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鳏寡

第四章

鳏寡 寐人雨 2045 2018-07-09 11:38:52

  王茜是个勤快人,不洗碗,又到卫生间去涮墩布,开始擦地。

  “小茜歇会儿吧。”老徐道。

  “哦,爸,没事,我不累。”王茜是个天生浑身充满活力的人,在别人眼里她就没累过。

  王茜看看坐在客厅里的三兄弟,停下了手里的活,道:“一会儿你们兄弟三个去吧,我在家陪爸就行了。”

  “也好,你们妯娌三人,看看怎么安排一下,家里肯定不能没有人。”徐洋道。

  “我留下就行了,你们忙你们的,让沙敏和路璐也回家休息吧,这些天她们也够累了,这儿有我一个人就行了。”

  王茜说完,操起墩布打扫起来,地擦得一个亮堂。

  王茜嘴上厉害,但她是个知理的人,大面儿上的事都处理得很好。

  沙敏也洗完了碗,解下了围裙,随手搭在椅背上,然后走进客厅道:“我也弄完了,可以走了。”

  老徐找来了身份证,递到徐洋手上。

  徐洋接过身份证看了看,确认无误,道:“行,老二老三,那咱们走吧。”

  “哦,我跟路璐就不去了,我们就回家了。”徐江道。

  “哦,也行,那我跟老二去吧。”徐洋道。

  “那我把你们先送回去吧。”徐海道。

  “不用了二哥,我们步行就行了,也不远。吃完饭正好遛弯。”路璐道。

  “嗯,别管了,你们忙你们的吧。”徐江道。

  “那也行。晚上都还过来。晚上咱们得给妈送纸呢。”王茜道。

  “嗯,我们五点就过来了。”徐江道:“行,那我们先走了。”

  “好,慢点啊。”王茜道。

  “爸,我们先走了。”路璐道。

  “行,你们快回去休息吧。”老徐道。

  徐江和路璐出门了。

  “你们也去吧,把钱拿好。”老徐叮嘱徐洋。

  “钱还在书房,我去拿。”徐洋转身去书房拿来袋子。

  “爸,那我们走了,您睡会儿吧。”徐海道。

  “行,你们忙去吧。”

  徐洋徐海和沙敏出了门。

  王茜还在擦地。

  老徐看了看一向辛勤劳作的王茜,“小茜,你也休息休息吧。”

  “爸先去睡吧,我擦完地就没事了。”

  “对了,你们北京的房子怎么样了?”

  “哦,已经装修好了,可以住了。”

  “哦,那,依依得去那儿上高中吧?”

  王茜停下了手里的活,喘了口气,道:“嗯,爸,徐洋的调令已经下来了,下个月初就去北京上任,我跟依依也得跟着,可咱家现在的情况,我也不放心您啊,您看这事全都赶在一块儿了。”

  “哦,这么快呀,下个月,也就是下个星期了,今天是26号了吧?”老徐念叨着。

  “是啊,真快。可我不放心您哪,要不您着我们一起去吧,房子大,住得下。”

  老徐摇摇头,“不去了,爸哪儿都不想去,就想在这老窝里待着,每天看看你妈的照片,跟她念叨念叨每天发生的事,就挺好。”

  王茜听着听着眼泪下来了。

  没有了老伴,老徐真的觉得自己是孩子们的负担了,不过老徐是个挺要强的人,坚决不给孩子们添麻烦,坚决不能因为自己捆绑住儿子大展宏图的手脚,更不能耽误了孙女的前程。

  老徐道:“你们该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吧,到时候找个保姆给我做做饭就行了。”

  王茜道:“要找就得找个二十四小时可以住在家里的那种保姆,不光是做一日三餐,主要是晚上得有个人陪护。”

  “其实也没事,晚上我自己可以。”

  “爸,那可不行,我们不放心啊,您有过脑梗史,这病可不能小视,这病我清楚,我爸那不就是吗,唉,自己总说没事没事,结果第三次犯的时候,一跤摔倒在地就再也没起来,您可不能不当回事儿啊。”想起了自己几年前过世老爸,再加上此情此景,王茜抽泣起来。

  “哦,知道了,你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老徐道。

  老徐的三家亲家,老大家的已经都过世了,老二家的身体也一般,隔三差五地住医院,老三家的女亲家没了,正是老路的老伴,得肝癌走的,已经两年了。大亲家以前跟自己住前后胡同,王茜跟徐洋是青梅竹马,从小就在一起玩儿,后来水到渠成谈了恋爱结了婚,再后来生了孙女。

  王茜放下手里的墩布,坐了下来,眼睛有一搭没一搭地看着电视,道:“爸,我心里真的特别难受,我自己的父母都没了,就想着这就是我的家了,逢年过节也有个热闹暖和的地方,唉,不想,妈也这么快就……我自己的妈不管怎么也活了八十多,走了也就走了,岁数也还可以了,可妈岁数还不大啊……爸,我心里难受啊……”说着哭了起来。

  看王茜哭,老徐的眼睛也不由地模糊了,电视上的图像越来越虚化。

  看老公公眼泪汪汪的,王茜赶紧擦擦眼泪。

  老徐从沙发上慢慢站起身来,“我有点儿困了,去睡了。”

  电视也没关,老徐径直朝卧室走去。

  “爸记得关上窗户再睡啊。”

  “哦。”

  在三杯高度白酒的作用下,老徐有些轻微的眩晕,脑袋一挨枕头就睡着了。

  不到三分钟,王茜便听见了卧室里传来的呼噜声,她走过去,看老爸睡熟了,轻轻关上卧室房门。

  把地擦完,王茜一个人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家里真的显得空落落的。人老了真是说走就走,自己的妈一年前走的,办丧事的时候婆婆还去吊唁过,没想到仅仅隔了一年就轮到婆婆了。

  婆婆一向注重养生,养生笔记记了十几本,每天坚持锻炼身体,特别热爱生活,平时身体一向很好,连感冒都很少有,没想到一得就是无法医治的绝症,顽强地挺过了一年,终究还是没有迎来奇迹,无奈离世。

  当了老徐家这么多年的儿媳妇,婆婆确实对自己很不错,想起以前婆婆的种种好,王茜的眼泪止不住了。

  王茜关了电视,把抽屉里婆婆写过的养生笔记,一本一本地整理出来,手抚摸着笔记本,看着婆婆熟悉的笔迹,王茜捂着眼睛大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