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苏小姐,余生我来守护你

他许我的海誓山盟都不过是昙花一现

苏小姐,余生我来守护你 玥野兔 4406 2018-06-22 21:45:00

  苏韵音在家休息了几天,无非是跟着母亲去菜场买买菜,或是带着语嫣到处转转,自从嫁给了季云泽,每年大概也就回来两三次,每次都只待几天。

   S市本来就是很发达的地区,这几年越发的繁荣了,很多地方都拆迁了,苏韵音不禁感叹社会变化得太快了,而她似乎真的脱离社会太久了。

  这天上午的时候她去了通讯大厅重新换了一张电话卡,既然回来了,N市的电话卡就没有必要用了,吃过晚饭,她将新号码发给了魏蓝。

  没过多久电话就响起了。

  “韵音,睡了没?出来浪一下啊?我在你家附近这就去接你啊。”

  苏韵音不太明白魏蓝所说的“浪”是什么意思,但是想想自己应该出去透透气,顺便告诉魏蓝她想找份工作,请她帮忙参考一下,于是便答应了。

  安排好语嫣,十五分钟后她到楼下等魏蓝。

  苏父苏母听说她要跟魏蓝出门,都是大力支持的,女儿不可能每天只在家里人面前打转,她要多接触人,多接触社会,不管是亲戚也好朋友也好,能走出去便是好的开始。

  没多久就看到魏蓝开着车停在了她面前,苏韵音拉开车门坐进了副驾驶。

  魏蓝很嫌弃的看了她一眼,嘟着嘴说:“苏韵音啊苏韵音,都说了带你出去浪你就不能换件衣服?你说你这土得掉牙的外套就不能扔掉啊?”

  苏韵音看了看自己的穿着,黑色的半高领毛衣配牛仔裤,外面套着一件灰不溜秋的外套,再看看魏蓝,及膝高筒靴配着一件低xiong 毛衫,外面套着一件红色中长的羊绒外套,嗯,这样比较起来她还真的是土。

  “你美就行了,我今晚是你的小跟班,魏大美女,走吧!”

  魏蓝“哼”了一声,懒得跟她说了,那一刻其实她的心很难过,结婚前的韵音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仅仅几年时间,她似乎就像一幅褪色的画,究竟这几年她是怎么过的?

  很快,车子便开到了“全程”。

  “全程”是S市最大的酒吧,之所以带韵音来这里,是因为这里的安保极好,从来没人敢在这里闹事,也没有一些乌烟瘴气的东西出现。

  两人找了个地方坐下来,魏蓝点了两瓶啤酒和一杯果汁,她知道韵音没什么酒量,但是那酒却是给韵音点的,她开车不喝酒。

  韵音看着她给她倒酒,没有拒绝,她懂魏蓝今天带她来的目的,压抑太久必须适当的放纵一下,不然很可能会走极端,而她就像是已经绷到极限的皮筋,再用力拉一下便会断掉。

  没有一丝犹豫,一杯啤酒被她灌进肚子,紧接着第二杯、第三杯……很快两瓶啤酒就完了。

  苏韵音猛的擦了擦嘴,说道:“再来两瓶。”

  魏蓝觉得她似乎已经喝多了,但是还是跟她点了两瓶,说好带她来浪的,就随她吧。

  二楼VIP房间,封祁傲脱下外套点了跟烟,他今天一直都在想着昨晚的梦,一整天都感觉心烦意乱,下午忙完工作便直接来了“全程”。

  每次一有烦心的事他就来这里,因为“全程”的老板是封祁博,封祁博为他特意准备了这个酒吧最好的房间,这里不会有人打扰,还可以看到整个酒吧的动态。

  仍然很烦躁,他起身走向那面全景玻璃窗,看向楼下,舞池里一些人在狂舞,也有一些人坐在边上静静地喝酒,突然,他看到了魏蓝,以及魏蓝边上的那个女人。

  她不停的喝着酒,一时哭一时笑,反反复复的重复着这几个动作。

  她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这是封祁傲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想法。

  他就直直的站在那里看着她,直到手上的烟头烧到了他的手指他才回过神来。

  一直坐在沙发上的封祁博看着自己的哥哥,他这是怎么了?

  于是站起身走到封祁傲旁边,顺着他的目光看下去,没什么特殊的啊,他这里每天都是这样的,来喝酒的都是众生百态,今天也是这样,他哥究竟在看什么啊?

  苏韵音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头开始晕晕沉沉,她迷迷糊糊的看到魏蓝,迷迷糊糊的拉着她。

  “魏蓝,魏蓝,你告诉我是不是我不好,所以季云泽才要出轨?”

