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鳏寡

第十五章

鳏寡 寐人雨 3477 2018-08-04 21:00:44

  老路虽然归家心切,但总是放心不下亲闺女,“瑶瑶,你一个人带着个孩子真的没问题吗?”

  “没问题啊爸。放心吧,您就放心地回去吧,切记照顾好您自己,药我都给您买好了,都放您包里了,药盒也买好了,那药盒是正好一个星期的量,回去以后,您一次就把一个星期的药都分好,放在药盒里,一天几次,一次几粒,都放好了,然后每天认真地吃药,明白吗?认真地吃。”闺女一字一句地认真念叨着。

  “哎哟,亲闺女就是亲闺女,这些小事都给爸操心呢。”老路有点儿感动。

  “什么小事?”闺女态度严肃,“对于一个老年人来说,对于一个有病史的老年人来说,吃药不是小事!绝不是小事!”闺女一再强调。

  “好好好,不是小事。”老路再不答应闺女又该得给他上课了。

  “你一个人带着个孩子,真行吗?就一个人?”老路又问。

  “不是说了吗?没问……”闺女这时才意识到,其实老爸问的是她的个人问题,“咳,您就别管了。我一个人能行。”

  “我行”,这两字回答得让老路心里浮现出各种滋味,自己这大闺女,聪明伶俐,从小就懂事。

  老路脾气不好,孩子们从小都没有被娇生惯养过。

  大闺女念书时,也常说“我行”,那时每次闺女脱口而出这两个字,老路都会觉得很欣慰。那种感觉持续了很多年。大闺女从小学到大学再到后来参加工作,一贯优秀。

  可如今闺女这“我行”俩字,让老路心里泛起一阵心酸。

  好好的闺女,好好的家庭,说散就散了。

  闺女从来没有跟他这个当爸的哭诉过,也从来没有抱怨过。

  闺女一直是个女强人。

  老路当然知道闺女离婚的原因,女婿有了婚外恋。

  老路一直都咽不下这口气,觉得怎么也得教训教训那小子,给他点颜色看看,敢欺负我闺女。

  可闺女却什么行动都没有,只是平静地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

  吃完饭,闺女收拾碗筷。

  老路跟外孙子一阵说笑。

  闺女递过一个信封,“爸,这个您拿着。”

  老路一看,赶紧推过去,“不要不要,爸不缺钱。”

  “必须拿着。”闺女把钱塞到老路手里,“不拿着就把您火车票给退了。”

  老路笑笑,这闺女的脾气随他,“这孩子,行,爸收了。”

  “这还差不多,我去看看还有什么没收拾好的。”

  老路看着闺女忙碌的背影,这么优秀的一个孩子,要模样有模样,有头脑有头脑,又会赚钱,前女婿真是个王八蛋,想起来老路就咬牙。

  第二天,闺女送老路到车站,“爸,回去给我来电话啊。”

  “行了,知道了知道了。”老路一副不耐烦的样子,闺女也婆婆妈妈起来了。“不过,路瑶。”老路一本正经道:“你也不能总这么单着,年纪轻轻就一个人过不是回事。”

  “行了,爸,放心吧。”

  “瑶瑶,人总得有个伴儿。”

  “嗯,知道了。行了行了,快上车吧。别忘了打电话啊。”

  列车启动,老路在车里挥手。

  离别的这一刻,老路真有些舍不得闺女了。

  前一天路璐就得知老爸要回来的消息。下了班,接上孩子,赶紧去买菜,然后回家给老爸做饭。

  路璐打电话给徐江,“一会儿别忘了去车站接我爸啊。”

  “记着呢。”

  徐江在车站迎来了满面春风却稍有些疲惫的岳父。

  “爸。”

  “小江。”

  “东西给我吧。”徐江接过岳父手里的东西,“爸看上去精神不错。”

  “那当然,有什么能比回家开心的。”

  徐江指了指前面,“车在那边。”

  老路跟着女婿过去,上了车,老路才道:“你爸怎么样?”

  “还行吧。”徐江发动了汽车,说:“需要时间适应。”

  “唉,我确实也没想到你妈会走得这么快,元旦那会儿还能出来呢,还看见你爸扶着你妈散步呢。说走就走了。出殡的时候我也没能回来,正赶上你姐出差,孩子没人看着。一会儿去看看你爸。”

  “您别着急,先回家吃了饭,好好休息休息。明天再去看我爸也不迟。”

  “不行不行,一会儿必须去。”老路年轻时候当过兵,人又是个急性子,什么事都雷厉风行。

  “好好,那咱先回家吃饭。路璐正在家做饭呢。”

  “哎呀,我在那儿是真想我这老窝啊。”

  “还是自己家里好哈。”

  “那可不,住金窝我都觉得跟坐牢似的。”

  徐江笑了,坐牢?“有那么严重吗?”

  “我说得一点儿也不过分,你姐那儿,房子那当然没的说,宽敞,环境又好,可没熟人啊,没人聊天儿啊,没意思。”

  “您去了也有挺长一段时间了吧?没认识什么新朋友吗?”

  “倒也有人能说上几句话,不过哪儿有咱们这街里街坊的熟啊,咱多少年的老邻居,原来住一条胡同,现在住一个楼,等于把原来的胡同竖起来了,还是那拨人。”

  徐江笑了,“挺形象,把胡同竖起来了。”

  “我一下火车,闻着咱家乡这空气的味道都美,跟别地儿不一样。”

  “您呀,就是想家了。”

  “对,想家了。”

  徐江开着车,老路看着窗外,打开车窗深吸了一口气,又回到了熟悉的城里,舒坦。

  开车进了小区,徐江看见二哥的车也在,这周轮到二哥给老爸做饭了。

  “你爸在家吧?”老路朝老徐家那边看看。

  “应该在呢。”

  “哦,你们还是轮流给你爸做饭?”

