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鳏寡

第二章

鳏寡 寐人雨 2960 2018-07-03 12:30:35

  书房里,老徐还在自顾自地下棋,客厅里厨房里的事他两耳不闻。

  “爸。”

  “嗯。”老徐虽然听见徐洋叫他,头也没回,依然专注地盯着电脑屏幕。

  徐洋走过来坐在老徐身边,看看棋局,“是不是该跳马了?”

  老徐挪动着鼠标,箭头落在“马”上,犹豫了一下,“嗯,走马?不好吧?我看还是先走这个吧。”老徐把鼠标停在了“相”上,然后点了一下儿鼠标左键。

  “哎,不好不好。”徐洋话音刚落,老徐的“相”被对方的“炮”给打了。

  “哎哟。”

  老徐这一“哎哟”,徐洋笑了,“您没看着他的炮是吗?”

  “唉,老了,这眼睛也不行了,明摆着一个炮在那儿,竟然没看见,完了,这盘输了。”

  徐海问道:“输了是要扣分吗?”

  “啊,输一盘扣三分呢。”老徐很认真地回答。

  “爸现在是几段了?”徐江道。

  “它这上面不是分段,是分级,我现在是六级。”

  “六级是个什么水平?”徐洋道。

  “六级啊,最低是九级,九级往上八级,一级一级往上数。”老徐道。

  “那爸还行啊。”徐洋微笑着夸奖。

  “前些天我还五级呢,现在又退回去了。”老徐说。

  徐洋笑了笑,“对了,路叔现在也不来下棋了?以前他经常来家里,要么就是找爸去小花园下棋。”

  “哦,老路去天津看外孙去了,徐江,你老丈人回来了吗?”

  “没呢,不过好像快了,她姐的孩子马上就上初中了,可以住校了,然后老头就打算回来了。”徐江回道。

  “哦,怪不得这些天都没在小区看见他,以前每次出去几乎都能看见他。”徐海道。

  “嗯,老路老伴儿走了以后,闺女就想让他去天津,他一直不去,怕给闺女添麻烦,闺女现在也离婚了,一个人又上班又弄孩子忙不过来,让老路去帮忙。”老徐一边盯着棋局一边说,“哎,哎,不好不好,完了完了。”

  屏幕上跳出两个字鲜红的大字——“败北”。

  儿子们笑了笑。

  老徐退出游戏,摘下了眼镜。

  “路叔的大闺女离婚了?”徐洋问道。

  老徐道:“离了有一阵子了吧,你现在也不常在家,可能没听说。年前老路跟我提过这事,我也没细问。”

  “嗯,离了,有大半年了吧。”徐江道:“她姐跟她姐夫一直就不太合得来,听说她姐夫好像外头有人了。就离了。”

  “哦,这样啊。”徐洋道。

  “听说大闺女工作好着呢。”徐海道:“好像是大公司的财务总监是吧?”

  “嗯,很能干,一年好像挣个七八十万呢。”徐江道。

  “那路叔不打算在天津常住吗?陪着闺女?”徐洋道。

  老徐道:“闺女是想让他久住,老路也给我来过几个电话,闺女说了要给他养老,不过他不愿意,唉,人老了,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草窝,在哪儿时间长了都想这儿的老窝。不过怎么也得把外孙带到初中吧,上初中就可以住校了,这也快了,现在都快五一了,孩子们应该七月份也就毕业了吧?”

  “嗯,她爸是这么计划的,孩子一放假他就回来,还说回来以后要找个老伴儿。”徐江道。

  老徐抬眼看了看徐江,“哦?老路要找老伴儿啊?这倒没听他说起过。”

  “她爸是这么说过,想想她妈也没了有两年了。”徐江道。

  老徐点点头。路璐的妈妈生前爱说爱笑,是个外向热闹的人,很爱跟自己的老伴聊天,回忆起那位曾经的老亲家、老邻里,再回想起自己最亲的老伴,老徐沉沉地叹了口气,一切都去得太快了。“唉,是啊,都走了挺长时间了,那,两个闺女同意吗?”

  “她们姐俩都没什么意见,再说,就她爸那个性,您也知道,说一不二的,能听她们姐俩的吗?”徐江又道:“不过,我老丈人早想好了,只是找个生活伴侣,不结婚不领证,不涉及钱财问题。”

  “哦。现在都是这样。”老徐点点头道:“我认识的那些孤老头后来也都找老伴儿了,也都是这么办的,不结婚不领证,以免日后给孩子们带来麻烦事,这样应该是最好的方式了吧。”

  老徐说完后便沉默了。

  老伴不在了,可生活还得继续,这日子要怎么过下去?

