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苏小姐,余生我来守护你

我们好像不是很熟吧?

苏小姐,余生我来守护你 玥野兔 4319 2018-07-13 21:45:00

  “我的想法很简单,既然是慈善,那就必须让大家觉得这个真的是为了帮助人,绝没有幌子。”

  “我之前分析过,一般慈善活动都是利用明星做噱头,普通人参加的几率也有,但是都不是透明的,而且有些人也并不是那么心甘情愿的来捐赠。”

  苏韵音停顿了一下,观察了一下封祁傲的表情,见他没有打断的意思便接着说。

  “我觉得可以利用我们封氏的平台建一个闲置商品义卖支持慈善活动的主题,鼓励员工将自己的闲置物品发布到平台上,然后卖出去的钱做这次的公益,这样既可以提高大家的积极性也可以为我们封氏赚取更好的口碑。当然如果有名人也愿意参与那肯定是更好的,这是我初步的理念,只是不知道试用起来效果怎么样?”

  苏韵音简单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她其实也只是抱着试试的态度,毕竟从来都没有专业学习过,她也不太清楚可行性是否高。

  封祁傲静静的等她说完,他没有想到苏韵音的这个理念居然比企划部的都要好,既没有将慈善作为噱头来强迫别人捐赠,还可以提高大家的积极性,甚至为封氏还可以更加提高知名度和大众眼中的好感度,简直一箭双雕,不,是一箭三雕。

  所以,苏韵音,你还有多少未知的潜能没有发掘出来呢?

  “我如果把这个计划交给你做,你能保证完成吗?”

  封祁傲靠在皮椅上,静静地看着苏韵音。

  “我,我吗?可是我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我怕会搞砸了。”

  她说的是实话,虽然她对这次龙山的慈善活动有着很大的兴趣,可是真让她这个门外汉一手策划她还是觉得不行的,毕竟接触一个陌生的领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会让小柯协助你的,你只管大胆去落实就行。”

  “那,那我试试吧,只是如果中途我觉得不行了,能换人吗?毕竟我不想龙山的资助活动因为我而有任何意外。”

  “嗯,就这样定了,你出去忙吧。”

  封祁傲不再看她,低头盯着桌上的文件。

  苏韵音便走出了办公室,她轻轻的叹了口气,有了高压的工作,自己是不是可以转移一下注意力了。

  ……

  封祁博在法务部转悠了很长时间,魏蓝一直都没在办公室,一上午也没看到她,他也不敢跟她打电话。

  看到一个平时跟魏蓝关系不错的人他立刻拉了过来。

  “那个,魏律师今天很忙吗?”

  “魏律师今天有事请假了,您找她有事吗?”

  被拉住的人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封祁博立刻笑了笑:“没事,谢谢你。”

  果然,真的是魏蓝,这丫头现在躲到哪里去了?

  封祁博有些烦躁的挠了挠头,自己怎么就做出那么混蛋的事?以后要怎么面对她?

  魏蓝在家一直躺到中午,感觉肚子有些饿便泡了碗面吃,今后她该怎么面对封祁博?也许他根本就不记得昨晚的事情了。

  生活还是要继续的,不能让大家发现她的异样,特别是韵音,一些细微的异样她都能发现。

  想到这里,魏蓝决定下午就去上班,她要多工作,多让师傅给她锻炼的机会,时间长了什么都能忘记了,对,一定可以。

  苏韵音开始着手龙山慈善的事情,整个上午她都在各个部门之间穿梭,请教意见,收集资料,最后快下班的时候她来到法务部,本想着有些法律上的事情可以咨询一下魏蓝,顺便中午一起吃饭。

  后来才知道魏蓝请假了。

  “昨晚不是还好好的吗?也没听说那里不舒服啊?”

  苏韵音自言自语着。

  顾志远刚好准备吃午餐,看到苏韵音便邀请她一起吃饭。

  苏韵音点了一份简单的午餐和一杯柠檬水,顾志远也跟她点了一样的午餐。

  吃饭的间隙苏韵音问道顾志远:“顾律师,魏蓝今天怎么没来上班?”

  顾志远喝了一口汤,看向苏韵音:“我刚想问你,怎么,连你也不知道吗?”

  苏韵音摇头,魏蓝是怎么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放心不下,将吃到一半的饭推到一边,然后看了看时间,她要赶回公寓一趟,魏蓝怕不是有什么事。

  顾志远提议送她但是被她拒绝了,她要先弄清楚魏蓝到底出了什么事。

  赶到公寓的时候魏蓝正巧要出门,看到苏韵音她吓了一跳:“这个点你怎么回了?”