  魏蓝拍了拍她的背安慰道:“韵音,你很好,是那个混蛋不珍惜你。”

  苏韵音抬头,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拼命的往下流。

  “是啊,我很好,我真的很好,我心疼他父母,所以从孩子出生我就一个人带,你知道我每天晚上要醒多少次来照顾哭闹的孩子吗?我心疼他赚钱不容易,所以我从来都不买名贵的衣服首饰,我为了让他在外安心工作,我把自己的活动范围就限定在家附近。”

  苏韵音说着又拿起一杯酒猛灌了下去。

  “你知道吗?四年里我没有在那边交到一个朋友,我没有认认真真逛一次街在外面吃一顿饭,就因为季云泽不喜欢,我为了让他安心,我将自己完完全全变了一个人,变得我都不认识我自己。”

  魏蓝背着苏韵音抹去了自己眼角的泪水,她不知道婚后的苏韵音会变成这样,在她眼中,苏韵音一直都是开朗活泼,充满着朝气,可是现在……

  她脑子里只闪过一个词“死气沉沉”或者是“要死不活”。

  “知道他在拿到离婚证后对我说什么吗?他问我是不是不爱他?魏蓝,我要是不爱他我会为他改变那么多?我会为他离开父母?我会为他甘愿做家庭主妇?我会连离婚都不要他的钱,知道我为什么不要他的钱吗?因为我不想他在沈雪父母面前显得太寒酸了,你说,我爱不爱他?可是他还是出轨了,他不要我和语嫣了……”

  苏韵音借着酒劲将心里的话一股脑都说了出来,这段时间她太累了,她甚至在某天晚上打开了睡房的窗户,想着要是一跃而下,是不是所有的烦恼都可以解决了?结果语嫣醒了,那声“妈妈”将她拉回了现实,她抱着语嫣哭了一夜。

  魏蓝紧紧的抱着苏韵音,她没有谈过恋爱,她不知道爱情为什么可以让人变成这样,此时此刻她只知道苏韵音很痛苦,而她无能为力。

  “魏蓝,季云泽说过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他会一直爱着我的,现在看来,他许我的山盟海誓都不过是昙花一现,所以,我决定不爱他了……”

  说完便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

  魏蓝看了看时间也不早了,决定上个洗手间便带苏韵音回家,今晚算是让她发泄够了,接下来要想办法帮她找回自信回归社会。

  封祁傲就这么一直看着楼下的人,那个女人果真是喝多了,一顿苦笑后就睡着了。

  过了一会,苏韵音迷迷糊糊的醒了,酒吧里太吵,她睡眠浅,就算是喝了酒也睡不沉,她慢慢起身,揉了揉太阳穴,好疼。

  “魏蓝,魏蓝你在哪?”叫了几声没人应,她便踉踉跄跄的准备走出酒吧,封祁傲立马开门跟了上去。

  一旁的封祁博算是看明白了,感情他哥在这站了一晚上看的就是这个女人啊?可是他没看出这个女人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啊?仔细一想,好像有,那就是“土”,真的很“土”,倒是她身边那个女人还不错,身材高挑,样子可以打个八分吧。

  等封祁博想完这些发现他哥已经彻底不见了,正想追出去看看热闹,结果手机响了。

  “封少,有人闹事,在洗手间走廊上。”

  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居然敢在他这里闹事,封祁博挂断了电话,迈开长腿便往洗手间方向走去。

  刚刚赶到,就看见酒吧的常客,S市有名的“关少”,这家伙是个有名的富二代,平时来玩也还比较本分,今天这是怎么了?

  封祁博靠近他们,喊了句“关少”。

  姓关的听到有人叫他,立刻回头,只是依然没有松开魏蓝的手,封祁博在他转头的那一刻才看清楚了原来是她。

  他不确定跟她一起来的那个朋友跟他哥是什么关系,但是他刚才看到他哥追着她的朋友出去了,虽然关系他还没理清楚,但是先救人要紧,更何况要是这件事传出去了那他酒吧良好的声誉还要不要?

