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风起天斓

前传2

风起天斓 暮雪幽兰若 3551 2018-07-05 11:20:31

  我们每日忙里忙外,谈天说地,日子过的感觉快了很多,100多年的时光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阿花说我这些年里改变了很多,越来越有生气起来,她更喜欢现在的我。而魂生说他一直喜欢我。

  日子就这样过着,我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习惯、眷恋魂生带给我的惊喜和踏实,每天都有新鲜的事情,累了随时就靠在魂生的肩膀上沉沉的睡去,这种安全有依靠的感觉让我内心踏实。但我知道,我即将要成为冥妃,魂生也知道。

  在离约定的婚期还有五十年的时候,冥君第一次派人来了炎焱洞府。我洞府上下全体生灵一起迎接,自然也包括魂生。冥官传达的意思大概是提醒我还有五十年就到婚期了,让我可以开始做些准备了,过些时日,冥君会让人来下聘。

  我客气的将冥官送走,心中却不是滋味。魂生跟我说不要在意。我不懂他是让我不要在意他的感受,还是不要在意冥君的婚书。

  一月后,一只浩浩荡荡的队伍抬着百抬聘礼到了炎焱洞府,而执礼官是是冥上仙中的老妖精冥绝,这老妖精怕是已经活了快上万年了,道行高深,我自然是恭恭敬敬。因怕魂生的身份被对方察觉出来,早早的就先让他躲了起来。

  “不知是冥绝上仙亲自前来,炎焱实在荣幸,有劳了上仙跑这一趟了。”我客气的打了招呼。

  “炎焱仙子哪里的话,能为冥君尽分力乃是我的荣幸。我这次也是有任务在身,一是要把冥君的聘礼安全送到,恭喜炎焱仙子要喜登冥妃之位。二来嘛,是想见见贵洞府的魂生,听说他俊美无比,与炎焱仙子感情也是十分亲厚,冥君有意提拔他,这马上就要成为一家人了,理应多照拂照拂。”

  我心里一咯噔,这会说的不如会听的,冥绝此番前来谁都不提,单要见魂生,不会是魂生的身份泄露了吧。就算是要照拂一下,也理应阿花首当其冲,也轮不着魂生的。我心里盘算着冥绝的意图,不禁担心起魂生的安全,冥绝还是尽早把他打发走为好。

  “冥绝上仙,魂生只是我洞府一实在不起眼的小斯,这几天我也在置办些东西,早早的就打发他去若水河去讨些晶石回来做装饰,如今也是不在洞府,恐怕上仙今儿是见不着了。聘礼我这收下了,也感谢冥君垂怜抬爱。”

  “炎焱仙子,魂生呢冥君是想让我带回去的,这见不着我也不好回去啊,没个交代你说是不是。”冥绝不肯罢休。

  “这我也没办法,他什么时候回来也不一定,下次有机会我一定让他亲自恭候拜见可好?”

  “我见不到他相当于任务没有完成啊,委实不能复命,这样,要不我在您这等着他吧,直到他回来为止,这几日恐怕就好叨扰炎焱仙子了。”说完,冥绝抬步就要往我洞府里走去,这撕怎么看这架势都是要搜我这炎焱洞府。

  我一个闪身拦在冥绝面前,“冥绝上仙,我敬您是上仙,这样不请自留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适了,况且我是一姑娘家,又要嫁与冥君做冥妃,您住这,冥君脸上也不好看吧!”我自是不能让他进去,也只能用这还没到手的冥妃之位压一压他了。

  “炎焱仙子多虑了,冥君已经交代老身,不见魂生遍不用回去复命了。冥君有心提拔魂生,他说王妃自是会理解他的用意,一定会多加配合的,毕竟魂生的来历不同一般。”冥绝说到最后,别有深意的咬重了字音。

  我大概明白了,应该是上次来的冥官就已经感觉到了魂生不对劲了,没想到,还是大意了。魂生,我是绝对不会交出去的,从我决定留下他的一刻起,他就是我的家人。只是,冥绝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我还要怎么办呢?

  “炎焱仙子,可是想好了?魂生是否已经回来了?没有我遍叨扰几日了。”冥绝阴阳怪气的催促着。

  看着面前的老妖怪,我心里掂量了一下彼此的实力,虽然他活了快上万年,道行高深,但本体只是一般生灵,我自是有着化魂火焚烧万魂的本体优势,若是真拼起来,到也可不相上下,可若要彻底击败他却也有些困难,况且他也并非独自一人,还有几百名随行的送礼士兵。我这存忆台加起来也没有这么多生灵可以对抗他们,况且我也不想有人员的伤亡。那现在就只能是出其不意了。还好是在我的地盘上,拼一把吧。

  我笑着回应道“冥绝上仙说了这般许多,炎焱自是明白冥君的意思了。”冥绝听了也笑着点了点头。看着他放松了戒备,我突然之间招出了本体,引着化魂池中的火焰呼啸着冲着冥绝补了过来。冥绝因没有防备被火舌舔舐了一口,远远的飞了出去。

  “你,你竟然敢攻击我!”冥绝半匐在地上,不敢置信的看着我。

  我此刻站在化魂火舌之巅,不屑的回应他:“哼,我看不出冥君来下聘有半点诚意,倒是要到我这抓人是真。我这冥妃还未做上就让你们如此欺辱,我看不做也罢。人你们休想抓走,有本事就来趟趟我着化魂火海吧!”随后,我招起一道火浪将冥君的聘礼烧了个一干二净,顺带着把送聘的他们一干人等都拍出了存忆台。

