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采薇亦已歌

第三十章 再次相见

采薇亦已歌 有草一方 2026 2018-07-11 20:23:03

  玉和下午就回了王府,为了让人感觉她是从静心庵回去的特意给她雇了辆马车。可是一直到了晚上,玉和也没有回来,我猜想她是不是被留在了王府,可是云璃与她不合,楚皓天也不会冒险,但是就是一直没有回来。眼瞅着花楼的客人越来越多,我站在楼上看着门口来来往往的人就是没有玉和的影子。

  “哎,公子,公子,这姑娘她不是我们这的人,您要什么样的我给您找还不行吗?公子……”正想先回房间,就听见红姨的声音从楼底下传来,还没看清发生了什么,就看见一袭青衣飘至我眼前,我不由的向后退了两步,红姨就追了上来:“唉,我说公子,你这不是欺负我腿短吗,还直接飞上来,您说您这要是在我店里磕着碰着了我还做生意么?”

  说完那青衣之后又笑脸看向我:“唉哟,姑娘,对不住啊,我这……”

  “无妨。”我挡住红姨的话头,瞄了一眼这眼前的青衣,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手中一把折扇配着这青衣多了几分儒雅,我看着他轻嗤了一声就转头往我房间走去,只是这青衣却一步跨在我前面:“想不到这花楼里还有姑娘这不喜欢嫣红柳绿的装扮,是在下唐突了,不知姑娘可否赏脸陪我喝几杯?”

  我压下他横在我身前的手:“花楼里的姑娘不是都会陪酒的,公子若觉无趣,不如让红姨替你好好安排。”

  “红姨……”我回头唤红姨,就看见王婶也上来了就站在我身后瞪着这袭青衣,莫名觉得心里有些暖暖的。

  “哎……”那青衣止住红姨上前的步伐,“姑娘严重,其余的人太艳,我就喜欢姑娘这种素雅的装扮。”

  我轻笑道:“是吗?王婶,去我房间拿套衣服出来。”众人有些不解,王婶不解但也没多问只是依言去我房间拿了套衣服出来,我示意她递与这袭青衣,道:“公子既喜欢这素雅的装扮,不如这套衣服就赠与公子,恕我不奉陪了。”说完我就不着痕迹的推开他走了过去,也不管后续如何,这后面的事红姨是会好好收拾的。

  过会王婶端了碗汤进来给我,有些讨好的示意我趁热喝,我报以微笑,就静静的喝了起来,说实话我也有好久没有喝到刚煮好的热汤,心里还是挺暖的。

  楚皓天生日这天我醒的比较早,可是玉和还是没有回来,我不由的皱了眉头,心里隐隐有所担心,手里的书翻了许久还是那一页,直到下午时分方才听见有人扣门,玉和就从外面走了进来,我一见她就放下手中的书问:“你怎么去了这么久,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姑娘,我……这……奴婢……”玉和不知为何吞吞吐吐,眼神也一直往旁边瞟。

  我看着她刚想开口,就看见她身后闪进来一个玄色身影,手里还拿着一个包袱,玉和连忙退到一边:“姑娘,不是奴婢告诉……”还未说完就被这玄色身影一个眼神给瞪了出去,还特体贴的关了门。

  这一室的氛围突然间就有些冷,我起身理理衣袖,看着这玄色身影:“王爷,怎么有时间来,今日生辰这么大的事情!”

  他未理会我说的话,只是把手中的包袱摔在一侧的软塌上,冷笑到:“林采薇,本王还未休弃你,你倒是学会先给别人送衣服了?”

  “嗯?”我看向塌上散开的包袱,才知道那里面是昨日我让王婶给那青衣拿的衣服:“这怎么会在王爷手里?”

  我想上前去把拿衣服捡起来先放到看不见的地方,楚皓天却先我一步挡在面前,挡住我伸出去的手,力道还有些大,我想摔开却被他握的更紧,眼神里难免有些火气。看他这神情心里也不知道那股火被点燃,便和他交起了手,来回之间最终被他压在床上动弹不得,压在身后的手隐隐发疼:“你放开,就为这点事你至于发这么大火吗?”

  “这点事?”他有欺上来一分,“你当初放火逃生不告于我,你回庆城不告于我,你让玉和去找王婶不告于我,你想知道自己的身世不找我帮忙一人在这寻求办法,若你有事怎么办,你如今心里可有我?”

  我在他身下微微动了动,脸上歉歉的笑:“怎么会出事,如今这武艺增进还多亏王爷当初教的好……请问王爷可以松一下吗?这样我感觉很不舒适。”说着我又挣扎了几下,此时他倒是松了些却还是压在我身上,一手放在我颈后托住我靠近他,一手撑在我身侧,缓缓道:“别动,先让我抱会。”

  这个姿势保持了一会我没敢动,他身上好像总有一种清冷的香气,但是手却在冬天温热,也不知道怎么保持的。“采薇,我想你了,当初让你去静心庵陪母妃是为了你安全考虑,可是如今我后悔了,静心庵太远了,我想你了又赶忙看不到你,幸好你回来了。”声音闷闷的,我生怕他会哭,可是下一秒他却撑起身来看着我:“可是你如今回来却不告诉我若不是昨日玉和和红叶一前一后的送来贺礼,我都差点让玉和那丫头骗了。”

  我努力保持着微笑:“王爷可喜欢我送给你的贺礼?”

  他起身扶我起来道“喜欢。”我顺势推开他站起来拿着我那套衣服问:“再烦请王爷解答这套衣服怎么在王爷手里?”

  “哼……”他瞥了我一眼,“陶帷幄那家伙说是回来为我贺寿,却昨日刚到就逛花楼,想是在你这里碰了壁就拿着衣服去了王府吐苦水,若不是他不认识你,我都想把他扔出去。”

  我深呼吸了一下,幸亏他不是真的为件衣服生气,否则我可能百口莫辩,随手把衣服扔在一边,我倒了杯茶递给他:“既然已经出来了,不如晚膳就在这里用吧,我也好替你庆生。”

  他接过茶水默然应允,我便让玉和去后厨准备准备,也算回他二月为我庆生之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