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鳏寡

第三章

鳏寡 寐人雨 2398 2018-07-06 11:02:21

  “大嫂,菜买回来了。炒哪个?我来洗吧。”路璐道。

  王茜观察了一下放在桌上的食材,“行,把个芥蓝洗了,青炒一个。买豆腐了,好,红烧个豆腐。再把丝瓜洗了吧,蛋炒丝瓜。行,差不多了。”

  “好,那我来洗菜,大嫂你来炒。”路璐道:“还是大嫂炒得菜最好吃。”

  王茜客气地微笑:“你们做得也很好啊。”

  “谁说的,这家里要论做饭,谁的手艺都比不了大嫂。”路璐说。

  “哪儿呀,老三才是咱家真正的大厨呢。有好多菜我还是跟人家老三请教的呢。”王茜笑着道,眼角的皱纹显出了这些天的疲惫。

  “大嫂就别谦虚了。大嫂排第一,他排第二,呵呵。”路璐说。

  “老三绝对第一,我哪儿行啊。路璐你好福气啊,老三人又勤快又干净,还烧得一手好菜,你真是好命啊。”王茜恭维道。

  路璐呵呵一笑,说:“大嫂,你还别说,有时候我跟他特生气的时候,他做两个好菜哄哄我,我也就不生气了。”

  “是吧,多有福气啊。路璐,把厨房门关上吧,我要炒菜了。”王茜说。

  路璐走过去关上门。

  “咦?二嫂呢?”

  “也在书房呢。她也真是,人家儿子们的事她也瞎搀和。”

  路璐看大嫂的脸上好像不太对劲。大嫂和二嫂自从婆婆病了以后,因为各种大事小事积下了不少矛盾,到后来甚至都互相都避开对方,大嫂二嫂在背后都跟自己念叨过一些乱七八糟的事,可清官难断家务事。

  其实绝大部分事都是芝麻小事,可最后怎么都演变成了性质严重的大事,路璐说不清楚。

  总之现在两位嫂子是谁看谁都不顺眼,而且谁也不让步,不想合解,各自认为自己有理,对方是百分之六百的错误和不通情理。

  路璐不想惹事,也不想引起什么话题,没敢再问什么,只是在一旁给大嫂打打下手。

  整个做饭过程,沙敏都没有参与。这让王茜很不爽:“你看看她,咱俩从洗菜到做好这顿饭,她跟没事人似的,也不说过来帮个忙,不过不来也好,我看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路璐安慰道:“大嫂,别气了,这就是她的不对了。”路璐只能帮着大嫂说话,这样她心头的气才能消一消。

  “管她呢,反正明后天我们也走了,眼不见心不烦,行了,我去叫爸吃饭。”

  “好,我来摆桌。”路璐说。

  王茜出现在了书房门口,“爸,饭好了,先吃饭吧。”

  “吃饭。”老徐缓缓起身,“你们仨今天陪爸喝一杯。”

  “好。”徐洋道。

  “徐海不能喝酒,他一会儿还得开车呢。”沙敏道。

  王茜默默白了沙敏一眼,走开了。

  “哦,对,一会儿你们还得去银行呢吧。那徐洋和徐江陪爸喝一杯。”老徐才想起来,看看书桌上放着的一箱钱,“吃完饭你们赶快去存了吧,钱放在家里我睡不着觉。”

  徐洋笑笑,“好,爸,先吃饭,吃完饭我们去,一会儿让徐海开车,我和老三跟爸喝两杯。”

  “好好。”老徐边点头边往外迈步。

  儿子们陪自己喝酒是老徐最开心的事。

  老徐进了餐厅,清蒸鲈鱼、爆炒扇贝尖、红烧鸡块、烧豆腐、凉拌茄子,炒丝瓜等等,满满一桌子,都是老徐爱吃的。

  老徐冲王茜道,“小茜费心了。”

