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妃常迷糊:王爷莫怪

第三章 羽—完璧归赵

妃常迷糊:王爷莫怪 双双佳人 1480 2018-06-14 03:20:00

  百草羽刚坐定,便听得外面有些忙乱,原来是各宫嫔妃听得她入宫,纷纷派人来送礼。阿璐出去走了一遭,喜滋滋地回来说道:“小姐,这些妃子怕是下了大功夫的,礼物都是珍奇异宝,可比在丞相府时看到的还丰盛呢。”

  百草羽听了内心也欢喜,叫太监宫女把这些玩意满满的摆了一桌子。什么织锦皮毛斗篷,碧玉镶毛斗篷,邻国御供的镶钻香炉,直把她看的眼睛发直。

  “小主,赖公公来了。”

  赖公公名曰赖德诠,为圣上贴身太监,皇宫大内总管,虽为太监,权势可不小。一般低下等级的嫔妃,见到他倒要向他行礼。

  如今只见他进了大门,身着驼色宦官服,小眼睛透着精明,百草羽眼睛向上瞄了一眼,突然想起了她在府里养的一只金毛犬,也同样小眼眯缝,他俩倒挺有相像之处,忽然就扑哧一下笑了,然后忘乎所以般“嘿嘿”笑个不停。

  众人都愣了。

  阿璐内心:小姐这是干甚,刚跟妃嫔打了一架现在又神经病一样笑半天,笑就笑了,大太监还在这呢,回去跟皇上一说如此这般一个疯妃子,小姐哪里还有出头之日。

  赖德诠内心:咱家衣服今日穿的不好看还是脸上有东西没洗净,别的妃嫔见了咱谁不毕恭毕敬,独独这位看了咱家一眼不知何故如此疯癫,有燕美人一个怪咖就罢了,这怎么又来个...

  宫女太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谁都看不见我。。。

  终是赖公公宫中时日已久,内功和定力皆万全,镇定了下心神,道:“咳...奴才给百草小主请安,奴才奉皇上之命给小主带来一礼物,皇上口述:望小主欢喜。”

  说罢,后面一小太监呈上一玉盘,盘中用红布盖着一物。

  “这玛瑙衔珠凤簪,为黎南国进贡的上号东珠镶嵌,做工精细,天下可独有一份。”

  百草羽玩弄着簪子,心中的喜悦溢于言表。簪子确实是好簪子,不管皇上是看在丞相家的面子上,还是真的爱慕她的美貌,从这处处看来,倒是真的用过心思。

  又不禁想起方才燕美人的挑衅,恨不得立刻就拿着簪子在她面前摆弄,气她个乌烟瘴气。

  赖公公吃了口茶,收了个荷包走了。百草羽便指挥着宫女太监整理宫殿,收拾家当。

  岚辛堂内本有三个宫女,三个太监。百草羽只瞅着一宫女模样讨喜机灵,说话如百灵鸟般可人,收在身边与阿璐一同做贴身宫女,赐名阿玲,剩下的打发了做其他闲事。太监赐名小福子,小禄子,小喜子。都乐得服侍主子,干活也麻利了许多。

  这一天就这么游游荡荡的过去。

  晚饭过后,阿璐正为百草羽收拾桌子摆放茶点,就见敬事房太监高声来报:今日皇上着百草贵人侍寝。

  百草羽心怦怦直跳,入宫第一晚便侍寝,如此殊荣就这么直接降落在她头上。虽然早就做好准备,但是仍然紧张不已。

  “请小主准备下,随教引宫女沐浴更衣。”

  百草羽皆照听,心中有些慌乱。沐浴时不禁多泡了许久,让门口等候的宫女一度以为贵人娘娘洗太久了而晕厥,进去瞄了好几眼又悄悄走回门口。也亏得百草羽今日没工夫顾及这些,不然又要上演争吵闹剧。

