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鳏寡

第十四章

鳏寡 寐人雨 3191 2018-08-03 12:25:15

  “老徐,我算是过来人了吧。”

  老徐点头。

  “在孤老头养老这件事上,其实也就那几种办法,第一是去敬老院,第二就是再找个老伴,第三是找个保姆,第四跟孩子们一起过。大概就这几种办法。找老伴的也不少,不过提前都得说好,别到时因为钱因为房产打起来;找保姆也要当心,一定得找个放心的,现在的保姆,想必你也看过不少报道、听过不少故事,乱七八糟的事多了去了。孩子要孝顺呢,跟着孩子一起过也行。”

  老徐觉得,以老关这么会精打细算的人,一定是细细衡量过这些办法之后,最终才认真选择了第一种。

  老徐道:“嗯,身边的朋友没了老伴的也不少了,没办法,咱到这个岁数了,总要遇到这事的。”

  老关道:“是啊,总得面对,只是迟早一天的事。其实说白了,谁走在前头谁幸福,你说是不是?走了的,风风光光办了丧事,她们一闭眼省心了,留下咱们孤老头子面对一大堆烂事儿,孤零零的有什么意思。有时候觉着活着也就那么回事。”

  老徐心中一阵酸楚。叹气道:“唉,可还得活着啊。”

  老关道:“是,还得活着,生活还得继续。走了的人就走了,留下的人不管你多难受、不管你多痛苦,日子还得过下去,是不是?要想活下去,就得给自己想办法。咱们就不错了,孩子们都挺孝顺,这就是最大的安慰、最大的幸运了。有那孩子什么也不管不顾的,摊上那样的子女该多糟心啊,我们小区有个老头,去年老伴没了,现在想找老伴了,两个儿子都不同意,儿子们说:是缺你吃了还是少你喝了,好好的找什么老伴?至于孤独成那样吗?你要是给我们找后妈,我们就跟你断绝父子关系。你瞅瞅这些白眼狼子女。老头只好不找了,只能自己过了,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觉,什么都是一个人,老头又不会做饭,只能每天出去外面买点儿吃的,可这一天两天能凑合,日子久了不是个事儿啊,到现在,老头就这么一个人过了快一年了,每次在街上碰见他,我都觉得他特可怜,身体每况愈下,唉,别提了,现在出来都拄上拐了。没了老婆子就够可怜了,再摊上这样的子女,真是没活头。对了,我们小区还有个老太太,也是没了老伴了,孩子们不让找,说她要是找新老头就是不守妇道。哎,你说说,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说这些子女真想的出来,唉。”

  “这故事多了去了,运气不好可不就摊上这样的子女。”老徐道。

  “可不是吗?所以啊,咱们是幸运的。”

  “那,你就打算一直住在养老院了?”

  “嗯,挺好的。真的。你要也去就更好了,咱俩就伴多好。”

  老徐真的有些动心了。养老院有人照顾,也有老伙伴聊天,确实比在家孤孤单单的强,虽然孩子们的态度他也了解,但生活毕竟是自己的,主要是考虑到如果住进养老院就能给孩子们省事,这才是最重要的。

  天津。

  在一家水果超市的款台旁,老路把手里的塑料袋往秤上一搁,直着脖子等着结账。

  “一共二十六。”

  老路拿出三十块钱。

  收钱的小伙子从钱盒子里翻出四个钢镚,“找您钱。”

  老路直着脖子,道:“不要硬币。”

  小伙子看看盒子里的零钱,“纸币不够了。”说完把钱再次递给老路。

  老路直着脖子朝钱盒里张望,“那不有一块的纸币吗?”

  “我说了,不够嘛。”

  “不要硬币,我拿着嫌麻烦。”

  “纸币不够了。”

  “那有几张你找我几张。”

  “都说了,不够找。”

  “不买了!”老路直着个脖子,两眼圆睁,“啪”地一声气哼哼地将水果扔在电子秤上。“不要了!”

  小伙子看出来这主儿不是个善茬,赶忙把三十块钱退给他。

  老路瞪着两只圆眼,用力把钱抽过来,撂下一句话,“你跟我犟,犟你就别卖东西了!”

