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冷妾千妃

第二十三章 塞外迎亲前的告别

冷妾千妃 漠上云起 2786 2018-07-12 06:23:16

  阳光暖暖的照进房间,慕容芊云一下醒来,第一个反应是先看了看自己的衣衫,还好,完整!她又看看躺椅的位置,此时秋亦风已然起身,正看着她。秋亦风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自己倒成了让人嫌恶的人了?他将被褥扔在了卧榻上,绝冷地说:“赶紧换身衣裳,我唤人来侍候,这个样子很容易被人看出问题的!”

  慕容芊云收好好床铺,却见床上铺的白布上滴了两滴血液,已经凝固风干,面上不由一阵绯红这是什么她自然知道,只是他什么时候弄的,又是如何弄的自己却不得而知,她低头拿了衣衫躲在了屏风后面。

  秋亦风理了理衣袖,避免被人发现他昨夜留下的伤口,然后悠悠说:“我已经让人打了水来,你快些梳洗!”

  对着打来的水,慕容芊云楞了一下,她对秋亦风说:“将军您不如先去,我不习惯别人看着我洗脸梳妆,本来就够丑的,让你见我卸去脂粉的模样可不行!”

  秋亦风摇摇头,看着丫鬟取走了那块滴着自己鲜血的白布,便离开了卧房。梳妆完毕,慕容芊云在翠儿和另一个丫鬟的带领下,前去大厅拜见公婆。

  行至一处宅子,她看见那里正在修葺,翠儿嘴快:“那是给新夫人准备的园子,听说弄的很是奢华!”她一说完马上就后悔自己多嘴。

  慕容芊云并不言语,她并不在意这些,再怎么奢华,和她无关,他要迎娶谁自然更是无关。而秋亦风后背明显僵硬了一下。

  秋无禛和妻子段敏,看起来很是和蔼,他们丝毫没有因为她是妾而为难她,只是疏离之感显而易见!随后段敏交代了几句,要好好相夫教子,早日开枝散叶之类的话。敬过茶水,她很快退了下来,秋亦风已然安排好了一切,包括晨昏定醒一切事宜。慕容芊云并不奇怪,半月后他便要去北部边关迎接公主了,他自然要安排好一切才能放心离开,他一定担心自己会弄些事,或许伤害他的家人,所以任何人不得踏足紫竹院自然也是保护秋侯府的人。

  慕容芊云回到自己的紫竹院,乐得无人打扰,倒也相安无事。果然,将军府真的像是没有慕容芊云这个人的存在,除了晨昏请安之外,芊云便很少出紫竹院,只是偶尔会去后园子里散步。

  秋亦风几次晚归,看着紫竹院一处的灯火,竟然有些愣神,不自觉地猜测着那个女人此刻在干什么。

  其实芊云只是每天练习内功,治疗内伤,顺道观察一下将军府里的情况。根据她曾经几次探访将军府,将军府似乎防卫的并不严密。似乎也并没有安排暗卫守护府邸,她必须尽快了解这里,以方便她的行动。这期间她也曾在将军府夜行了两次。透过窗棂,她看见灯火下的秋亦风坐在书桌前写着什么。当然,她也知道,有两次秋亦风在她的院外徘徊,最后还是转身离去。

  眼见着边关之行到了眼前,段敏将儿子叫到面前教训了一顿,逼迫他留宿紫竹院。

  无奈的他,推开了紫竹院的门。小翠正在院子里摆晚饭,桌上简单地摆着青菜。小翠一阵惊喜,竟然有些结巴:“姑……姑爷,您来了!”她转身喊道,“小姐,姑爷来了……”

  芊云并没有小翠那么激动,打开房门,看着他。

  他干咳了一下:“我……今天娘亲传我……”

  “哦,”她自然明白了,是夫人让他到紫竹院,“我们正要吃晚餐……”

  秋亦风看着桌上简单的饭菜,皱眉:“怎么就吃这些?将军府这些狗奴才……”

  芊云连忙拦住他:“这样挺好,并不是他们有意怠慢,而是我比较喜欢寡淡!将军不妨坐一下!”

  芊云示意小翠也坐下。小翠刚要坐,想起虽然平常二人坐在一起吃饭,今天将军在,她迟疑了一下。“坐吧,将军不会在意的!”

  小翠看了看秋亦风脸上并没有不悦的味道,便坐了下来:“姑爷,奴婢给您添饭!”

