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我曾爱你,但仅此而已

第二章 暗恋生花

我曾爱你,但仅此而已 落籽生花 3335 2018-06-14 01:16:16

  第二章暗恋生花

  石青被秦飞用胳膊勾出了门,秦飞说:“别看了,听哥的话。我觉得你的当务之急是解决温饱,还没有能力找媳妇。并且她真的不适合你。”

  石青嫌弃的掰开脖子上的手激动的发出一连串质问:“怎么就不适合了?再说了,我有说过我喜欢她吗?我有说过我要追她吗?我有说过我要和他结婚吗?”

  秦飞笑笑道:“有啊,就刚刚。”不等石青辩解又说:“你若一点心思没动就不会这么激动了,我是旁观者清。”

  石青蠕了蠕嘴说:“随你怎么说,我不和你说了,我回去睡觉了,明天还得为了摆脱资本家而奋斗呢?走了。”给秦飞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

  秦飞追上来问:“不要我送送你吗?现在不好打车的。”

  石青白了秦飞一眼,“我说我要摆脱资本家,你不是资本家?你是大资本家,我要远离的,自己回家。”

  回到家洗完澡躺在床上好久,石青都睡不着,满脑子都是那个叫夏荷的身影与歌声,就像着了魔一样。石青又起来做了一百个俯卧撑,两百个仰卧起坐。出了一身汗,又洗了个澡。还是睡不着。

  石青拿起手机把夏荷的名字输入搜索引擎,但并没有找到什么。又搜了一遍“歌手夏荷”还是没有。百无聊赖只好找秦飞聊天。

  打开微信发了条语音:“老秦,你睡了吗?”

  “他去洗澡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一个很有磁性的女声。

  石青“噌”的一下子坐起来,起来骂了句“我靠!老秦出轨了?”于是紧接着打电话过去问清楚。

  响了好久才接,依然是微信里那女声:“喂!秦飞在洗澡,要不你等会儿再打过来。”

  “嗯?”石青看看手机恍然大悟,说“秦襄,你这样就不怕玩儿死你哥?”

  秦襄一看装不下去就生气了,冲手机吼到:“石青!就算你听出来了不会配合演一下。”

  “你和你哥打赌了?”

  “知道还不帮我一下,哼!不理你了。”秦襄说完把手机摔在沙发上就回屋去了。秦飞宠溺的看着,无奈的笑笑然后捡起手机说“你发语音过来,她说她最近学会了变声,你肯定听不出来。结果她一接电话,你就说听出来啦。这让她感觉很没面子,这会儿回房生闷气去了。”

  石青瘪了一下嘴巴,无力的解释道:“我一开始那句微信语音是误会了,我一心想着你是不是搞事情了,其实仔细听一下就知道是她了,一接电话自然就能听出来了,毕竟那么熟。你想想,他出生我们就在医院陪产的,真正从小带大的。这我要是让她骗过去了那我还是她二哥吗?”

  秦飞看着秦襄禁闭的房门摇摇头说:“你和我解释没用,还是想想明天怎么哄她吧!我提醒你啊!她18了你再买个芭比娃娃哄她被他打出去我可不帮你啊!”

  石青垂直倒下脑袋砸在枕头上还回弹了一下:“唉!~从小到大我就知道她喜欢芭比娃娃啊!要不你给我支个招?”

  “这个……我也不知道,我明天问问看她最近缺什么。噫?你今天给我打电话有事吗?不会就为了得罪他吧!”秦飞觉得石青不会为了点炸药包而打电话特别是已经凌晨一点了。

  被秦襄这么一闹石青又觉得他半夜想夏荷想的睡不着觉这件事不合适告诉秦飞,否则秦飞以后又多一条取笑他的话题了。“当然……不是。我是想找你借辆车,你看从我爸制裁我的经济一来,天天出门不是挤地铁就是挤公交,打车也不方便。”

  “行,你明天自己来取还是我找人给你送过去?你借那一辆?”就算石青不开口他也准备找他的,但还是忍不住揶揄他两句:“诶?你不是要远离资本家吗?白开资本家的车算怎么回事?”

  石青翻了个白眼道:“大不了我付你租金就行了,啰嗦!要你大学开的那辆大众。明早叫陈伯伯送过来,地址我一会儿发你。”

  “行!石大少,晚安!我要睡了,明天还一大堆事呢。”也不管石青还说什么,就挂电话睡了。

  接下来石青连续一个礼拜都重复着白天找工作,晚上去断桥看夏荷唱歌的状态。每天同样的时间,同样的位置上点同样的酒,每次都只喝一杯,一杯喝完就走,也不管歌有没有唱完。巧的是每天他去,那个位置都刚好是空的,就像是专门给他留着一样。但今天好像不太一样,那个位置上有人了。也是一个二十多岁,西装革履的年轻人。也拿着他每天必点的‘西晨’,也认真看着台上的夏荷。

