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只问风月

只问风月

灼灼灬

  • 玄幻言情

    类型
  • 2018-06-17上架
  • 3354

    连载(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楔子

只问风月 灼灼灬 2056 2018-06-17 17:29:48

  最后一堂考试的铃声打响,考生停止动笔,起立,等待监考老师收卷,然后有序离开考场。少年站在窗边,生着一双狭长的睡凤眼,乍看之下倦意迷朦,细瞧却见其中清明透亮、不染纤尘。越过窗外的走廊,与廊道上匆匆而过的零星人影,视线投向院坝里那圆形花坛上的大榕树。

  教学楼是口字型的,中间一块平地,花坛建在最中心,上面种了一棵榕树,树根周边的土壤长满了绿油油的矮草。榕树枝繁叶茂,太阳光一照耀,洒下大片阴凉,影子甚至蔓延到花坛外面,离花坛边缘一米多的地方都能照顾到。过去的三个春秋,每一季热辣的夏天,都是它分给自己清凉一隅。少年温润随和,没有与人沟通的社交困难,好像和谁都能聊得开,却又从未与过任何人打得火热。高中三年,少年大多课余时间,全都在榕树边度过,坐在花坛边沿上看书,不只是课本,课外书也看,像是文学大家的散文集,又像是网络作家签售的小说。

  最近刚看完一部玄幻小说,同学送的,文笔中规中矩,没有华丽词藻,但也没有流水账剧情。是后宫升级流爽文,讲的是,男主角一路遇神杀神遇佛杀佛,从一个,某大家族废柴庶子,到飞升成仙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其间怼天怼地,顺风顺水,从未掉过茅坑栽过跟头,而且,还桃花漫天,总是莫名其妙邂逅各种美人,又因各种误会与美人暧昧不清,最后将美人全部收归囊中的故事。

  “唰!”监考官抽走答题卡的声音突然贴近,少年回过神,在监考官的眼神示意下轻声离开考场。

  走出教学楼,情不自禁的回望一眼,不会再回来了吧?少年心想,他觉得自己就像一叶浮萍,没有扎根的力气,浪潮打到哪儿,自己就飘到哪儿,随波逐流,心无牵挂,不说同班三年,就是同桌三年的那位同学也没在心里留下丁点儿痕迹,到头来这诺大个校园里,自己最不舍的竟是那棵大榕树,真是奇也怪哉,不是说人类情感的发酵是建立在言行交流的基础之上的么,一棵树不会说话也不会动,而与自己有过交际的人也不少,是哪里出了问题?想不明白,挫败的收回目光,走进离开考场的生潮里,随着人流往校门涌去。

  “嘿!”

  有人拍了自己的肩膀一下,少年停下脚步,转头,是一个男生,杏眼剑眉,五官端正,轮廓硬朗,板寸头,麦色肌肤套了件黑色体恤,是自己的同桌,也是送小说给自己的那位同学。

  “等会儿六点钟,老九门火锅城吃散伙饭,来吗?”男生咧着嘴笑,露出一口白牙。

  “那个我记得,我会去。”少年冲他点头,语气郑重。“但是吃完饭我就回家,之后的活动就不去了,太晚了。”

  “好,我帮你跟班长说,让他少买一张门票。”男生收敛了嘴角夸张的弧度,蹙着眉毛,突然凑近,一脸严肃的问:“我送你那本小说,看完了吗?就那本书,两个月前送的那本。”

  “刚看完,而且你不用强调我也知道,就只有你送过我一本书啊。”双手按上男生的肩膀,把他推远了些,不喜欢和人靠得太近。

  “啊!那好呀!那太好了!”男生突然兴奋起来,眼中迸出的光彩,让少年感到云里雾里,莫名其妙。

  “咳咳!那行,我就是来提醒你晚上聚餐的,没事儿我就走啦,回见!”男生整理了一番面部表情,最后露出一个官方微笑,左手揣进兜里,右手自认为潇洒的并起两指,从眉前向右上方划出一道弧“白白喽!”

  “。。。”少年立在原地默了两秒,看着那道激动、雀跃,恨不能生出双翼直冲九霄的身影淹没在人潮里,眉眼间凝出几分疑惑,随后又摇摇头将其晃散,想不通的事硬要想,不过是徒增烦劳罢了,自己顺其自然就好。

  从书包里拿出手机,翻出通讯录,给管家发了条消息,通知七点在火锅城等自己,收到肯定的答复后,便随着人潮涌出了校门。

  学校有四个门,东南西北,北门又称正大门,最大,最气派,校徽、校训都刻在门柱上,北门正对另一所中学,在市里也是很有名气的,中间隔了一条四道的公路。火锅城在西门外边的美食街里,自己还得绕着学校走一段路才能到。外边人声鼎沸,有哭的,有笑的,有毫无原由大喊大叫的,于是人们交谈的平均分贝也不由自主提高了,周遭的世界变得更加嘈杂,少年手摸进了书包捉住了耳机盒,最后却鬼使神差的没有把它拿出来。