  苏韵音将她拉到自己面前,仔细打量了一番,她是敏感的,总觉得魏蓝哪里不对。

  “听说你上午没上班,有事吗?”

  苏韵音盯着魏蓝说道。

  “我,我能有什么事啊,就是昨晚可能有点伤风了今早觉得不太舒服就请了半天的假在家休息,你是特意来找我的吗?你真好韵音,我们走吧,免得等下迟到了。”

  说完便拉着苏韵音的手走向电梯。

  苏韵音更加肯定魏蓝有事在瞒着她,昨晚又没刮大风,她也不会着凉什么的,再说,魏蓝的身体一向都很好,她是知道的。

  不过她既然不愿意说她也不再问了,谁都会有不能让人知道的秘密,也许真没事呢?

  封祁傲下午准点下班,苏韵音想到他上午说着晚上要跟那位余芊芊小姐接风洗尘,不禁心里苦笑了一下。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涌上心头。

  她还要在总裁办待一会,今天下午已经有不少员工开始行动起来,将自己的闲置物品在公司的平台发布,她要观察一下进度,然后了解一下这个平台。

  小柯在离开之前给了他一些平台权限的密码以便她操作管理。

  魏蓝在下班前跟苏韵音打了电话,说是大学同学今晚聚餐不用等她。

  苏韵音放下电话伸了个懒腰,能去聚餐表示心情还不错,她就放心了,今晚又只能让语嫣睡外公外婆家了。

  ……

  魏蓝本想着跟同学出来散散心,没想到对方约的地方居然是“全程”。想着已经都答应了也不好拒绝。

  “我一姐们从国外回了,今天有人为她接风洗尘,她在这边没有什么朋友让我多叫点人去玩玩,热闹热闹。”

  同学一边说着一边将魏蓝拉进了包厢。

  魏蓝踏进去后立马就后悔了,除了几个她不认识的男男女女外,封祁傲和封祁博既然都在。

  在看到封祁博之后,她的脸刷的一下红了,好在灯光比较暗看不出来。

  封祁博看到魏蓝也是吃了一惊,手里的酒杯抖了一下。封祁傲将封祁博这个举动尽收眼底,他这是怎么了?

  那位同学拉着魏蓝走到余芊芊的身边,此时的余芊芊坐在封祁博和封祁傲的中间,俨然一个万众瞩目的公主。

  “魏蓝,我来跟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今晚的主人公,余芊芊小姐,是不是超级大美女啊?”

  魏蓝在听到余芊芊三个字的时候感觉整个人都僵硬了,昨晚,昨晚封祁博叫的就是“芊芊”。

  余芊芊站起身,微笑着伸出手来:“别听她瞎说,今晚来的都是超级大美女。”

  魏蓝这才反应过来跟她握了握手,顺带打量了一下她。

  余芊芊个子大概跟苏韵音差不多,一张天真无邪的娃娃脸,一头乌黑的长发披肩,给人第一感觉就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精灵。

  生得如此好看又如此会说话,试问哪个男人不喜欢呢?

  封祁傲站起身,对上了魏蓝的目光点了点头:“你们先玩,我去那边抽根烟。”

  “祁傲哥,我陪你。”

  余芊芊一把小跑着跟了上去。

  魏蓝分明看到了此时封祁博看着余芊芊那留恋的眼神,这……什么情况?余芊芊的目标似乎是封总。

  封祁博在单恋着她,余芊芊知道吗?

  “魏蓝,来,坐下,我去拿点喝的。”

  那位同学说完便将魏蓝拉到封祁博身边坐下。

  一时之间两人都觉得无比尴尬。

  “昨晚,我,我喝多了,对不起。”

  封祁博小声说道。

  魏蓝的心此刻已经疼得无法呼吸了,所以他其实真的只是认错人,把她当成了那个余芊芊?

  而她却是心甘情愿的接受这一切,魏蓝啊魏蓝,你还真是不要脸啊。

  魏蓝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将桌子上的酒拿起来一饮而尽,继而转向封祁博,笑着说道:“二少说什么胡话呢?大家都是成年人,你情我愿的事情用不着说对不起,没事。”

  封祁傲有些意外的看着她,他以为她会大发雷霆骂她一顿,或者冷言冷语嘲笑他一番,却没想过她会这样轻描淡写的一笔而过。

  这让他的心顿时没有底了,魏蓝究竟在想什么?