  “关少,你抓着的是我的女人。”

  封祁博靠着墙,不紧不慢的掏出一支烟放在嘴边。

  魏蓝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个陌生的男人。

  这人在瞎说什么啊?她才第一次见他好不好?但是她明显的感觉到这个“关少”钳住她的手松了一下,说明这个男人有些惧怕眼前的男人。

  “封少,你说是就是啊,我可从来没见过你带她出现过啊,再说了,谁不知道你封少的女人多啊,多一个少一个也无所谓吧?这妞是我刚看上的,今晚我要带走她。”

  说完便拉着魏蓝往前走,魏蓝被捏疼了手,为了自保一脚踢在了“关少”的小腿上,然后跑到了封祁博身后,现在她只有赌一下了。

  姓关的被魏蓝偷袭,气得脸都绿了,伸手便想再去拉她,眼前却一黑,顿时出现了满天小星星的感觉。

  封祁博在他伸手的那一刻便丢掉了手里的烟一拳打在了他脸上。

  “都说了她是我的女人还碰,找死。”

  说完便拉着魏蓝离开了。

  魏蓝看着封祁博,心里说了句“好帅。”

  封祁傲一直跟在苏韵音后面,看着她摇摇晃晃的走着,他都不明白为什么自己非要跟着她,可是自己的脚步却停不下来。

  苏韵音突然脚底一滑一个趔趄差点摔倒,腰间却被一只大手扶住,她顿时回头看了看,一个身型高大,样貌俊朗的男子将她扶起。

  酒劲似乎褪去了些,她连忙推开那双手,向后退了几步,礼貌的说了声:“谢谢。”

  封祁傲立刻站直了身子,“你喝多了!”

  仿佛大提琴一般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苏韵音抬头看着他,视线有些模糊了,看不太清楚样子。

  “哥……”

  “韵音……”

  刚从酒吧走出来的两人同时发声。

  封祁傲和苏韵音闻声望去。

  原来她叫“韵音。”那一刻,封祁傲牢牢记住了这个名字,至于为什么,他也不知道。

  魏蓝没有喝酒一直都清醒得很,当她看到封祁傲转身的那一刻,立马捂住了嘴,结结巴巴的说道:“封……封总好。”

  一旁的封祁博“噗”的笑了一下,刚才那小辣椒的劲到哪去了?

  “你朋友喝多了,刚才差点摔跤……”

  封祁傲瞪了一眼封祁博转而对魏蓝说道。

  所以呢?这话貌似还没有说完吧?韵音这会不是好好的吗?难道是封总救了她?

  魏蓝一把上前扶住了站不太稳的韵音。

  “不好意思封总,我朋友心情不太好喝多了,我先送她回家,再见。”

  走了几步像是想到了什么又转头看着封祁博说了一句:“刚才谢谢你!”

  一上车,魏蓝便开始八卦了,她很好奇刚才韵音跟她们的冷面总裁发生了什么事。

  刚准备开口,发现苏韵音又在后排睡着了,算了,先送她回家吧。

  ……

  几天后,苏韵音打电话给魏蓝,告诉她自己决定去找工作了,请魏蓝帮她做个职业参考。

  魏蓝当然很高兴她能有这样的决定,于是拉着她去逛了商场买了很多职业装,她要让苏韵音重新找回自信,焕然一新。

  至于工作她心里有了一个想法。

  这天早上,她冲了杯咖啡端给顾志远,然后乖巧的站在一边。

  顾志远看了眼咖啡就知道魏蓝有事要求她。

  “说吧,什么事?”

  顾志远背靠着转椅看着魏蓝。

  “还是师傅了解我,嘿嘿,那个,师傅能不能帮我写封推荐信啊?帮我推荐一个朋友进封氏工作。”

  封氏在招聘员工的时候有一个特殊点,那就是公司高管可以推荐人才,但是一年机会只有一次,试用期也跟一般的应聘上的员工一样是三个月,顾志远来封氏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干过这事。

  “谁?”

  “就是苏韵音,您见过的,在机场跟我们一起从N市回来的。”

  魏蓝怕他忘记了,立刻提醒他。

  原来是她?

  “为什么?我跟她好像才见过一次面,而且我也不了解她有什么能力,我为什么要推荐她?”

  顾志远不是不想帮这个忙,只是总要有个能让他帮忙的理由吧。

  魏蓝有些为难的看了看顾志远,到底该不该跟他说韵音的事情呢?说吧好像泄露了人家的隐私,不说吧也没有办法让师傅了解她。

  她顿了顿,还是下定决心说。

  “师傅,我跟您说实话吧,韵音结婚四年了,期间一直都是家庭主妇没有工作过,但是……我也不怕告诉您,她丈夫出轨了,所以她选择离婚带着孩子回娘家,她真的很优秀,虽然我确实有私心,但是我真的很想帮她,师傅,您帮帮我吧,我保证她绝对不会给您丢脸的……”

  魏蓝很严肃的说着,顾志远也很耐心的听着,这是魏蓝跟了他这么长时间第一次开口求他。

  他缓缓地站了起来走向魏蓝。

  “安排她跟我见个面,时间地点你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