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鳏寡

第十三章

鳏寡 寐人雨 3093 2018-08-02 13:40:15

  回忆起老伴这一年多来吃的苦受的罪,老徐心头就会一直颤抖。这病太残酷了,老伴把一切的痛苦都挨尽了才离开人世。

  “不用了,老徐,我不渴。”老关道。

  “喝点儿茶吧,有今年的新茶。”

  说说茶会让老徐心里好过一丁点儿。

  “也好,那尝尝新茶。”老关道。

  老徐沏茶去了。

  老关坐在客厅里,目光扫过屋子里的角角落落,家里的一切都跟上次来并没什么不同,只是,物是人非。

  老徐端来茶,又要去弄水果。

  “老徐,行了行了,我不吃水果,别弄了。喝点儿茶就行了。”

  “不吃水果啊?”

  “不吃不吃,我胃不好,不敢吃水果,你快坐下吧。”

  “哦,对,你跟我一个毛病,胃不行,那我就不弄了啊。”

  “我是真不敢吃,你快歇会吧,有茶就够了,我跟你还客气什么呀,你也别跟我客气。”

  老徐走过来坐下,问:“怎么?外孙子住你那儿了?”

  老关向后靠了靠,换了个舒服姿势,道:“哦,这几天闺女出差了,老亲家身体也不太好,女婿也忙,就把外孙子放我这儿两天,嗨,这不是发挥余热吗?总算还有点儿用处。”

  老徐微微一笑,“是啊,还有机会发挥余热是好事啊。”

  老关鼻子一哼,道:“发挥余热,那是往好听说,你知道我外孙子说我什么吗?他说:姥爷,你这不叫发挥余热,你这叫废物利用。”

  “呵呵,现在的孩子。”这是这些天来,老徐第一次笑出声。

  老关看老徐还能笑出来,也就放心些了。

  老徐道:“对了,你就一直住在养老院吗?”

  “是啊,这两天我回来报销医药费,顺便看看外孙,闺女明后天出差回来,我也就回养老院去了。”

  听老关的语气很轻松,看来养老院住得还行。

  老徐道:“真就住那儿了?不住家里了?”

  老关极其肯定地回答:“啊,老徐,我跟你说,那儿真的好得不得了。”

  老徐点点头,道:“哦,是吗?”

  “是啊,住的地方又干净又安静,吃的伙食又好。每天有人给你做饭,有人给你打扫,有人陪你玩儿,你想下象棋也行,想玩乐器也有,外面有花园有喷泉,环境好极了,空气也新鲜。”

  老徐问:“比住在家里强?”

  老关道:“瞧你说的,那强大发了。”

  老徐道:“你那两个闺女都是孝顺孩子,你不想跟着孩子们一起过吗?”

  老关撇撇嘴,闭着眼直摇头,“住在谁家都不方便不自在,住在闺女家吧,有女婿。像你,你住儿子家吧,还有儿媳妇,总是不方便,对不对?不如自己住。”

  老徐当了这么多年老公公,这些道理自是明白,“那倒是。那你以前的房子呢?你不回去了,那房子怎么办?”

  “房子先留着,我也不卖它。闺女们隔些天过去照料一下儿就行了。”

  老徐佩服地点点头,说:“你还真行,说老实话,我还真舍不得这老窝。”

  “咳,我一开始也舍不得家,谁舍得下家啊,但是去了养老院一段时间以后,觉得那儿就是家了。”老关顿了顿,继续说:“怎么说呢,有老伴的时候吧,家确实是家。老徐,你说家是什么?屋里有人才是家,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可家里那口子走了啊,家也就失去家的意义了,家里没人了,那不是家了,那只是个房子,只是个住的地方,出来进去也总是一个人。一个人住哪儿都一样。”

  面对刚刚失去老伴的老徐,老关触景伤情,思念起自己的老伴来了。

  老徐点点头,“你说的有道理,有人在才是家。”

  老徐身子往前探探,双手开始缓慢揉搓膝盖。

  老关继续回到刚才的话题,“养老院那边,两人一个房间,两人正好就伴儿,你说多好,人还是有个伴儿好啊,总比一个人孤零零地住在家里强,在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时间长了非得老年痴呆不可,住在那儿,两人一屋,每天有人能跟你聊聊天,脑子好歹还转转,有人说话也不寂寞。”

  “嗯。”老徐认同。

  老关继续:“老徐,你要是去了,咱俩一个房间,你说多好。白天有的玩,夜里有人陪着说说话。”

  老徐觉得老关在那儿过得应该是不错,听他说了这么多自己有点儿动心了,问道:“那儿收费贵吗?”