  对往后的日子,老徐心里也充满了不确定。三个儿子不约而同地看了看老爸,觉得老人家或许也有找老伴的想法。不过按老家的传统习俗,怎么也得等逝者百日之后再提这些事,所以谁也没接话茬,老徐也没再继续说什么,做什么决定都是百日之后的事了。

  老徐呆呆望向窗外,眼里心里都是一片茫然。

  “爸。”徐洋道,看老人发呆,徐洋心里也难受。

  老徐回过神来,木木地看着大儿子。

  “爸,爸先看看这个吧。”徐洋说着把统计好数据的笔记本电脑递过去给老徐看,“这是我们刚才统计出来的礼金数,爸看看,还有支出的丧葬费用,最后这儿有一个总数。”

  “都弄好了?”老徐重新戴上花镜,看看笔记本上密密麻麻的数字。

  徐洋指着电脑给老徐解释:“这儿,爸,这一栏里是爸的朋友,这一栏是我的,这一栏是徐海的,这个老三的,是谁的人送来的钱就写在谁名下了。”

  “行。”老徐仔细瞅瞅自己名下的名单,一长串,看着真是费眼,“这个,李山,这是徐海单位的吧?怎么写在我名下了?”

  “他也是爸的朋友,就写在爸名下吧。”徐海道。

  “你们单位的就写你名下吧,人家送来的礼金,以后你们都要还回去的,人家给多少你们就要还多少的,咱们这儿一贯都是这个乡俗。”

  “爸就别管了,凡是爸的朋友就写在爸名下就行了。”徐海道。

  老徐仔细瞅瞅,有不少老二老三单位的人都写在了自己名下,他知道儿子们也是一片孝心,也就不再说什么了,他也亏不了儿子们。

  “爸,这儿,这个是每个人名下的总数,您看看,爸名下一共是这么多,我是这么多,这个是徐海的,然后老三的。还有,这儿是这几天的各项支出,饭费、亲朋好友来吊丧的住宿费,还有火葬场这七天的全部支出,电脑里都有详细的清单,徐海那儿还有各项支出的收据和单子。”徐洋一板一眼一字一句地认真耐心交代着。

  老徐是真不想管这些事了,可是不管也得管啊。老伴走了,以后什么操心的事都需要自己亲自来。

  “那,这些钱,你们的这些钱,是谁的谁就拿走吧。”老徐道。

  兄弟三人互相看了看,说:“别介。”

  徐洋道:“爸,我们兄弟三人的意思,这些钱就都放在爸这儿吧,回头给爸都存起来,给爸留着以后用吧。”

  “别介,还是归谁的谁拿走,这样我心里也踏实。”老徐坚持,因为他最不想因为钱日后有什么麻烦,钱的瓜葛最烦心,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爸,这钱就放您这儿,一会儿吃了饭我们就去银行把钱都存起来,给您设个密码,需要的时候您就取出来花就行了。”

  “就放爸这儿吧。”徐海道。

  “爸拿着吧。”徐江也道。

  “既然你们仨都这么说,那也行,先放我这儿,等我也不在的时候,你们再分。”老徐说。

  老徐只当是帮儿子保管这钱。自己跟老伴也攒了一些钱,自己还有退休金,足够自己吃穿用度了。

  “不过,还有就是,你妈不在了,我自己不会做饭啊,别的我自己都可以。”

  “爸,您放心吧,这些日子,我们还每人一个星期轮流给您做饭。”

  “要不也雇个保姆吧,你妈没病的时候,我们就想过,岁数一天天老了,做不动了,也不想麻烦你们,最好就是雇一个保姆做做饭。”老徐说。

  “爸,那也得等妈过了百天啊。”沙敏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书房门口了,“爸,什么事都得等妈过了百天再说。”

  “肯定得等你妈过了百天,那我也得提前跟你们说说不是。”老徐道。

  三儿媳路璐买菜回来了,正好也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对呀,等过了百天,咱们再看,是我们还这么轮流呢,还是雇保姆呢,咱们再商量。”沙敏道。

  “雇个保姆就行了,我不想这么一直麻烦你们,你们又上班,又要照顾我,你们也忙不过来,也太累。”老徐心疼孩子们,孩子们越孝顺,自己越觉得是孩子们的包袱。

  “行,爸,到时咱们好好找个保姆,百日之内家里不进人,这是传统,咱们过了百日就筹划这事。”徐洋道。

  老徐没再说什么。但他心里明白,老伴走了,烦心事才刚刚开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