  这是,一个男人突然挨着魏蓝坐下,从魏蓝刚才进来他就看上她了,之后又看到魏蓝喝酒,便鼓起勇气接近她。

  “你好,我能坐下吗?”

  男子很绅士,微笑着问着魏蓝。

  封祁博抬头看了看,顾家三公子,顾志航。这小子想干嘛?

  魏蓝没有抬头,随口说了一句:“随便。”

  顾志航便坐下了。

  魏蓝又倒了一杯酒,看到没有人陪她喝,便转头看向顾志航:“帅哥,喝一杯呗。”

  顾志航笑了笑拿起酒杯:“陪美女喝酒是我的荣幸。”

  说完便一饮而尽。

  之后两人便一边聊一边喝,很快一瓶酒就见底了,魏蓝都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等下怎么回家,她只知道自己的心很乱很乱,她想用酒精来麻痹自己,她不想清醒着。

  封祁博看着喝得越来越多的魏蓝一把将她手里的杯子夺了过去。

  “够了,你喝太多了。”

  封祁博早就怒了,看到魏蓝跟顾志航一杯一杯的喝着,他心里仿佛一团火越烧越旺,他本来以为他的目光只会停留在余芊芊的身上,可是自从魏蓝今晚进来,一直到现在他的目光全部都在她身上,一定是昨晚的事情他心存内疚,一定是这样的。

  封祁博心里想着。

  “二少,你好像管得太宽了吧?我们好像不是很熟吧?”

  魏蓝将杯子抢了回来,又准备去倒酒,一旁的顾志航也觉得魏蓝不能再喝了,轻声安抚到:“你好像真的喝多了,不能再喝了。”

  魏蓝这才抬头看着顾志航,怎么觉得他那么眼熟呢?

  她往顾志航的身边挪了一下,将脸凑近他一些,好让自己看得更清楚,这个人跟她师傅长得好像啊。

  可是她接下来说出的话差点没把封祁博吓死。

  “你是想追我吗?”

  顾志航没想到魏蓝说得这么直接,竟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很正常……”

  “好啊,我答应你,现在开始我们就是男女朋友了,所以我现在想回家你能送我吗?”

  魏蓝眯着眼看向顾志航。

  顾志航点了点头。

  封祁博一把拉住魏蓝大声吼道:“不行。”

  封祁傲和余芊芊听到封祁博的声音双双回头看向这边。

  封祁傲看了看魏蓝的状态,又看了看她桌前的酒,才一根烟的功夫就喝这么多,魏蓝今晚不太对劲。

  封祁傲走了过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

  “魏蓝怎么了?”

  “喝,喝多了。”封祁博支支吾吾的说道。

  “我可以送她回家,她刚才跟我说的。”

  顾志航站起身对封祁傲说道。

  “她喝醉了说的话你也当真?”

  封祁博急忙打断解释着。

  封祁傲立刻扫了他一眼,余芊芊则意味深长的看着他们。

  “打电话,叫苏韵音来接她。”

  封祁傲下命令。

  封祁博顿时一个激灵。

  对啊,叫苏韵音来是最好的选择,这样也不用顾志航那小子送,我哥还可以乘机见到苏韵音,苏韵音要是来了见到余芊芊和我哥在一起搞不好还可以让她吃点小醋。

  封祁博真是越来越佩服封祁傲了,脑瓜子真是转得比什么都快。

  ……

  苏韵音伸了个懒腰,看看手机时间,已经九点了,她都不知不觉忙到这个点了,也不知道魏蓝回来没有?

  正想着给魏蓝打电话,自己的手机先响了,她拿起来一看,居然是封祁博的。

  这么晚他打电话来干什么?

  “苏韵音,麻烦你现在到全程来接一下魏蓝,她喝醉了,快点。”

  封祁博说完便挂断了,也不等苏韵音回话。

  不是跟同学一起吗?怎么封祁博会通知她,不过又一想封祁博的是那的老板,遇到魏蓝也不奇怪,当务之急还是赶紧去接她吧,那个丫头每次喝醉就会发酒疯的。

  抓起外套便奔向电梯,好在她在公司,从这里到全程打车大概只需要10分钟时间,苏韵音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买辆车,这样等车的时间都可以省了。

  这个点其实的士应该不少,但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有车经过。

  正当她着急的时候,顾志远的车突然停在了她面前。

  顾志远探出车窗叫住了她:“韵音,这么晚要去哪?我送你。”

  苏韵音仿佛看到了救星一样,一下子跳上了顾志远的车。

  “顾律师,到全程接魏蓝,她喝醉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