  老关道:“一个月2500,什么都包了,只要交2500,你就什么都不用管了。”

  老徐心里默默合计,“价钱倒也还行。”

  “嗯,不算贵,我打听过很多家养老院,一般都比这个贵,这家是最划算的,服务设施都不错,性价比算高的。”

  老徐微微一笑,老关是十分精明之人,这些帐一定会算得一清二楚,要不是经过一百回比对,要不是绝对的价廉物美,老关是绝不会出手,他是那种买一个牙刷都要货比三家的人。

  老徐道:“价格上嘛,自己的工资倒也够。”

  老关道:“那管够,绰绰有余。住在那儿,最大的好处是不用麻烦子女们,有人给你做饭,有人给你洗涮,省心,自己省心,也给孩子们省心。”

  老关讲到给孩子们省心这点,又让老徐动心了,自己老了,最不愿意做的事就是拖累孩子们,听老关这么一说,老徐觉得这是个可行的办法,不过他又想起早上徐海跟他说过的:“别听关叔的,他就是想找个伴陪他去养老院,家里比哪儿都好,咱不去那儿。”

  老徐开始犹豫,要去也得跟孩子们商量,人老了,得听孩子们的话了,他们要是不同意呢?

  老关道:“咱们当父母的,最怕给孩子们添麻烦,尤其你,我了解你,什么事都不愿意麻烦孩子,以前老嫂子也这样,我太清楚你们的为人了,就怕成了孩子们的累赘。”

  老徐点头,“唉,当父母可不都是这个想法。孩子们各有各的事,他们岁数也不小了,单位、家里,事都不少,既要忙工作,又要管孩子,已经够他们受的了,咱们作父母的,自然是能少一事就少一事。老话说养儿防老,那都是以前的观念了,现在的孩子,说实话,谁有时间给你养老啊?老话现在都不作数了。再说,从咱们当父母的角度理解,指望谁养老就是给谁添麻烦,你说是不是?咱们养孩子又不是为了将来给孩子添麻烦,只要他们过得好好的,咱们怎么都行。”

  “说的是啊,所以嘛,老徐,你也学我吧,住养老院,给孩子们省心省事。那儿真的什么都好,环境好,服务好,管理好,有吃有喝有玩儿。”

  只要广告做得好,不想买东西的人也会心动。

  老徐听老关说了这一通,也觉得养老院是个不错的选择。

  “不过呀。”老关慢慢道:“那儿吧,就有一点不好。”

  “哦?”老徐也好奇。

  “就是天天死人。”

  老关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脸色显然失去刚才的热度。

  老徐看了看老关,点了点头,“唉,也正常。”

  养老院里住的都是老人,有人离开很正常。

  老关道:“是啊,正常,那是养老院,又不是幼儿园。别的什么都好,老徐你考虑考虑。”

  老徐道:“我也觉得不错,不过,孩子们那儿?”

  “你是怕孩子们不同意?”

  “嗯,早上我不是跟二儿子一起出去的吗?他知道你住敬老院,也问我这事来着,我说那儿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不过我看儿子的意思,是不愿意让我去那儿。”

  “哦。这样啊。”

  “不过我还没正式跟孩子们商量呢。”

  “要是儿子们都反对,那你就不好办了。不过你那三个儿子都是大孝子,照理说他们那么孝顺,应该顺着你的心意。”

  “嗯,要说孝顺呢,都是孝敬孩子,不过他们会不会同意,我说不准。”

  “嗯,不过孩子们最终的目的是让老人开心,只要你高兴,他们应该会同意吧。”

  “也倒是,唉。你是不知道,以前老伴在的时候,真是什么事都没有。现在,这家呀,鸡飞狗跳的,都是事。”

  “唉,可不吗,我当时也有这种感觉。老伴一走,家里的事怎么就跟一夜之间长出来的似的,没完没了的破事。以前怎么就从来没发现呢。虽然我那两个闺女也都挺好,但她们妈走了以后,姐俩之间的矛盾也不少,不光姐妹,还有女婿呢,各种破事儿,你都说不清楚怎么就有矛盾了,其实也就是屁大的事,弄着弄着就搞复杂了,有时候恨不得要打起来。唉,我有段时间烦得要死。老伴没了,不光心无处安放,身也无处安放了,放在谁家也不合适,放在自己那个空落落的家里又孤独得难受。没有比孤独更可怕的了,我是怕了。我那一年几乎有大半年都睡不着觉,一夜一夜地做梦,梦见以前乱七八糟的各种事。唉,最后我决定去养老院吧。去了倒好了,有人跟我聊天儿,有人跟陪一起玩玩,时间过得也快了,人也没那么颓废了。”

  “嗯。”老徐当然理解老关说的这些,因为他现在正在经历这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