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生活随笔 共鸣—

第七章 迷茫中寻找

共鸣— 三小汐 2904 2018-08-17 12:10:42

  初二了,我的心思还是那么简单,丝毫也想不起前世的自己提过怎样的问题。我,是一架机器,被动着学习,被动着生活,不深究目的,更不探讨自身的价值。

  当我正如同死尸一般的存活着时,思维这个东西再一次涌了上来,我已不记得上一次经历它是在什么时候,只记得那是很久很久以前,恍如隔世一般的久远。但直到今天,我才有了这样的疑问:是什么导致它再一次出现在我脑海中?小时候那么轻而易举地被它所占据,为什么如今它却以如此艰难的方式出现?

  .

  初中,我有过一位推心置腹的朋友。她呀,性格跟我很像,爱好同样跟我差不了多少,这是我们能走到一起的重要原因之一。而最最重要的,在于我们彼此了解,嗯,了解到那种递给对方一个眼神便会同时笑出声或做出同样表情的地步,换个词讲,就是默契,有了这种默契,也就能为对方着想,所以我们基本上没有分歧。

  说实在的,初中里,我最喜欢的人便是她,和她在一起时,我就是最真实的我,不矜持,不拘束。

  成绩上,我和她更是相似得没话说,如果某一次的考试成绩她在我前头了,那么下一次我必定考去她的前头,反之亦然,因为我们都不愿输给对方。解出一道题来,两人也能高兴地相拥,对于尚未开窍的另一方,更乐于把自己的想法分享出来;成绩谁高谁低,也生不出什么负面情绪。我很爱这种关系,以及我们之间的良性竞争。

  然而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初二下学期,也就是即将过度到初三的重要时期。她的成绩急转之上,似乎,学习成了她的宝贝,不愿透露一丝一毫,更不愿拿出来与人分享,甚至表现出强烈的争强好胜的性格。我知道,她的意识,已经被“竞争”这个词占去了大半。

  这种不同于之前的竞争的“竞争”,是如今校园里普遍存在的,凡是有往上攀的心思的学生,都会把自己的学习成果守得死死的,具体表现为,一些人总会说自己上课没听讲,作业是抄的,考试前也总是有意没意地告诉别人自己什么也没记住,什么也没复习,而考试后的成绩又是首屈一指的,也会尽量回避那些来主动问问题的人。

  那时的我对这样的言语并不敏感,只觉得她在学习上总防我一筹,不愿透露丝毫,对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这个星期我又没学习”。

  不知她说的话是真是假,但渐渐地与我的成绩差距越拉越大,失去了往日的那种平衡,我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以及,我一直信任的人对我是否真诚。

  .

  关系是这样一点一点淡下来的,不是因为什么了不起的吵架,只是在学习上的不再真诚。“我”,也是在这个时候再次出现的,记得上一次带来的,是未知,而这一次,带来的是迷茫。

  迷茫什么?我只是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能让本来简单的心思变得复杂起来?又是什么让人能在情感与利益之间爽快地选择了后者?

  学习,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孩子生来就摆脱不了的命运,按部就班,也成了我们的人生态度。在一场又一场见不到血的简单搏击中,我们尚才踏入社会为我们设下的另一个更深的圈套之中,也就是已具备一定筛选权力的中考。正是在这样一个看似普通的名词之下,我们之中,一部分人就生出了“竞争”的思想。

  然而十分明显的是,这根本不是竞争,只是一种恶性的战争罢了,撕咬的是对手,毁灭的是真诚。教育的初衷难道不是为了个人的发展吗?个人的发展难道不是为了全社会的进步吗?什么时候,我们想要争取好成绩,只是停留在自己的层面上呢?

  对于人性和学习的疑问开始让我反感如今的“硬”式教育,我开始思考自己究竟为什么要学习,学来做什么,对我的人生有什么意义,我真的喜欢这样的人生吗?从简单的问题,进而又想到社会的体系为什么是如今这幅摸样,为什么我们这些不过是晚出生几十年的人就得按照这样的方式去生活?

  凭什么人家院子里的苹果树上的苹果我就不能吃,难道就因为有那么几块砖挡着,那棵树就被规定是他们的吗(当然是在苹果树不是他们种的前提下问的)?