  说完收起钱愤愤离开。

  他的这一举动引来周围不少人侧目。

  大清早老路就生了这一肚子气。

  老路现在的任务,在大闺女家看外孙。

  每天,闺女早早上班走了,外孙也早早上学去了,家里只剩下老路一个人。闲着没事,他就在附近转一转,看点儿新鲜人,听点儿新鲜事,然后买买菜什么的,这一上午的时间也就差不多了。中午呢,闺女和外孙都不回来吃饭,他一个人随便弄口吃的,吃完就午休了,下午起来上上网、看看电视,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去学校把外孙接回来。晚上给闺女和外孙子把饭做好。这一天他的工作就算圆满完成了。至于外孙写作业上课外班什么的,完全不用他操心,孩子自己很争气,学习很省心。

  在这座城市里,老路是个外乡人,人生地不熟的。要不是闺女有旨,他才不愿意来这鬼地方呢,天气又热人又多,怎么待着怎么难受。不过眼看外孙就要上初中了,上了初中可以住校,一住校他就算解放了。

  老路算着再有两个月自己就能脱离苦海了,心里总算有盼头了。

  说实话,老路也怪烦的,每天辛辛苦苦地给外孙做好饭,最近这孩子可能是因为考试压力大,吃个饭总是挑肥拣瘦,想吃这个啦不想吃那个啦,把老路弄得想炸毛。老路总在心里骂骂咧咧:又不是两岁小孩了,还挑什么食!不想吃就别吃,你姥爷还不想给你做呢。不过这些牢骚老路也只能在心里发一发,真说出来,一怕伤着外孙,二怕大闺女冲他嚷嚷。

  但不管怎么样,外孙终究是隔辈亲,老路烦归烦,饭还得一顿不落的高品质完成。

  不光外孙,更让老路烦心的是大闺女离婚了。

  大闺女离婚之前老路劝过她,孩子还小,不要离婚,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会有各方面的问题,对孩子的成长不利,会给孩子造成心理上的阴影什么什么什么的,总之大道理讲了一大堆。

  不过这年头谁听谁的啊?

  闺女该离还是离了。

  因为,不离婚的话,日子没法过。

  老路有时候觉得自己真的老了,他那个年代的人,离婚可是天大的事,那哪能说离就离,结了婚就得一辈子过下去。现在的年轻人,想结婚就结了,不想过就离了。结婚离婚都成儿戏成快餐了。

  老路自认为他本人算个开明人,不过离婚这事发生在自己闺女头上,他从心里十万个不愿意接受。

  老路因为找零钱的事生了一肚子气,愤愤回到家,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这是闺女家,虽说是在自己的亲闺女家,现在家里也都没别人,可怎么待着怎么不自在。

  老路前阳台后阳台来回走了几十圈,怎么待着也难受。

  “铃——”电话响了。

  “喂?”老路不耐烦的拿起电话。

  “爸,你在家呢?”是大闺女。

  “不在家我还能去哪儿?”老路声音很大,心里的气显然没消。

  “这怎么了?谁惹您生气了?这大早上的,刚才我出门的时候你不还好好的吗?”

  大闺女一听老爸这语气就觉得不对,老爸最近时不时就会心浮气燥,原因闺女也明白,老爸憋闷得慌,在这儿谁也不认识,天天就是做做饭看看娃,待烦了。

  “爸,我正想跟您说呢,我准备休假两个月。您要是想回家……”

  闺女话还没说完,老路的话已出口:“给我买火车票吧。”

  闺女在电话那头哭笑不得,这老头跟个孩子似的。不过这回答也显然在闺女意料之中。“好,一会儿就买,您想哪天走?”

  “要是有明天的票,就买明天的。”

  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老路一天都待不下去,早已归心似箭了。

  闺女答应得很痛快:“行,爸。不过您自己回去行吗?我不太放心啊。”

  “有什么不放心的,我这么大个人,还怕丢了?”

  “啊,怕丢了呀。”

  “切。”老路笑了,道:“那你有时间送我回去吗?”

  “那您自己路上小心吧。”闺女笑了笑,老爸这又臭又急的脾气。

  “对了,我回去可要相亲去了啊,跟你们以前都说过的。”老路再次亮名自己的想法。

  “行,知道了,说过好多次了,我没反对。”闺女是个通情达理的人。

  “以前我们有言在先,你妈过了周年,我就要找老伴了。”老路再次申明。

  既然老爸把话都说出来了,闺女也就不客气什么了,该说的话也得亮明了:“不过,咱们也有言在先,您找老伴可以,但财产必须公证,钱和房您的新老伴绝不能拿。”

  “这个你们放心,我心里有数。”

  闺女知道老爸是个有轻重的人,没再说什么,抓紧时间上网给老爸买票吧。

  闺女放行,能回家了,老路心里舒坦了,他忽觉这一天轻快起来了。

  老路这就出门往超市去,打算再为闺女和外孙子做一顿香喷喷的晚饭。

  晚饭时间,餐桌上。

  大闺女笑呵呵地道:“爸,瞧瞧您,我应该请您吃顿大餐,给您饯行,您倒给我们做了一大桌子菜,我哪儿好意思啊。”

  老路摆摆手,“得了得了,你还是省着点儿花钱吧,来日方长,钱都得给我外孙子留着啊。”老路疼爱地摸摸外孙子的头,“是不是?姥爷的大宝贝,不能让你妈乱花钱。”

  “行了行了,您又开始给我上课了。”闺女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