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鳏寡

第十二章

鳏寡 寐人雨 3087 2018-08-01 12:32:42

  想起豆浆的事,徐海沉沉叹了口气。

  现在想想,其实无非是些鸡毛蒜皮的事。

  当时老妈病情极重,名医束手无策,面对无力回天的情景,大家的心情都非常糟糕,不管兄弟们之间有过什么摩擦和不满,也都是因为老妈的病,没什么可埋怨可抱怨的。

  “哦,对了,大学生来电话了吗?”

  老徐的话拉回了徐海的思绪。

  大学生就是大孙子,爷爷是最以孙子为荣的,上了大学的大孙子那更是爷爷的荣耀,是老徐家的荣耀。

  “哦,昨天来过电话。他还问爷爷怎么样呢,说是今天要给您打电话呢。”

  老徐心里高兴,大孙子惦记着爷爷呢,笑着说:“是吗?好啊好啊,爷爷没白疼他,长大了,懂事了。”

  徐海听老爸夸奖自己的儿子,心里自然也高兴。

  道路两边的垂柳在风中婆娑摇曳。

  父子俩缓步前进,地上的两缕影子忽隐忽现。

  对面远处有人朝老徐一直挥手。

  老徐眼神不济,总觉得那个人是在跟自己打招呼,但又不敢肯定。

  徐海也看着那个人眼熟,问身边的老爸:“爸,那人是谁?”

  “谁呀?是朝咱们挥手吧?”老徐眯起眼睛使劲儿观瞧。

  “好像是。”

  “哦,是他呀。”走近了一些,老徐终于看清楚了对面那个招手的人,“老关!”

  老关走到了眼前,伸手握住老徐的手:“老徐,你好你好,好久没见了。”

  “关叔。”徐海笑着打了个招呼。

  “哎,你们得好好地陪你老爸,知道吗?”老关一副要给徐海上课的表情,从前当惯领导的人估计就爱给人上课,说着一副官腔,“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候,你必须上心。”

  “嗯,知道,关叔放心吧。”徐海笑答。

  老关跟老徐也是几十年的朋友,老关这个人是有什么说什么,你说他直肠子也好,说他口无遮拦也罢,他就是那么一个人。

  “你怎么样?”老徐问老关。

  老关说:“我挺好,你家里的事我知道了,不好意思我才回来,回来晚了,唉,今天上午你没事吧?我去找你坐坐。”

  “好啊,你来吧,你现在住闺女家吗?”老徐问。

  “我才不住她们家呢,麻烦,我那地方多好。一会儿我找你去,好好跟你聊聊,现在我先得给外孙子买早点去了。外孙子在我那儿呢。一会儿他上了学,我就找你去啊,你在家等我。”

  “行,你忙你的吧。一会儿见。”老徐说。

  “好好,一会儿见一会儿见。”老关边说边忙着赶路。

  老徐看看健步如飞的老关已经走远,“这老关。”

  “爸,上次听您说关叔住养老院了是吗?”

  “嗯,去了一段时间了,给我来过两次电话,一直跟我说养老院怎么怎么好。”

  “他这意思,是不是也想让您去啊?”

  老徐点点头,“嗯,我看他就是那个意思。”

  “那,爸,您不会真想去吧?”徐海可不希望老爸给出肯定的答复。

  “总听老关念叨,觉得那里应该也不错。其实养老院也不失为一个好地方,不给儿女添麻烦,现在去的人很多。”

  徐海没想到老爸还真有这种念头,老爸耳朵根子软,经常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老关总说养老院好好好,老爸听别人说好就觉得好,看来还得做做老爸的思想工作,绝不能让他去养老院。

  “等一会儿他来,看他怎么说吧。”老徐道:“其实只要不给你们添麻烦,爸怎么都行。养老院那儿也不见得不好。我知道,你们不愿意让我去,但是总让你们这么做饭照顾,时间长了也不是个事,你们各家都有各家的事,你们有工作要做,也有孩子需要照顾,事儿都挺多的。”

  “爸,我不需要照顾孩子,我是最闲的,我有的是时间给您做饭。大哥那儿依依要上高中了,开始忙了,他们确实脱不开身,老三家孩子太小他们有时也忙。我没事啊,您真的不用操心也不用担心,我绝对有时间,我每天都来给您做饭,陪您住。”

  “唉,他们都忙。天天就捆着你一个人,爸呀,于心不安。”

  “爸,有什么于心不安的。您跟我怎么还客气上了呢?您可别这样。”

  “时间长了,小敏也未必愿意啊。”老徐说出了自己的另一个担心。

  “管她干吗?再说她有什么不愿意的?她不想来就自个儿在家吃住,我来这儿陪您。”

