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系统有人开挂

第十七章 末世重生之小白的逆袭

系统有人开挂 柳叶蔷薇 4321 2018-07-22 16:47:04

  第二天中午,俞寒翼他们也进了基地,除了俞寒翼,其他的人用的都是化名,他们前脚刚到别墅,后脚俞寒溪就找了过来,看到晒黑了不少也壮了不少的弟弟,兄弟俩抱在一起久久不曾分开。

  “行了,要秀恩爱到别处秀去,我还要吃饭呢!”筱玉没好气地白了俞寒翼一眼,指挥着欧贤和他手下的兄弟上菜,得,一队特种兵现在成了酒楼的服务员,一人端了一盘菜整整齐齐地摆在了桌子上。

  俞寒溪走过来摸摸筱玉的头,筱玉十分自然地反摸了回去,可惜只摸到了肩膀,这俩兄弟长的也太高了,这是我的错,当初应该写矮一点好敲头的。

  “看来今天运气不错啊,连午饭都省了!俞大少爷,不介绍一下吗?”

  直到来人开口,俞寒翼才发现哥哥不是一个人来的,除了他的死党肖莫言,大学同学涂千雪,还有两个不认识的男人。

  “青青妹妹~”其中戴着眼镜的男人像一只快乐的小鸟飞向了筱玉,筱玉面无表情地把他拍倒在地上!

  众人:……

  俞寒翼:如此相似的剧情……想起重生后一见面就被过肩摔丢地上的情景。

  俞寒溪,“青梅,你们认识?”这个人是自己找上他要求同盟的,但是问他原因他却一直没说,看来他是奔着青梅来的。

  “楼上的邻居,这个人以前经常给我送黑暗料理。”

  想起曾经在电梯里看见青梅提着一个古色古香的食盒上楼的情景,俞寒翼表示原来是他啊。

  “鄙人庄佟!今年25岁,未婚。”从地上爬起来,眼镜男做了自我介绍,就开始对青青嘘寒问暖,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筱玉选择了无视。

  “这是维克托,我在英国的朋友,当时他过来看我,后来末世爆发了,就再也没有回去。”俞寒溪介绍了最后一位客人,众人就落座准备吃饭,添了五套碗筷,众人边吃边聊,期间除了庄佟不停地暗送秋波,维克托也一副对筱玉很感兴趣的样子,筱玉也不管他们在想什么,该吃吃该喝喝,她又不是玛丽苏女主,所有帅哥都爱我这种事根本就不可能会出现,她用不着烦恼。

  “你们两个都是空间异能者?”弟弟的异能俞寒溪事先是知道的,不过没想到青梅也是空间异能者,而且他们两个还都是双系。

  “对,我是空间系和冰系,青梅是空间系和精神系,罗正军他们一共有十六个人,只有欧贤是速度变异,其他人都是普通人。”事实上,俞寒翼还有一种异能,只是至今还未显现出来,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这就不必全说出来了。

  “我是控制系,二阶。”肖莫言发言,“千雪是木系,一阶后期。”

  俞寒溪接着道,“土系,二阶,我的异能最鸡肋,只能垒个墙什么的,还必须蹲在地上一手摸着地面,在水泥地面基本没用。”

  筱玉拍拍他的手臂,道,“没事,等异能等级提上去了,肯定也会有用的!”

  二人相视一笑,俞寒翼也拍拍老哥的肩膀,道,“谭瑞希和连子玉呢?他们怎么没和你们在一起?”肖莫言,谭瑞希,连子玉,涂千雪这四人都是俞寒翼兄弟俩的死党,其中连子玉和涂千雪还是俞寒翼的同班同学,他们六个人从小一起长大,感情深厚,这些人当中唯一让俞寒翼不解的是涂千雪,在他重生前,涂千雪……背叛了他,这让俞寒翼很是自暴自弃了一阵,他到现在也想不明白涂千雪为什么要背叛他,他自认对他一直都不错,他们连架都没有吵过。

  “瑞希和子玉都受了伤,正在养伤。”

  “怎么会这样?!谁干的?!”

  “还不是那个副基地长!他多次拉拢我们不成就给我们穿小鞋,专门把最危险的任务派发给我们小队!简直小人嘴脸!”