  没多会儿,遇到几个同班同学,便一起走了。高考结束,心里没了那块儿石头压着,几个年轻人便开始放飞自我了,大家一路畅谈着暑假的安排,有要环游世界的,也有要玩儿极限挑战的,还有想天天泡酒吧混夜店纵情声色的,都离不开玩儿,他们一面绞尽脑汁儿的想着玩儿的法子,一面又慷慨激昂的倾吐着自己的想法,说得脸红脖子粗,仿佛要将长久以来积压在胸口的那股气,一股脑的释放出来才肯罢休。

  同学都在说自己的打算,少年也没有置身事外,他说要买很多很多网络小说,然后溺死在作者天马行空的想象里。于是几个同学便推荐了自己觉得好看的小说给他,顺带剧透一两句。几人聊得投机、其乐融融。少年心中却是一片茫然,明明已经融入了团体,却偏偏又有一种被隔离在外的感觉自心底里冒出头来,转瞬便席卷了自己的四肢百骸,周遭的声音渐渐变得空泛而遥远,脚底下轻飘飘的,怎么也踩不到实地。所以,到底是被人群孤立了,还是自己的灵魂原本就被身处的这个世界所排斥?

  少年家境殷实,父亲是商界巨鳄,母亲是化学界精英,哥哥自小成绩优异,留学归来后,立马接手一家子公司,政绩斐然,而自己也是拥有着过目不忘的本事。

  从记事起,少年就常常有一种错觉,自己在这个家里就像是空气一样的存在,如果不主动发出声音,父母的目光可能永远不会自发落在他身上。他们关切着哥哥的生活,像这世间万千对普普通通的父母所做的那样,对孩子嘘寒问暖、事事操心。虽然物质方面从来没有被亏待过,但好像在他们眼中,哥哥是他们唯一的孩子,而自己,根本就不存在。

  思绪纷飞间,时光稍转即逝。一行人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火锅城。同桌站在门口,背靠着门框,横着手机看剧,偶尔抬头,看一看人来人往的美食街上,有没有自个儿同班同学的影子。

  少年几人刚看见“老九门”的招牌,同桌就眼尖的瞧见了他们,隔着十来米的空间距离和其间涌动的人潮,兴奋的挥着手喊“嘿~!看这儿~!快来~!”

  顺着这声音,几人也看见了同桌,便跑了起来。挤过人群,和同桌碰面后,有同学问班里大致到了多少人。

  “还差十来个吧?”同桌蹙着眉想了会儿,随后赶苍蝇似的,扇了扇手说:“哎,不管了,咱们先上去,先到先吃。”

  于是一行人便跟着同桌上了楼,到楼上,果然看见同学都已经吃上了,有一桌全坐的男生,连啤酒都已经喝空了好几瓶。大家伙儿便各自找了合意的位置坐下,开涮。

  同桌按着少年的肩膀,将他推到一张空桌边坐下,也不急着开火,反而是顺着墙边的旋转红木楼梯跑下了楼。少年想他可能是接其他人去了,不过其他桌也没坐满人,为什么非把自己安排到这儿?想不通,少年便放下了,把火给燃上,等了一会儿,汤水沸腾了,就把菌类菜品下了锅。刚做完这些,同桌就回来了,手里托着张玻璃质圆盘,上边摆了两只高脚杯,杯中盛着二分之一高度的红色酒水。可能是红酒?少年疑惑的看着自己的同桌,等他把盘子放在桌上,在自己身边坐下了,就立马问:“这是什么?”

  “欸。”同桌右手在眼前做了个下按的动作“稍安勿躁嘛。”随后拿起一只高脚杯,递给少年,自己又拿起另外一只,“咱们同桌三年了,吃完这顿饭,估摸着这辈子再见面,机会渺茫。这是我从家里带来的红酒,人多的话不够分,所以就只咱俩喝,毕竟咱们同桌一场,关系还是要特殊一些,怎么样,赏个脸呗。”说完,一仰首,“咕嘟”一声,酒便下了肚,同桌嘴角噙着笑,右手慢慢转着那空杯,觑着少年。

  少年想着自己虽从未喝过酒,不知道会不会酒精过敏,但只这么一点应该没有大问题,便也一仰脖子,干了。

  同桌笑得眯起了眼睛,“行了,那咱们开吃吧。”

  “嗯!”少年点了点头,这么一动,突然就觉得脑子好像变得迟钝了些,同桌下菜的动作变得十分缓慢,周遭的声音,也跟调了慢进似的,拖着令人难耐的长音。

  期间有什么人来了,在自己身边坐下,眼前晃悠的筷子多了几双,“砰——”连桌椅的撞击声都变得沉闷、冗长。少年浑浑噩噩的吃着,直到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该回去了。”这声音十分清晰、自然。少年不知其来源,却不由自主的,从纸盒里抽出餐纸,擦了嘴,站起身,走下楼。管家在门外,看见自己,嘴唇开阖,似是说了什么,但速度太慢,失了真,分辨不清。

  少年一路跟着他,走出美食街,上车,回家。进了家门,依稀看见有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滋滋”的电流音传进耳朵,少年未做停留,木木的拖着步子上了二楼,撞进自己的房间,连门都没关,直挺挺栽倒在床上。混沌充斥了整个世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