  听徐海的语气倒也很肯定,可是老徐还是心有顾忌。

  “唉,时间长了,怕你们夫妻闹矛盾,爸希望越省心越好,不想给你们添一丁点儿麻烦,真的,爸就看不得你们小日子过得不合。不过,不过到时候再商量吧。看看怎么好。”老徐道。

  徐海没再说什么,他知道老爸心里有想法,但这想法还没有清晰起来。

  从他们哥仨的角度说,谁都不愿意老爸住进养老院,去了养老院,那这家呢?不要了吗?就都扔下了?再说,他们总觉着面子上不好看,老话说养儿防老,老爸养活了三个大儿子,三个儿子现在个个过得都有模有样,这样的三个儿子最终把老人送进了养老院,外人会怎么看自己?三个儿子现在城里多少也算有点儿头脸的人,老爸当年更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被别人知道了说三道四他们会无地自容的。

  但不管怎么样,老爸开心才是最重要的,让老爸怎么样舒舒服服地把剩余的人生过好,这才是最重要的,这才是他们三兄弟的心愿。

  徐海一个人决定不了这件事,还有大哥的意见,还有老三的意见。爸不是他一个人的爸,是他们三个人的爸,事情也总得三个人一起商量着来办。

  老人都很脆弱,不光身体需要小心关照,心理更是需要细致呵护,一旦出了问题都不会是小事。

  他们兄弟三人必须把老爸将来的生活安排妥当,否则谁都会不安心,都会觉得对不住老妈所托。老妈得知自己得了不治之症,在已经非常清楚自己时日无多的情况下,郑重嘱托过他们只有这一件事——照顾好老爸。

  人们都说,兄弟三人中徐海最像他妈妈,无论是长相,无论是随着年龄渐长显现出来的性格,徐海都最像妈妈。

  徐海上班走了。

  老徐开始在家里擦地,倒不是因为今天有客人要来,这是老徐多年来的习惯,哪怕别的地方都不打扫,地必须每天擦三遍。

  窗户开着,和暖舒适的风吹进来,楼下叽叽喳喳的声音传上来,老徐一听就知道晒太阳的老太太们又都出窝了,这是她们的日常。

  老徐每次伫立窗前,仿佛都能看见老伴也在聊天儿的人群中,而且总是还和从前一样背对着自己坐在椅子上,一头花白的头发在阳光下闪着温柔的光泽。

  幻觉!

  老徐使劲儿挤挤眼睛,唉,最近总是这样,他太想念老伴了,可是老伴不在人群中了,再也不在了。

  可只要自己心里想着她,眼睛就能看见她。

  手机响了,老徐定了定神,上前两步走到茶几前,拿起电话一看,是老关。

  “喂,老关。”

  “老徐,你家是住一号楼吗?”

  “哦,你已经到了?我家住五号楼。二层,202。”

  “好嘞好嘞,我看见了,马上到啊。”

  挂了电话,老徐赶紧把墩布拿到卫生间挂好。然后对着镜子整理了整理衣服,用梳子仔细梳了梳头发。

  这是老徐的处世态度,衣着必须整洁,发型必须一丝不乱。

  老徐开门望向楼道,老关正在上楼。

  “老关,快来快来。”

  “来过两次,我还是没记住你家的门牌号,唉,老了,这记性是真不行了。”

  “快来,请进请进。”

  老徐把老关迎进来。

  老关一边换鞋一边说:“老徐,你家一向都这么干净。”

  “干净什么呀,你凑合进来坐吧。”

  “比我家干净不知道多少倍呢,我家跟猪圈似的,我也不爱打扫,以前我们家那位也不爱打扫。瞧你家这地,锃亮锃亮的,都能把人滑一个大跟头。”

  “呵,哪儿有那么夸张。快坐吧。”

  老关走进客厅,在那张全家福前停住了脚步,目光落在那个花白头发的老太太身上,一直盯着看,望见已逝的熟人,老关鼻子吸了吸,叹了口气,“唉,老嫂子呀。”

  见老关眼中泪光闪动,老徐不由得鼻子一酸。

  老关叹道,“唉,怎么就……”

  老关说不下去,只有唉声。

  老徐定了定神,才说:“老关,来坐吧。”

  老关这才从照片前移步,到沙发上落座。

  “老嫂子人特别好,以前住平房那会儿我就经常上你们家叨扰,老嫂子从来没烦过,来了就弄这个菜弄那个菜,唉,怎么这就……”老关说着直摇头,眼泪又上来了。

  “你喝点儿茶吧?”老徐紧赶换了个话题。

  最近这些天太多人来慰问过老徐,人们总要问起老伴的病怎么发现的,怎么治疗的,坚持了多久,最后是怎么走的,等等等等。

  老徐实在不想再触及这个话题了,每次有人来提起这些,老徐总会非常难受,而且只有难受。除了难受,他并没有得到一丝安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