  或许是感觉到有人注视年轻人把眼神转过来看见石青,冲石青礼貌的笑笑。石青也冲他笑笑,走过去在他旁边坐下,并示意服务员上昨天一样的酒。

  看着舞台上翩翩起舞的夏荷,石青自动屏蔽了周围一切的人群与喧嚣,只剩下他和台上唱跳的夏荷。夏荷此刻就像一只欢快的精灵,穿梭在林间树丛中。歌声清澈,洗净了石青奔波了一天的尘埃。

  一曲毕,石青的酒也喝完了,石青结完账像往常一样准备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被人撞了一下。

  “不好意思!刚刚没撞着哪吧?”撞人者很诚恳的道歉。

  “没关系!”石青也没准备继续追究下去,就直接往门口走了。

  “帅哥你等一下!”撞石青的正是今天抢他座位的人。

  “还有事吗?”石青没有转过身,第一脑活动是这样的:我遇到碰瓷的了?今天身上可没钱。要是找家里人肯定不行,找秦飞肯定遭嘲笑。我找谁呢?

  “那个,我们刚刚在里面见过,你坐我旁边的。”他继续说。

  “哦!是你啊。刚刚没注意,没认出来,不好意思。有事吗?”石青转过来撇了那人一眼,想:什么叫坐你旁边,明明是你抢了我位置好不好。

  “你的车钥匙刚刚忘拿了。”他把车钥匙递过来,石青看了看,是自己的,看来是自己想多了。“是我的,谢谢你啊!要不我们去吃个宵夜,就当我谢谢你了。”

  “谢谢我收下了,宵夜就不用了。”说完送钥匙的年轻人便转身走了,略显冷酷。

  “兄弟,等一下。一起吃个宵夜,认识一下,交个朋友。给个面子嘛!”石青发挥他自来熟的特长。“我叫石青,石头的石,青石的青。你叫什么?”

  “余占,多余的余,占领的占。”余占感觉今天这顿宵夜是拒绝不掉了。

  石青邀请余占上了车,准备奔赴宵夜战场。“我们去撸串怎么样?大热天撸着串,喝点啤酒,那酸爽……”石青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旁边的余占感觉有点别扭。

  石青绝对是烧烤的脑残粉,一上来就点了一大堆,多到服务员一再确认,“你们真的就两个人?”

  “漂亮小姐姐,我们真的就两个人,是我比较爱吃串而已。麻烦快点,谢谢!”

  两个男人撸着串儿,喝着啤酒,慢慢就聊开了。原来他们是校友,余占比石青大两届。余占也在找工作,他是学金融管理的,之前做过市场销售。两人聊到很晚,当然大部分都是石青在说,余占在听。只有石青提问时余占才会回答一两句。当然消灭食物的重要大员也是石青。

  “哥们儿,你如此的惜字如金是如何做销售的?”石青吃完最后一根羊肉串,喝了口酒。

  “大部分人都弄错了,销售最重要的是听而不是说。就像我听你说了这么久我就知道你现在最大的困扰不是找不到工作,而是无法向刚刚段桥里唱歌的夏荷表露心迹,对不对?”余占捡了一串香菇放在盘子里,去掉竹签用筷子送进嘴里。

  “神了!那你再猜我不敢表白的顾虑是什么。”石青记得他刻意回避了这个话题,一直都在吐槽各种找工作的烦心事。

  “因为你觉得现在的你还没有展现价值,但她已经是最好的了。通俗来讲就是感觉自己配不上人家。”

  “是吗?我没这么想过啊。”石青想想好像是这么回事。

  “你是学建筑设计的,我是学金融管理的,我们合伙办一个工作室怎么样?我负责找投资。你负责设计就好。”余占抛出这么大一个饼。石青一下子砸蒙了。

  “你说我们合伙?我们才见面,都没有过多的了解,你怎么知道找了半个月都没找到工作的我有能力撑起一个工作室?你真看得起我。”石青咬了一大口鱿鱼,咂咂嘴表示味道不错,并没有认真考虑工作室的事,以为余占酒后玩笑而已。

  余占擦擦嘴,正襟危坐。“你觉得你以第一的成绩毕业高校为什么一直找不到工作?为什么你明天去段桥你的位置总是空的?为什么我会对你的事,甚至是你的想法了如指掌?”

  石青放下鱿鱼警戒的看着余占。“这些都是你做的?”

  “第一件事不是我做的,我没那么大本事,是你父亲做的。夜店留座,是我做的。今天的车钥匙也是我拿的,但撞到你不是我设计的,真的是不小心,我的设计是出了门再给你的。”余占胳膊肘在桌边,双手抱拳放在鼻子前,两个大拇指不停的在打转,他不确定石青会不会答应他的提议。

  “你是什么时候认识我的,你为什么这么做?”石青感觉面对余占就像一只小白兔在面对一只老狐狸。

  “我在你进大学时认识你了,你和我室友在一个社团,你不认识我正常。当时你刚进大学设计的作品被我一个室友稍加改进作为期末作品都让教授眼前一亮。我当时就记住你了。听说你的近况后我就耍了点小手段。该说的我都说了,应不应全在你。”

  “你让我考虑考虑。让我想想……”石青抓着车钥匙就走了,留余占一个人……结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