  “不可以不去吗?”俞寒翼道。

  “不行,这是基地的规定,异能者必须每周出一次任务,不然就得接受研究所的研究,能当个人谁愿意去当小白鼠啊!而且,那个研究所的所长根本就不是人,之前有个异能者因为异能太鸡肋又有老娘和老婆孩子一大家子要养活,就去了研究所,研究所倒是每天准时发放物资,但是那个异能者却再也没有回过家,他的老婆孩子急了就去托关系查,没想到那个异能者竟然被注射了丧尸病毒已经完全变成了丧尸,后来研究所的人控制不了他就把他偷偷处理了,他的老婆孩子连他的尸体都没拿回来!”

  “你们说的研究所所长是不是罗鸣翰?!”筱玉道。

  “对,就是他!不过,最近好像没见过他。哪怕是一个星期一次的报告会他也没出现过。”而且,连他的那个恶魔女助手都不见了,实在是奇怪。

  “你们恐怕见不到他了!”

  “为什么?!”

  “因为他收到了消息跑到J市去堵截我和青梅,罗鸣翰实力不济被青梅弄成了疯子,估计没救了。而且,我们在逃跑之前,隧道里出现了很强的丧尸植物,被那东西缠上,恐怕会损失惨重啊!”

  “还真是大快人心!我本来有个看中的单身异能者,正打算拉拢他进队的时候人突然就不见了,后来才听说是被罗鸣翰看中抓走了,这下也算是给他报仇了!”

  俞寒翼提出要去看望谭瑞希和连子玉,筱玉收拾了碗筷又做了几样菜,这才提着跟着去了。

  俞寒翼还打趣她,“怎么以前都没见你对瑞希那么好?”这两个人只要一见面,就像是点着了火药,一触即炸,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有深仇大恨呢。

  “那也是他活该!你见过像他那么嘴欠的男人吗?见过吗?看到我就章鱼头章鱼头的叫,这次他看见我还敢叫我章鱼头我就拿个活章鱼塞住他的嘴!”

  以前叶青梅特别喜欢烫一头杀马特到处招摇,谭瑞希是美术系的,他对叶青梅这种暴殄天物的行为很是不满,明里暗里的讽刺她,所以他们才会特别不对头,现在筱玉把头发染回了黑色,看上去软萌软萌的估计瑞希看了眼睛都会直,他对青梅这种古典美人完全没有招架之力,不过,按照他那嘴欠的性格,可能还是会死鸭子嘴硬的叫她章鱼头……兄弟,你要保重啊!青梅已经今非昔比,她说要往瑞希嘴里塞章鱼可能真的会付诸行动的啊!以前收集物资的时候她就是见什么拿什么,说不准她空间里还真的有一条活章鱼,想想那画面,哦哦画面太美他不敢看!

  默默给谭瑞希点了根腊,俞寒翼转头看向窗外,H市基地是直接将城郊开发区圈起来建立的,建筑物很新,城墙修筑的也好,现在他们已经开始修筑第二圈城墙,很多骨瘦如柴的工人正一脸麻木的工作着,不过也有不少身体强壮穿着统一的工人在干活,他们的待遇明显地比那些人好,应该是正式的,而那些人,估计是为了领取基地免费供应的食物才来的。

  “这年头,有的吃就不错了,可是总有一些人贪心不足,又想吃好的穿好的,又不愿意出城自己去找物资,末世爆发让这个星球的人大部分都变成了丧尸,哪怕是一时半会恢复不了生产,城里储备的物资也足够幸存者们吃上个几年,是他们不争气,你用不着替他们难过!”

  俞寒翼收回目光,道,“我不是替他们难过,我只是对未来感到迷茫,人类真的能重新回到末世前吗?水资源彻底被污染,太阳也被乌云完全遮挡,人类的未来究竟在哪里……”

  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筱玉却把手搭到了他的肩膀上,一手掐住他最近养圆了不少的脸颊,“哥们,你应该想想我们几个弄残了人家研究所所长该怎么办,现在不是伤春悲秋的时候!”

  俞寒溪的手忍不住又摸了上来,“青梅越来越善解人意了!”

  “寒溪哥哥话真多!”以前不是个不谈生意就一言不发的人吗?什么时候变成这副模样了?!

  “那是你寒翼哥哥春心荡漾了!”肖莫言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哇塞,高冷男神吃醋了哎,筱玉立马去挽俞寒溪的手,道,“你给我找了嫂子?叫什么,谁家的千金?”

  “没,那都是没影的事!你别听莫言胡说!”俞寒溪一张俊脸都红了,却还是死不承认。

  还好他们已经到了地方,俞寒溪连忙摆脱青梅去开门,这才止住了话题。

  他们进门后,一个小个子男人从阴影处出来,看了一眼他们关紧的房门,转身去了基地长住的大楼,“副……”男人正打算叫人,却被副基地长洪泽喝住,“有事就快说!老子还忙着呢!”

