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鳏寡

第五章

鳏寡 寐人雨 3025 2018-07-17 12:59:30

  徐海开车,徐洋坐在副驾驶,沙敏坐在后座上。

  “小沙,我们先把你送回家吧。”徐洋开口道。

  “别介,我先跟你们一起去银行吧。不是各家多少钱都算好了吗?爸的钱给爸存起来,正好我也带了身份证,我们的也存了它。”

  徐洋愣了一下。

  徐海边开着车边皱着眉头从镜子里瞪了一眼坐在后面的自家媳妇。

  徐洋觉得这话不该由他来接,便不再说话,保持沉默。

  徐海开口:“钱都给爸存起来,我们哥仨的钱都给爸。”

  “那咱们一上午忙活个什么?”沙敏的脸迅速拉得老长,气呼呼地双手插在胸前,重重向后一靠,翻了翻白眼。

  “我们觉得钱都放在爸那儿好,这样让爸心里踏实。”徐海压着火气,跟媳妇解释。

  徐洋依然保持沉默。

  徐海一向话少,解释的话就更少。

  沙敏依然气鼓鼓地直翻白眼,“放在爸那儿,那怎么能行?将来找个后老伴,钱还不定是谁的呢,不如早点儿分了的好,你们怎么想的?真是。”

  徐洋徐海没想到沙敏能说出这种不顾别人感受的话,老娘刚过头七,儿媳妇就提出分家了。

  “你瞎说什么呀?你闭嘴!”徐海听媳妇这么一说,有点儿急了,尤其还当着大哥的面,真是不像话,于是狠狠地给了她一句。

  沙敏不再说话,头歪向一旁,看着车外,心里一万个不爽。

  两分钟后。

  “把我放在太乐家园门口就行了。”沙敏道。

  徐海没理会她。

  徐洋也不好说什么。

  车很快开停在了太乐家园门口,沙敏下了车,一摔车门头也不回地进了小区。

  “小沙干吗去了?你家不住这个小区啊?”徐洋问。

  “去她妹那儿了。”

  “哦,其实这事也不全怪小沙,你之前没跟人家打好招呼。”徐洋劝道。

  “我跟她提过,她……唉,真烦人!”徐海气呼呼的。

  “你肯定是没跟她认真说清楚。不过小沙刚才说的也有些道理,之前我也听说过很多关于保姆怎么骗财的事,骗老人跟她结婚,最后要分钱分房子,这样官司多着呢。”徐洋道。

  “嗯,爸以后怎么办?让爸跟着咱们过呢?一家待半年?你看?”徐海建议。

  “我们肯定没意见,咱们到时跟爸商量商量,主要还得看爸的意思,咱们做什么都是为了让爸的余生过得舒心,你说呢?”徐洋道。

  “嗯,就是。”徐海道。

  车子发动,往银行方向开去。

  老徐最常去最熟的就是工行了,因为工资都是从工行领取的,哥俩商量还在工商开个账户,这样方便。

  银行有熟人,等了一会儿就都办完了,在小城市,有人比有钱更管用。

  办完事,徐海把大哥送回到老爸的小区,自己就回家了。

  这几天来大伙都累坏了,自从老妈病了以后,整整一年的陪护照顾,最近七天的丧事操持,自己媳妇时常出其不意地搞出来的各种烂事,徐海觉得自己疲惫极了,身子重重往床上一摔,没一会儿就睡过去了。

  徐洋刚下了车就接到王茜的电话。

  “办完了?”王茜道。

  “嗯,都办完了。”徐洋道。

  “那赶快回你妈这儿来睡一觉吧。”王茜道。

  一听这话,徐洋觉得一股难受劲儿冲上胸口,趁着些酒劲冲电话里大声道:“你妈这儿?我妈这儿?我哪儿还有妈呀?”

  “你嚷嚷什么呀,赶紧回来休息吧。”莫名其妙地被老公来了那么一句,王茜气也不打一处来,转念一想也就过了,现在这时候谁也没有好心情。

  徐洋挂了电话,慢慢悠悠地晃上楼,也不想跟媳妇说话,自己进里屋睡去了。

  搁以前,以王茜的脾气早就爆发了,不过现在是特殊时期,也就忍了,没再说什么。自己气呼呼地到小卧室睡了。

  老徐午觉起来,第一件事便是烧水沏茶,这也是多年来跟老伴养成的退休生活习惯。以前两个人一边喝茶一边看报聊天,一下午很快就过去了。现在剩老徐一个人了,形单影只,一个人喝茶一个人看报,想说话的时候一回头才发现,阳台的椅子上空荡荡的。

  “真不习惯啊。”老徐自语。

  王茜听见老爸说话,以为叫自己,赶忙从卧室到书房,“爸。”

  “哦。”

  “您刚才叫我了吗?”