  我收了本体,让在一旁看傻了的阿花将存忆台全部曼陀花阵开启。这阵法抵挡他们一阵子还是可以的,先争取点时间。然后又交代了阿花一些别的事情,阿花留着泪问我是不是在交代临终遗言。

  我知道这肯定是要出大事了。

  我和魂生相对无言,如今他一个生界生魂被冥君那边盯上,就算出了我这存忆台怕是也安全不了几天,终究是我连累了他。

  “跟我走吧,跟我去生界”魂生对我说。

  我看着魂生第一次熠熠发光的眼睛,一时竟说不出拒绝的话语,心里反复盘算着破开生冥两界面位限制的可能方法。我被自己这种疯狂的想法下了一跳。但也无所谓了,反正刚才也已经够疯狂了,在疯一次也无妨。

  这刚消停一会,就听到了曼陀花阵开始运转的声音,沉神一探,来的竟是冥君,没想到这样快,看来是早就准备好了,今天的重点看来真的不是下聘,应该是抓捕魂生。冥君应该是没想到我回是此等反应,不然一定会亲自前来,不给我反抗的机会。

  “生冥两界面位限制最薄弱的地方就是这化魂池上空。等下能不能破开只能看命了。”我知道花阵根本挡不住冥君,尽快地交代了魂生行动方位。

  魂生深情笃定的望着我。此刻的他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满身透露出一种威武桀骜之气,不再是平常的温暖和煦,竟想不到魂生还有这样的一面,在这样的时刻,我居然觉得他可以在我身前抗下所有的腥风血雨。

  魂生告诉我该来的躲不掉,然后径直往洞府外迎去。

  “呵呵,竟然真的在我冥界藏有一缕生界生魂,还有混沌之气,长生族人。”冥君一语道破魂生来历,“炎焱,你身为冥界冥仙,怎能藏匿生界之魂,若你将他炼化,我既往不咎。”

  没想时隔两百多年,第一次见面会是这种情况。我复杂的看着他,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毕竟他曾给我封号,赐我封地,并肩做过战,有过媒妁约的人。现在却是这么陌生。衔默不语。

  “长生族,长逸!”魂生气势丝毫不输冥君,更带倜傥不羁。

  我第一次听到魂生说自己的名字,长逸,心里暗暗的记了下来。

  “炎焱,还不动手吗?”冥君再一次催促。

  “对不起。我不会动手。”这次我笃定的回绝了冥君。

  “好,炎焱,你就是这样要做本君的冥妃的,你不动手,那本王亲自动手。”说着冥君罡煞之气暴起。

  我和魂生都已做好准备,最坏的情况就是拼死一战。魂生也不再藏匿着他的实力,一股乳白色的混沌之气骤然蕴散开来,不过只因他是灵魂状态能感觉出后续不足。我也化成了本体火焰,只是,没想到会有一天我会将火舌对着自己的君王。剑拔弩张,大战在即。

  只是没成想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阿花突然冲了过来,将本体的藤蔓全部招了出来,死死的缠住了冥君。

  “姑娘,你和魂生快走!”

  我,魂生还有冥君皆是一愣。我看到阿花眼中的决绝让我心里酸涩不止,她是我开的灵智,就像我的孩子,这种时候我怎么能让她去牺牲!阿花的这些伎俩在冥君面前无疑是飞蛾扑火。

  我上前正要拼命解救阿花,魂生却一把拉住我直飞面位突破点。

  “冥君不会伤害阿花的,如果冥君真的不在乎阿花的性命,阿花是根本不可能近的了冥君身体一丈之内”魂生解释道。

  我回头看向越来越远的冥君和阿花,发现冥君的确没有强行挣脱阿花的束缚,只是震断了阿花的一些末枝藤蔓,并没有伤及阿花的主体。

  我和魂生拼尽全力,终于在面位限制上撕出了一道细小的裂缝,在穿越面位之前我听到了冥君在大声的在喊着什么,可我只听到了我的名字,后面的内容都被面位隔绝掉了。

  经过千辛万苦,我终于跟着魂生从生界出来。只是刚一露头就感到了一股天地禁止的力量,本就筋疲力尽的我根本无法反抗。我来不及说话,在魂生看着我惊慌的表情中逐渐的显出了本体,被一股力量瞬间吸了过去。

  “竟然炎焱也在天地限制之列。那她来生界就必定要经历转世重生。”魂生惊叹的呢喃着,望着化魂火飞走方向的天边正被七彩虹光笼罩,“古凰族的下一位凰皇要降生了看来,炎焱,一定等着我去找到你!”

  魂生打定主意,转身往长生族飞去。突然魂生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起来,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使劲的要吸走他一样“该死,怎么这个时候赶上千灵族有人在吸灵修炼!”魂生心中大惊,迅速收敛了人形化成一拳头大小的灵魂光点使劲朝着长生族飞去。可途中灵魂光点还是没能完全顶住千灵族的吸引力,慢慢的一分为二,小的往千灵族飞去,大的的则钻入了长生族族母高高隆起的肚子中。

  而在冥界时炎焱给魂生种下的化魂火灵随着魂生魂魄的分裂也随之分裂而去,落入了千灵族王子的眉心和长生族母的肚子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