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鳏寡

第六章

鳏寡 寐人雨 2119 2018-07-26 15:21:23

  夜入深,孩子们出去给老太太送纸。

  按照乡俗,每次过七,早上上坟,夜里送纸。

  送纸就是烧纸给逝者,纸一烧,去了那边的人就收到钱了,收到钱在那边就能生活无忧了。第一次送纸就送在自家楼下,第二次送在小区门口,以后一次比一次距离远,因为逝者的灵魂会离家越来越远。逝者的魂魄会停留在阳间七个七天,七七四十九天之后,魂魄才算在那边安定下来,再等百天一过,魂魄便彻底离开阳间了。

  送纸烧香都是孝子贤孙的事,老徐不参与。

  孩子们下楼送纸去了。

  小孙子已经睡了,老头一个人在厅里看电视。

  夜深人静,大家在楼下点了四支香,每人为老太太烧几张纸,“妈,来拿钱吧。”王茜抽泣道,“拿了钱在那边好好的啊,别忘了给我们托梦。”

  其他人都很沉默。

  燃烧的纸钱在大家地静静注视下化为灰烬。点燃的香柱在风的作用下迅速变短。

  大家围在一起等待香火燃尽。

  是因为妈,大家此刻才能凝聚在一起的。人们常说,有妈在大家是一家人,没妈了大家就是亲戚了。围聚在香火周围的儿子儿媳妇们心里都清楚,妈这一走,以后跟从前便不一样了。

  “哟,这儿干吗呢?”

  “这是给死人送纸呢,快跑快跑。”

  两个路过的女孩看见这情形像见了鬼一样逃掉了。

  王茜看看她们逃遁的背影,感慨道:“唉,咱们小时候不也是这样吗?见谁家烧纸点香,也远远地躲开,觉得特别害怕,怕被鬼上身。直到自己的爸妈走了才真正明白。现在再看见谁家烧纸,我一点儿都不害怕,反而会觉得挺温暖的。”

  “是啊,现在理解了,这火能捎去对亲人的想念。”路璐道。路璐自己的妈没了两年了,大嫂的妈是去年没的,现在婆婆也没了。路璐一想到自己和大嫂都是没妈的孩子了,挽着大嫂的胳膊抽泣起来,王茜也哭了,安抚地拍拍路璐的手。

  这人老了说走就真的走了,想都想不到。

  路璐哭着:“没了妈就彻底是个大人了,以后,以后再也没人听咱们唠叨了。”

  香火在风中或明或暗。

  “老二老三,明天我就得回北京了,你大嫂和依依也走,依依那边的学校联系好了,得去上学了。再过七的时候,如果我没时间回来,你们记着给妈上坟烧纸。”徐洋嘱咐。

  “嗯,放心吧大哥。忘不了。”徐海道。

  “大嫂,你们这就打算在北京定居了吧?”路璐问。

  “是啊,你大哥工作调到了那边,我们也都跟着过去,这边房子也卖了。”王茜道。

  “唉,你们这一走,以后回来的机会肯定也少了。”路璐感慨。

  “北京才多远,说回来就回来了。”王茜道。

  “说是这么说,可你们要工作,依依学习也越来越紧张。哪有那么多时间啊。”路璐心里忽然觉得像踩空了什么。

  “我们不常在,你们好好照顾爸。”王茜嘱咐。

  “放心吧,还有我们这么多人呢。”路璐道。

  最后的一抹香火燃尽。

  “行了,上楼吧。爸还等着呢。”徐洋说。

  一行人上了楼,进了屋。

  老徐正一边看电视一边打盹。

  “爸,去睡吧。”徐洋道。

  “哦,我又犯困了。给你妈送完纸了?”老徐问。

  “哦,完了。爸去睡吧,老二老三也都回去吧,我在就行了。”徐洋道。

  “王茜和依依呢?”老徐问。

  “他们一会儿也回家收拾收拾,明天我们就去北京。”徐洋道。

  “哦,你们明天就走了?那边学校都联系好了?”老徐最近心不在焉,这事像是头一回听说。

  “联系好了,爸。”王茜道。

  “大哥你也回去吧,我在就行了。你也回去收拾收拾。”徐海道。

  “不用,有你嫂子收拾就行了。我再陪爸一个晚上,以后大部分时间都得你们来陪爸了。”徐洋道。

  “行了,徐洋在,你们都回去吧,孩子睡着了,给他包个毛巾被,别感冒了。”老徐道。

  徐海道:“行,爸,那我们回去了。”

  一行人走了,家里又空落落了。

  “我先睡了,困了。你也别太晚了。”老徐已经困得睁不开眼了。

  徐洋道:“行,爸快去睡吧。”

  老徐进卧室去了,轻轻掩上门。

  徐洋点上一支烟,往沙发上一靠,拿起遥控器随便换台。

  老徐一直坚持要在小卧室睡,因为老伴走之前一直躺在小卧室的这张床上。老徐总觉得老伴还跟从前一样在自己身边躺着,伸手一摸才知道,再也摸不到了。

  老徐的脑子越来越沉,迷迷糊糊地看见老伴穿一身黑衣,头也不回一直朝前走,老徐在后面喊“哎,等等我,别走了。”老伴像是根本没有听见,只顾一个人往前走,“别走,别走了,停下。”老伴没有听到,依旧头也不回,老徐在后面紧紧追赶黑衣白发的背影,一直在喊老伴的名字,可老伴的背影却越来越远,越来越小。

  “哎,哎,啊——”

  徐洋听见卧室里传来的声音,急忙跑过去。

  “爸,爸。”徐洋边叫边摇醒老徐。

  老徐不睁眼,一直在叫喊。

  “爸,爸!”徐洋提高声音。

  老徐这才深吸气,缓上来,睁开眼睛就问,“你妈呢?”

  “爸,做梦了吧?”徐洋道。

  “我又梦见你妈了,穿着一身黑衣服,一直往前走,头也不回,怎么喊她也听不见。”

  “爸,您前一段时间也做过这个梦。”

  “是,是。”

  “爸,我陪您睡吧。”

  “唉,没事。只是做了个梦,你妈真的走了。”

  “您别想太多了。”

  老徐的梦变成了真的,老伴真的头也不回地走了。黑色的衣,雪白的发,只留给自己一个背影。

  天一亮老徐便醒了。早睡早起一直都是老徐的习惯。

  徐洋也一早就起来了,打扫卫生擦地什么的。

  “爸出去买早点,一会儿吃了饭你们早点儿出发吧。”老徐道。

  “爸,我陪爸去吧。”徐洋说。

  “没事,不用陪我,我想一个人出去走走。”

  “那行,那爸小心点儿。别买太多早点。”

  “哦,知道了。”

  “拿着手机。”

  “不拿了,一会儿就回来了,就在附近,没事。”

  “拿着吧,要不我不放心。”

  “行,拿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