  思虑再久,这澡也终于洗好。百草羽穿着教引宫女准备的宫衣,被一乘小轿摇摇晃晃的抬向紫宸殿。

  此时已夜深,宫人大部分都已经歇息,路上只有几只蝈蝈乱叫,静的吓人。

  百草羽在轿子中想着心事,忽然听见不远处有人在跑,脚步声越来越近,在这二人抬的小轿前似乎迟疑了一下,又向前跑开。她心中疑惑,可也没有想那么多。

  谁料还没到紫宸殿侧门,就见一太监来关殿门。

  教引姑姑过去不知道说了什么话,回头望了一眼这轿子,眼里闪烁着不知什么情绪。

  百草羽等了一会,不见轿子继续走,也不见有人来引她下轿。心里着急,掀开帘子一看,却见侧门已经关闭,教引姑姑站在轿子旁一脸生无可恋。

  “小主....请回吧。皇上....”

  百草羽一惊,什么?皇上怎么了?心里开始胡乱猜测,又怕是自己刚来皇上便驾崩,年纪轻轻就当了寡妇,这可怎么得了!

  忽听得正门那边有太监叫皇上起轿,似乎是去了别的地方。

  他人呢?叫人来侍寝,自己又跑到哪里了?

  百草羽一脸不情愿,作为皇帝也不能这么耍人玩。

  又感到无奈,驱车往储秀宫走着。

  还没到宫殿内,就见里面灯火通明,一圈圈的围绕着大内侍卫,跟包粽子似的。

  走近了些,见皇上的软轿停在外面,心里咯噔一下。

  这怎么,亲自去找不在,反倒自己跑到这儿来了。

  百草羽翻了个白眼,皇上在她心目中的地位可以说是噌噌的下降。

  一老头提溜着一盒子急匆匆的跑过来,速度如八级大风,百草羽虽然不认得他是谁,但从衣服上辨认出是来自太医院。

  老头抹了一下额头的汗,年岁大了真是不中用,跑这么几步喘成这样。

  作为太医院资历最深的陈太医,年岁也最大,往日就负责配配药方,指导新人而已。今日赶巧轮到他值班,平时都闲的发慌,刚想躺下眯一会觉,突然就被紫宸殿的太监叫来储秀宫,说是有娘娘出了事。提着药箱吊着胆子跑来,祈求了佛爷一路,盼望这位娘娘可别出事,家里老小还等着照顾,万一皇上降罪自己,这飞来横祸啊,又该如何是好。

  百草羽走进殿中,见珍嫔竺氏斜靠在塌上,嘴唇青紫,神情也不像白天那样淡然。见她来了,点头牵强的笑了笑。

  璃倾看见百草羽,想起今日本该召她侍寝,宫人突然来说珍嫔有恙,什么也没想就过来了。倒是…有点对不起她。

  璃倾心下有愧,但作为皇上,傲气使他又不肯道歉,便不愿再看见她,挥手叫她下去,命赖德诠取了库里的一些珍稀玩意儿给她。

  百草羽见自己名义上的丈夫竟如此薄情,气冲冲的回到寝宫,见桌上摆的一盘绿豆糕,随手就打翻在地。还给什么珍奇宝物,这不是拿她当小孩子来打发。

  “小姐别急着动怒,珍嫔看起来不像是有心的,刚刚瞧着,或许是真的有恙。”

  百草羽想起上午竺氏为她解围,对她的怨气稍稍减少了一些。但是对皇上可是百般不满,简直是耍人玩,连一丝歉意都没有。

  “小主…听闻说,那竺氏,似是有了一个月的身孕。”阿玲道。

  百草羽一口茶呛了一下,开始剧烈的咳嗽了起来,整个脸涨的通红,阿璐慌忙拍着她的后背,瞪了阿玲一眼,抱怨她不该在这个时候说这话,这不是火上浇油吗!