  男人向洪泽报告了俞寒溪住处出现一群陌生人的事,洪泽摆摆手让人离开,摸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那边俞寒溪带着弟弟他们回了住处,谭瑞希和连子玉正躺在客房里休息聊天,实际上,是谭瑞希一个人在那里吧啦吧啦,连子玉则冷着一张脸完全无视。

  看到俞寒翼,谭瑞希真想蹦起来给他一个拥抱,可是他伤了腿,根本起不来,只得握了握他的手表示欢迎。

  连子玉则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冷冷地问俞寒翼这一路上干了什么,怎么那么晚才到。

  二人正在叙旧,谭瑞希看了看跟着俞寒溪来的一群人,十几个男人虽然站姿闲散,却难掩身上那一股子英气,里面还站着一个女孩,她手里拿着一个大大的食盒,将食盒放到桌子上,女孩回头看了他一眼,随即把注意力放到俞寒翼和连子玉身上。

  女孩身材娇小五官精致,长长的黑发一直留到腰际,看上去柔软可人,和末世后的女孩完全不一样,她的眼神中没有迷茫,没有恐惧……“章鱼头?”不知不觉,他叫出了这个许久未曾叫过的外号。

  女孩转过头,随即转过身,一步一步朝着他走过来,她漂亮的桃花眼中满是怒气,看上去亮晶晶地很是漂亮,突然,她停下了脚步,然后做了一个拿东西的动作,然后,他就看到一只肥硕的章鱼出现在女孩手中……卧靠!为什么女孩一只手掐住了他的下巴就要把章鱼往他嘴里塞啊?!啊啊啊啊!他知道错了啊啊啊啊!“叶,咳咳咳咳,叶青梅!”

  “你还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啊!有本事你再叫一声章鱼头试试!”筱玉一脸的凶悍!把在场的其他人都吓了一大跳,俞寒翼是说过青梅性子变了点,可是没说变化这么大啊!

  眼看久别重逢就要变成一场闹剧,俞寒翼连忙一把抱住青梅把她从谭瑞希床前抱走,不停地安慰她,“那小子就是嘴欠,你大人有大量,饶过他一回,就算哥哥我拜托你了!”

  “哼!”主角的面子还是要给的,筱玉搬了张椅子坐下,道,“下不为例!”便不再理会谭瑞希。

  逃过一劫的谭瑞希看着乖乖坐着的青梅,有种太阳打西边出来的感觉,青梅一直都很听俞寒翼的话,但是不是现在这样的,她会缠着俞寒翼,缠着他陪她逛街,缠着他出去玩,俞寒翼可是一直都对她避如蛇蝎的,哪有现在表现出来的这般亲密,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他们是兄妹呢!

  男人们说着说着就想放松一下喝点小酒,筱玉可不掺乎,他们喝他们的酒,筱玉照顾伤员。

  给连子玉削了个苹果切成小块装盘,筱玉看了一眼可怜兮兮的谭瑞希,板着一张脸拿了一个芒果依样画葫芦装盘摆在他手边。

  谭瑞希欲言又止,筱玉却没有搭理他的意思,“你们是怎么受的伤?”

  连子玉把他们出任务的事说了,原本只是一个小任务,也就是路途远一点东西多一点,两天就可以搞定,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半路上突然跑出来一群人二话不说就和他们打了起来,敌人人多他们只能边打边跑,他们两个也因此挂了彩,好在东西没丢,任务也算是完成了。

  筱玉越想越觉得这件事蹊跷,不过没有证据也不能证明这件事和谁有关系,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有别的水果吗?”

  “啊?”筱玉正在想事情,根本没注意听连子玉说了什么。

  “有没有葡萄?”连子玉一张脸差点埋到被子里,筱玉噗呲一声笑了,她从空间里面拿出一大串葡萄,道,“一串够不够?”

  “够,够了。”

  筱玉一边偷笑一边向厨房走去,谭瑞希忍不住看了又看,道,“你真够狡猾的。”

  “什么?”连子玉不明白他的意思,反问道。

  谭瑞希拿起芒果狠狠嚼了两口,突然觉得青梅虽然和他不对盘倒是知道他喜欢芒果,顿时又乐呵起来,连子玉骂了一句笨蛋就没再理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