  “爸您多吃点儿啊。”王茜微笑道。

  “爸,想喝点儿什么?”徐洋问。

  “喝点儿白的吧,有这么多下酒菜。”老徐道。

  “好,跟爸喝杯白的。”徐江道。

  “还有瓶五粮液在柜子里。”老徐道。

  王茜道:“我去拿吧,你们快坐下吃吧。”

  大家落座吃饭。

  王茜拿来酒,倒了三杯,一杯给老爸,一杯给徐洋,一杯给徐江。

  “这鱼做得真好,我最爱吃小茜做的鱼,你妈也最爱吃小茜做的鱼。”老徐边吃边念叨。

  听老爸提起了老太太,众人的筷子顿了顿。

  老徐举杯,“来,跟爸喝一杯。”

  徐洋徐江也举杯,“来,敬爸。”

  这是老伴走后老徐第一次喝酒,一口酒下去,一汪泪却上来了。

  老伴再也不能跟自己一起吃饭喝酒了,再也不能跟自己清晨出去锻炼身体了,再不能晚饭后一起到河边散步了,再也没人跟自己争吵了,再没有人唠叨自己了……唉,什么都没了。

  那个人永远地去了,已经化作了过往的尘土。

  过去的日子一去不回头,时光不可能再来,往后的日子里只剩下自己一个孤老头子了,可来日方长啊,没有老伴陪伴的日子该怎么走下去。

  “来,干。”老徐三杯酒下肚,有些醉意了。

  “爸尝尝这个炒贝尖。”王茜站起来给老徐夹了一筷子菜:“这个菜下酒好吃,爸多吃点儿。”

  “好好。”老徐颤着身子点头致谢:“你们也吃,你们也吃啊,这些天都辛苦了,自从你妈病了,你们也都没闲着,现在都好好歇歇吧。”老徐边说边闷了口酒,酒的热和心的凉混杂在一起,老徐难受啊。

  三个儿子也尽量不敢提老太太的事,引开话题聊聊别的,陪老人吃完了这顿午饭。

  不光是老徐,所有的人吃这顿饭的感觉都跟以前不一样了,有妈在和没妈在,所有人生活的世界已经变了,家宴的味道也不似从前了。

  吃罢饭,儿媳妇们忙着收拾碗筷。儿子们陪老徐到客厅里看电视。

  王茜手脚麻利,早已把碗筷都收拾进了洗碗池,正要动手洗,沙敏忙道:“嫂子,你放着,我来洗吧。”

  这是一个星期以来沙敏第一次跟王茜说话。

  “谁洗都一样,就这几个碗。”王茜心里很不爽,莫名其妙地沙敏就不理自己了,现在又莫名其妙地跟自己说开话了。

  沙敏赶忙拦下,“放下放下,嫂子,我来洗,你都做了半天饭了,我洗我洗,你快去歇会儿吧。”

  “大嫂,你歇着吧,我跟二嫂洗就行了。”路璐道。

  王茜看了看沙敏,变勤快了?不抽疯了?又开始正常了?也就不再谦让,好不容易她主动说出了这话,于是嘴角一抬,笑了笑道:“你洗啊?”

  “大嫂快去休息吧。”路璐看大嫂的眼神不怎么对,赶紧把王茜推出了厨房。

  王茜笑笑,看了看沙敏,又朝路璐皱皱眉,意思是我不会跟她吵起来的,“好,好。”王茜离开了厨房。

  沙敏不容分说,已经开始在洗碗池里忙活上了。

  沙敏和路璐两人分工合作,进行得很顺利。

  每天十二点半,老徐都会准时收看中央一台的《今日说法》,这也是以前和老伴一起养成的习惯,十二点半吃完饭,休息半个小时再睡午觉,这半个小时正好看看《今日说法》。不过老徐经常看着看着就会睡过去,电视里演它的追凶破案,老徐呼呼睡他的。每次都得老伴叫醒他,他才进里屋睡觉去。

  “爸,把您的身份证给我吧,一会儿去银行存款要用。”徐洋道。

  “哦,好,我去给你拿。”如果没有人提醒,老徐几乎什么事都想不起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