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审判者,反叛者

红色的血

审判者,反叛者 歌黎司 1861 2019-01-11 18:30:40

  什么情况?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这是谁也没有料到的。李暖阳的思维刚刚跟上节奏,正在考虑要不要趁乱逃走时却想不到这胖子的手牢牢地抓住了自己的腰部,李暖阳一咬牙,挥着拳头砸在了亲王的脸上,但是自己的力量实在太小,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反倒是吸引了亲王的注意力。

  “小丫头,你这是干什么?想趁乱逃跑?呵,没用的哦。”亲王说着挑起了李暖阳的下巴,把脸凑近了一些,笑地十分暧昧:“或者是你想吸引我的注意力?想让我今天晚上好好的疼你?”

  亲王口中的浊气喷洒在林暖阳的脸上,李暖阳忍不住胃里的恶心,别过脸干呕起来。

  见她这般不给面子,亲王立刻变了脸色,他一把揪住李暖阳的头发将她提了起来,另一只手狠狠地甩上了她的脸颊,李暖阳一下子扑倒在地上,蔚蓝色的血液缓缓地从她的嘴角滴落下来。

  “奴隶就是奴隶,本王买下你那是你的荣幸!”亲王说完朝着李暖阳吐了一口唾沫。

  李暖阳的耳边回荡着亲王的声音,她的脑袋嗡嗡作响,左半边脸颊火辣辣地疼一阵眩晕感从脑海的内部传来,她无力的抓住身下的地毯,右腕上的手环碰触地面发出了“叮叮”的响声。

  见李暖阳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亲王皱了皱眉头,他挺着臃肿的身子走上前去踢了踢李暖阳的腿,嘴上不停地喊:“喂喂,不是死了吧?呵,奴隶就是奴隶,低贱的性命!”

  “吵死了……”

  李暖阳动了动手指慢慢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整天奴隶奴隶的,实在是太掉架了。”

  “什么……”亲王瞪大眼睛,活像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一样,李暖阳站稳身体,却见她的头发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加深颜色,最终变成了黑色。

  李暖阳机械般地歪过脑袋,那双空洞的眸子里倒映出了亲王惊恐的脸,她扯了扯嘴角,左半边脸上浅浅的红色花纹随着脸皮动了动,一种无形的压迫感随之而来。

  “什么‘什么’,我说的什么,你没有听见吗?”李暖阳说完,她手腕上的手环化成了液体,接着顺着她的手型化成了一柄锋利的短剑。

  “呵,你一个奴隶能干什么。”亲王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殊不知,一滴冷汗顺着他的额角打湿了衣衫。

  李暖阳没有说话,剑锋一转,仅仅是一个瞬间,纯金色的液体顺着短剑缓缓滴下,在那深红色的地毯上一点一点的晕开。

  “啊!”亲王躺在地上,捂着右肩膀上的伤口不停地打滚——他的一整条右臂都被斩断了。

  “来人!快来人!捕猎者呢!卫兵呢!“

  “没用的,索本亲王,是这样称呼你吧?这样大的烟雾谁会注意你呢?”李暖阳说完向前踏出了一步。

  “这……这都是你干的?”亲王的脸上再也没有了原先的嚣张,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对绝望的恐惧。

  “谁知道呢?”李暖阳耸了耸肩肩膀,居高临下地看着那一张因为恐惧而扭曲的脸:“瞧瞧你现在的样子,哦呀,这可不是王室成员的风度。”

  “啊!”不知从何处传来尖叫,整个会场瞬间布满了血腥的味道。

  “砰!”一声枪响,一颗子弹擦过了分了神的李暖阳的脸,一股湿热的液体顺着她的脸颊滑落下来。

  “看来你也不是一无是处。”李暖阳盯着亲王举枪时的那只颤抖的手,剑锋再转,亲王的另一只胳膊也被卸掉了。

  “啊!”亲王的脸已经惨白了。

  李暖阳舔了舔流淌到嘴角的血液,她脸上的伤口很快地愈合了。

  “血……红色的血……”亲王扭动着残破的身躯不停地用脚蹬着地面,像是疯了一样摇着头,嘴里不停地念着:“不可能……这不可能……怎么会……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反叛者!”

  李暖阳抬起手,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转身时,索本亲王的头颅顺着台阶滚落下来。

  会场里依旧布满了白色的烟雾,兵器交接的声音依旧可以听到。李暖阳皱了皱眉头,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还是先走为妙。

  想到这里,她拉起披风上的兜帽,踩着会场里一排一排的椅子,躲开混线中刀剑的锋芒,击破了距离自己最近的一扇窗子冲到了大街上。

  “叮——叮——”

  她脚踝上的铜铃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伊札那打算让自己的亲卫带着卫兵先回去,自己再找个地方喝两杯,劳伦斯这个家伙找了个借口,不知道又跑到哪里去浪了。

  伊札那骑着马走了不到十分钟便听见会场方向有隐隐的骚动,因为有心事他并没有注意,但当不远处传来此起彼伏的尖叫时,他才猛然惊醒过来,他立刻调转马头策马疾行。

  就在伊札那刚要抵达会场大门的时候,旁边的一扇窗子突然被击破,一个黑色的身影踩着窗沿跳了出来。

  条件反射性地,伊札那拔出佩剑,李暖阳感受到了一股凌厉的剑气,她手中的“时光”变成了一柄长剑。

  “叮——”

  “当——”

  好强的气势!李暖阳手腕一转,扭腰抬脚提上伊札那的脸部,伊札那向后一躲,避开了进攻。李暖阳左脚尖点在伊札那的剑上,脚踝上的铜铃“叮叮”地响着。她一个借力后空翻去,与伊札那隔开了距离。

  这个人不好对付。

  这是李暖阳的第一反应,她捏住帽沿,将帽子拉的更低了一些。正在她想离开的时候,一道冰墙刹那间将她包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