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养狐成妻:夫君,请指教

Chart 23 回山

养狐成妻:夫君,请指教 鲸鱼不感冒 1463 2018-07-12 08:27:03

  孙府中丫鬟人来人往正在招待来人,孙宜修和傅君瑶坐在一起,其乐融融,“哥哥,你吃菜。”傅君瑶不断地夹菜给傅君珏。

  “琴瑟在御,莫不静好,看到你们这么恩爱我也就安心了。”傅君珏笑着说。

  “哥哥,你此来可是有何事。”傅君瑶知道哥哥来这一趟肯定是有大事发生,不然他也不会轻易来打扰她的生活,“正好,我也有件喜事想要和哥哥说,哥哥,你要当舅舅了。”

  傅君珏一时没有反映过来什么意思,楞了一下之后说:“恭喜妹夫,恭喜妹妹。”

  “我此来也没有什么大事,只是路过此地,想要进来看看瑶瑶。”

  “不如哥哥就在府上多住几日,我已经叫下人打扫出了客房。”傅君瑶说。

  傅君珏思考再三觉得这可能是保护傅君瑶的好办法,他就答应了下来,离得傅君瑶近一些也好保护她。

  “禀报护法,天一隅发生叛变,龙涎神木被他带走了。”天一方拖着病体残躯回了神木教报告情况。

  “知道了,你辛苦了,下去养伤吧。”护法简简单单几句话就打发了天一方,天一方没有想到护法并不想听细节。

  “护法!”

  “本座已经全然知晓了,你下去吧。”天一方看着护法决绝的样子,便不再说些什么,任由着教众将他扶了下去。

  天一方躺在床上休息,秋风清推门而入,面色冷淡,一屁股坐在桌子旁,倒了杯水喝着水,一丝不苟地看着他。

  “你怎么进来都不敲门。”天一方有些生气质问道。

  “你以为你还是原来那个云台使吗,现在的你就是个废物而已。”秋风清讥笑道。

  “你!”天一方想要起身来教训她,可是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

  “好了,省点力气吧,我今天来不是来跟你吵架的,你今天跟护法说天一隅是叛徒对吗?”秋风清问。

  “对,他就是我们遇见过的那个佛法少年。”

  “你知道护法为什么不想听你说他叛变的事情吗?”秋风清突然笑道。

  “你知道?”

  “当然,护法没有杀你已经是你的幸运了。”

  “什么意思?”天一方不懂秋风清的意思。

  “你知道那个佛法少年的身份吗?他就是傅家的遗孤,那个传言中有着献祭者灵魂的少年,护法早就知道他的身份,这么多年也只是想要看住他,等到时候到了好用他的血救出教主而已,而现如今这一切都被你破坏了,你说护法没有杀了你以属万幸,你怎么敢邀功去啊?”秋风清讥笑道。

  “你怎么知道的?”天一方涨红了脸,眼睛瞪得老大,质问道。

  “这你就不用管了,我来就是想要告诉你这些,省的你那一天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秋风清说完话就夺门而去。

  天一方心中像是有几十把刀子在割肉一般的疼,怎么他费力做的这些结局竟然是这样,还被废去全身的武功成为了一个废人,不知道还有什么理由活着。

  秋风清走出天一方的房门,回想着曾经的自己还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时,在空山寺下被一个小男孩儿搭救的场景,时移世易再次见到他竟然是在神木教中,她一眼就认出了那个曾经救过她的男孩儿,尽管他戴着面具,可是他的眼睛是那样的清澈,虽然他早已经忘记了曾经的小姑娘。

  “斑斑,看我给你捉的野鸡,可香了,来吃吧。”蘼芜这几天一直住在我家,每天早晨我睁开眼睛,他总是给我准备好早饭等着我醒来。

  “蘼芜,你回家吧,我身体已经好了,不需要你照顾了。”蘼芜最近总是守着我,让我觉得不自在。

  “伯父说了,在狐狸洞里我可以想住多久住多久,怎么,你想赶我走?”蘼芜耍赖皮的本领是无人能及的。

  “没有,你愿意住就住吧。”我无奈。

  这些天我只要和父亲提退婚的事情,父亲就会雷霆大怒,说要将我关进水牢中,蘼芜知道我不想嫁给他,答允我要去和狼王说退婚的事情,不过他要我答应他给我了解他的机会,不能将他无缘无故的推开,我答应了他的要求。我从来都是把他当做我的朋友,当我有危险有困难的时候的依靠,从来也没有想过有一天蘼芜会爱上我,让我一时间难以转换这个心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