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幽冥情缘 半尸少女

第十七章 可以嗅到的味道(二)

半尸少女 前情 1948 2018-12-07 00:26:25

  石辛再次醒来,天已经亮了,身体有些吃痛,环视周围是家里,视线移到手臂,整只手臂被暴露在阳光下,惊慌的收回,摸了摸自己健全的手臂,看着这一身的绷带,急忙拆开,所有的伤口都愈合了,身上只有些许小红点,还有些没力,稍稍松了一口气。

  “好香的味道!”,床头的柜上有一杯鲜红的血液,石辛大概猜到什么了,拿起杯子,一饮而下。

  姜理被咬了以后躺在一家旅馆,浑身不舒服,时而发冷,时而热的冒汗,浑身酸疼,听见人的声音会忍不住想象他们脖子上鲜活的血管,一口咬下鲜血四溅的场景,看来这里是不能待了。

  “水,给我水。”,姜理说着手里一边摸索着,伸来伸去也摸不到,不由有些许急躁。忽然一股凉水浇在他的脸上,姜理坐了起来,水顺着呼吸道流进鼻腔,不停的咳嗽,“神经病吧!”

  视线清晰,看见那个梦里时常梦见的脸,忽然长大,心中隐隐酸酸的,“是你。”

  “意外吗?你不是打算来见我吗?”,自己来之前还以为会不忍,没想到看见她这副模样反而有种泄愤的快感。

  “姜小姐,你是来替你那个小男朋友报仇的吗?”,尽管自知现在已经不是姜诗诗的对手了,到嘴上依旧不依不饶。

  姜诗诗看着他这副嬉笑的面孔,笑容凝固,她绝不容许,不容许这个笑容被眼前这个陌生的人给玷污,这个笑容是属于小时候的姜诗诗和姜理的。

  姜诗诗一只手掐住他的脖子看着他的脸憋的涨红,“你以为我不敢杀了你吗?宁香的命你还没还呢!”

  “约……,约定。”,姜理喘不过气来了,能让她松手的只有这两个字了。

  终究是理性战胜了感性,姜诗诗松开了手,这两个字也曾经救过她的命。

  姜理大口的喘气,过了一会才平复下来,“我会杀石辛完全是因为他违反约定,他杀人,我有权捕杀他。他现在这样也是活该。”

  诗诗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怒火,揪起姜理的衣领给重重的丢了出去,姜理还没来的反应已经摔在地上了,面前一个活物从天而降,一拳重重捶在了一旁的地板上,那些相对人类肉体坚固的地板被迫裂出长长的痕迹,“石辛到底杀人还是没杀,你最清楚,得饶人处且饶人,有什么冲我来。你要是还敢从我身边的人下手,我不管我你是不是有血缘,我都会杀了你。”

  姜理看着眼前这个怪物一点都不害怕,“我对事不对人,姜诗诗你也杀人了吧!那个叫什么圆圆的女鬼真的可以控制你的身体吗?”

  姜理也揪住诗诗的衣领,贴近自己的脸,“你不必着急,因为你一定会死在我手里。”

  “你就这么恨我!”,一声低微的询问。

  “如果父亲没有被烧死,如果母亲不因为生你而且死,如果一开始家庭和睦,我可以不恨你,但姜诗诗你不觉的可笑吗?太阳可以西升东落吗?你可以一开始就不是僵尸吗?不要在自欺欺人了,现在的你在我眼里不过就是一个嗜血的畜牲罢了,就算你怎么装人都不过是一个卖乖的小丑。”(姜理)

  姜诗诗不再说话,慢慢站起来,迷迷糊糊的走了出去。

  姜理轻咳了几声,眼角滑落的几颗泪珠,直直的盯着天花板。

  医院里,周灼焦灼的等待着,翻来覆去,本来打算来了之后一定要抱怨她一顿,当姜诗诗走进来,一阵阴风,全身都在散发着低沉的气息,放下餐盒,只说了一句晚上也会送饭来,就走了。

  周灼连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出,姜诗诗转身就不见了,原来这种感觉是这样心酸又无奈,连问一句她怎么了,都没有办法鼓足勇气,只能坐在床上不知所措。

  脖子有点痒,周灼忍不住伸手挠,越挠越痒,越闹越抓的频率越快,手里似乎有点湿湿的,周灼看着周围的人一脸惊半恐的看着他,伸出手,鲜红的血染红了只手掌,视线也渐渐模糊,头一沉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姜诗诗就坐在身旁,温柔的问自己的还好吗?纤细的手臂,温柔的手掌抚摸着绷带缠绕的脖颈,还会不小心蹭到自己的皮肤,那一双柔软,又舒服的手。

  “你还好吗?医生说你不可以再抓伤口,好不容易长好的伤有裂开了。还有医生说你必须每天都保持心情愉快,这样伤口好的快点!”,姜诗诗转身去拿起一碗粥,“一天都没吃东西了吧!”

  周灼摇头,“今天,你不开心吗?”

  “没有,你先吃点东西。”,姜诗诗说着端起就要送到周灼的嘴边。

  “你不知道快乐是会传染的吗?不快也是会传染的。你不快乐,我怎么开心。”,周灼其实有点累了,但更想知道她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真的很讨厌吗?”,本来就想找发泄口,被这么一问,也很容易就说出自己的烦恼。

  周灼表情有一刻的不自然,之后又变成笑脸,“谁会去讨厌一个阳光活泼又漂亮善良的姑娘呢!如果有那大概是个傻子吧!”

  诗诗本来忧郁的心情,被这么一逗但是好了不少。

  周灼转念接着回答,“以后不管谁讨厌你,我不都不会的,我很喜欢阳光又善良的姑娘。”

  姜诗诗瞬间脸颊通红,自己还从来没有被表白过呢!有些不知所措,全身僵在那里。

  周灼笑出声,“阳光又善良的女孩又不止你一个,你不会想歪了吧!”

  姜诗诗顿时脸涨的更红了,“你是被饿昏头了吧!”

  “饿是不饿,到是有些累了,睡会儿。”,周灼乘机抓住她的一只手,放在胸口。

  姜诗诗想抽回,周灼说话了,“别动,我手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