走了。”

  老路和这位张利同志在茶楼门口分手。

  望着女方的背影,老路心中叹息不已。

  只要,只要脸再好看一点点。

  老路满怀欣喜而来,却满载遗憾而归。

  看来找老伴这事也不像自己想象中那么简单,不可能一拍即合。

  老路刚回到家,介绍人的电话就来了。

  电话来得正好,老路正不爽呢,正想拿介绍人兴师问罪呢。

  “哎,我正要给你打电话呢。”

  ……

  “哦,我想问你,你之前见过这个人吗?”

  ……

  “没见过啊,咳,我说呢。”

  ……

  “那人啊,什么都好,就是长得吧……”

  ……

  “不是我挑,那也得差不多点儿吧。她长得,也太难看了!”

  ……

  “哦,老了就没有审美了吗?”

  ……

  “我说了,我不是挑剔的人,但是真的太难看,你呀,你是没见那人,唉。我一直觉得老了也就不分什么美不美丑不丑了,看来还真不是。”

  ……

  “我挺宽容的了,是她的长相太不过关。你要是之前见过她,估计你也不会给我介绍了。”

  ……

  “人是不错,可人好也得过得了眼呢,你天天眼里看着都不舒服,那怎么一起生活啊?”

  ……

  “怎么跟她说啊?说我觉得人家太丑?那我不是有病吗?那个人看样子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如果我不回复她,她应该也不会打来电话追问什么。我不给她打电话她肯定也就明白了。”

  ……

  “瞧你说的,这怎么能怪你呢?你是好心给我介绍,你又不知道她长得不好看。没事,以后有合适的再介绍。看来这事也不是一蹴而就的。”

  ……

  “嗯,任重道远啊。”

  老路刚放下电话,电话铃又响。

  “喂,哦,瑶瑶啊。”

  是大闺女打来的。

  “哦,爸刚回来一会儿,出去了一趟。”

  ……

  “在家挺好的。不累不累,挺好。”

  ……

  “睡得挺好,行,你不用担心,好好弄孩子的学业吧。爸一切都好,啊。”

  ……

  “行行,你忙你的吧。好嘞。”

  跟以前一样,每隔两天大闺女就会来电表示关怀,老路有时觉得闺女唠叨,但唠叨就是闺女的一片孝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