  百草羽得知她有孕,心中倒并没有什么嫉妒的想法,她对皇上还没有什么情。

  只是隐隐约约觉得皇上既然对她这样的态度,日后目光又被这孩子吸引住,难免会厚此薄彼。

  刚才她侍寝又被遣送回来,门口的宫女太监都已经明明白白的表示了不屑,宫里谁人不是见风使舵,她本不想争什么宠,但是为了自己的生活,也未免要想一些对策。

  这一夜注定是个不眠夜。第二日,珍嫔有孕的消息便传遍了整个后宫。这可是本朝第一个龙子,皇上喜不自胜,赏赐如同流水般出入储秀宫,自然都是往珍嫔屋子里去的。

  同时,宰相家的小姐第一次侍寝便被退回的事情,也被所有人知道。那些观望的嫔妃收起了与百草羽结盟的意图,纷纷感叹还是旧人得宠,家里权势再高,进了宫终究是一个人战斗。

  “小主,按宫里规矩,今日该去向储秀宫主位珍嫔请安....“

  ”说了我不去不去,不要再烦我了。“

  见状,阿玲颇为无奈,小主生气自然可以理解,但是若真的迟迟不去,被别人抓住了把柄,日后的日子恐怕更加难过。

  阿玲向阿璐使了个眼色,两人会意。

  阿璐端了杯茶来,为百草羽扇着扇子。

  “小姐,您是否还记得初入宫前,老爷对您说的话?”

  百草羽低头默然,她当然记得。

  父亲自小疼她如掌上明珠,她入宫前一晚上,听闻久久不能入睡,并告诉她诸多宫内事宜,言辞恳切。

  又想起哥哥送她入宫门时眼底的泪水,心里觉得自己这样倒很对不起他们。

  这是在躲什么呢?又不喜欢皇上,也不稀得什么宠爱,又生什么闲气。

  心下暗暗决定,算是为了家人,自己也要正面应对是非,既然现在什么都没有,也不怕再失去什么。她宰相府的二小姐又怕过谁呢!

  出了殿门,走过一庭院,便来到了储秀宫正殿。

  檀香淡雅清幽,溢满了整殿。

  百草羽站在门口,深吸了一口气,心里也随之平静了许多。

  忽听殿内有声传来,婉转动人,似是有人在唱曲。

  “曲梦回莺转,乱煞年光遍,人一立小庭深院。注尽沉烟,抛残绣线,恁今春关情似去年?...“

  声音哀愁凄婉,令人如醉如痴。

  百草羽听了,虽没什么感同身受,却也觉得这乐太过悲惨,心下也有些难过,低头暗暗想着自己的心事。

  “百草贵人,贵人!”

  珍嫔的宫女菊青不太耐烦,声音便高了许多。

  “大胆!谁给你的胆子冲我们小主大喊大叫!”阿璐如何忍得这气,说道。

  “奴才不敢,刚刚已经回了娘娘,小主可以进去了。”

  菊青引着二人进屋,低声道:“昨夜贵人大概是睡得太好了,今日起的晚,众娘娘早就请完安回去了。下次若再这样晚,怕是就不用来了。”

  “你!”

  “阿璐!莫要理她,再怎么跋扈,也终究不过是个‘下’等人罢了,都不值得浪费唇舌。”

  百草羽横了菊青一眼,见她怔住。似乎是没想到她竟敢回嘴,别的嫔妃见了珍嫔身边的宫人,都是毕恭毕敬,因此使得珍嫔宫里人出去都横着走,这碰了灰还是头一次。

  倒也不敢再如何嘲讽,引着二人进屋就退下了。

  “给姐姐请安。”

  珍嫔正抚着肚子窝在软塌上听小曲儿,见百草羽进来,温柔的笑笑。

  “妹妹来了,快来坐。”

  百草羽依言坐下,见面前有一花旦穿着戏服,画着浓妆,默默的福了下身。

  “姐姐好兴致,在这儿听曲儿。”

  珍嫔笑了下,“前些日子陪太后娘娘看戏,瞧着小娃唱的不错,因此向娘娘求了请,常邀她来唱唱。这深宫里日子难熬,也就这点爱好了。”

  笑容和煦,倒让百草羽的防备之心少了许多。

双双佳人

欢迎收藏支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