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弑血王妃

第十章 杀鸡儆猴

弑血王妃 崔家大小姐 2091 2018-06-16 01:00:00

  秋子兮点了点头,拉着淑妃往主位上走去,自己坐在了主位,示意淑妃坐在旁边。秋子兮扫视了站在房中的众人说道:“你们都听到了?”众人低着头不说话。秋子兮微微一笑道,“本公主是从深宫走出来的,这深宫里最怕什么呀?最怕没认清主子。你院子里的小主是你的主子吗?不是。皇后娘娘若是生气,连你家的小主都不知道死在什么地方,她还能有心来管你的生死吗?那皇后娘娘就是主子了?也不是。皇上才是最大的主子,皇后娘娘不是也要瞧着皇上的眼色做事?”秋子兮缓了缓看着旁边面色铁青的淑妃,问道,“怎么了?妹妹身体不舒服?”

  “没,没有。姐姐接着说。”淑妃颤声道。

  “怎么?妹妹怕了?”秋子兮盯着她笑道,“怕什么?我不是说了吗?在这个府里还不都得听殿下的?我若真是要你的命,殿下总会护着你的。上次在地牢里不就是这样嘛。”

  淑妃心脏“通通通”得直跳,手摸着自己的脖子。上次的事情她真是心有余悸,虽说江临君应该会护着她但是凭着秋子兮那疯疯癫癫的样子,谁知道江临君能不能赶过来。淑妃干笑了两声也不知怎么接话。

  秋子兮不再看她,接着说道:“在这府里也是如此。认错主子,那可是会惹来杀身之祸的。我知道殿下一直是仁慈宽厚的,但是本公主可不是。”秋子兮说着眼神凛冽地扫视着每一个人。

  下人都本秋子兮盯得一阵心慌,避开眼神不与她眼神相接。秋子兮看着他们被吓到的样子,轻笑了一声道:“你们不是经常议论吗?说我这个王妃疯疯癫癫的,跟殿下打完架,又跟淑妃打架。既然你们知道,又何苦惹我呢?”秋子兮叹了口气,接着问道:“你们其中有人不知道淑妃已经将府印给了我吗?”

  众人相互看着谁都不回话。秋子兮道:“好啊,你们都不说话,那就是都知道了?既然知道了还来麻烦淑妃?看起来淑妃果然是治府有方,这些下人怕是只认淑妃一人吧。”

  淑妃赶忙起身跪倒道:“王妃,请王妃明察,妹妹决计不敢如此教育下人,这府中自然是都听王爷和王妃调遣的。”

  秋子兮看着淑妃也不说话,这时一个嬷嬷说道:“王妃不要太过咄咄逼人,淑妃娘娘只是想替王妃分忧罢了。”

  秋子兮冷笑了一下,喃喃道:“王妃,淑妃娘娘…”然后厉声道,“你是她的娘亲吗?我们两人说话有你一个下人说话的份儿吗?来人,给我拖下去,杖刑五十!”

  淑妃没想到秋子兮真的会动刑,想给她求情,但是看着秋子兮圆瞪着的杏眼,哪里还敢说什么。却没想到满庭的人都站着不动,那嬷嬷嘲笑般地看着秋子兮。秋子兮也自嘲地笑了一下,然后朗声道:“行了,淑妃您也别跪着了?起来看看吧。您教出来的,对您忠心耿耿的下属。看起来我和殿下的身家性命都交在你手上了。”

  淑妃心里一惊,厉声道:“你们没听见王妃娘娘的命令吗?都聋了吗?”

  下人们听到淑妃这么说,赶忙扭住那嬷嬷拖了下去。那嬷嬷边走着嘴里还喊着:“娘娘,您不能这么做呀!娘娘!娘娘救我呀!”

  秋子兮看了一眼像是霜打的茄子一般的淑妃,拍了拍淑妃的肩膀道:“淑妃好生厉害呀。”然后径直出了房间。

  这一通大闹,马上传到了江临君那里。“王爷,您是不是得管一管呀?王妃毕竟是大秋公主,不能把府内大权给了王妃呀。”

  江临君手在桌子上敲了几下,谈了口气说道:“王妃这是报复,行了,让她把这口气出了也好,省着闹出什么大事。”

  “王爷,您就这么由着王妃?今天她能杀一个嬷嬷,明天她就敢把府里的人都换一遍。”江宁道。

  “好,依你的意思本王要怎么办呀?她是王妃,本来王妃主事那是合情合理,她愿意避嫌,那是她有眼力。可是咱们的这位王妃疯疯癫癫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让我跟她说因为她是大秋的公主,所以王府的事情不能交给她,她不把自己弄死,估计就得把我给弄死了。”

  江宁愁眉苦脸地低着头,想想也不是没这可能性,说道:“王爷,咱们这是受的什么罪呀?好端端地供着她这么一个公主干什么呀?”

  “难不成你们还想把我杀了不成?”一道女声响起。

  江宁一愣,江临君站起身,越过江宁迎了出去:“爱妃怎么来了?”

  “我自然是怕您那位淑妃美人,抢在我前面告我的状啊,我这不就直接来负荆请罪来了。”秋子兮笑道,然后瞥了江宁一眼,“不过我倒是忘了,这是六王爷府啊,有什么能逃过六王爷您的眼睛呀?”

  “王妃做的每一件事情自然是逃不过我的眼睛呀,毕竟,王妃每做一件事那都是不同凡响,我想不知道都难呀。”江临君接道。

  秋子兮径自坐到一旁的椅子上说道:“殿下教训的是,本王妃不该一上任就用杖刑的,不过本王妃看淑妃妹妹杖毙青儿的时候,您也没说什么,我以为这是府里传统。我不过就是来了五十下,也不是必死无疑。”

  江临君听着秋子兮的口气有些不悦道:“行了,府里的大权也在你手上了,淑妃被你这么一弄也长了教训,自然不会不把你放在眼里。青儿的事情不要再提了。”

  秋子兮淡淡一笑,也没有再说话。江临君又问道:“你今日来就为了这事儿?”

  “殿下应该是知道刚刚发生什么事情了,这府里的人怕是都只听淑妃一个人的。我虽然是拿到了府印那又有什么用呢?但是,我若是往府里招人,殿下怕是也要把他们杀了。可是若不招呢,我又难保不把府里这些人杀了…”

  “够了!你就说你想干什么吧。“江临君眉头紧皱地打断道。他不敢说自己是个多仁慈的人,但是他也实在不愿意府中也是打打杀杀,一股血腥味。可是他的这位王妃竟然如此轻描淡写,实在让他觉得不舒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