  秋亦风摆手,看着二人。小翠被看的极不自然,只一味吃着碗里的白饭,芊云倒是不时给她夹菜。

  眼见着夜已深,正在下棋的二人也都有倦色。“翠儿,你先去歇息吧!”

  小翠一溜烟跑了,她早就想给他们俩单独相处的机会。

  芊云亲自抱了被褥放在贵妃榻上,然后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你是本将军的妾,难道……”

  芊云微笑:“难不成将军忘记了你我二人的约定,为了保您家宅平安,将军还是离芊云远点!”芊云冷笑了一下,家宅平安这句话很是管用,他对自己从未放下过警惕。

  秋亦风赌气和衣躺在了贵妃榻上,手一挥,灯火便灭了。

  转眼成亲已有半月,明日秋亦风就要动身前去北部金族迎娶公主。不知为何,总觉得哪里不适,又隐隐听到一阵琴音。于是他伴着夜色,寻着琴音,自觉地踱步来到了紫竹院。耳畔的一阵清澈的琴声在空中回荡,他犹豫了半天,还是推开了门,见到了几日不见的慕容芊云,她还是那般恬淡。

  此时慕容芊云正在月下抚琴,丫鬟翠儿立在身旁,她的神情是那么专注,月光洒在她的身上,镀上了一层银色,好似一座雕塑,看的秋亦风竟然有点痴痴。

  此时慕容芊云自然看到他的到来,却并未停止自己抚琴,直到一曲终了,才起身,看着他:“将军来了啊!是来道别的吗,明日启程,不久便能看见您心仪的姑娘,将军此时定然很是开心呢!”

  秋亦风却没有觉得多么开心,却只想着这是她来到将军府第一次抚琴,他幽幽说道:“你可是……醋了……我来紫竹院,也不全是辞行……其实,明日去边关,四皇子也同行,我们也并不是完全为了迎亲,还有一些事情要去那边……”他不知道自己干嘛要说这些,说的芊云也有些不明白,这是故意在试探她,给她透露什么线索吗?

  其实秋亦风此时并没有想到她是慕容木天的女儿,只是想着她是自己的妾。他其实已有耳闻,下人们都在背后议论,说新娶的妾不受宠,半个月了都不见秋亦风前去,于是府里的人便都对她不冷不热。秋亦风颇觉愧疚,他也觉得倘若府里的人认为她不受宠,今后的日子恐怕只会在冷眼中煎熬度过,并非他所愿,毕竟她才是十六岁,尚有很多年,可是她却永远一副据他于千里之外的意思。

  秋亦风不知还能说什么,淡淡地说:“为我一个人抚琴一曲吧!”是的,这应该是他的骄傲,帝都才女是他的妾,今后她抚琴只为他一人。

  慕容芊云并不多言,重新落座,又弹起一首新曲,那琴音伴着悠悠的月色,格外的清新流畅,他的心就在这琴音月色中陶醉。所以第二天,府内便传开了新夫人弹得一手好琴的讯息。

  一曲再次终结在筝筝琴音之中,翠儿不知何时已然悄悄退去,慕容芊云看着秋亦风陶醉其中,侧脸镀上了一层月的光华,她凝视了片刻,直到秋亦风回头看她,才连忙低下头,轻声说道:“将军,芊云有一个不情之请!”

  秋亦风看见芊云看自己的眼神似是有所不同,内心一阵愉悦,眼中也多了一丝柔情,轻轻说道:“什么,你说!”

  慕容芊云自然听出了他语气中的不同,来不及多想,她正色说道:“你去迎亲的日子我想慕容侯府住一段时间,看看父亲,不知可否?”

  秋亦风皱眉,你竟然只是这个要求,慕容芊云,你是故意的吗?“你在这里住的不开心?是不是那些奴才们给你气受,你说,本将军给你撑腰,怎么说你都是我秋亦风的人!”说到这,秋亦风竟然有些诧异,秋亦风的人,她是吗?

  芊云摇头:“非也,只是芊云一个人无聊,想回去,我保证,您回来之时我一定在侯府等您归来!”

  秋亦风知道这不合规矩,可是就在这样的月色中,他却又不能拒绝这样的要求,点点头,好的:“我一会让人知会一下爹娘。”

  月,依旧是那么唯美柔和,不知多少故事正在这缓缓流淌的月色中发生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