  老徐摇摇头,“没。”

  “哦,那是我睡糊涂了,那爸看报吧。”王茜转身。

  “真不习惯啊。”

  对,老爸刚才说的好像就是这句话,王茜心头一抖,眼睛湿了。

  不习惯,少了一个人真的不习惯。以前就算两个人什么话也不说,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喝茶看报,但那个人就在那儿,现在就剩下自己一个人了,以后做什么都是一个人了。

  老徐接下来要面对是习惯没有老伴的生活,习惯孤独,这习惯太难养成了。

  沙敏去妹妹家待了一下午。

  徐海一觉睡起来发现媳妇还没回来,于是打电话给她,“你怎么还不回来?”

  “怎么了?”

  “晚上还得去我爸那儿吃饭,还得给我妈送纸呢。”

  “知道了。不过晚上还在那儿吃啊?人太多了吧?”

  “什么叫人太多了?一家人难得聚在一起吃个饭,然后大哥他们就走了,以后见面的机会少了。”

  “哦,他们明天就走啊?”沙敏一想到明天王茜就走了,心好像突然轻松起来,“行,晚上去吃饭吧。你一会儿过来接我。”

  “行,那你等着吧。”

  “嗯,你慢点儿开车。”

  晚上,除了徐海的儿子,也就是老徐的大孙子之外,其余人都到齐了。

  大孙子去年已经考上了大学,去北京念书去了。奶奶去世他回来了两天,作为孙子也就算尽孝心了,学校的课业繁重,老徐也不想耽误孙子那么多时间,就让孙子赶紧回去了。

  徐洋虽是老大,不过孩子比徐海家的小一点儿。

  徐江家的孩子刚四岁,是幼儿园小朋友。

  三个孩子奶奶都帮着带过,孙子孙女跟奶奶都特别亲,小孙子还小不懂事,其他两个孙子都在奶奶灵柩前哭得很伤心。

  “爷爷爷爷。”小孙子一进门就叫喊着。

  “哎,乖宝来了,爷爷可想你了。”老徐赶紧迎上来,抱起孙子。

  “爷爷,我也可想你了。这都好几天没见爷爷了。”

  “好宝儿,爷爷好好抱抱,爷爷给你找好吃的去。”

  老徐领着孙子玩去了。

  “大嫂,依依几点下课?”

  王茜看看表,“她也快了,六点半吧。”

  “那正好回来一起吃饭。”三儿媳路璐道。

  徐海和沙敏也到了。

  全家人开始忙活晚饭,一日三餐是一个家庭最重要的事。

  大家说的说,玩的玩,人一多一热闹就像是过年过节了,只是少了老太太。

  老徐抱着小孙子在书房玩。

  小孙子看见桌子上摆的照片,问道:“爷爷,奶奶呢?”

  老徐眼睛一热,不过忍住没哭,“哦,奶奶不在家住了。”

  “奶奶去哪儿了?去哪儿了?”

  “奶奶,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

  “去东边还是西边?”

  小孙子的问题让老徐又心暖又心酸,“奶奶去了,西边。”

  “为什么去西边呀?”

  “因为,西边好啊。”

  “什么时候回来呀?奶奶什么时候回来呀?”

  “奶奶呀,不回来了。”老徐觉得鼻子一阵酸。

  “为什么不回来了,为什么呀?为什么呀?”小孙子的声音突然变高,很不开心地喊叫。

  老徐忍不住掉泪了,“因为太远了。”

  小孙子“哇”地一声哭了。

  路璐听见了,赶快过来:“怎么了?”

  “奶奶怎么就不回来了?怎么就不回来了?”孩子的问题和哭声让大人们无所事从。

  路璐看公公掉眼泪了,赶快把孩子抱走了。

  老徐独坐在书桌前,凝视照片中的老伴。唉,老婆子,你以前说过,三冬三夏,孩子就长大了,现在三冬三夏过去了,小孙子也上幼儿园了,可你呢,你怎么就那么不争气呢?怎么就不能多等一等呢?你说说你着什么急呀?我还在这儿呢,你急着去干什么呀?我怎么也想不到你会走在我前面,唉。孩子们都来了,外面可热闹了,你也不跟我们热闹了,你谁都不看了谁都不管了,一闭眼省心了,把我一个人留下了。

  老徐抬眼看看窗外,天还亮着,春光明媚本该是出行游玩的好时节,唉,你去哪儿不好偏偏去了西边。

  长辈的离世,对于晚辈人来说,却是一次难得的相聚机缘。平时不是少这个人就是缺那个人,除了过年,大家几乎没有能坐在一起吃团圆饭的机会。这些天所有人都在,熙熙攘攘的,热闹得像是个节日。

  老徐这几天有些恍惚了。

  老徐看看身边那张床,老伴生病的后期一直躺在那儿,她躺在那儿虽然不说不动,可那儿总有个人呢,她只要在,老徐心里就是踏实的。而现在,床上空荡荡的,老徐的心里也空荡荡的。

  有一个人和没了一个人,这世界截然不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