  “对,每人一个星期。”

  “你们几个都是孝敬孩子。听说你大哥去北京工作了?”

  “对,他们刚走,这回全家都去了。”

  “那回来的机会可就少了。”

  “嗯,肯定少了。”

  “那就你们哥俩先这么轮着给你爸做饭吧,以后的事还得再商量商量。”

  “嗯,我们也是这么想的。完了看看我爸是什么意思吧。”

  “对,慢慢来吧。”

  “到了。”

  老路下了车,放眼望望四周,抬头看看自家的窗户,心里升起一股暖意,回家了。

  “姥爷!”小外孙从窗户里喊道。

  “哎!”老路冲窗户里那边可爱的小脸挥手,“宝贝儿。”

  “姥爷!”

  听着小外孙亲切地呼唤声,老路快步上楼。

  打开熟悉的门,进了熟悉的屋。

  “爸,回来了?”路璐系着围裙笑脸迎出来。

  “回来了。”

  “姥爷!”小外孙扑过来。

  老路一把抱起小宝贝,“宝儿,哎哟,长胖了,姥爷看看,好可爱。”

  “爸,先洗洗脸吧,休息休息,可以吃饭了。”路璐说完就又进厨房忙活去了。

  老路忙着收拾行李,小外孙在老路屁股后头跟着跑来跑去,高兴得不得了。

  “这是姥爷给你的,这是大姨给买的,这个是哥哥送给你的。”

  小外孙接过姥爷递过来的一件件礼物,乐得合不拢嘴。

  “爸,喝水。”徐江倒了杯水给老路,“我去厨房看看。毛毛,你跟姥爷先玩。”

  徐江看媳妇正忙着,“我帮你弄点儿什么?”

  “帮我把蒜剥了吧。”

  老路坐在自己家里,就是两个字——自在。

  在大闺女家,虽然屁股底下坐的高级沙发、喝水用的是三百块一只的水晶杯,但怎么也没有自己这老窝里舒坦。

  “爸,开饭了!”路璐喊。

  “毛毛,走,跟姥爷吃饭了。”老路抱起小外孙,朝客厅走去。

  给大外孙做了那么长时间的饭,现在终于有人给自己做饭吃了,老路心里美。

  老路终于在自己家里美美地吃了一顿饭。

  饭后,徐江刷碗。

  路璐坐下陪老路聊天,“爸,晚上我们在这儿陪您吧。”

  “不用不用,乖孩子,你们都回家吧,回去好好睡一觉,这些天你们也都怪累的,让小江好好休息吧,你得多开导他,还有你公公。”

  路璐点点头。婆婆没了,徐江最近整个人都很消沉。

  路璐两年前失去了亲妈,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她再清楚不过了,这种痛苦靠别人劝是不可能抚平的,只有靠时间。

  老妈去世已经两年了,路璐觉得自己还没有完全从丧母之痛中走出来,婆婆这才走了几天。

  老路道:“你们不用陪我,我一个人更自在。”

  路璐道:“我姐打电话了,说让我天天陪着您。”

  “真不用。”

  “我姐说您最近情绪可不太好啊。”

  “哼,你姐你姐,就你姐事儿多,她现在整天啰里八嗦,麻烦。谁用你们陪?我还没老到需要人二十四小时陪护的地步,我已经老到那个程度了吗?”老路说着说着脖子就直了,眼也瞪圆了。

  徐江走过来,笑着说:“没有没有,爸。”

  路璐道:“我们这不是不放心吗?”

  “真不用,你们该干吗干吗去。我好着呢,从明天开始,你们也不用给我做饭,我自己会做饭。你老公公那儿现在更需要人,轮到你们做饭你们必须尽心尽力,知道吗?我这儿你们就放心吧。”老路道。

  “真的不用?”路璐皱皱眉头。

  老路瞅瞅在一旁玩耍的小外孙,看了看表,“真不用。时间也不早了,你们赶紧回家吧,孩子一会儿也该困了。再说,我好不容易回到自己家了,你们就让我自在自在行吗?让我一个人清静清静行吗?你们是不知道,在你姐那儿我都快被烦死了,你姐跟你妈是一样一样的,有事没事唠叨人。唉,烦!行了,你们也收拾收拾走吧。明天别来打扰我了啊。”

  “好好好。”路璐笑笑,道:“不打扰您,您好好儿休息,明天我们肯定不来,让您一个人在家清修,我们保证不登门,不打电话不发短信,行吗?但是,在您需要我们的时候请召唤一声,ok?”

  老路满意地点点头,伸出三根手指头比划了一下,“ok。”

  路璐道:“那行吧,您歇着吧。”

  老路道:“一会儿我看看你公公去。”

  徐江道:“不着急,您先好好休息,明天再过去吧。”

  小外孙张着嘴,直打哈欠。

  “看看,宝儿都张哇哇了,快回去吧。”老路道。

  “行,爸,那我们就先走了,孩子真是困了,您自己安排吧,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路璐说。

  “好好好,知道了。”老路有些不耐烦了,这闺女长大都变啰嗦了。

  路璐一家三口出了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