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风逸萧萧亦海瑶

第44章 重口味

风逸萧萧亦海瑶 亦文青 2004 2018-08-10 10:30:00

  冥冥中,心中,一阵收紧。

  萧逸风拿出了那件,和郑海瑶身上,同款的情侣睡衣,走进了卧室的卫生间!

  “哎.......”郑海瑶被突然想起来的姚爽,弄得心里莫名的烦躁,这里怎么会有那么多女人的衣服,难道又是他在外面的另一跟野草!

  “艹!”为什么他外面女人喜欢的东西,和她喜欢的一毛一样。

  难道喜欢他这一口的,都一个品种!

  萧逸风推开了卫生间的门,头发上的水,还在滴滴的往下落,萧逸风随便拿着毛巾擦了擦,往旁边的沙发一扔,卫生间里,连一丝丝的热气都没有。

  居然洗的凉水澡,有没有搞错!还有,他身上的衣服,又是闹哪样,怎么看,怎么奇怪,蓝色的小熊,和她身上的这件......

  “时间不早了,我先睡了!”萧逸风直接掀开被子,背对着郑海瑶,躺在了床的一边,整个床,留下了五分之四的空间。

  坐在床边的郑海瑶,微微一怔,这是个什么意思,借她半张床?一脸的嫌弃,你以为谁想借你的似的。

  一边想,一边大动作的钻了进去。

  谁怕你,又不是没睡过!

  萧逸风紧闭的双眸,睁开,不用这样的方法,他真的不知道,她会不会愿意留下,三年了,为她准备的一切,竟要用这种方法,才能和她共度一夜。

  渐渐的,旁边的人,呼吸开始变得均匀。

  萧逸风转过身,从背后抱住她,长长的发丝,自然的散落肩旁,月光透过薄纱,照进房间,散落在那个不施粉黛的小脸上,格外的玲珑。

  萧逸风半抬起来身躯,俯下头,冲着那张樱桃般粉嫩的小唇,亲了上去。

  不知道是不是被打扰了梦乡,郑海瑶竟翻了个身,直接滚到了萧逸风的怀里,突如其来的一动,萧逸风的手,竟僵在了空中。

  半饷都没找到该放的位置。

  女孩的头在萧逸风的胸前蹭了蹭,一条腿,顺势搭在了萧逸风的身上。

  半天,终于找到了一个满意的姿势,抿抿嘴吧,继续睡,带着温度的呼吸,一下,一下的打在萧逸风的胸口。

  “艹!这还怎么睡!”萧逸风保持着刚刚的姿势,一动不动,这个女人,从什么时候开始,睡觉竟这般不老实。

  哪来的那么多新花式!这样的技能不是天生自带吗,也可以升级?

  这样进的距离,搞的他身体莫名一阵邪火,整个身体跟着发烫。

  真后悔,刚刚就不该让人把书房的床搬走,不然这会子,自己还能有个栖身之地,真是始作俑者,害了自己。

  “楼上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啊!”

  “是啊,少爷不会不行吧!”

  “瞎说什么呢!少爷之前不也有过好多女人吗?”

  “你见过他带回来吗?”

  “那还真没有,不过少爷,也不是这一栋房子吧!”

  “我听说,这个是少爷当年准备的婚房。

  那时候,我刚到萧家,好多佣人都知道呢,从装修,到设计,全部都是少爷自己画的图纸,说是那个女孩的喜欢的风格。

  当时,还让人从新西兰空运的玫瑰花,要求婚的,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事情,就不了了之了!那时候,少爷可颓废了,每天都喝的醉醺醺的回来!嘴里还一直喊一个人名字!”

  “不是吧,你说少爷被人甩了?哪个女人那么不识货啊!现在的帅多金,那么好找吗?那女孩叫什么啊?这么大的魅力?”

  “不知道,不过我猜,这个女孩,就是当年那个!”

  “你没听她给吴妈说吗,她叫郑海瑶!”

  “郑海瑶怎么了?”

  “咱们少爷的集团的名字,就叫海风啊!郑海瑶,萧逸风!”

  “你这是什么理解,绝对的误解!”

  “不信咱们打赌!”

  “赌就赌!”

  “你们还没睡觉,干嘛呢!”吴妈听到聊天声,从房间走了出来。

  “吴妈!”小红小翠,齐刷刷的站了起来!

  “少爷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议论他的私事,你们是第一天来的吗,这点规矩都不懂!”

  “吴妈,我们错了!”

  “今天少爷带回来的女孩,跟谁都不准提,要想继续做,首先要管好自己的嘴!”

  “是,吴妈!”

  清和园的地下室。

  李特助和两个保镖坐在地上,满头的大汗淋漓。

  “李特助,我们要什么时候能走啊,热死了!”

  “风少干嘛啊,好好的,怎么跑这来住了,这个地方,不是禁地吗?提都不能提吗?”

  李特助斜眼:“你问我,我还想找个人问问呢,要不,我现在打个电话,问问风少,是为什么?”

  “不,不,不,不用,不用!”两个保镖异口同声的说道,受到惊吓般的狂摇头。

  艹,就在刚刚,李特助还以为自己今天可以休息了!

  哪想,突然收到一条信息,让他把清和园,除了主卧以外......所有能睡人的地方,都搬走.......要是被发现,扣一年的奖金。

  妈、的、这大半夜,这位大神,又发什么神经,一时三刻,上哪找那么多人,还有,他这买的都是什么破玩意家具,都那么重,搬得手都快废了。

  还好,最后一张床,就看到那位大神的车开了进来。

  躲在这个破叽霸地方,憋都快憋死。

  还有刚刚那个女人,画的跟个鬼一样,这又是闹的哪一样,玩玩明星不好吗?什么时候开始又重口味了,那样的,你确定?下得去口?

  刚刚走出地下室的李特助,冲着卧室的窗户直摇头,主子啊,主子,你这是要弄啥呢!又受啥刺激了啊!

  段俊熙抬起头,看着墙上的时钟,凌晨两点三十五,眼前那个被他打的发烫的手机,从开始,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到最后的,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闭目,郑海瑶,自从回到这里,已经记不得了,这是你第几次彻夜不归,那个男人,真的可以给你幸福吗,如果这样,我愿意放手,只要你开口,我一定不拒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