  凭什么如今出个国都要办护照,而我非得被划为是如今生活的土地上的人,难道去一个地方不是人生来的自由吗?

  为什么过去竟还有把人当奴隶的现象,仅仅因为肤色,谁又规定谁是高贵的,谁又必须是奴隶?

  ......

  对于自己生活的这个社会,我实在有太多的问题了。与其说是问题,倒不如是一种不服气。还是那句话,难道就因为我晚来了几十年,就得按别人规定的方式去生活吗?

  于是迷茫,在这种种的问题中化为思考。

  .

  思考,使我的思维一度成长,在这一过程中,我也曾写下了这样的句子:

  “我认为的美,仅由幻想得来;而现实的丑,一次次将其覆盖”:友情的变质,让我开始注意到身边的每一个人其实都没有我想像得那么真诚,我没有胡乱揣测,这是我亲身感受到的来自别人的恶意,同时,我自己也存在啊!所以那个时候,我真的,很不喜欢人类,也不喜欢自己。

  “有时沉默,不是不快乐,只是想把心净空”:初三开始的那段时间,我真的只有自己,曾和别人谈起过自己的所思所想,却得不到半点回应,这是必然的,那样的关头,也只有我还在现实与虚幻中徘徊,成绩怎样难道都不在乎吗?我想摆脱,却怎么也甩不掉,只有沉默,不再去感受,也许就没有了纠结。

  “我也无能为力,于是不再在乎”:对什么无能为力?周围的人,不知道价值的存在,不在乎自身的意义,为什么都在按部就班地活而不提出疑问?我把我的思维告诉给你们,为什么没有反应?为什么要笑我异想天开、胡思乱想?这是真实存在的问题呀!我试了多少遍?试了多少人?算了,好累!

  .

  我真的很累,没人能懂的孤独却并没有使我害怕,反而使我惊喜自己的存在。

  十五岁,成了我思维的转折点,我一方面极力遵循着现实世界的上进法则,想方设法地抑制自己对世界与人性的疑惑,而尽力把精力集中于还未完成的学业中;另一方面,思维的急剧升华又不得不使我在意某些问题,我甚至觉得自己存在的价值与这些尚未解决的问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于是我给自己下了定义,认定自己是为了追寻某些东西而存在,只是那东西,尚不存在于冥冥众生之中。

  就是这么一个念头,我也曾一度想要就这么死去,因为总有某个声音在我的潜意识里告诉我:想要的答案就在天边,想走的路就在一瞬间。多少次因为看穿了外界的人们表露出来的恶意与心机而痛恶自己的存在,多少次走到悲伤的边缘而无奈拿起了刀把,或是站在一览无遗的高地上想要纵身一跃,或是不再那么小心翼翼地过马路,又或是上街时顺便去药店买来一大包安眠药放在床边......

  一个晚上,我再一次梦见疼痛,没错,那是实实在在的感受,在梦里。我拿起匕首,面露壮士断腕绝不皱一丝眉的勇气,毫不犹豫地朝自己刺过去,鲜血流了一地,肌肉在痉挛在颤抖,疼痛感直直地安插在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里,而后又是一阵急促的呼吸,很痛,很难受,但梦就是不醒,直到催命的闹钟又一次提醒我要重(请读四声)装上阵了。

  这些逼迫着我的迷茫感始终伴随着我,但我仍然活着,也许是因为我天生具有人类的求生意识,或是自己本就天生胆小而不敢死?不,我不怕死,我怕疼。

  既然没有死,也不知道什么答案,那就只有继续按部就班地走。回头来看看我的成绩,已经倒退很多,但不是无法补救,只是自己还没回到现实中来。

  中考前夕,总算是捕捉到一点以前的影子,于是再次奋笔疾书,也就没有太过辜负自己过去的努力,考上了重点高中,但我一直觉得,即使在那样的状态下也能取得如此成绩,大多是靠运气的吧。

  考试之后,那些细思极恐的想法依然徘徊在我的脑海很长一段时间,直到后来。

  后来......

三小汐

曾一度迷茫,不知自己该做什么,更想过死的念头,我认为那是心里的结。然而时间,是能改变万物的,即使解不开这结,也能把它化小,化淡,也许,这就是成长,这就是人生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