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我爱广东,下一场雨

(12)

我爱广东,下一场雨 李元男 2054 2018-07-12 16:50:11

      张骏超喘着粗气,小跑过来,用手抹了一下脖颈间的汗水,“我那是跑给你看的!”

  白莎放低了一次腰间运动裤的裤沿,做了一个手腕运动,身子微蹲了一下,双手杵在地上。

  张骏超乜着眼睛,嬉笑道:“不用这么认真吧!”他看了一下手表,抬起手,“跑!”

  白莎缓慢起身,开始的时候,她放慢了一点速度,跑到跨栏中间的时候,她开始加速,使尽腰力,腾身而起。第二栏她成功跃了过去。张骏超一激动,连连叫喊,“好样的,就喜欢你这样的,加油,好!不错!”

  白莎因为长时间锻炼了忍耐力,还有腿力,在腾跃那一瞬间,腰力在空中划出了一个椭圆的弧度。

  白莎跨过最后一道栏的时候,正沉浸在兴奋和激动中的他,几步跑到终点,指手画脚的样子让她笑得前仰后合。

  “你还笑,你知不知道你刚才脚尖先着地是很致命的,比赛的时候,不小心就会造成骨折!”

  白莎看了看他,一脸严肃的样子。这是她从没有见过的,她觉得他发火的样子很好看。

  白莎瞄了他几眼,“哦,我知道了。那怎么做嘛?”

  他歪歪头,叹了一口气,伸出前脚,在地上开始比划起来,“哝,得像这样,脚掌同时落地!”

  白莎拍拍他的肩膀,还想跟他说什么来着,他的手机铃声就响了。他看了一下手机屏幕,又看了一下白莎,“赵玲玲打的!”

  白莎乜着眼睛,扭了一下脖子,“你接啊,看我干嘛,我脸上又不是有东西。”

  他嘿嘿笑了一下,把手机接近耳边。

  他听了玲子说了几句话,脸上开始出现异样的表情,他问玲子严不严重,白莎像是听出了什么不对劲,就喃喃道:“快去吧,她肯定有急事,她在北市区,应该离着不远!”

  话刚一出口,她就开始后悔了,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说,是自己想在他面前把自己表现得多大肚,还是真的只是担心玲子。

  他摊摊手,“那行,你自己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她点点头,朝他招招手,拿起东西向那扇破败的校门走去。他看她走远了才出发去了玲子那里。

  玲子手腕肿得跟猪蹄一样,呆坐在石坎上,眼睛目视着场馆入口。

  她看到他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场馆入口处,就像看到了白天的天空中闪耀着的星星一样。

  张骏超火急火燎地走到她面前,语气有些强硬地说道:“什么事啊,被你说得那么夸张,害我心惊肉跳的!”

  玲子抬起那只受伤的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他吹了一口气,身体的肌肉神经放松了一下,面部肌肉开始恢复松软。

  “怎么伤的?”他问这话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玲子好像看出来了,原本欣喜的她,一下子变得沉静了不少,面部表情有些僵硬。

  玲子乜着眼睛说:“被球砸的,没事了,你回去吧!”

  他仔细打量了一下她,把她全身上下看了个遍。他的注意力被运动裤脚吸引了,裤脚有些鼓鼓囊囊的,他的视线在她的脚踝上停留了片刻。

  “我看看,严重不!”他蹲下身,伸手抹起她的裤脚。玲子把脚有意挪开了一下,他的手扑了个空,停留在半空中。他似乎没有要放弃,他向前挪了一步,敏捷地握住她的细瘦的腿,他撩起裤管,看了看,“有点严重,肿得有点厉害,”他抬起头瞟了她一眼,继续说道:“上来吧,我背你去诊所。”他把背面向她。

  玲子握紧拳头,脸上微微泛着红晕。她缓缓地把高大细瘦的身子贴近他的脊背。顿时,她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在快速地流动着,就像是一股股激流一样。她第一次觉得一个男生的身体居然那么厚实,好似他皮肤的温度透过薄薄的布料倾入她的体内一般。

  她的胸部被他结实的背肌磕得有些发麻,就动了一下身子,脚尖在接近地面处耷拉着,“我知道你刚才应该是和她在一起,我没有人可以求助,只能给你打电话……”

  他听到这句话后,停住脚步,愣了一会儿,“哦,下次小心点!”

  他们没走多远,就在北京路鼓楼区那边找到了一家诊所,他把她放下后,在诊所药柜边走来走去,玲子看出他是有心事,是在担心白莎,于是她的心里有些发酸,虽然不舍,但是感情还是要慢慢培养,她不想因为自己的某一个行为,而招致他的怨恨。

  “你要是忙,就先走吧,我妈待会就过来了。”她逐字逐句地说道,好似是在试探一下他的反应,她想知道自己这么做,是不是能够得到他的一些好感。

  他摊摊手,笑了一下,“那行吧,我先走了,估计这会儿,白莎还在那里等我,我的衣服也还在训练场!”

  说完这句话,他的脸开始红了起来,好还有颈窝。他觉得自己这样说谎是不是正确的,其实白莎已经没有在训练场了,他也没有穿外套出门。

  他知道自己之所以会这样说,是因为自己想去沿路看看,是否还能遇到白莎。

  玲子佯装微笑了一下,然后点点头,示意他快去吧。

  张骏超走出诊所后,加快速度朝学校回白莎家的那条路上跑着。

  下午的阳光很是毒辣,也刺眼,更让人的皮肤表面渗出汗液来。

  他跑了一半路程,也没有遇到白莎,他的期望破灭了。他不甘心。

  他回到家已是黄昏了,天边的云彩一下赤红,一下昏黄,一下褐红色,火红的太阳挂在几座高楼之间,像一个青花瓷盘。

  他吃过晚饭后,没有休息一刻钟,就下楼夜跑,借着昏暗的灯光,跑着跑着,不知不觉就岔进了那条街,白莎家的小区就与那条街隔着一排商品房。

  他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渍。脚步停了下来,他的眼睛不自主地往那个小区的入口看了一下。果然他看到了白莎。

  她换了一件白色外套,脚上套着一双安踏面包鞋。她刚从小区跑出来,一眼就看见了站在街道外侧的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